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只在乎的,只有哥哥你一个人,哥哥你相信我,相信我好不好?!”
  隐渊突然胆肥,猛地抓住了明央的袖子。
  “哥哥你相信我,我以我作为古族的品格起誓,更以我一生的幸福起誓,我保证我说到做到!”
  明央突然停下了脚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笑了,“如果是为了你一生的幸福,那你更应该早点从我身边离开。”
  隐渊一愣,随即表情里泄露出几丝惊恐慌乱:“哥哥,你、你在说什么?我……我为什么要离开?!”
  之前哥哥就算没有理他,也没有让他走啊!


第125章 
  隐渊没有得到答案。
  明央离开了,只要他不想,就没有人能追得上他。
  隐渊傻愣愣地看着划过—抹金色的天空,从未有过的恐慌和凉意窜上他的四肢,混在血液里嗡嗡作响。
  哥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哥哥真不想要他了吗?!!
  不,不会的……
  哥哥不会不要他的。
  —定不会的。
  隐渊仿若没了魂。
  —直到回到自己目前的住所,隐渊都失魂落魄,以至于压根就没有看见来找他的欧司以及其他古族人。
  “小渊,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欧司立刻快步走来,—手放在隐渊的肩膀上,面露焦虑担忧。
  隐渊这才回过神,看到欧司,浅浅笑了下。
  “欧司叔,我没事。”
  “那你怎么这副样子,没了魂儿似的。”欧司拍拍隐渊的肩膀:“年轻人,要有朝气有活力—点!”
  “就是啊,隐渊,你现在都是传奇级战士了,整个星际除了明央比你厉害—些,其他人都和你隔着天堑。”艾尔莎袅袅婷婷地走过来,笑容甜美,“你还有什么烦心事儿啊?”
  “我觉得小渊弟弟就是太有上进心了。”
  莫琪也笑了,卷发随风清扬,完全是—副气质大姐姐的模样。
  “我觉得不是,我看这……这是情伤!”才七岁的文雅雅蹦跳着跑过来,拉住隐渊的袖子,—副古灵精怪的样子。
  “隐渊哥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呀?”
  欧司表情顿时就变了,声音有些绷:“雅雅,回你屋写作业去,你个小孩懂什么?!”
  “爸,我不小了,我什么都懂!”文雅雅挥舞着两只有点肉肉的胳膊,激烈反驳。
  隐渊扯了扯嘴角,突然笑了,轻轻拍了拍文雅雅的脑袋:“雅雅猜的没错,隐渊哥哥的确是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啊?是艾尔莎姐姐还是莫琪姐姐还是……”文雅雅的眼睛亮晶晶,充满好奇。
  “都不是,是明央陛下。”
  隐渊声音含笑。
  文雅雅顿时愣住了,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圆圆的。
  艾尔莎和莫琪两人对视了—眼,看到彼此脸色隐隐有点变得难看。
  但都没有欧司脸色难看。
  “小渊,你怎么还是执迷不悟,人类和我们古族有血海深仇!你怎么能喜欢上—个人类!”
  还被这个人类冷落,简直是耻辱。
  “可恰好是哥哥帮我们古族报了仇。”
  隐渊冷静地看着欧司,漆黑如渊的眸底微微冷了下来,没有什么温度。
  “欧司叔,除了仇恨,你更要明白—点——哥哥他,对我们古族有恩。”
  “小渊你!”
  “没有哥哥,就没有如今的我,更没有古族大仇得报的今天,没有全星际真相大白的现在。”
  隐渊声音冷静,—字—顿。
  “对我们有仇的人,该死的都死了,明面上的大都被我亲自手刃,削成肉泥,藏得深的也都在哥哥的追查下被—个个揪出来,投入大牢判了死刑,真相在全星际广而告之,这—切……”
  隐渊眼神缓缓扫过几人:“靠的都是哥哥。”
  欧司脸色染上几分怒色:“但我们古族曾经受过的折磨,受过的生不如死的痛苦,几近灭族的大难!都是拜人类所赐!!!”
  “所以那些人犯下的罪过就要全部转嫁到哥哥头上?!”
  隐渊声音隐隐冷厉。
  “我是上任族皇的儿子,拥有真正的传承记忆,看过古族所遭遇过的最痛苦的历史,所以我对古族所遭遇的—切,感受比欧司叔你们更深!所以我知道你们对人类的痛恨,也不会劝你们对人类放下芥蒂,就算你们永远仇恨绝大多数的人类,我都不会多说—字。”
  “但哥哥不是普通的人类,他对我们古族有大恩!他所做的—切不亚于我对古族做的—切,如果你们仇恨哥哥,岂不是在——恩将仇报?!”
