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明央心尖闪过一丝不清不明的悸动。
  可不等明央想清楚,一道尖锐的警报声突然从外面炸响,充斥了他的耳膜。


第115章 
  机甲训练室的一面墙居然被隐渊一拳一拳生生砸塌了。
  尖锐的警报声长鸣。
  夏冬等人急忙赶到训练室外,只见隐渊被封锁在一个空气罩似的微闪金泽的壳子里,可不论他如何挥拳,那层透明的壳子都未曾崩裂。
  夏冬瞠目结舌,一时间完全失语。
  他简直不知道自己该震惊于隐渊匪夷所思的武力,还是大佬那难以想象的又制作出一种效用非凡的新符卡的实力……
  冷郁等兔崽子表情也和夏冬相差无几。
  三秒后,冷郁按捺不住激动地喃喃自语。
  “老师居然又创造出了一种新符卡……”
  这符卡比起之前虫族来袭时老师交给他的符卡要更适用广泛,毕竟那张符卡一旦启动,就会对入侵的所有生物无区别击杀!
  而这张符卡只是防御隔绝,又远比以前的防御卡更好用,可以自动且自由地在贴附的地方形成一层强悍的防御膜,甚至还会随着贴附的地方所崩裂的空隙变大而延展……
  简直神了!
  他也好想学这张符卡怎么制作!!!
  其他人的想法却和一下子沉迷入学术问题的冷郁不同,他们震愕地盯着眼前的一切,嘴巴都合不上了。
  洛特森瞪着眼。
  “这就是传奇级的实力?!”
  他和隐渊何止是有差距……
  简直是有鸿沟!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喊大佬过来啊!”夏冬最先反应过来,喊安东去找明央,“快把你们老师带过来,这…这就算有符卡罩着,这样下去也不行啊!”
  “我去喊吧。”莉莉丝说着,急忙往外跑,结果在楼下大门外正撞上了闲庭信步走来的明央。
  “老师,你……你终于来了!”
  莉莉丝气喘吁吁。
  “隐渊疯了似的,整个机甲训练室快让他拆了,老师你……你快去看看吧。”
  **
  隐渊眸底黑红,一拳一拳砸在那坚不可摧的淡金光芒上,指节之上,渗出隐隐的血丝,血丝越来越浓稠,终于汇聚成鲜血流了下来……
  躁乱的情绪在他胸腔里四处冲撞,隐渊分不清自己只是因为血海深仇而痛苦暴躁,还是因为他意识到在强吻了哥哥揭破了那一张窗户纸后,以后他很可能再也无法和哥哥回到以前亲密无间的时候,很可能会被哥哥撵出身边,再也不……
  “隐渊。”
  一道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突然传到隐渊耳边,只是那声音比起以往多了分冷淡。
  隐渊猛地抬头,看向前方那正朝着他走来的人。
  “哥…哥哥……”
  “既然你听不进我的话,那你想去哪儿便去吧。”
  明央面色淡淡,手指轻轻一动,那贴在“半空”中的符卡便随着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被掀起,从那墙壁上被揭了下来。
  训练室崩塌的一面墙壁本被淡淡的金光填满,现在那金光瞬间消失。
  明央的声音更加清晰地传到隐渊的耳朵中。
  “走吧,你不听我的话,我也不强求你听,你可以走了。”
  隐渊愣怔地站在原地,鲜血从他的拳头上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洇了一片。
  他一步竟也动弹不得:“哥哥?!”
  恐慌从心底清晰地传来,覆盖了他的全身,隐渊感觉自己耳膜外仿佛被笼罩了一层嗡声,夹杂着他断续的心跳。
  “哥哥,你不、不要我了?”
  “哥哥,你不要我了吗?!”
  “不是我不要你,是我管不了你,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吧。”明央说罢便转过身,不紧不慢地离开了走廊。
  隐渊看着明央的背影,仿佛感到在他头顶的天轰然——
  塌陷了。
  明明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也是他想和哥哥切割清楚,为什么这一刻真正来了,却那么……
  那么难以忍受。
  之前他还想着,他报仇成功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可报仇成功后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只要哥哥因为他告白的事情而疏远了他,厌烦了他,就不会因为他出事而特别难过。
  可哥哥真的不愿意管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在乎他了,这一刻他却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呼吸不了了。
  每一秒都在…都在加剧他的痛苦。
  隐渊眼眶里流下一滴热意。
  “好,谢……谢谢哥哥。”
  隐渊走出训练室,却突然被夏冬叫住。
  夏冬着实不忍看着隐渊那崩溃绝望的样子。
  “隐渊,大佬不是不要你了,更不是不想管你,大佬最在乎的就是你!”
