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隐渊感觉自己神志都快要不清了,满心满眼都是哥哥的样子,哥哥的声音,他拼命压抑着自己,努力不去看哥哥,喉咙滚烫。
  他声音发哑:“哥…哥哥,我没事,你…你不用管我,我一会儿就没……”
  “少废话,说,到底怎么回事?!”
  明央声音冷厉,猛然提高了一度。
  明明是严厉冷漠的声音,隐渊却听得如火焚身。
  他拼命压抑着粗喘。
  “哥哥,我真、真没事,就在荒原不小心吞了一、一只变异sss级螳螂兽,我吞噬它的时候没在意,没想到它居然会…会有……”
  “变异的你也敢随便吞!”
  明央声音带着怒意,但还是随手打了个灵气决。
  “你在这灵气阵里好好待着。”
  隐渊感觉手臂一痛,一丝血线飞到了明央手中,凝聚成一个小小的血滴。
  “哥…哥哥,你要给我炼……炼药吗?”
  隐渊一愣,随即眼神粘稠得像是火上烤着的糖浆。
  哥哥给他炼药,哥哥居然要、要给他炼药!!!
  那岂不是说明……
  哥哥没有、没有不要他?
  哥哥还是在护他的,哥哥是关心他的!
  一股飘飘然的感觉将他整个人包围,隐渊现在头重脚轻浑身灼热几近爆炸,但依然觉得他自己现在简直幸福得要命。
  巨大的喜悦让隐渊冲昏了头脑,他从床上猛地弹起,扑向了明央。
  一股灼热得几近要烫伤皮肤的温度将明央裹挟,带着独属于隐渊的浓烈的味道,那是一种青涩浓烈又格外迷人的荷尔蒙。
  明央眸子微变,试图往后退一步,却发现退也退不得。
  隐渊死死地将人抱住,拼命勒紧了胳膊。
  “哥,哥哥……我,我好高兴,我还以为你真不要我了!”
  明央本准备抬起的脚微微一滞,心里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温软的异样感觉又出现了。
  还有点淡淡的酸胀。
  “现在的重点是这个吗?!”
  “当然是!哥哥,你也是在乎我的对吗!”
  隐渊紧紧地抱着明央,滚热的呼吸吹拂在明央发梢和耳畔,明央的耳尖被灼得不自主地染上了一层浅浅的颜色。
  心跳在加快。
  明央听着自己的心跳,拧紧了眉头,眼神里透出一丝从未有过的混乱。
  听不到明央的回答,隐渊也不沮丧,依然雀跃至极,满眼里藏着极尽柔和深情的星光,他低下头深深地看着明央。
  “哥哥,你……你永远不会不要我对不对,我好喜欢你,哥哥,我好喜欢你,我爱你。”
  “我爱你!”
  “我永远都……”
  “啊——”
  突然地,隐渊化作一道圆润的弧线落到了病房最东边。
  明央耳朵上染着可疑的红色,恼羞成怒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隐渊,刚刚腰上的灼热梆硬的触感简直……
  从没有人敢这么在他面前放肆!
  隐渊被掀飞出去,才反应过来他的起义军兄弟刚刚竟然一直……
  怼在哥哥的腰上。
  这样的认知让隐渊怂了一秒,但更让他忍不住地激动兴奋,本来拼尽全力才能隐隐控制住的欲望转瞬间就烧得更浓烈了,起义军兄弟挥舞着铁杆一般的旗子陡然一跳。
  哎,孩子年纪小,到底是不会掩饰。
  这赤裸裸的反应让明央看得要羞恼至极,甚至气笑了。
  “你还更兴奋了是吧?”
  “我看你这东西是不想要了!”
  明央抬起长腿走到隐渊面前,仰着精致的下巴,眸底是神俯视世人一般的睥睨神色。
  正一脚就要踩下去——
  一缕属于隐渊的魂丝却突然探了过来,把明央的鞋子脱掉了。
  然后明央白皙匀停的脚就这么因为惯性踩在了已经不能再烫的起义军兄弟上。
  明央:“!”
  隐渊:“!!!!”
  隐渊骤然发出一声明显不是痛呼的闷哼声。
  他本意只是怕哥哥的鞋子踹上字迹那啥,字迹那啥以后就不能用了,却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福利。
  隐渊额头渗出汗,汹涌的热意在血液里翻腾爆炸开!
  他情不自禁地咬住了牙,心神仿若都被明央吸取,痴痴地望着正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明央。
  几缕微湿的发梢垂在明央白皙的额前,纤细矫健的腰下是一双笔直有力的长腿,那双时常眼波流转带着浅笑的漂亮眸子里此时尽是危险的气息,还夹杂着一丝震愕,这样从未出现在明央脸上的神色却越发透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可爱,而随即变为的冷冽睥睨的神色更是迷人得摄人心魄。
  隐渊一瞬间心脏激动得几近忘记呼吸。
  尽是深情爱意的眸底痴迷弥漫,欲望加重,再也遮掩不住。
  “哥哥……”
  这样的哥哥,正在用白皙的脚踩着自己的起义军——
  疯狂的快意狂风骤雨般涌上隐渊的脊背,窜向四肢,爬上头皮,最终汇合冲去某起义军阵营,隐渊再也忍不住地闷哼一声。
  起义军旗杆突然蹦出了一大堆营养液。
  其中一多半都滋养在了明央的脚上。
  明央:“…??!!!!”
