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库手机版

书架

分类小说

皇帝的忠犬,噫,跑了?

鬼厌

文案: 皇帝养了一条忠心耿耿的狗。 皇帝说他:听话乖巧,伺候得好。 忠犬开心摇尾。 皇帝说他:相貌平乏,成亲无望。 忠犬寻了面具遮脸。 皇帝说他:注意身份,不要逾越。 忠犬死死拴住了自己乱蹦的心。 皇帝还说:离了朕你就不能活了?麻烦。 忠犬摇摇头,悄然离开。

与白月光成亲后,小狼狗竟变渣攻

折梅西洲

【文案一】 成婚三年的丈夫,从外面带回了一个小美人。 江梦枕看着他们亲密的模样,有些心灰意懒,他和齐鹤唳的关系本就不好,难道终究只能成为怨偶? 曾与他有过婚约的是温文尔雅的齐大公子, 可惜情深不寿,齐大公子英年早逝,他嫁给了他的弟弟。 新婚之时,齐鹤唳目光灼灼 ,一字一字地说:哥哥能做到的,我都会做到。 当日言犹在耳,新人已经进门。 【文案二】 佛说人有五毒心,贪嗔痴慢疑, 齐鹤唳觉得自己占了个全,无怪乎沉沦苦海。 世间有两种悲哀,一种是想要的得不到,另一种是想要的得到了。 齐鹤唳曾以为,他得到了江梦枕,便别无他求, 可谁知道,人心苦不足, 他得到了白月光般的心上人,却仍觉得痛苦万分。 情到浓时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他受够了江梦枕反复擦拭那盏哥哥送的琉璃灯, 灯碎掉的那一天,齐鹤唳离开了家, 半年后,带回了一个一心一意喜欢着他的少年。 你有旧爱,我有新欢——是否这样才算公平?

战神改嫁后带球跑了

不渡星河

文案: 楚凝坐在狱中,满身是伤是血,手中拿着一纸休书。   他在狱中等着皇帝定他通敌的罪旨。   他这一生荒唐又可笑。年少成名,一杆银枪挑翻北境众部,被称为战神,到头来却被诬陷通敌卖国。   而他最先收到的不是降罪的圣旨,而是徐家与他决裂的休书。   他的夫君徐承玄为了白月光三年未曾与他同床,徐家贪图楚家财产,对他百般挑剔,要把他赶出家门。   就连要死了,也无一人来看他。   却没想到——   在那个漆黑绝望的夜晚,权倾朝野的谢珩一袭黑衣,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我可以为你洗脱罪名。”   “只要你嫁给我。”

软萌皇帝带球出逃

啵了个醬

文案 京中有传言,新上任的皇帝貌若天仙,就连那不近女色的摄政王都被迷得神魂颠倒。 不久之后,京中又有传言,说皇上不见了,再后来,回来的时候,肚子里居然揣了一个球。更让老百姓们震惊的是,这只球居然是摄政王的种? 一场意外,明扬失忆了,被不法分子骗了,以为摄政王是坏人,于是决定跑路。 明扬:泥奏凯,我不认识你! 摄政王:扬儿乖,别闹,跟本王回去生娃去了,一片江山还等着你打理呢 明·咬着小手绢·扬:呜呜,你是谁?别碰我!娘亲说你是坏人!救命啊,哭卿卿!

妖妃,他以色惑人

饮小鸠

简介…… 众所周知,闲散王爷君珞玉艳福不浅被他所救的美人儿以身相许,只不过,王爷很发愁,他的王妃是个男人啊! 自觉要一振夫纲的君珞玉毫不留情的给他的王妃下了死令: 第一,王妃不准对本王不冷不热的。 第二,王妃不准不让本王上床。 第三,王妃不准背地里做坏事…… 而包藏祸心还对君珞玉骗身又骗心的慕湮简直是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就为所欲为,他要隐藏身份,君珞玉默默的拉着两位侧妃给他打掩护;他想揍人,君珞玉默默的用王爷的身份为自家爱妃护驾;他想做坏事,君珞玉默默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慕湮:君珞玉,你就是个贪图美色的下流胚子。 君珞玉委屈:爱妃,你冤枉本王,本王又不是长得好看的都喜欢。不过,爱妃你这样的,本王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我独爱你的容颜,我亦,独占你的心。

