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
  隐渊从机甲训练室里醒来时,训练室里空无一人。
  想到之前他强吻哥哥两次,最后得到的是一鞭子神魂,心里便细密地钝痛起来。
  哥哥的唇瓣如同梦里想象的一样美好,不…是比那还要美好,甜软,一触即离也足以让他心脏发颤。
  他圆梦了。
  可梦又碎了。
  哥哥……不喜欢他。
  甚至,这件事情后,哥哥可能再也不会和以前那样对他亲密无间了。
  一想到这,隐渊的心脏就疼得仿佛痉挛一般,这痛苦与之前记忆给他的痛苦揉在一起,从他的血管神经疯狂蔓延,转瞬间爬满他的全身,让他煎熬得几乎要失去呼吸、
  隐渊眼眶逐渐殷红,他爬起来,走到机甲训练室门边,抬起手臂就是一拳!
  “砰——!”
  门猛地颤动了一下。
  “砰砰砰——!!!”
  又是三拳。
  门剧烈颤抖,几近要从门框中脱落下来。
  这震耳欲聋的恐怖声音将工作人员吸引了过来,他们惊恐地看着眼前不断松动的门,震惊又慌乱,夏冬看着这不断脱出的门框,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我艹艹艹艹!!!”
  这可是他们当初花费不菲从中央星特定的超金属复合材料门,是全星际最硬、最坚实、防盗防震防攻击最好的门,就是sss级的攻击也不能使它产生一条裂痕。
  可现在隐渊居然徒手…徒手把门给打脱框了???
  这他妈不是人啊!!!
  “额滴神呐——!”有个工作人员尖叫着狂奔而去。
  夏冬也急忙打通了明央的通讯。
  “大佬,隐渊醒了啊,他徒手锤训练室的门,这都要把门砸裂了啊啊啊啊啊,根本关不住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大佬!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你把我之前给你的那张符卡贴在门上面,激活它。”
  明央声音似乎闷在什么后面,夏冬愣了一下,“大佬,你现在在药剂实验室?”
  明央没有回答,只是说:“隐渊已经突破了传奇级,你再和我多说两句,门差不多就破了。”
  “传奇级?!!!!”夏冬双眼圆睁,失声高叫。
  他震惊地脑袋发懵,但还是以最快速度把明央给他的一张黑色符卡贴在了门上面,并及时激活。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同时响起,密密麻麻的裂纹在门上蔓延,但在符卡被激活的瞬间猛然定格。
  夏冬长喘一口气,额头渗出汗来。
  “妈呀,这到底咋回事啊这……”
  夏冬盯了会儿门,发现的确没有再破裂,心里感慨“大佬牛批!”的同时,转身准备离开。
  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隐渊的声音。
  “夏冬,你放我出去!”
  夏冬脚步一顿,说:“隐渊啊,你和大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大佬不说,我也不清楚,我看大佬不像是真生你的气,只是想关你一会儿,你别砸了,冷静一下反思一下,行吗?”
  “我什么都没做错,我只是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
  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
  夏冬一愣,随即眼神变了。
  他表情里透着八卦的味道,小碎步挪到门边,咳嗽了两声。
  “隐渊,你……到底做了什么?你不会是表白了吧!”
  门那边没有传来声音。
  直到夏冬觉得没劲准备走了,才听到隐渊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不是。”
  夏冬:“啊?”
  “不,应该说不止。”隐渊笑了一声。
  “我不但告白了,还强吻了哥哥,两次。”
  夏冬顿时僵住了。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
  下一瞬,他的眼底迸发出绚烂的光彩,惊恐又莫名觉得刺激。
  “真,真的?!”
  夏冬嘴巴张成o型。
  “真的。”隐渊说。
  夏冬还想八卦点什么,却见洛特森和冷郁朝这边走了过来,想到之前这些兔崽子对隐渊觊觎大佬抱着何等的敌意,他急忙跳起来,跑离了走廊。
  这事儿可不能当着这俩兔崽子的面聊。
  但离开之后,这天大的八卦实在让夏冬忍不住蠢蠢欲动找人分享的心,可真分享出去,他怕被明央剥了皮。
  思来想去,夏冬决定以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找八卦本人谈。
  夏冬来到药剂实验室,正见明央拿着一管药剂要检测,明央扫到夏冬,立刻道:“你来的正好,你帮我检测一下这管药剂,我还有东西需要处理。”
  夏冬忙不迭地接了过来,接过来后他欲言又止。
  “大佬,我想问那什么……”
  “问什么?”
