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凯耶大帝想了又想,最终决定赌一把,毕竟来都来了,再退缩也无济于事,明央想杀他总有机会杀他,何必在这个期间做,岂不是更不值得。
  凯耶笑着点头。
  “当然好了,明央大师您既然盛情邀请,我哪能拒绝?”


第118章 
  明央带领凯耶大帝游览了九天城域,从居民生活到军队操练,全都给凯耶大帝展示了一遍。
  丝毫没有对凯耶大帝有所隐藏。
  凯耶大帝也不是没有怀疑明央是否有所保留,展露的一切又是否内含陷阱,但不管内心怎么想,他表面上都没有表露出分毫。
  他一边暗暗吩咐心腹一定要尽快把网上关于菲昂莉和政府的相关舆论处理好,一边和明央“相谈甚欢”。
  而在这个时候,灰末星人体实验基地的内部系统终于被安东一层层从内攻克了。
  “叮——”
  一声微弱的声音从安东面前的巨型屏幕下响起,安东满脸胀红紧绷,紧张又难掩兴奋,手指飞速地拔下连接线,把自己的光脑丢回空间纽。
  紧接着他的十指又飞速地上下翻飞在巨型屏幕之上,一叠叠光色虚框和密密麻麻闪过的代码从屏幕上出现又消失。
  一团无声无息的“空气”走了过来。
  “安东,完成了没有?!”
  正是隐渊的声音。
  安东咽了口唾沫,手指头都有点打颤。
  “成了!但是我要把数据恢复原状,删掉一切痕迹,还需要至少五六分钟的时间!这个系统太复杂了。”
  “尽快。”
  隐渊说完这两个字,身形便眨眼来到了门口,他的眸色突然一变,是飘置在下面“放哨”用的魂丝有了波动。
  不好,有人来了!
  隐渊迅速而不慌乱地打开光脑,飞快发出了一条消息。
  五、四、三、二、一……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突然从东南方向的研究员宿舍楼炸开。
  一层层气浪裹挟着能量以宿舍楼为中心向四周荡开。
  此起彼伏恐慌杂乱的尖叫在四处响起,一阵脚步声急匆匆从走廊离开,隐渊不动声色地收回了魂丝,仿若外面的动乱和他完全无关。
  安东也听到了这声巨响,手指不禁翻飞得更加迅速起来,额角一滴汗水沿着眼角就要流了下来,却被隐渊甩来的一张纸贴住。
  下一秒,吸了汗水的纸再次从空中飞回隐渊手中,然后消失。
  显然是被隐渊扔进了空间纽里的垃圾桶。
  安东来不及震惊隐渊到底怎么做到这种事情,仿佛用了什么能够隐身的神器工具似的,他急忙敲打着代码,删除一切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
  ……
  “好了。”
  终于,安东发出一声压抑了声调的大喘气。
  他急忙小跑到门口。
  “现在能直接出去吗?”
  “可以,南边的走廊没有人,我在前面带路,你跟着我。”
  隐渊无声无息地走在前面,安东紧跟在后。
  监控系统早就被安东篡改,这比起窃取主系统内的证据信息,还是要简单很多。
  隐渊的魂丝犹如最灵敏的探路器,一路上躲避了一切有可能遇到的人,最终有惊无险地带着安东离开了这座楼。
  他们仿若其他慌张茫然的人一样围去宿舍楼,挤在外面的人堆里。
  “里南,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爆炸了?!”
  “tmd我也不知道啊,我好多东西都在宿舍里面!!!”
  “里面还有人吗?琳娜还在里面呢,这可怎么办啊……”
  一个女人的声音也插了进来,虽然语气里满是担忧,眼底却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都让让,都让让,史蒂文教授来了!”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史蒂文教授脸色黑沉阴冷,犹如烧糊了的锅底,“都去实验楼,做实验去!”
  围着的众人纷纷低下头,飞速散开。
  有人实在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现在的实验有什么好做的啊,我们这叫人体实验基地,最近半年却只有动物没有人,实验体材料都不够……”
  他旁边的人撞了他一下。
  “赶紧闭嘴吧你,让史蒂文教授听见怎么办?”
