耽美库手机版

书架

分类小说

狗皇帝,拿命来!

蓝色lue

文案: 不想搞事业的皇帝不是好皇帝。 莫辞觉得这一生做的最错的事就是助楚越登上帝位。 —————— 登帝位之前: 楚越抱着莫辞无比深情地说道:“我为王,你为后,共谋王图霸业。” “你可不要喜欢上其他的男人或女人,不然我会放掉他们全身的血,砍下他们的脑袋,剁成肉酱,再废了你。“ “我楚越这一生,只爱你莫辞一人,若有二心,任由你处置。” —————— 登上帝位之后,楚越看着地牢里的衣着破烂不堪,没有一丝血色的莫辞说: “看看你的样子,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国师去哪儿了?” “被你亲手杀了。” “你若一切都听朕的,何至于此?” “听你的?你算什么狗东西?” 啪!几声清脆的掌嘴声响彻整个地牢。

大师,太子有请

梦行者

文案: 清枫师父出来整好衣物,看见了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雨殇殿下,叹了口气,本能地过去拉开被子给盖好,在地上铺上毯子自己也躺下去,一切动作行云流水一丝不苟,雨殇殿下差点被气吐血,太正经了好吗?送到嘴边都拒绝,本太子的魅力逝去地竟然如此彻底?雨殇殿下不是很淡定,所谓山不过来我就过去。入夜时分,清枫师父忽觉身边一震!随后有胳膊搭上自己的腰,清枫师父拉住胳膊一拧,“啊……”一窝鸟飞起之后,雨殇就乖乖的躺在床上了。

被逼娶了王爷之后

苍岩素

文案 大将军顾白极打了胜仗,却在最后关头陷入腹背受敌的情况九死一生,好不容易熬到粮草补给得胜回京,当先就是个震晕他脑袋的“大好”消息,天家降旨,将恪王楚无赐婚给他。 恪王此人,容颜华美,长发曳地,更有一身绝好的医术傍身。 奈何,两人不对付不说,顾白极他心里也早有了人。 ——一个宫墙里遍寻不着的小宫女。 楚无:小宫女?那年夜深人静,他只是没绾发而已。 顾白极心里有个白月光,正妻之位为她留了近十年; 楚无心里也有个人,所以不顾一切占了他的正妻之位。 顾白极能控制得了自己在身体上远离楚无,却管不住心一直在向楚无靠近。 这一点,和十年前还真是一模一样。 后来真相大白后 将军:所以你是男的? 王爷:不然呢?要不是那年冬天太冷,你送的狐裘够厚,将军以为我什么一次次的帮你,图你鲁莽不洗澡?

嘿呀!你竟敢把朕当替身

从此菌不早朝

文案: 【已完结,主受,1V1,强强,双洁,欢脱逗比吐槽文,装疯卖傻小皇帝受X装憨反骨将军攻,轻松甜宠,不虐,HE】 小皇帝知道自己活不久了,所以随时等着将军揭竿而起,来篡他的位。 将军才识渊博,文武双全,把皇位交到他的手上,一定能开创一个繁华盛世,小皇帝对此深信不疑。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将军惦记的不是他龙屁股下的龙椅,而是龙椅上的小龙屁股。

套路敌国皇帝后我怀崽了

东陵玉

文案 南鄀王爷江怀楚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想有一个他和敌国皇帝的崽, 于是他隐去真实身份潜入敌国,考上了敌国状元,千方百计接近敌国皇帝 琼林宴上,新科状元郎被人下了药,意识迷离地往陛下怀里钻 面如冠玉,沈腰潘鬓 萧昀坐怀不乱,不动声色地笑纳了一个吻,然后……毫不留情地推开了他 状元郎见人离开,眨眼换了副冷淡至极的面孔 状元郎清醒后,感念陛下柳下惠的“高尚”行径,百般“回报” 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却连手指都不让碰 端方矜持、清雅容华的状元郎天天在眼跟前晃 萧昀逐渐忍无可忍 状元郎是敌国奸细,人还不见了 萧昀遍寻无果后,一怒之下兵临敌国要人 两军对峙,旌旗飘荡,呼声震天 敌国闻名天下的小王爷被人仔细扶着登上城墙,迎风而立 ……肚子有点凸 城下萧昀抬头瞥了一眼,神情一滞 又瞥了一眼:“退兵!快给老子退兵!”

