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们收到情报,今夜澜苍二皇子率兵欲要突袭拦截大皇子的兵马,那双方肯定是少不了一番纠缠的,谢意颜觉得这是个机会,便立即与王将军商议,不如就趁此机会直接偷袭他们的王城。
  他与裴昭是左右先锋,先打冲锋扰乱敌人视线,王将军率大部队从后方突袭,若是能成,今夜就可以干掉他们的老巢。
  等那两个皇子反应过来,早就丢了家,只能在西北的戈壁滩上流浪躲藏,若是运气好些,还能来个乘胜追击,光是想一想谢意颜就是已经隐隐约约开始觉得兴奋起来。
  “注意,一会儿听我信号。”
  抬起一只手,谢意颜看了看天色,然后缓缓将手势放下:“行动!”
  突袭对他来说不是第一次,但确实第一次让他有这种迫切的感觉,谢意颜功夫好,仗着自己的优势三下五除二就上了抹掉了守城人的脖子,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就已经下去见了阎罗王。
  他这边动作快又轻,迅速搞定了守城人之后,立刻就给裴昭发了信息,裴昭那边也不是吃素的,火光即刻冲天,吸引了城内大部分的注意力,谢意颜扫清了自己这边的障碍之后,便立刻赶去与王将军的大部队汇合。
  他们对澜苍的了解足够深入,这一次突袭也是做了足够的打算,所以格外顺利,大部队趁着夜色就直接进了城,门一关,城内日月已然更换。
  “我要找人。”谢意颜汇报完自己这里的情况之后,便立刻说道:“李茂还下落不明,我猜他这会儿可能已经偷偷跑了,请将军派我一队人马,我去追击。”
  李茂与澜苍勾结,这会澜苍大皇子与二皇子内斗也是他始料未及的,李茂还没有在夹缝中找到自己的站位,他们就已经抢先一步动作,这会儿谁还有功夫管他,李茂自顾不暇,谢意颜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去把人抓回来。
  “一个人去就行了,裴昭你带一队人去打游击,注意伪装,二皇子的兵马少些,你就追着他打,自己注意安全。”王将军拍了拍谢意颜的肩膀:“多给你一队人马,务必把他抓回来,这等投敌卖国之人,万死不足惜!”
  李茂很狼狈,非常狼狈。
  衣衫已经被树枝挂得不成样子,身边的护卫也零散的没有几个,要不是有古煞教的几个高手护着他,这会儿怕是早就让人给生擒了。
  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屡次三番坏他事情,上次在庆阳就是,若不是李晟景身边有这么个高手,那个瘸子早就没命了,他现在怎么会这么狼狈。
  本来是胜券在握的,那个瘸子怎么堪当大任,连父皇都说了,只要他再忍耐一二,到时候定会废了那个瘸子立他做太子,继承皇位。
  他一直都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利,没有人用,他在江湖上拉拢成立古煞教,用重金收买这一批亡命徒为他所有,为的就是准备一支暗箭,趁着那瘸子不注意的时候,一箭射死他!
  李茂一直觉得他就是天命所归之人。
  “呸。”吐掉了嘴里的枯草,李茂扶着树喘着气,他已经走不动了,两条腿都是软的。
  带着钴石来投奔澜苍,以重金许诺只要澜苍能助他登上大位,届时他可以十座城池作为答谢,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大夏的军事布防他多少也知道一点,裴家那个裴旭死有余辜,一切都在计划中进行,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晟景会那么狠,直接控制了京城中的永嘉帝,切断了他所有的后路,打得李茂一点儿招架能力都没有。
  更不用说不知道从哪儿忽然冒出来的姓谢的那小子,澜苍在他手里吃了几次亏,他却对这个人一点都不了解,让澜苍对他的信任大打折扣,更是让李茂火上浇油。
  本来死了一个太子党的裴旭,李茂正是得意的时候,裴家要是倒台,李晟景就没有依靠了,正是他反击的时候。
  但万万也没想到,不仅这个姓谢的很能打,就是裴家那个二小子一样的臭丫头也不是好惹的。
  短短几个月的功夫,澜苍就已经从之前的优势变成了节节退败,死了老的不说,那两个不成器的东西现在还窝里斗,更是给了他们可趁之机。
  李茂承认自己走错了这一步,他只能先溜为上,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但显然,身后的追兵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谢意颜轻抖了一下手中的长剑,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恒王这是哪里去?”