  隐渊和安东走在人群之中,安东有些焦急,极小声地说:“怎么办,老大和冷郁大神还没回来,刚刚联系他们,他们也没回。”
  “他们没事,应该是有什么耽搁了。”
  隐渊面色不动,眸光不着痕迹向远处一扫,正见史蒂文带人进了爆炸后的研究员宿舍楼。
  爆炸是在宿舍楼第八层发生,宿舍楼一共十层。
  这里的建筑全部都是用极其坚固的材料所制,安全性极高,即便这么大的爆炸,也只是炸毁了第五层到第十层,四层以下并没有崩塌。
  此时,爆炸的余波已过。
  宿舍楼内躲着的零零散散的人也急匆匆地逃了出来,面色惊慌,正撞上带人进去的史蒂文教授。
  史蒂文却是立刻命人把这跑出来的五个人全都捆绑了起来。
  “教授,史蒂文教授你这是做什么?!”
  “教授,您不会以为是我们做的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我我……我完全是受害者,我只是想回来拿件外套,没成想就碰上爆炸了啊!”
  “史蒂文教授?!不是我们,不是我们啊!!!”
  “教授,是艾斯,是他,我见他在爆炸前往楼上去了,我可一直待在三楼啊!”
  可不管这群人怎么说,史蒂文都没给他们多嘴的机会,直接把这些人带走,并命令身后的安保组立刻上楼调查。
  安保队一层层搜索,在八层发现了一张s级爆裂卡的残骸,除此之外,什么可导致爆炸的物品都没有发现。
  安保队长艾德森阴沉着脸,带着所发现的证据去向史蒂文教授报告。
  “史蒂文教授,这次爆炸事件大有蹊跷。”
  “说清楚。”史蒂文教授冷眼一扫。
  “教授,你看这个。”艾德森将证据放到史蒂文教授面前,“除了爆裂卡,没有搜到任何能引爆的物品。”
  史蒂文眸底瞬间一变。
  “那人体组织呢?”
  “没有,所以这事很蹊跷。”
  爆裂卡必须有人即时引爆才有用,而这点时间绝不够人立刻逃脱,现场没有留下任何人体组织或者血液,这证明——
  要么那个人有七级以上的防护罩,要么……
  这人用了别的引爆手段,这张爆裂卡只是一个障眼法。
  毕竟,整个星际拥有七级以上防护罩的人极其有限。
  **
  冷郁踩着高跟鞋走在实验楼外面的地砖上,这两天,他利用如今的“基地第一美女”身份,不动声色地收集全了所有男人以及所有女人的头发基因。
  洛特森一直陪在他旁边,扮演一个跟班人设。
  冷郁对自己扮演的角色一直极不满意。
  洛特森也非常不满意。
  但是两人都非常能忍……辱负重。
  而中午这一爆,终于为所有任务画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四人不动声色地会合。
  “看样子你们已经拿到了这个人体实验基地的绝大部分证据信息了,隐渊你可以动手了。”
  洛特森摸了一把自己的光头,他还是很不习惯这副模样。
  安东和冷郁也都看着隐渊,显然都支持洛特森的话,并且对隐渊接下来会选择血洗基地没有怀疑。
  证据已经到手,公布于世后足以让这些人臭名昭著震动星际,一句遗臭万年也不为过。
  但那时候却不是想弄死这些人就可以全部弄死的了。
  所以在那之前,让这些人都遭到该有的报应是应该的。
  最好能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隐渊看着三人,眸光深处却有些出神,哥哥也是这么想的么。
  所以,故意帮他拖住凯耶大帝?!
  哥哥之前明明表现的是不要他了,可接下来做的每一件事却都是为了他好。
  “隐渊?”
  冷郁红唇微张。
  “你在想什么?说话啊。”
  “我接下来,并不想血洗这个基地。”
  隐渊的声音落在三人耳中,让三人纷纷一愣。
  ! “什么?!你不是一直想报仇吗?!”安东瞪大了眼。
  “你不报仇了?!”洛特森完全不信,那样的血海深仇,怎么可能突然就放下?!
  “夏冬应该也给你们发消息了吧。”隐渊看着三人。
  冷郁皱眉:“当然,你是说凯耶大帝如今受邀住在九天城域的消息?”