  夏冬咳嗽一声,嬉皮笑脸。
  “大佬,我就是想问你准备关隐渊多久啊?”


第114章 
  “关到他想明白为止。”明央声音不冷不淡。
  关到隐渊想明白为止?!
  夏冬一听,眉头暗皱,这样的话,隐渊怕是一辈子都出不来了吧。
  “大佬,这他想不想得明白和关不关其实没关系啊,你不关他,让他多接触一下外面的花花世界,说不定他就想明白了呢?!”
  夏冬说。
  明央却是眉峰一蹙,“你说什么?”
  “我说啊,隐渊他喜欢大佬你也不是大错啊,而且这小子一直都喜欢你,大佬你之前一点没感觉到么?如果是真的哥哥弟弟,顶多能做到被你使唤还任劳任怨,不可能做到被你怎样使唤都兴高采烈啊,你要是真不能接受,更不该关他禁闭,而是应该把他放到花花世界,说不定他就移情别恋了呢。”
  随着夏冬的声音,明央脸色越来越黑。
  “夏冬你在说什么?”
  夏冬:“啊?我说的没道理吗?大佬,隐渊他强……咳,那什么你的确有错,但是关禁闭真的没用,你还不如让他去酒吧浪一浪。”
  明央脸色彻底黑了,眸底如渊,冷冷一瞥就让夏冬心脏猛地一咯噔。
  卧槽,他为什么感觉有点不妙。
  明央冷声:“你知道我到底因为什么关他紧闭吗?”
  “不、不是因为感情问题吗?”夏冬咽了口口水,逐渐缩成小鸡子。
  明央眼刀一扫。
  “把冷郁他们都叫来,开会!”
  “我我我…我这就去喊!”夏冬一个激灵,跑得飞快。
  ……
  二十分钟后,冷郁洛特森等人在会议室03集合了。
  “老师。”
  “老师,出什么事儿了?”
  “老师,隐渊他现在怎么这么厉害了,夏冬老师说他突破到传奇级了?!!!”
  “……”
  兔崽子们一进来就叽叽呱呱。
  但在明央转过身后,众兔崽子一看明央的脸色,顿时闭上了嘴。
  “老……师?”
  “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们。”
  明央视线一扫众人。
  “都坐下。”
  冷郁等人小心翼翼看了明央一眼,在会议桌边一字排开坐下。
  老师好严肃啊。
  除了上次虫族来袭,老师再也没有这么严肃过了。
  难道真出了什么大事?!还是隐渊闯了大祸……
  明央老师要把他撵走了?!!
  “事情是这样……”
  明央声音不紧不慢,不疾不徐。
  他用不十几分钟的时间,将隐渊、吞天族、政府所做的人体试验等等事件简略地陈述了一遍。
  众人先是震惊到石化,再是不敢相信,接着便彻底愤怒了,夹杂着难过,惭愧等等情绪……
  伊丽莎白忍不住哽咽起来,眼睛哭得都红了。
  “隐渊好…好可怜……”
  “老师,我们、我们能做点什么吗?!”
  安东也眼睛通红,伸出胳膊猛地一抹脸,“我们把那丧尽天良的人体实验基地都掀翻了怎么样?!我们吧那群畜生都拿出来鞭笞给所有人看!!!”
  “原来隐渊不是人类,原来吞天族应该叫古族,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污蔑。”
  夏冬愣愣地坐着,不敢相信自己几十年来接受的教育背后有如此肮脏卑劣惨绝人寰的真相!
  “怎么会这样……”
  洛特森也是有些僵硬地攥住了拳。
  “其实隐渊他一直都、挺好的,绝没有教科书中写的那样残暴嗜血,戾气十足。”
  冷郁微微垂下眼帘。
  “是,他虽然天赋绝绝,资质和实力都秒杀所有人,我们曾经还有一些小矛盾,但隐渊从来不会和我们产生拳脚冲突。”
  莉莉丝表情像哭又像笑。
  “是啊,隐渊做的最恶劣的事情就是总和我们抢明央老师,还故意抢!”
  大家的表情一时间都变得和莉莉丝有些同步,嘴角想扬起又扬不起。
  “那大佬,你是怎么打算的?”
  夏冬抬头看向明央。
  “隐渊这属于血海深仇,他不可能不报仇!”
