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
  “轰——!!”
  “轰——!!!”
  整片天空犹如被火光覆盖,毁天灭地一般的震声和爆炸火光铺遍整个天空,原本浮在高空的四艘巨型军舰淹没在一片光色之中,裹挟着无数碎片和烈火急速往下坠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地面上爆发—片尖叫。
  即便罩子在,但九天人民们下意识还是忍不住逃跑。
  可下—秒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们都惊愕地僵在了原地,也在看着这—幕直播的所有星际人民都呆若木鸡地张大嘴巴石化在光脑前。
  只见四艘军舰突然一艘艘地变成了灰烟,从头到尾,寸寸崩解,犹如科幻神秘大片,从燃烧着火光的庞然大物到细密如烟的焦尘,散布天际,不过三秒而已!!!
  所有人都僵硬住了,心跳先是骤停,随即急速轰隆隆地砸着胸腔,伴着血液呼啸的声音,—路裹挟冲到耳膜。
  —道金色虚影以肉眼几乎察觉不到痕迹的速度从烟尘之中滑出,以潇洒又轻松无比的姿态浮在半空。
  是、是……
  那是明央战神的机甲——
  秋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地面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尖锐疯狂的尖叫或大吼,与此同时这—幕也在全星际两千亿人民身上、无数角落里上演。
  战神。
  明央战神!
  他轻、轻而易举地炸……炸了军舰!!!!
  全星际彻底疯狂了,也彻底癫狂了。
  这怎么可能在人的身上发生,人怎么可能做到???
  他们几乎不想去想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们只知道尖叫,他们控制不住地大吼,不由自主地流泪,那是情绪激动到极致而情不自禁崩出的泪水。
  “神啊,是神啊——!!!”
  “明央战神,啊啊啊啊啊明央战神!!!”
  “明央战神把军舰变成了烟尘,三秒之内把庞然大物的四艘军舰都变成了烟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央!明央!明央!明央!明央!明央!!!”
  “……”
  明央驾驶着—抹金色,浮在半空之中,他背后是逐渐消弭的火光,薄雾一般散开的烟尘,犹如神明临世,而神——
  爱世人。
  他右手—抬,几十万架机甲从火光从烟尘之中逐渐露出模样,那是联邦军人驾驶着的机甲。
  明央的神魂分成几十万缕,包裹着这些机甲,将这些机甲在灭顶的爆炸中护了个全须全尾。
  烟尘散去,神魂收回。
  那些联邦军人还未完全从毁天灭地一般的爆炸和冲击波中反应过来,他们神经还懵着,甚至在想自己怎会还未变成焦炭、烟尘。
  可烟尘落去,冲击散去,他们却发现,他们居然还活着?!!!
  联邦几大主卫军的军人体内皆种过特殊芯片,退伍方可除,未退伍不死不可除,违抗军令者,芯片可控制生死。
  所以,即便他们中很多人在联邦众多事件曝光后并不愿意再为联邦卖命,更不愿意来攻打他们心中的战神明央,但还是不得不来。
  他们想过必死,却没想过会这样被护着存活。
  “啊,爸爸你快看天上!”
  安安站在地面上,仰着小脸,突然瞪大了乌溜溜的双眼,小手疯狂拽着爸爸正捂着自己耳朵的双手,指向天空。
  安辉本一直捂着安安的耳朵,他仰起头看向天空,整个人突然一震,捂着儿子耳朵的双手也不自主地松了开来。
  只见万丈高空上——
  密密麻麻几十万架机甲层层俯下,以跪拜的姿势,将—抹金色拥围。


第124章 
  联邦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垮台崩解。
  原本的顶级阶层们,逃的逃,跑的跑。
  全星际呼声一声赛一声高,拥趸明央成为最高掌权者。
  明央本无意,但事到如今便也顺势而为。
  星际历3666年,新历1年。
  九天政府成立。
  星际盛世正式拉开了序幕,这绵延了万年的顶级盛世,被后世称为——
  九天纪。
  人类彻底摆脱了虫族的侵袭困扰,从被动挨打的局面变为狩猎者,人类真正变为星际霸主的时代来临。
  九天纪创始神明央陛下将以往陈旧规定尽数推翻,在教育上开辟了前所未有的新规。
  他将他所掌握的有关符卡、药剂、机甲战斗的一切知识、技巧、心得全部制作成全新的一套套符卡知识教程药剂知识教程以及机甲战斗技巧课程等,并免费放在政府官网,供所有星际居民观看学习。
  在这样前所未有不可想象的教育新规下,星际诞生了无数人才,虽然没有一人能与明央战神相比,但确确实实地创造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盛况!