  “哥哥是在给我们争取时间,虽然哥哥没说,哥哥现在甚至不理我,但我就是知道……哥哥这是为了我。”
  隐渊喉结上下滚动,深邃的眸底氤氲着细碎的光。
  “我想明白了,我不会再辜负哥哥的心意。哥哥对我而言,是我现在最深爱最重要的人,也是我以后、永远、唯一……最重要最爱的人。”
  隐渊缓缓攥起拳。
  “我听哥哥的。”
  “我可以再忍一段时间,接下来,我们去中央星,把中央星的人体实验基地也端了。”


第119章 
  在离开灰末星的人体实验基地之前,隐渊把这个基地里权威最高、最“德高望重”的史蒂文教授片成了三十几片儿骨肉片。
  这远比不上当初古族所受的痛苦的百分之一,史蒂文的丑恶罪孽值得下一万次地狱。
  但时间紧张,他只能让史蒂文死了个简单。
  之后隐渊就扮成了史蒂文教授,与中央星那边的人体试验基地最高负责人马尔里教授取得了联系,表示他这里有了重要进展,并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想,想与马尔里教授亲自会谈。
  隐渊表示,此次信息十分机密,万分重要,在网上会谈有可能产生纰漏,马尔里教授考虑了几分钟后便表示同意史蒂文带人过来。
  隐渊也就顺理成章带着冷郁洛特森和安东三个“研究员”离开了灰末星人体实验基地,坐上了高级宇宙飞船。
  五天四人就到达了中央星。
  而隐渊前脚到中央星,凯耶大帝一行人也准备离开灰末星了。
  “陛下,这明央简直是自大到了一定程度了,居然把九天城域军事基地和战备情况里里外外都带您参观了一遍,现在我们对九天城域的军事实力和防御系统简直是了如指掌,陛下您以后调动军队来攻打九天城域简直易如反掌。”
  欧司公爵笑着对凯耶大帝恭维道。
  凯耶大帝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未回应一个字。
  他只道:“布尔,你跟我去买些九天城域的特产,回去送给各位公爵伯爵。”
  凯耶大帝身后的心腹之一微微躬身道:“是,陛下。”
  被凯耶大帝这样晾着,欧司公爵微愣了下,脸色隐隐有些难堪。
  凯耶大帝带着私人心腹离开,面色一直绷得很紧的多伦公爵看了眼欧司公爵。
  “欧司公爵,您觉得以联邦军队的实力,在虫族全力进攻的情况下,能有几分把握打退它们?”
  欧司公爵不喜多伦,但还是笑着说:“多伦公爵,您是不是想说,以明央的实力,击退虫族甚至是虫后都游刃有余,而我们联邦军队对战虫后反而会很可能节节败退,我们联邦军队根本就打不过明央?”欧司冷呵了声:“但您有没有想过,人攻打人和虫族攻打人可是不相同的。”
  “哦?”
  多伦斜着眼神看了远方一眼。
  “怎么不同?”
  “明央打得过虫族,可不见得能打得过联邦军队,况且……”欧司嗤笑,“虫族的智商怎么能和我们相比,虫后固然聪明,可大部分虫族只是听从虫后命令,单论个体,那些虫子和我们的战士可不能相提并论。”
  “是吗,可问题是……”多伦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在明央的面前,我们的战士和虫族那些虫子有什么区别?”
  欧司一哽:“多伦公爵,你不能盲目长他人威风,灭我们自己军队的志气吧。”
  “你觉得这叫盲目?还是说你觉得明央把所有本应该好好隐藏着的重要信息都展露在我们面前,是给了我们机会吗?”多伦额头渗出细密的汗。
  “你难道没发现,陛下刚来到九天城域时发现明央要把一切军备力量以及各种重要地点重要信息披露在我们面前,陛下多么高兴,可现在呢?”
  明明是大中午,多伦背后却有点寒凉。
  “因为陛下已经意识到,就算明央把九天城域一切秘密和细节都暴露在我们的视线下,我们依然无法攻破这座城域!何况我们看到的很多东西有可能只是障眼法!!!”
  欧司脸上露出不忿和不耐:“所以呢?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们还要继续忍,继续对着那个明央伏低做小是吧?!”
  多伦已经懒得再理会欧司公爵,转身就走:“我劝你不要害我们,欧司!”
  当他乐意给明央伏低做小?!
  自从明央带着协风学院赛队参赛,整个星际闹出多少乱子???
  从高等阶级的基因荣誉再到符卡教程,一个又一个利于高等阶级的“谎言”被赤裸裸撕开,高等阶级的利益被一再毁坏!
  他比谁都厌恨这个明央,可又能怎么办,他们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这个明央简直不是人!
  所以他们只能暂时伏低做小,暂时收手,徐徐图之……
  总有一天他们会找到办法和机会弄死明央。
  多伦公爵快步离开,欧司深深地盯着多伦公爵的后背,眸底露出一分阴沉。
  “多伦公爵,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