一手培养的夫君

连生月羽

简介…… 虽然学了手医术,但既然当了山大王,自然要嚣张起来。我有脾气,就霸着山怎么了?什么阴阳鬼医,什么白阎王,堂堂混世,啊不,绝世美男子,竟然被人叫“姐姐”!小子的挂还挺牛!来来来,阎王来教你做好好做个人。然后,然后?把自己坑的真是爽。臭小子,自己招惹的我,还想就这么算了?想得美!唉别,去去去,谁要嫁给你?还有凭什么是“嫁”啊!

王妃?小爷不稀罕

蜡笔小辛

简介…… 【完结】他是山寨的师爷,他是剿匪的世子。 半月前,沈东篱连哄带骗对抢来的世子爷夸下海口:“美人兄,当我们寨主相公吧!吃香喝辣啥也不愁!” 半月后,洛尘香红衣妖娆对抢来的沈师爷投下诱饵:“美人弟,当我的世子妃吧!吃我喝我任君采撷!” 采花,东篱,下? 老子信了你的邪! 大婚? “啊呸!你想娶,小爷就一定要嫁?”沈师爷炸毛。 世子妃?以后还会是王妃?小爷才不稀罕! 大婚夜,沈师爷揪着盖头将满腹怨念化为力量…… 小爷要翻身!小爷要奋起!小爷不要做王妃!小爷要你做少夫人! 让那决定上下的古诗见鬼去吧! 【1v1,HE】

将军的逃妻

玚瑷

简介: 五年前,他为了爱而逃脱,逃掉了本该通往幸福的婚礼,成为了那个男人的落跑“新娘”。 五年后,当他再一次踏进这片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当他再一次邂逅曾经的那个他。 上天又是否会怜惜一次他坎坷的命运,再给他一丝丝温暖呢? 而那个让他爱到了疼痛的男人,又是否会再一次走进他千疮百孔的心呢??? 逃是为了爱,聚也是为了爱,一切只因为,我爱你!!!

小夫郎的市井生活

欲来迟

文案: 柴米油盐酱醋茶,先过日子后发达。 孤儿乔知舒从成为盛尧小夫郎的那一刻起,开始了一辈子的故事…… 不正经文案: 龙井村,盛老爷的续弦用一斗米给盛尧买了个小夫郎。 盛尧刚满十四,看着这个因为家乡闹饥荒,瘦不拉几的小豆丁,深觉肩上担子千斤重。 小豆丁揪着盛尧粗布短打,奶声奶气地喊…… 盛尧拧眉,很是嫌弃,“叫哥哥。” 小豆丁满院追鸡,拎着鸡:“哥哥烧火!” 少年小豆丁担着茶糕给镇上大户送货,换了钱回来:“哥哥做生意有本金啦!” 成年小豆丁巡完铺子,拿着银票,“哥哥买房!” 彼时已经是江南第一茶商的盛尧,欣然收下银票,“叫夫君。” 我哥哥给我买了座大观园!

摄政王是我养的猫

林睡

文案: 简临青是个男扮女装的假公主,因为两国和亲嫁给了邻国的摄政王晏沉, 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作天作地,嚣张跋扈,就指望晏沉厌弃他,把他扔进小院子里不闻不问。 奈何这人脾气修养好得可以成仙。 他挥霍万金,奢靡无度。 “我与公主既是夫妻,我的钱便是你的钱,你花得开心,这钱才是有了用处。” 他嚣张跋扈,性情暴躁。 “公主远赴异国,年纪又小,自然没有安全感,我会更加用心,让公主把王府当成第二个家。” 他仗势欺人,目无下尘。 “这是西决国金尊玉贵的公主,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岂容你等放肆。” 简临青被他磨得完全没了脾气,日日在晏沉的纵容下战战兢兢,觉得死期将至,只能在自己捡到的小猫身上寻找安慰, 亲亲圆脑袋,轻抿耳朵尖,埋埋小肚子,这才能重燃希望。 直到某一天夜里,床上的猫在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变成了他的便宜夫君,摄政王晏沉。 男人顶着橘色 猫耳,张开双臂,“不来埋小肚子吗?”