  “不是不允许他报仇,只是在报仇之前,不可莽壮,要先做些准备工作。”明央余光一扫,“安东。”
  “到!”安东瞪着红通通的眼睛,嗓门响亮。
  “你的任务最艰巨,你要入侵两大人体实验基地的系统,在得到资料证据后,还要入侵皇室以及众相关高层人员的私人光脑,尽可能获取一切证据。”
  “我保证完成任务!!!”
  安东大吼。
  明央转头:“洛特森冷郁。”
  “到!”
  “你们俩也有任务,冷郁你……”
  “……”
  不到十分钟,明央安排完所有人的任务。
  他眼皮一撩。
  “现在行动。”
  “是!”
  夏冬和兔崽子们纷纷起身,飞快离去。
  夏冬却又去而复返。
  “大佬。”
  “什么事还不明白?”
  “不是,我没有不明白,我只是想说,那大佬你还继续关隐渊吗?我觉得……”
  夏冬欲言又止。
  “你觉得什么?”明央眉间不自主拢起,“要说就直说。”
  “我觉得,大佬你不该再关隐渊禁闭。”
  夏冬快速地道。
  明央面无表情:“什么?”
  “大佬,这时候隐渊最需要你的安慰和关心,这种事情别说隐渊这样的未成年,就是活了几十几百的成年人,也受不了啊!”
  夏冬鼓起勇气看着明央的眼睛:“大佬,我以前听说过吞天族……不,古族的一个传说,不知道真假,据说他们从来不会随便认下伴侣,但只要认定了伴侣,一辈子就只会认这一个,爱这一个,如果伴侣死了,他们也永远不会再找第二个伴侣,所以古族人明明资质这么强悍,生育力也没有比人类差,人口却连人类的万分之一都没有。
  他认定你了就是你了,你在他心里现在就是最重要的人,以后也是最重要的人,在这个时候,你更应该好好安慰他!体……”
  “够了。”明央面上没有什么波动。
  “你以前听说的关于古族的事情,有哪件是对的?”
  “可是,大佬……!”
  “行了,闭嘴!”明央拿起桌上的东西,长腿一迈,径直离开了会议室。
  夏冬却忍不住追了出去,一鼓作气。
  “大佬,你如果真的不喜欢隐渊,那这件事就别帮他,和他断绝关系,让他一个人去报仇!反正以他的实力,他也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你也顺利摆脱了烦恼,这样不好吗?!”
  “你之所以一定要帮他,还要做得尽善尽美,难道不就是因为你其实心底非常在乎隐渊吗?!”
  明央停下了脚步,刻意压下心底那些乱糟糟的情绪。
  “我把他当自己人罢了,如果是你,我也一样对待。”
  “这不一样!”夏冬摇头,“大佬,如果我或者冷郁、洛特森、安东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喜欢上谁,从整天屁颠颠跟着你变成屁颠颠跟着别人,从心里地位最高的人是你变成心里地位最高别人,你不会有什么感觉,对吧?”
  “但如果是隐渊呢?”
  “如果隐渊再也不跟在你身边,如果隐渊喜欢上其他男男女女,如果隐渊每天心里想的嘴上提的眼睛发光时看着的都是另一个人,如果隐渊从此所有秘密都只为另一个人开口但再也不告诉你,如果隐渊每一次做事都是为了另一个人好,他做事精明或犯傻都是因为满心装着另一个人,而你能见到他也只是因为公事,如果……”
  脑海里的情景不自主地随着夏冬的描述在逐渐转变,明央心口突然涌上一股难以言述的闷堵和泛着酸的烦躁不悦。
  “我说了,闭嘴。”
  “大佬!”
  明央抬腿就走,夏冬还要追上去,却被明央一鞭子神魂给拖了出去。
  “那我就不要他了。”
  明央眼梢一扫,唇瓣微动。
  夏冬愣住,看着明央的背影,张了张嘴又闭上。
  夏冬在心里为隐渊点了一万根同情的蜡烛。
  也许,大佬是真的对隐渊没有丝毫暧昧之情吧。
  却不知……
  离开走廊的明央,眸底逐渐涌上一层他从未有的茫然又夹杂着几丝焦乱无措的情绪。
  刚刚那句话,的确出于真心。
  如果隐渊真的对别人那样做,他就再也不要隐渊了。
  但是如果这么做的人换成别人,换成夏冬、冷郁、洛特森、莉莉丝等等等……中任何一个,他都不会和他们断绝什么师徒关系,甚至心情不会有什么波动。
  但为什么……
  就隐渊不可以呢?
  有一种情绪似乎在缥缈缭绕的雾气背后脱框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