傻子王爷的小甜枣+番外

遮阳伞

文案: 聂冷彦养了一只崽。 白头发,尖耳朵,蓝眼睛,拥有一半人类血统的克莱因弗拉瑞,目测四岁半,是塔杜萨文明唯一遗留的皇室后裔。 聂冷彦把克莱因举高高,笑容亲切:“快,叫声爹,有糖吃!” 克莱因(冷漠):“我90岁,你叫声叔不亏。” 奇怪的家庭成员增加了。 - 星际联邦最强Omega和流亡落魄小王子共同生活,新一届联邦会议,克莱因代表塔杜萨行星出席,向司令进言:聂少将有Alpha了,请联邦的单身Alpha们别再打他的主意。 现场鸦雀无声,聂冷彦也一头雾水:“我哪儿来的Alpha?” 克莱因正经且严肃的回复:“等我长大,你就有了。”

篡夺皇位后,他死遁了

猫界第一噜

文案: 【冷情冷心来历神秘的国师攻vs前阴郁冷漠后看淡俗事的帝王受】 1. 慕襄以卑劣的手段继承了皇位,心中所想只有国师一人。 他以前太子的性命要挟,将国师师禾留在了历代皇后所居的未央宫。 目的虽已达到,但却不得章法不觉心意,不知自己的强留是因为钟情。 直到那日他醉了酒,顺从本心地去讨要了一个吻,却被师禾不动声色地避开。 他回过神来,脑海中浮现着过往的一幕又一幕,心头泛起涩意。 他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国师再留下来陪我一月,孤就放你离开。” ——陪的是我,放你的是孤。 2. 师禾离开皇城的第三个月,就听到了当朝皇帝慕襄驾崩的消息。 据传死前,慕襄亲拟遗诏,将皇位传给尚在大牢里的前太子慕钰。 师禾洞悉了慕襄的假死,平静地待在原地等待着对方来找自己…… 直到等了半月,对方依然不见踪影。 他多年波澜不惊的心,终于掀起了阵阵涟漪。

当压寨夫人的那些日子

茶不思饭不想

文案: 刚开始的沈栖: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当压寨夫人呢? 后来的沈栖:我不回去,我在这当压寨夫人挺好的。 刚开始的梵长安:长得挺漂亮的,适合当压寨夫人。 发现沈栖是男的梵长安:……男的也行,当下也找不到旁人了,勉强就他吧。 后来的梵长安:什么,又掳了一个姑娘回来做压寨夫人?把人送回去,我有夫人了没看到吗?

心肝备孕日常+番外

雪崩的火山

文案 我什么时候能怀上夫君的孩子呢?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 双性 - 权谋 - 生子 桑枕以为是自己的小计谋勾引到了刑部侍郎段景,自己才有机会住到段府去。为了消除会被赶走的危机感,桑枕每天都在努力让自己怀孕……

倾国男妃

萧无改

文案: 又名《废柴太子的小娇夫》 以及《铁憨将军的小妖夫》 坤华:“人家都说我是祸国妖男嘤嘤嘤~” 白朗:“那我就以江山为注,赌你不是妖郎。” 蒙千寒:“你当年拿木头当成我制造幻镜,真是难为你了……” 百里斩:“哼,一点都不难为,你不知道和木头有多像呢。” 楼月国王子坤华,来中原做人质了? 他不去胡夏国当男宠,来中原干吗? 难道就因为他的容貌天下第一? 可他也太自闭了吧,整天戴个面具不给人看呢。 白朗身为一国储君,这日子过得也太憋屈, 被外戚王氏一家子欺负,只能装成纨绔子弟。 如今又要护楼月王子的周全, 虽说有点力不从心,但他一片真心, 坤华也倾情与共, 夫夫同心,所向披靡。