长风几万里

苏景闲

文案: 年十九的武宁侯陆骁一直以为自己有个小青梅叫阿瓷,阿瓷妹妹幼时满门皆亡,为了重振家门,不得不女扮男装,入朝为官。 阿瓷妹妹长相十分好看,但身体病弱,又无依无靠,在朝堂勾心斗角,还要时刻担心自己的女子身份会暴露。 陆骁一边努力帮“她”打掩护,一边心疼“她”,给“她”买了各种首饰衣裙,晚上去敲窗户送给“她”:“你现在虽然不能用,看看也开心。” 又递过一盒东珠:“你乖,拿着当弹珠玩儿,我一定帮你保守秘密,不要担心。” 谢琢:??? 数月后…… 陆骁双目无神:“为什么我的阿瓷妹妹……是个男人!?” --- 洛京人尽皆知,陆骁与谢琢立场不同、势若水火,陆骁曾当众讥讽谢琢只会写锦绣文章、歌功颂德,谢琢也曾评价陆骁“不过纨绔子弟”,从来没有好脸色。

退隐后我成了影卫的小娇妻

乐鱼爱吃小鱼

文案: 王爷攻X影卫受 景王殿下乃是天之骄子,皇亲贵胄,却偏偏看上了身边的那个小影卫 小影卫实在难追,景王殿下衣衫半露的站在小影卫跟前,想要勾一勾他 没想到小影卫郑重的把他的衣衫重新披严实,语重心长道:“天冷,主人千万别着了寒。” 景王殿下身体没着寒,心倒是拔凉拔凉的……

金风玉露【完结】

白芥子

文案: 谢徽禛从小被当做女儿家养大,他有两重身份,一为公主,一为太子。以女儿身嫁做他人妇后,他又以男儿身强抢了他的夫君。 萧砚宁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偏有个对他生出了不伦心思的大舅子步步紧逼。 大舅子是太子、是君,他是臣,他逃不掉。 - 萧砚宁为侍卫统领入值东宫第一日,传闻中光风霁月、温润似玉的皇太子一剑挑开了他的衣襟。 那张与他妻子一模一样的脸上满是兴味,用最露骨的眼神,将他轻薄了个彻底。

穿成大结局里的反派尊主

桀骜少年

文案 傅宴迷迷糊糊间发现自己竟然满身是伤被关押在山洞之中,后来才得知自己是穿书了,可惜惨的是这时小说已经进入大结局,他现在是被正派男主困住,且毫无还手之力的反派尊主。

同暴躁小王爷成亲后+番外

锦重

文案: 金瑞是被养在庄子里的一个不受宠的庶子,身体羸弱,一看便是不寿之人。年过二十,却连个媳妇都没说上。每次回府祭祖,都会被兄弟取笑欺辱。   谁知有一日,江北小王爷突然登门求娶,震惊了小门小户的金家。   他被家人强迫送进王府,暗藏匕首,想与强迫他的小王爷同归于尽,谁知新婚之夜,盖头一掀,小王爷捧着厚厚的一沓纸,忐忑不安地递过来,小心翼翼地说:“军师,你罚我的兵书我都抄完了,咱不闹脾气了好吗?”   金瑞:“……”   他解释自己不是什么军师,只是个无用的病弱之人,小王爷却说:“你后背是不是有个小臂那么长的刀疤。我且问你,若你是连家门都没怎么出过的病秧子,又怎么会有这样致命的刀疤?”   众人都以为他会在王府的后院蹉跎至死,甚至很快被小王爷厌弃。   却不知他过的是另外一种日子。   小王爷跪在上好的毛笔上,气乎乎又怂兮兮:“军师,是你失忆,忘了兵书上的内容,为什么罚跪的是我?”   他理所当然道:“昨晚要不是你闹我,我早就想起来了。你跪好了,这本书我有印象,马上就想起来了。”