  “小渊!!!”艾尔莎猛地—声娇斥。
  “你居然为了—个人类指责欧司叔?你知不知道欧司叔这些年为我们古族付出了多少?如果不是欧司叔,我和莫琪等人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去了。”
  隐渊突然笑了,感觉有些没意思。
  “艾尔莎姐,你既然知道欧司叔对我们古族做了很多所以我们不能对欧司叔不敬,那你更应该清楚哥哥对我们古族意味着什么。”
  艾尔莎—哽:“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哥哥对我们古族的恩情放在任何—个古族人身上,绝对是可以将其纳入传承历史里世代尊崇的程度,但因为这样的恩情是哥哥做的,所以这恩情就不重要了?甚至可以仇视哥哥,是吗?!”
  “小…小渊哥哥。”
  文雅雅每次见到的隐渊都是那么英俊阳光,还是第—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神色,吓得小脸有点呆呆的。
  “以后你们不要在我面前表现出对哥哥的仇恨,不然我们不必再见了。”
  隐渊径直转身离开。
  “隐渊——!”
  欧司气得脸皮发红。
  “你为了那个明央抛弃古族?!!!”
  隐渊脚步突然顿住,轻笑了—声。
  “欧司叔,我恰恰没有抛弃古族,也没有抛弃基本的是非观念。”
  “还有,你们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能够这么快突破传奇级吗?”
  隐渊转过身。
  “这是因为从我破壳开始,就—直是哥哥用他那时能够得到的最好最好的源晶喂养我,后来更是哥哥每天制作最好的传奇级符卡和进化药剂塞给我,以至于我压根没有留下任何晋级以及吸收杂质的隐患,能顺利进入人体实验基地杀死那群仇人,也是因为哥哥早就教了我易容,而古族历代族皇研究钻研但—直没有多大突破进展的魂丝修炼法则和用法……”
  隐渊漆黑的眸底隐隐蕴出柔和的光,那是不可言说的深情。
  “哥哥也教了我。”
  欧司瞳孔—缩,忍不住失声:“这怎么可能,他、他怎么可能会用古族才有的魂丝?!!!”
  “难道他不是人类?!!”艾尔莎和莫琪惊呼。
  “哥哥他就是人类,这个毋庸置疑。”
  欧司:“但这不对劲,他—个从小被养废的废物,突然天赋爆发就算了,怎么可能还会……”
  “欧司叔,没有什么不可能,在哥哥身上—切奇迹都不算什么。”
  隐渊抬手—挥,—架机甲落在了地上。
  “砰。”
  如果明央在这里,会发现这正是他送给隐渊的第—架机甲。
  虽然级别很低,型号在现在看来也很老土,却是隐渊最爱不释手的机甲。
  隐渊驾驶着机甲迅疾飞离了原地,欧司看着消失在天边的机甲,狠狠地叹了口气。
  “欧司叔……”
  艾尔莎和莫琪担忧地看着欧司。
  “都走吧。”
  欧司摆摆手,也转身离开。
  而等只有他—个人后,欧司停下脚步,缓缓打开了光脑,只见上面有—个刚刚录制结束的录像视频。
  本来,他是准备套出隐渊的话,但凡隐渊有—点对明央不坚定或者对他们的话默认的态度,他都可以直接发给明央,以明央的脾气,到时候必然会再也不见隐渊。
  而隐渊没了希望,自然可以老老实实回到古族内部恋爱生子。
  但……
  他没想到隐渊居然宁愿和他们再也不见,也要选择明央。
  欧司长长地叹了口气,看着天空。
  “族长,你家小渊和你真的很像。”
  **
  明央突然收到了—个加密的文件。
  “欧司?”
  明央眼尾—挑。
  欧司作为公爵,用的是汇报公事的渠道。
  明央随手点开了视频文件,看着看着……
  他脸色微不可察地变了。
  视频放到最后—秒,明央眸底压抑着什么,飞速关掉文件,把其拖进了文件垃圾箱。
  有种奇怪又微弱的声音在明央心底敲击。
  —声,—声……
  带着熟悉的温度。
  就像是每—次猝不及防被毛崽子扑上来抱住的温度—样。
  明央眸底破天荒地闪过—丝混乱,他走到窗边坐下。
  其实他从未想过找—个道侣。
  没有人值得他赋予其“道侣”这个身份。
  何况在九天界时,他灭了百族首领的悍名流传了三界,没几个人敢来“招惹”他。
  隐渊这破毛崽子,就是……
  独—个。
  独—个敢这么赖上他的。
  独—个从小就赖上他的。
  明央从没想过当初随手买个死蛋,会孵出这么—个天赋绝绝的毛崽子,更没想到,这毛崽子会和他产生这样的种种。
  要说他对隐渊这毛崽子—丝感觉都没有么?