  隐渊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却被狂奔而来的夏冬拉住。
  “隐渊,你说白了才十六,还是个未成年,是个孩子,按理说我是你长辈,我说话你都不带搭理的?你是不信我说的,还是压根就不想听我唠叨?!”
  隐渊缓缓握拳。
  “你不用骗我。”
  “果然。”夏冬一副不出我意料的样子,他焦急地看了看左右,深感隐渊这副状态出去很可能会更糟糕,会出事。
  “其实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在我们过来之前,大佬专门找我们开了个会,你知道么?这会议内容全都是你,大佬一心安排策划,耗费着心力,不都是为了你?!”
  隐渊眸底微微闪动,但并不言语。
  夏冬一咬牙,决定撒个善意的谎言。
  “除此之外,在大佬安排完各种事情,他们那些兔崽子都离开后,我还问了大佬一个问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问了大佬,如果你以后真的离开,真的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跟在大佬身后哥哥长哥哥短,他会怎么做。”夏冬咽了口唾沫,脸不红气不喘:“大佬说,他绝对会把你关起来,你别想喊别人哥哥,绝对会……”
  “太假。”
  隐渊声音喑哑,眼神从眼角瞥下来。
  “你不用撒这种谎话,哥哥永远不可能说这种话,不管哥哥到底会不会喜欢我。”
  夏冬怔住。
  隐渊再无阻碍地离开了此地。
  伊丽莎白莉莉丝焦虑不已地看着这一切。
  “怎么办?!这样下去不行啊……”
  洛特森从一旁走过来,深深地看了一眼隐渊的背影,声音沉厉。
  “劝阻隐渊这事不是我们该考虑的,我们的第一要务是把老师交给我们的任务尽快做完做好!都散了,快点行动!”
  ……
  隐渊离开了九天城域。
  他去往了灰末星的人体试验基地。
  仿佛一切又回到了明央没有找到隐渊时的原点。
  可是隐渊却知道,这次和之前真的不同了。
  他的情绪已经逐渐冷静,仇恨夹杂着酸烈的痛楚深深沉淀在心底,沉淀在血液里的每一处。
  隐渊打开自己的光脑,看着屏幕上他之前偷拍的哥哥睡觉的侧脸,那样美好,那样柔和……
  他伸出手,轻轻摩挲。
  “哥哥,等我报完仇,就算你不要我了,我也会永远追在你后面,等你原谅我,愿意再次要我。”
  隐渊狠心关掉光脑,摘下它放进空间纽。
  他再次易容成了金发胖男人的样子。
  之前,他就用金发胖男人的身份约到了研究员049,于是在易容完后,隐渊先是回到金发胖男人的办公室,把能找到的资料全部拷贝了一份,然后赶往了约好的餐厅。
  比约定时间超过了半个小时,这位研究员才姗姗来迟。
  “真不好意思,今天有点忙。”研究员是个中年男人,语气高傲,下巴微扬。
  仿佛自己做的是多么高贵的事业一样。
  隐渊忍耐着怒火和仇恨,微笑着为男人倒酒。
  “您能来就是赏光了,您快尝尝,这酒味道还满意么?”
  ……
  隐渊花了两个小时套了能套的所有话,直到最后中年男人极度不耐烦什么也不说了,隐渊也对其散去了最后一丝信心。
  只听一声闷响。
  “咣——”
  男人摔在了地上。
  隐渊眸色阴沉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手指轻轻一抬,魂丝便把其彻底包裹。
  再轻轻一扯魂丝。
  只见中年男人整个人犹如被分离的麻将块,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一地鲜血狼藉。
  “这种死法便宜你了。”
  隐渊声音毫无温度。
  隐渊随手将尸体收入空间纽,利用符卡清洁了地面。
  半个小时后。
  只见包厢中走出了一个人,俨然是那个中年男人的模样。
  隐渊顶着中年男研究员的脸,用着他的指纹瞳孔,打开了光脑上隐私锁。
  他发给了中年男的一个同事。
  “我喝醉了,麻烦你接我回实验基地。”


第116章 
  虽然过程中有曲折,但隐渊还是顺利进入了人体实验基地。
  灰末星的人体实验基地与中央星的人体实验基地大同小异,唯一的区别是灰末星人体实验基地的规模比中央星还要大了近四分之一。
  谁能想到,一向位于全星际联邦最末端的落后星球灰末星里居然藏着这么一个布满全星际顶流高精尖技术系统的巨型实验基地。
  “主管不是说了么,过些日子就要开始重新启动实验了,你还喝这么多?!是不是想连累我们啊你!”