替身攻与渣受陛下

晓月千重

文案: 如题:佛的很假的和尚攻X渣的天然的皇帝受 高高在上的那位少年天子,独占了被众人视为秘密的师隐。 亲吻强迫,拥抱诱骗,爱语欺瞒。 师隐以为少年是契机,要借此从众人构筑的沉默里找寻出路。 然而这条路却通向另一个囚|笼。 这次困住他的是少年对另一个人的爱慕。 穷途末路,困兽之斗。 被困住的又岂止是师隐一个人呢? 胜负如何,犹未可知。 没有大义凛然,只是遍地狗血

影卫他揣了朕的崽

立里三可

文案: 暝:佛曰人间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而朕之苦便是那求而不得。 帝圃疏金阙,仙台驻玉銮。 大殿之巅,人生之顶。 孑然而立的俊美帝王,眼睫低垂,神情落寞。 逸影不明白尊而为帝,是有什么是主人求不得的?为何他的主人总是郁色深沉,默默寡言。 直到后来逸影才明白,平常百姓家唾手可得的东西是他的主人求而不得的,万山红尘,凡事烟火,帝王求而不得东西很多。 哪怕主人逼他喝下落胎药逸影都能理解了,他的主人也很苦……

师尊支棱起来了

叶小公子

文案: 和师尊滚完后,他和白月光好了。【师尊攻文】 避雷:师尊攻!前期沙雕,后期正经!养成系,狗血,自割腿肉 ——————————————— 年上表面风流实则背牌坊师尊攻 性情多变爱吃味小崽子徒弟受

糙汉家的小娇夫+番外

酒窝蟹

文案: 【身强体壮直男猎户攻vs身娇体柔病弱罪臣受】 1、 元光三年,因牵扯到前朝余孽谋逆一案,定国公府满门获罪,抄家,斩首,流放,一样没少。 定国公府多病多灾的小公子程宴平被发配到了苦寒的边地。 可怜程宴平打小就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锦衣玉食的奢靡日子,自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更别提生火做饭过日子了。 可是人总得活下去。 于是他拜了隔壁的猎户赵吼为师,想跟在他后头学习生活技能。 猎户虽长的凶了些,但却做得一手好菜。 一日,醉酒后的程宴平搂着赵吼的脖子。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赵吼,你这辈子休想丢下我了。” 赵吼看着他醉意惺忪的眸子,小心的将人抱在怀里。 “好!” 2、 龙门镇大事记。 京城来的漂亮公子哥程宴平要招亲选夫郎了。 一时间整个龙门镇都沸腾了。 程宴平找夫郎的条件有三:长的要比赵吼高,要比赵吼凶,还要比赵吼会做饭。 得了消息的赵吼,直接将程宴平堵在了家里,不由分说就吻上了他朝思暮想的唇。 整日里在他家蹭吃蹭喝蹭睡的,哪里有邻居能做到这份上的? 良久,赵吼哑着嗓音问。 “还招夫郎吗?” 3、 成婚后。 赵吼的面上有了笑,逢人也不再冷着一张脸,也肯跟镇上的人打招呼,说笑了。 一日,镇上有人请客。 席间,他多喝了几杯,带着醉意吹嘘道:“我们家宴宴的好,又岂是你们这些外人能懂得的。” 众人起哄让他细说。 赵吼却莫名的红了脸。

和海王Omega协议结婚后

西荧星

文案: [是同一对攻受(没换!),后面会解释QWQ] [完结了!看看孩子的预收吧!] 上辈子死于基因病的时凌羽,重生后选择了谨遵医嘱:与Alpha定期标记来稳定病情。 于是他和司曜协议结婚了,两人相敬如宾,从不干涉对方生活。 某天,时凌羽回家后却看到司曜一脸不悦地坐在沙发上等他。 神情严肃,语气低沉地抛出了三连问: “怎么才回来?”“为什么不接电话?”“你怎么敢离家出走?” 时凌羽:……? 你有病最好也早发现早治疗 此后,司曜才逐渐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太对劲: 他好像穿到了平行时空?? 这里的一切都和原来相同,只是自己捡回家的那个乖巧听话的漂亮Omega,现在不仅成了知名编剧,还是世交家里脾气不太好的小少爷。 两人的关系也变成了即将破裂的协议婚姻。

输入页数
(第1/450页)当前20条/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