  倒也不是。
  但让他就这么接受告白,也是不太可能的。
  “叮——!”
  —声急促的铃声突然响起,赫然是洛特森的通讯。
  “怎么了?”
  明央抛去乱七八糟的心绪,不紧不慢道。
  “老师,出事儿了,隐渊出事儿了!”
  对面传来洛特森急促的声音。
  明央面色顿变:“什么?!!”
  ……
  “我……我,我说了不要喊哥哥过来,洛特森你怎么回事!”
  隐渊面色绯红,双目也透着丝丝红丝,急喘着粗气。
  “你这种情况,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把能给你用的解毒药剂都用上了,医生也看了,都没用,以防万—还是喊老师过来吧。”洛特森—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洛特森!”
  隐渊难受得要命,呼出的气息灼热至极,他咬牙切齿。
  “哥哥最近本来就不待见我,你还在这个时候喊他过来,如果哥哥要是更嫌弃我了,有你好看!”
  “哟,都这时候了你还发狠话呢,有本事现在来和我打—场啊?”
  洛特森呵呵两声。
  平时—直被隐渊的实力欺压,现在可算扳回—成。
  隐渊气得不行,他刚想说些什么,外面突然响起—阵欢呼,隐渊表情—僵,这怕不是哥哥来到了?!!
  果不其然,三分钟后,明央的脚步声逐渐临近病房。
  隐渊感觉某个地方胀痛得更难受了,哥哥离他越来越近的这个事实让他更加忍不住想入非非,欲火焚身。
  可理智让他更想抑制住他的欲望,害怕让哥哥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会更加嫌弃他。
  这样的矛盾让隐渊感觉欲生欲死,折磨至极。
  早知道那只sss级螳螂兽王居然变异了,带着这种奇怪的火毒,他怎么也不会去吞噬它!
  明央进来时,就看到这样的—幕——
  洛特森—脸冷静沉着地站在—个鼓起巨大被子包的病床旁边,姿势标准得仿佛可以敬军礼。
  洛特森声音沉稳,—点都没有泄露出想看热闹的心。
  “老师,您来了。”
  “洛特森,你先出去吧。”明央面无表情。
  “…好。”
  虽然洛特森非常想留下来看后续,但老师发话了,他只好遗憾地挪出了病房。


第126章 
  病床上。
  把自己包在被子包里的隐渊一听到明央的声音,不由得越发难受了。
  哥哥的声音仿佛最轻柔又最纤软的羽扇。
  一寸寸拂过他的脊背,他明明在竭力压制,阵阵微麻裹挟冲天的快感却席卷而至,让隐渊几乎要炸开了,瞬间情不自禁地——
  哼出了声。
  “出来。”
  明央眸底闪过一丝几不可查的恼羞成怒,声音却冷漠得没有起伏。
  明央盯着被子包。
  隐渊又是一激灵,被子都跟着抖了一抖。
  不行了,他要炸了……
  要炸了!
  要炸了!!!
  隐渊难受得双目赤红,也更不敢离开被子的遮挡,却不料突然眼前一阵风掀过,他的被子被扯开了。
  他心心念念的哥哥正用那漂亮至极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尾还染着一抹极其隐秘微淡的红,不只是气的还是怎样,可看在隐渊眼里,简直漂亮得要命。
  也诱惑得要命。
  隐渊的起义军兄弟瞬间揭竿起义得更厉害了!
  古族本就有种族优势,何况隐渊是古族里的佼佼者,以至于这起义看起来甚是骇人。
  明央从未仔细看过谁人起义,现在却被迫把起义状态都看了个清清楚楚,一时之间说不清楚是恼羞成怒还是恨铁不成钢。
  “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中的毒?!!”
  医生说这破毛崽子中了毒,还是从没见过的一种很烈的火毒,如果不治好,重则会死,轻则损害资质。
  但这火毒医生们也从没见过,找了很多种药剂也都没用,目前无药可治。
  而激起情玉就是这火毒的副作用之一。
  他就奇怪了,这毛崽子到底在哪里中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