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哎,小景别抱,先别抱,你衣服都换好了,我这一身味,当心熏着你。”
  “没味。”李晟景把人抱得更紧了一点:“我等你好久,还以为你今天回不来了。”
  李晟景是算着行程的,昨日驿馆才来的消息,李晟景算来算去都觉得今天可能是回不来,他也是磨磨蹭蹭就准备进宫,结果衣服刚换好,这人就已经进门了。
  实在是意外之喜。
  “怎么会没味,我自己都闻见了,一股子酸味。”谢意颜把人稍微推开一些:“一会儿再抱,别一会儿你出去,人家说这怎么回事,太子殿下怎么一身的臭味,有损你的形象。”
  “我说不臭就不臭。”李晟景挽着谢意颜的胳膊,把人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才摸着谢意颜的脸:“瘦了,也黑了,胳膊上的肉也结实了,是不是很辛苦?”
  “一点儿也不辛苦,就是我没觉得瘦了黑了呀。”谢意颜也摸了摸自己的脸,说实话他对这个还是有一点紧张的,毕竟……咳,那啥,他家小太子还是个看脸的,真是让裴昭说对了,他靠脸吃饭,不然当初也不能那么轻易就把人搞到手。
  李晟景笑着接了下一句:“也更有味道了。”
  这个味道当然不是说谢意颜身上的酸臭味,那是历经风霜之后多出来的男人味,跟从前养在深闺里的感觉就不一样,这话说得简单明了,直接击中谢意颜的心。
  谢意颜果然又开心起来:“我也觉得。”
  他有很多的话想跟小景慢慢说,可现在时间来不及了,只能按耐下心中的激动,催着小景就:“你先去忙,我等你回来,温上一壶酒咱俩自己过个节。”
  李晟景摇了摇头:“先沐浴。”
  说着就牵着谢意颜的手带他去了浴池:“然后一起进宫。”
  “我也去?”
  “不然呢,太子妃不去怎么能行?”李晟景笑着反问。
  也是,他都给忘了这太子妃的身份,既然是宫宴那以太子妃的身份出席并没有任何的不妥,反而恰当极了,既然能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跟小景多待一会儿,谢意颜自然不会拒绝,说洗澡就洗澡,一点儿都不拖拉。
  等进了浴池李晟景就丝毫不客气地直接把谢意颜推了下去,半丝都没有留情,他自己还躲了一下溅出来的水花,调皮得很。
  谢意颜在池子里面抹了把脸,看着自己湿漉漉的样子,很是无奈:“我衣服还没脱呢。”
  就是着急也不是这么急的吧?
  “你慢慢脱,我在外面等你。”李晟景嘴角带着笑意,眼神在他湿漉漉的上半身上看了一眼,眼里的笑意更浓。
  李晟景说完就走了,真的是半点都没有留恋都没有,谢意颜想喊都喊不回来,只能自己无奈地在水池里脱掉湿衣服。
  时间有限,他也顾不上慢悠悠地泡澡洗得那么仔细,就随便收拾了一下,擦着身体出来时,还在琢磨,要是以太子妃的身份出席今天的场合,他是不是得换回女装?
  老实说,这么久都没有穿女装,他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太久没穿女装万一哪里疏忽大意露馅了可怎么办。
  谢意颜胡思乱想着,就有人把他的新衣服送了过来。
  也不能说是他的新衣服,这衣服看上去更像是太子殿下的新衣服,谢意颜拿着抖开看了看,最后确定,这就是太子殿下的新衣服。
  描着金边,还绣着暗纹,是太子规制的衣服,他在家里是没少穿小景的衣服,也不管什么规矩礼制,他连人都睡了,哪里还在意这个。
  但出去就不一样了。
  尤其还是今天这种场合,他要是穿这么一身出去,指不定外面得传成什么样子。
  “怎么还没换衣服?”李晟景进来就看见他还是裹着一层的布,上半身露着,没忍住又多看了一眼。
  幸好,没伤疤。他就只是看看有没有伤疤,绝对没有别的想法,绝对!