  明央炸了。
  ***
  三年后。
  “我艹,我受不了隐渊了,救救我,救救我,在他身边我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还忍不住生气!!!”
  安东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伊丽莎白放下了手里的符卡,也扬起了头,“怎么了?他又秀了?!老师就是惯得他!!!”
  “哎,他追老师追了那么多年,老师终于答应了,他能不到处嘚瑟么。”
  莉莉丝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吹了吹手里的五金件。
  “莉莉丝,你怎么那么淡定,我都后悔当初看他可怜支持他追老师了!”
  安东怒吼。
  “不淡定有啥用。”
  她总不能说她现在成了老师和隐渊的cp粉了吧。
  靠,网上那个叫“鸳鸯cp是真的”的大大真的太牛批了,制作了文、视频、还有画的粮,简直粮山粮海,还样!样!都!是!神!仙!粮!
  随便拿出一样放在别的圈都是镇圈神粮的顶级质量!
  嗑得她如痴如醉欲仙欲死,所以她忍不住倒戈了啊。
  而且,全星际除了老师,真的没有一个人能有隐渊的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优秀了,如果老师谈恋爱,隐渊绝对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呀。
  “哎呀,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啊。”
  一道声音突然传了过来,透着压也压不住、想忽视也忽视不了的春风得意味儿。
  安东一转头,果不其然,来人正是隐渊。
  “你过来干嘛!”
  安东一脸不爽。
  “哥哥闭关研究新型符卡了,我出来给哥哥买点新鲜食材,好做好营养餐去给哥哥补补,毕竟研究东西是很累的。”
  隐渊宽肩腿长,简直活脱脱的衣架子,英俊的相貌比起以往多了几分成熟深邃,但依然朝气蓬勃,带着特有的迷人朝气。
  现在十九岁,却已经稳坐了星际男神榜第二名三年。
  隐渊长腿一迈,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脑子。
  “哦,对不起,忘了你们都是单身狗了,你们可能不懂。”
  “艹!”
  安东和伊丽莎白同时爆了粗口。
  “你嘚瑟什么啊你,你不过是靠着死皮赖脸才追到老师的!老师才和你在一起一个星期而已,一个星期之前,你也是个单身狗,还是个赖皮狗!”
  安东吼道。
  “那又怎样?”
  隐渊挑眉。
  “追媳妇儿当然要死皮赖脸,只有全身心都给媳妇儿,爱媳妇儿,想媳妇儿所想,念媳妇儿所念,在媳妇儿忧之前忧其忧,日日与媳妇儿共其乐,才算一个好男人,才能追到所爱的人,你懂么?哎算了,你们不懂的。”
  隐渊极其欠揍地叹了口气,哼着歌极其荡漾地走了。
  隐渊前脚刚走,洛特森和冷郁就到了,看着安东几人的脸色,冷郁灰色的眸子一闪,就知道隐渊来了。
  “隐渊刚走?”
  “可不是嘛。”
  莉莉丝咳嗽了一声。
  就是她这个鸳鸯cp粉刚刚都好想打隐渊。
  太嘚瑟了。
  太欠揍了。
  隐渊得到了他们最爱…不,是全星际最爱的明央老师,不低调点就算了,还这么嘚瑟,迟早会被群殴的!!!
  洛特森从机甲里跳下,一把揽住冷郁的肩膀,看着几人。
  “刚刚来的路上,我和冷郁就在商量怎么挫挫隐渊的气焰!这几天他简直太嚣张太嘚瑟了,你们几个有什么计策,过来一起说。”
  “好好好!”
  安东和伊丽莎白急忙相应。
  莉莉丝用沉默表示了支持。
  几人围成了一个圈,窃窃私语,脸上逐渐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如果隐渊知道洛特森几人的计划,也不会在乎。
  哥哥都是他的了~
  其他的都是小事儿,小事儿!
  再说了,星际也没有人能打得过他啊。
  除了哥哥。
  不过哥哥那才不叫打呢,那叫爱抚~
  但隐渊不知道的是……
  他将面对的来自明央的学生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等他和明央一起飞升了仙界遇到明央以前在九天界的兔子徒孙们时,才知道……
  什么叫做真正的愤怒火海,以及——
  醋海涛波。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啦,感谢小可爱们的一路支持!
  爱你们,鞠躬。感谢在2021-05-31 23:50:57~2021-06-01 22:21: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