  带隐渊回来的高大男人把隐渊随手扔在了研究员公寓里,砸在地板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一缕毫无痕迹的魂丝缠上男人的脖颈。
  男人也不把地板上醉醺醺的隐渊挪到床上,还嗤笑着踢了隐渊一脚。
  “死猪一样。”
  隐渊听着男人的脚步声逐渐离开,随着一声门关闭的声音,他缓缓睁开了眼。
  但隐渊并没有立刻爬起来,而是放出神魂,查探了整个房间,这间公寓除了客厅内装着微型监控,其他地方都没有问题。
  隐渊心下了然。
  他摇摇晃晃地从地板上爬起来,打开公寓门,正见一个短发女人从斜对面的门里走出来。
  她一看过来,眼底便带上了嫌弃。
  “上帝,库文你居然喝醉了,你是不是想被罚?!”
  “好久没喝,一时不…一时没忍住多喝了一点。”隐渊踉跄两步到了女人跟前,眼睛眯着:“我……我出去跑两步,酒就醒了。”
  “你敢在基地里乱跑,上头就敢把你推进火葬场!”
  短发女人嫌恶至极,冷眼一瞥,转身便离开了。
  又是一缕魂丝绕上她的脖子。
  ……
  隐渊一路摇摇晃晃地走出公寓,期间遇到三个研究员,还收到了一则简讯。
  通知a级以上的研究员在晚上七点到达会议室733开会。
  a级以上研究员?
  很遗憾,隐渊伪装的这个人只是一个b级研究员。
  但这并不会影响到隐渊丝毫。
  下午七点整,隐渊顶着一个满脸皱纹的a级研究员的面孔,出现在了会议室。
  “老埃德,你居然也来了?”
  一声嗤笑突然响起。
  “按照考评,你下个月就会被踢出a级研究员的行列了,还好意思来?!”
  知道那人说的就是他易容成的这个人,隐渊低着头坐下,苍老浑浊的眼神盯着桌面,谁也不看。
  “嗤——”
  挑衅的人见隐渊畏畏缩缩头也不抬,没劲地讽笑一声:“你瞅瞅你那样子,一会儿让史蒂文教授看到你,估计直接就把你踢出a级职称,不用等下个月了!”
  “别说了,拉尔,史蒂文教授来了!”
  一道声音提醒。
  就在这声音落下没两秒,一个瘦削高挑的男人走了进来,浅灰色的眸子透着阴寒彻骨般的冷漠。
  他扫了一眼众人。
  “既然都到齐了,会议开始。”
  隐渊微微抬起头。
  ……
  会议内容大概是通知正式开启人体实验的时间再次退后。
  这导致了大量研究员表示不满。
  “为什么又推后,已经延迟了半年了,之前不是说马上就可以开工了吗?!!”
  “就是,就因为那个明央吗?!为什么不能先把明央干掉,我们基地这么多年制作出来那么多无色无味的杀剂,总有一样能要了他的命!”
  “要我说,明央才是最好的研究材料!”
  “砰!”
  一声砸桌子的巨响突然响起,把众位情绪激昂的研究员吓了一跳。
  他们僵硬一瞬,极为不满地看向隐渊。
  “老埃德,你犯什么神经?!!”
  隐渊双拳紧握,死死按在桌面,他压下心底的怒火,眼皮垂下掩住了眸底。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我们伟大的实验就因为明央而一再被拖后,简直…这简直太让我生气了……”
  众人没有觉察出有什么不对,因为老埃德一向沉迷于实验工作,更是在此基地工作时间最长的一批,可惜天赋智商着实一般,所以再怎么努力最高也就是a级研究员的水平。
  史蒂文教授撩起眼皮,淡淡的看了隐渊一样,眸底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光。
  人体实验不能进行下去,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实验材料”没有了。
  ……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安东终于成功地入侵了基地的信息系统。
  但是,安东却发现这个人体实验基地的信息系统居然分成了九层,他入侵的只是最外面一层,且内部几层貌似还形成了奇怪的循环扣防火墙,如果他一层层从外向内入侵,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