  由于教育资源的普遍性,更由于这些教育资源出于明央一手编撰录制,蕴含了明央独创的各种心得技巧,让以往昂贵又困难的学习变得容易起来,即便是穷人,即便是不那么有天赋的人,也可以从明央的教学视频里得到颇多!
  以至于九天纪时期,星际遍地都是符卡师、药剂师、机甲战士,甚至有很多双向同修抑或三向同修的人才。
  原本被称为国宝的sss级符卡师也成为了普遍的存在,全星际最高时竟然同时存在百万名sss级符卡师!
  而s级以上的符卡大师也不再稀奇,加起来数目接近半个亿!
  药剂大师更是遍地都是,s级以上的机甲战士也是数不胜数。
  而原本人类历史上压根不存在的传奇级符卡师、传奇级药剂师、传奇级机甲战士也一个个诞生,但也正是由于传奇级众大师的出现,才真正让人意识到明央战神是真的——
  神、降、世、间。
  史料记载。
  新历600年,全星际存在的传奇级的机甲战士、符卡师、药剂师全部加起来终于突破了一千,陛下明央为表赞许,允许众位传奇级大师联合起来与其切磋,而这一千位传奇级的机甲战士、符卡大师、药剂大师联合起来拼尽全力——
  竟也碰不到明央一根手指,伤不到明央一根毫毛!
  没有人知道,九天纪创始神明央陛下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何等匪夷所思超脱想象的地步。
  而随着时间流逝,明央早已变成一个真神传说……
  但,
  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现在的九天政府才刚刚建立,新历才刚刚开始。
  一切,都在百废待兴中。
  ***
  “虽然哥哥还不理我,但我不会放弃。”
  隐渊有些沮丧地垂着头,但并不气馁,他笑了一下,把手里的蛋壳放到桌子上,有力的手肘一动,身体前倾站了起来,两条长腿笔直结实,之上是紧实有力的腹肌和腰背,透着浓烈的荷尔蒙。
  一切都被西装衬衫牢牢裹住,但并不妨碍隐渊成为全星际男神榜第二名。
  第一名嘛,当然是我们的战神明央了。
  “小渊啊,你老这样也不是个事儿吧。”
  欧司也站了起来,目露不满:“你不喜欢艾尔莎不要紧,你可以看看莫琪,露娜,都很漂亮,这几个姑娘都是咱们古族最优秀的了,也都很喜欢你,这是多好的结婚对象!如今咱们古族就剩下二十几个人了,你还是族皇的儿子,你必须把咱们古族的繁衍大事担当起来!”
  “欧司叔,我说过了,我心里只有一个人,您有空这样督促我,不如您自己多生几个孩子。”
  隐渊一笑,迈着长腿径直离去。
  欧司盯着隐渊潇洒挺拔的背影,气得直磨牙。
  他对明央虽然没有对其他人类那么嫌恶仇恨,但到底不喜欢害他们一族几近灭绝的人族。
  却没想到,隐渊作为他们古族前任族皇的儿子,现在古族的最强者——也绝对算得上是古族有史以来天赋最高实力最强的强者,毕竟以前古族从未有在少年时就达到传奇级别实力的战士——居然喜欢上一个人类!
  而且看样子不只喜欢,还情深根种缺其不可。
  这简直……
  简直是古族的悲哀。
  而更悲哀的,是隐渊作为他们古族史上最优秀的战士,居然都追不上这么一个人类!!!
  隐渊离开了欧司的住处后,就立刻去了灵田。
  果不其然,他心心念念的人正蹲在田边种着灵草。
  看着自家哥哥的背影,隐渊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来,他刚要抬腿走过去,一个人突然拍了拍隐渊的后背。
  “老师正烦着呢,你就别去触霉头了。”冷郁从一旁走了过来。
  毕竟从三个月前开始,一直到现在,老师就没搭理过隐渊,这时候去,岂不是更招人嫌。
  “哥哥在烦什么?”隐渊一心只放在了冷郁的前半句话上。
  “灵草长得太慢,老师他……哎,你干嘛去?说了你别过去了!”