王爷,追妻之路多保重+番外

无问余生

文案: 伪冰山攻(项云擎)vs真冰山受(云非羽) 边关一战,云家军在粮草供应不足,后援迟迟未到的情况下与以图浴血奋战数月, 最后虽保住了关口,云家数十万将士却魂丧御林关,独留云家幼儿云非羽一人。 遵母亲遗言,他以姐云钰儿之名苟活于世。 十四年后,皇帝心系云家,念“她”孤苦一人无所依靠,一纸诏书将“她”许给禹王项云擎。 随后,十里红妆,“她”入了王府。 原以为待他男儿身显露,等待他的是项云擎怒不可遏的一刀,却不想那冷酷威风的项云擎是个面冷心热的登徒子,且还对他动了心。 “你既是男儿身,本王就更加不会放你离开,无论你是云非羽还是云钰儿,你都是本王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娶回来的。” 项云擎搂着他,在他耳边低语宣誓。 项云擎的款款深情并没有打动他冰冷的心,他依旧冷漠道, “您为男儿,当娶女子,如今我以姐之名嫁入王府,欺骗王爷,非我所愿,王爷若有唔…” ……春宵一夜,情之灼灼,终是烫着了他的心,他再无法以一贯的清冷寡淡看待项云擎。 “你…离我远一点…” 他想着,这人真是那个威风凌凌、冷眉肃目的项云擎吗,现下厚颜无耻搂着自己的这厮,分明是个泼皮无赖。 项云擎却一本正经道,“你我为夫妻,即是夫妻,那夫君搂着自己夫人,有何不可?” “…” 他竟辩驳不能,无言以对。

我带太子殿下溜出皇宫的日子

君九少

文案: 略带病娇可爱攻vs正经宠溺受 黎戎谦这一辈子就像着了司斐邪的道,儿时被司斐邪怀疑是女孩,所以人家翻了自家的墙特地看自己沐浴,结果过了几年他不但成了司斐邪行走的钱袋子还被他拐回了家。 不过听说新鲜感一过,两人就没那么腻歪了? 黎戎谦表示:不可能!想都别想,有一种东西叫情话,还有一种东西叫勾引! 后期一大片蹩脚情话,含勾引片段,小心食用!

教主的壮夫郎

日丽风和

文案 神隐教教主俊美绝伦,引得无数男女芳心暗许,可惜教主是个武痴,沉迷练武而对前来自荐枕席的美人不假颜色。 “长得没本座好看还妄想睡本座?滚,别妨碍本座练武!”教主一剑把来人发丝削断,欲爬床的众美人瑟瑟发抖。 眼看教主即将变成万年老处男,神隐教众人忧心不已。 直到教主练功走火入魔,重伤跌落山崖被人所救。 关衍是个身材高大的农夫,寡闷刚正而心善,某日上山捡回个脏兮兮的少年。 村人都说这是个疯子,又凶又哑,养他白瞎了粮食,谁想小疯子洗干净后竟是个长相俊俏的少年郎! 人前,眉眼昳丽的少年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关衍身后,懂事又乖巧:“我听阿衍的,阿衍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人后,恢复记忆的教主盯着关衍精壮的腰肢舔舔唇:“练武?练武哪有和阿衍好重要?”

孤的太子妃有点不对劲

婵之鸣

文案: 邺京城出了件大事,今上将谢首辅家那位才貌双绝的大小姐赐婚给了景太子,跟赐婚消息一并传出来的还有谢家小姐听闻赐婚消息后上吊八次,投湖五次,服毒两次均未遂,这态度分明就是誓死也不愿嫁给太子,你问原因?唉,还不是因为那太子景是个不良于行的残废! 谢意颜听到赐婚消息的时候,刚刚跟人从孤绝峰上决斗下来,三年一排的剑客榜他照例又是第一,拎着酒壶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心情很好,听完家仆快马加鞭送来的消息时,脸上的表情明显就裂开了。 婚后,太子景温柔又体贴,要星星不给摘月亮,纵得谢意颜无法无天,破绽越露越多。 李晟景:太子妃身上沾血,莫非是来了月事? 李晟景:孤绝峰赏花?景色虽好可是不是险峻了些? 李晟景:太子妃你的胸、今天好像没有带…… 谢意颜恼羞成怒:闭嘴! 可刚呵斥完,看着太子景那种孱弱的模样,心上好像被人刺了一剑,小瘸子哪儿都好,就是垂着眼眸不说话的样子,像极了流落在外的小狗,让人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只想把他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

少将军+番外

游目

文案: 南朝群众都在嗑我和我老公的cp 攻:傅骁玉 (心机但妻奴 受:文乐 (傲娇且可爱 梗概: 镇国府少将军被国子监祭酒大人傅骁玉求亲了。 文乐:你是狗吗,跟着我干嘛? 傅骁玉:人生幸事,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跟着娇妻回家也有错? 文乐:老子八尺大汉娇你妈的妻呢? 围观群众:嗑到了嗑到了。 我又换封面啦!