  “小景我穿这个衣服不太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李晟景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甚至就是故意而为之。
  他亲自过来帮谢意颜更衣:“难道你还想再掩藏下去?便是你想我也不答应,本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凭什么缩头缩尾的,今日你只管跟在我身边,其他的一概不用管。”
  “可以多吃一点,宫里的御宴还是不错的,舟车劳顿多吃点补补。”
  那模样,感觉他们就真的是去吃饭的一样,全然不在意今天晚上是举家团圆的大年夜,更不用说他们还要登上城楼去给百姓祈福,种种的仪式规矩什么的,都不如太子妃吃一顿饭来得重要。
  “我就是有点担心。”
  李晟景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角,然后牵住了谢意颜的手:“不用担心,明日早朝陛下会下第三道退位诏书,我会接下,然后初五就正式行登基大礼,今天晚上随心即可,不用顾虑那么多。”
  这意思就是,反正已经板上钉钉了,随便,怎么开心怎么自在怎么来,没人敢有意见。
  他二人入宫时,歌舞乐的前奏已经演完了,按理说太子应该早一点到的,但李晟景这个太子也只比皇帝早到了一步而已,看着就跟掐着点来的一样。
  其实李晟景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因为谢意颜回来得突然,要不然他也能早点就过来,两个人在府上耽搁了一阵子,这才晚了些时间。
  不过他这晚了一点,也有晚一点的好处,起码可以省去许多无聊的客套内容,同时也算是再继位之前立立威了,就当是提前适应身份的转变,毕竟做太子跟做皇帝还是不一样的感觉。
  他的位置是在皇位的左侧,比皇帝的那张桌子稍微低了那么一点点,宫里面的人自然都不是一般人,低的那一点点几乎可以省略不计,若是从下面看,就这张桌子就是一个在正位,一个稍微偏了一点点而已。
  谢意颜跟在李晟景身后入的席,他本来是想往后坐一点的,结果就被李晟景按着手腕坐在了他身边,等下面的大臣行完了礼,一抬头就看见太子殿下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不是太子妃,气氛瞬间就微妙了起来。
  不少人都偷偷去打量谢首辅,想看看谢大人是什么表情,结果这谢大人不仅不恼,怎么看上去还有点高兴?
  不对,不是有点高兴,他这表情看上去就是兴奋了吧?
  还有谢大人身边的夫人,夫人怎么还抹上眼泪了?瞧着像是喜极而泣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感觉有点诡异呀?
  诸位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再齐刷刷偷偷地去看上面的人,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太子身边的那个人身上穿的衣服不对劲,两个人的言谈举止也很不对劲,不少人就已经开始暗自揣测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怎么就能坐到太子的身边?太子妃又去了何处?太子如此明目张胆带着一个男人坐在了原本应该是太子妃的位置上,为什么谢家人的反应还这么奇怪,一点儿都不像是正常人的反应,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
  “小景,他们都在看我。”
  谢意颜偷偷拉了拉李晟景的衣角,小声跟李晟景咬耳朵:“咱怎么解释呀?”
  “为什么要解释,看不出来是他们眼瞎。”李晟景怡然自得,还亲自给谢意颜斟了一杯酒:“尝尝这个,这是今年新进贡的,专门等到今天宫宴才开,先尝一口不能多喝,一会儿菜上来了,垫垫肚子。”
  李晟景拎着手里的酒壶,往下首岳父大人的桌子那儿看了一眼,又跟谢意颜交代:“一会儿轮流敬酒的时候,你去看看岳父岳母大人,他们还不知道你今天就回来,这会儿见了你,肯定想得很。”
  谢意颜也看见他娘红了的眼眶,捏着酒杯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算了,我今天还是低调点吧,那么多双眼睛都在我身上,本来这位子就该是太子妃来坐的,这会儿‘她’不在,我坐在这儿,多少人都等着看热闹,我再跑去找爹娘,这戏不是唱得更大。”
  李晟景忍着笑:“唱大点不好吗?”
  “奇怪了,你说他们怎么就都没猜出来,我就是太子妃,太子妃就是我呢?”
  下面的人都是看热闹的,这一点谢意颜能看出来那些人其实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不然也不会看看他再去看看谢家那边,摆明就是想看看谢家那边的反应,但凡要是有个眼神好一点的,这会儿恐怕就不该是这种吃瓜一样的表情了。
  太子妃露面少,谢意颜上次以谢子安的身份领命北征的时候倒是上过一次早朝,但那次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也相当于是没有露面的状态,这么说起来,在坐的这些能知道他真面目的还真就是没有。
  “小景,你就是故意的吧。”谢意颜琢磨过来这其中的意思了,胳膊肘轻轻碰了碰李晟景:“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打算?”