  冷郁眼睁睁看着隐渊长腿直迈奔跑向自家老师,不禁站在原地拧住了眉头。
  自从上次和隐渊并肩作战且得知了隐渊的身世后,他们对隐渊已经没什么敌意了,尤其老师当上星际第一掌权者,往老师身上扑的莺莺燕燕更多了,形形色色的都有,那些人都比隐渊差太远了。
  相比之下,如果老师不孤独终老,另一半让隐渊上位的话……
  反而是他们最好接受的结果。
  毕竟隐渊的实力在全星际也是一人之下,两千亿人之上,长相身材也没得说。
  但——
  现在他们接受了也没用,因为老师压根还不愿意搭理隐渊。
  冷郁摇摇头,转身离开,正巧遇到了匆忙赶来的莉莉丝,顿时道:“别去找老师了,隐渊刚过去。”
  莉莉丝匆忙的脚步一顿,下意识打了个激灵,“那、那算了,我一会儿再向老师报告药剂的事儿吧,老师现在脸色一定很臭。”
  说完,莉莉丝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隐渊还真是有毅力,老师这三个月连句话都不搭理他,脸色也没给过好的,他还天天关心老师关心得紧,一有空就跑去向老师献殷勤,还天天琢磨着给老师做爱人餐,老师可一口都没吃呢。”
  “隐渊是真把老师放在心尖儿上的。”
  伊丽莎白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的,突然冒了出来,笑眯眯地说:“俗话说的好,有志者事竟成,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
  “伊丽莎白,你搁这儿背名言警句呢?”一架机甲突然从天而降,洛特森跳了下来,一把捞起冷郁,“我就知道你在这儿,走,我有件事儿一定要你帮我参考一下意见。”
  冷郁只来得及远远瞄了一眼灵田,就被洛特森“绑”走了。
  伊丽莎白和莉莉丝面面相觑。
  伊丽莎白:“算了,咱们也赶紧走吧,听说切斯特在东区开了一家虫族主题餐厅,咱们去瞅瞅好了。”
  “你确定?”莉莉丝咧了下嘴角,“切斯特可是对咱们老师一直求而不得,咱们过去了,他肯定要打听老师最近的事儿。”
  ……
  灵田里。
  隐渊已经跑到了明央身边。
  “哥哥,我从荒原回来了!这一次我凝结出了六十多颗九级源晶,你摆催熟阵法一定用的上!”
  说着,隐渊立刻把六十多颗九级源晶从空间纽里取了出来,都在一个木制的漂亮盒子里,一打开,彩光闪烁,璀璨晶莹。
  明央却是看也没有看一眼。
  隐渊眸底闪过一丝失落,但随即就恍若没有察觉到明央的冷脸一般,面上笑容阳光又灿烂,他把盒子放到明央脚边,又说:“哥哥,这次去荒原,我不光凝了源晶,还找到了一……”
  “不需要。”
  明央余光连扫一眼都没,起身便走。
  隐渊愣了一下,随即深黑的眸底却猛地露出了狗狗看到主人突然给了奖励似的亮光,追上去。
  “哥哥,你理我了,哥哥,你理我了!你不生我的气了吧,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我以后都会听话,永远听你的,你说向东我绝不敢往西,你说撵狗我绝不撵鸡!”
  明央却是根本不理会隐渊,只留隐渊屁颠颠地一直追在他身后。
  其实,明央真生气的时候早就已经过了,尤其在收拾联邦军队的时候,一艘联邦军舰到底是过于巨大——毕竟能装载十几万机甲军人,明央如今的神魂想达到在一瞬间击毁击碎一艘军舰且护住军舰上所有人的目标并不难,三艘也不难,但同时四艘就会有些吃力。
  所以,护住第四艘军舰上人时,隐渊有帮忙,虽然并没有提前演练,更没有提前商量,但在那一瞬间默契却那么自然而然,隐渊的神魂猛然爆发注入进明央的神魂,一起护住了第四艘军舰上的十几万人。
  这样有默契有眼色的毛崽子,明央是满意的。
  但明央到底觉得一码归一码,必须给隐渊一个教训,如果这个教训不狠一点就不能让隐渊长好记性。
  “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之前我太激动了,所以没有听你的话,为了报仇强行跑了出去,但到了那个人体实验基地以后,我就明白你的用心良苦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莽撞冲动不听你的话了!”
  隐渊眼神里有些痴恋地看着明央的侧脸,哥哥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说话了,他更是很久没有触碰到哥哥了,想到以前自己可以随便拥抱哥哥,亲密地挨在哥哥旁边,隐渊都嫉妒以前的自己了。
  “而且以……以后也再不会出现让我不听哥哥的话的事情了,我们古族的血海深仇已报,以后我最在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