太子殿下被腹黑堂主拐跑了+番外

酥念

文案: 偏执堂主.扮猪吃老虎太子太子本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从小装蠢装柔弱。不曾想自己竟被一个少年掳走了。 这个少年还是江湖第一堂连朝廷都忌惮不已的暗月堂堂主。 这人对自己是真好,太子想。但是不久后,太子发现这人对自己心思不纯。 堂主单膝跪地:“太子殿下是白月光,朱砂痣。” 太子当场脸红,扬长而去。 堂主:“……”然后堂主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

他怀了他家主子的崽+番外

月挽风清

文案 霸道帝王攻x傲娇死忠受 成功帮主子解决一次情毒后,戚七事了拂衣去,隐去姓与名,继续做自在逍遥的暗卫。 然而,主子情毒未清,还要捂住马甲去给主子解毒,一不小心还给主子扣留下来。 没办法,自己的主子,不仅得负责到底,还不能暴露真实身份。 戚七:不怕,我有一二三四五六七个马甲。 用马甲几次接近主子解情毒,成功从主子身边跑了几次后,戚七又被抓回去了,他发现主子怒了。 戚七:“我现在认错可以吗?” 戚珩泰扣着死士的脖子,轻轻摩挲,“看来不给你个深刻教训,你还能继续跑。”长夜漫漫,他会让死士知错的。 后来,戚七穿上喜服嫁给当朝帝王,还想着怎么跑路+捂住马甲+捂住肚子。 直到肚子大起来,再也捂不住,马甲也掉了一地。

论如何撩到你的宿敌

结罗

文案: 此间主人脾气坏性格暴躁一点就着嘴还欠,讨厌he还是be这种问题,问就是全都be,龇牙 天真温柔善良变态神经病王爷攻x正直高洁痴情能打太监受 狗血量足管够 叶骁山南关下与沈令一战,被摁在地上摩擦,牙都打掉了,最终却是大获全胜的沈令投降。 叶骁直入北齐王城,向北齐国主讨要沈令为奴。 沈令:……你直说吧你想干吗,是想要情报还是想报复回来还是想折磨我羞辱我弄死我? 叶骁:……你们真会玩,先说好啊,我对你没有任何邪念啊! 沈令:可是我对你有邪念怎么办? 叶骁:……等等,咱俩不是说好的直男人设么! 沈令:直男谁上耽美简介啊?

皇家米虫,虫虫虫!

孟冬十五

文案: 李玺生下来就是享福的,圣人御赐“皇家米虫虫”,因为呀,一个虫字不足以形容他的福气值。 在长安纨绔圈,李玺小王爷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每天要做的就是骑着大白马、牵着熊狮犬、叫着小伙伴去他的私人动物园撒欢。 长安城中还有一个圈子,全是“别人家的孩子”,为首的当属大理寺少卿魏禹。 传说魏禹三岁能诗、十六岁入仕,雷厉风行,说一不二,是圣人都捧着的天之骄子。 两个圈子间有壁,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直到有一天,坊间传闻:纨绔圈老大李玺把精英圈老大魏禹给——了! 长安城炸了,那可是魏禹魏书昀! 全京城的小娘子都盼着嫁给他! 李玺这个《诗经》都背不全的皇家小米虫……把人给——了? 【天生好命·不按常理出牌·臭美精受】Vs【腹黑隐忍·美强不太惨·爹系男友攻】

小夫郎他又甜又凶

八声甘洲

文案: 于笙年少失怙,娘亲再嫁,冷不丁就成了地里的小白菜,没人疼,没人爱,更在之后被后爹设计卖到花楼。 原以为卖进去就沦落为小倌,没想到却被人百倍赎出,还以正妻之礼被迎进府。 洞房当夜,盖头一掀,面前之人俊美朗逸,眼底流露的温柔让于笙失神。 “我叫谢残玉。”男人勾起一抹笑,将手中杯盏递过去。 于笙瞬间脸颊绯红,“谢,谢谢……”不知该唤公子还是老爷,于笙手指不安地搅动,几欲逃离。 谢残玉嘴角漾起笑,“不是谢谢,是夫君。” 于笙面颊绯红,差点咬断舌头,“夫,夫君。” ———— 谢残玉一直觉得自家夫郎脾气软、嘴唇软、腰身也软,直到某日看见他一脚踹断纨绔少爷的腿。 小夫郎还拍拍手一脸嫌弃,“就你这小细腿,学什么强抢民男!” 身后谢残玉嘴角带笑,“那你看看我行么?” 小夫郎身子一僵,最后“乖巧”地被谢残玉牵回府。 “夫君,你听我解释……”

输入页数
(第1/449页)当前20条/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