  “没有。”李晟景笑了一下:“就让他们猜去吧,我身边坐的是谁,都是我的家务事,我得告诉他们,朝堂之上不管怎么议论都可以,那是政事他们有发言的资格,但内宫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提前预热一下。”
  谢意颜反手回握住小景放在他腿上的手,笑成了一个二傻子。
  下面被预热的大臣们真是越看那上面的两个人越不对劲,从这个角度看的话,那两个人的手难道是扣在一起的?扣在一起的?手是握着的?
  不少人已经在没有风的大殿里面凌乱了,今天晚上看来是要出大事呀!


第143章 
  下面诸位大臣是什么表情就暂且先不说了,还有一个人的反应明显要更大一些。
  那就是永嘉帝。
  永嘉帝是被人用轮椅推着进来的,他脸色很差,一身明黄色在他身上越发显得脸色蜡黄,好像随时都会有勾魂使者来把他带走,当他依旧努力撑着那一口气,挺直了背不愿意让自己丢了帝王的那三分气势。
  但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太子身边的人,他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不想让自己看上去是斗败的模样,所以哪怕身体并不允许,他也依旧咬着牙死撑着。
  可撑到一半的时候就看见了李晟景还有他身边的人。
  朝臣大多离得远些,只能看见太子身边坐了一个男人,穿的还是太子的衣服,除非是谢家人这种熟悉自己孩子的,否则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上面坐的人到底是谁。
  永嘉帝就不一样了,他是直接跟两个人打了个正照面,那张脸他是看了个仔仔细细!
  如何能认不出来李晟景身边的人就是谢家的那个谢意颜,是他自己钦点的太子妃!
  可是归是,什么时候太子妃怎么就变成了一个男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永嘉帝满脸的震惊,颤抖着的手指着两个人,正要说话,轮椅又动了起来,直接将他推走了,半分都没有停留。
  原本永嘉帝的轮椅是内侍太监在推,皇后跟在后面入场,但就刚才那一瞬间,永嘉帝要停下来的时候,皇后就先一步打发走了内侍太监,自己上去将永嘉帝推入席,径自略过了两个人。
  太子妃能赶在今夜回来也是她意料之外的,太子能让人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儿更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如此做法,无异于就是昭告所有人,但凡有个聪明的人就能看透这其中的缘由,至于那些不长眼色的,也没必要给太多的眼神,不得不说,这一步做得确实不错,不动声色之中,又激起了千层浪。
  皇帝身体不好,并没有按照往年一样开席直接说点什么,礼部那边本来想让太子殿下代为发言的,但太子殿下也拒绝了,最后只是宣礼太监意思意思地念了念礼部草拟出来的流程,什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之类的,念完就直接开席了,倒是比往年多了几分随性的乐趣。
  谢意颜瞅了一眼歪在上面都快坐不住的永嘉帝,心里面也有点震惊,他只听说永嘉帝身体不好,但具体怎么个不好法儿还不知道,现在一看,不像是不好,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弥留之际。
  见太子妃似是有些疑惑的样子,李晟景握住了他的手,凑过去低声跟他解释:“是姑母。”
  “他早年忌惮姑母,曾经让人偷偷给姑母暗中下过慢性药,但却不知道,宫中一应内侍早年都是由姑母一手选应出来的,更有许多人都是受过姑母的恩惠才得以在内宫中活命,他一朝做了皇帝,内宫很多事情其实并没有料理妥当,自以为选了个心腹之人,其实那人只是姑母放在他身边的眼线而已。”李晟景说着就叹了一口气:“他让人给姑母下毒,最后就毒到了自己身上,之前咱们在庆阳的时候,姑母恼了,停了他的解药并且送了最后一味勾魂的药引,能拖到今日已经是造化,他没多少日子可以活了。”
  那语气之中有唏嘘,也有一丝的怜悯,谢意颜自然也看得出来他心情不是很好,单手过去轻轻环住了李晟景,还拍了拍,就跟在家里时一样的亲近,他自己做完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是李晟景,胳膊肘轻轻碰了碰他,嘴角带着一点儿得意的笑:“你猜下面人看见你刚才的动作了没有?要是看见了,他们会是什么想法?”
  “这个……”谢意颜一时语竭,他也往下偷摸看了一眼,除了看见自己个儿的亲娘正眼巴巴地看着他之外,好像别的都没什么不一样,但又有点不一样,因为谢意颜这回注意到,很多人都有意回避了他的视线。
  是欲盖弥彰的味道了。
  如果说只是坐在太子身边,或许还能有别的解释,怎么着还不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