  他没有戴面具,干干净净的一张脸,在月色下又多了一份风华,若非那一身的冷肃,只怕会让人觉得是哪家的仙人误入了尘世之中。
  “你,你是何人?”李茂并不认得他。
  后退一步,原本的警惕在看见只有他一个人时放松了很多,缓了一口气,李茂推测这应该是李晟景派来追杀自己的,看他的兵器也不是朱衣卫的规制,很有可能是从江湖上找的人。
  他就说,李晟景绝对跟江湖上的人有勾结!
  “这位侠士,咱们有话慢慢说,不管李晟景答应给你多少报酬,我都双倍,不三倍,十倍!十倍给你,你今天就当没有看见我,放我走,怎么样?”
  剑上反射出莹莹的光,谢意颜一听这话,都差点笑出来:“放你走?”
  “对,只要你今天当没看见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李茂信誓旦旦地许诺给谢意颜各种好处,那种感觉真的是比玩猴子还让人觉得有趣。
  “真是蠢到没边了。”谢意颜摇了摇头:“李茂,你不认识我对吧?我也让你知道知道,我谢子安是也,你觉得今天落我手里,还有挣扎的必要吗?”
  “谢子安?!”李茂显然惊讶了一下,脸色也变了几变:“你就是谢子安?”
  “不然你以为谁还费这么大的功夫来追你?”谢意颜白了他一眼:“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哼,就凭你也想抓我?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李茂后退一步,让手下的人挡在他面前:“太狂妄没有好下场,上,杀了他重重有赏!”
  “这话你该说给自己听听才对。”谢意颜神色一凝,抬手横剑就扫了过去。
  他剑法厉害,跟这些人打斗跟带兵打仗还是不一样的,不然谢意颜也不会这么狂地自己先一步跑来追人。
  就是因为有底气。
  剑尖抵在李茂的脖子上,谢意颜冷笑了一声:“你跑呀!倒是接着跑,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儿去!”
  “你,你不能杀我!”李茂的声音已经颤抖起来:“李晟景没有继位,他现在杀我,就是残害手足,以后会遗臭万年!”
  “我怎么不能?”谢意颜近了一步,剑刃直接划破了李茂的脖子,故意阴沉着嗓子,吓唬他:“我就在这儿把你剁成一块儿一块儿的,荒郊野岭里的狼群非常凶狠,到时候一口口把你吃掉,谁知道你是怎么死的?李茂,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投敌卖国残害我大夏将士,哪儿来的脸说这种话?”
  “不过,我不会就这么杀了你的,让你就这么死了太便宜。”谢意颜收了剑,反手把人拧住:“走吧。”
  李茂还想挣扎:“你就这么忠心为他办事,他连自己的父亲兄弟的能下狠手,你跟着他能有什么好下场,不如放我一马,我保你荣华富贵一辈子,也不用受制于人,难道不好吗?何必做他的走狗,看他的脸色,万一有一天,你说错话做错事,他能轻易饶你,还有……”
  “还有你话怎么这么多?”谢意颜挥剑随手削下了李茂的一截衣角直接塞住了他的嘴。
  “真是见过蠢的,我就没见过蠢成你这样的,就你还想跟小景斗,你再回去重新修炼三百年吧。”谢意颜的语气十分不屑:“怪不得小景放心不下,这搁谁谁能放心把江山天下交给你这种、这种,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都是姓李的,你这差的哪里是天上地下,你这差的简直就是九重天跟十八层地狱的区别了。”
  李茂还在咿咿呀呀,谢意颜已经开始逐渐兴奋:“太好了,我把你抓着,就能有理由回去看小景了,也不知道他的登基大典准备的怎么样,说不定我回去以后就会见到不一样身份的小景,想想还真是兴奋。”
  他已经开始期待看着小景登临天下时的样子了,那万万人之上的天之骄子,只会在他面前婉转低吟,那滋味,真的是让人上头。
  谢意颜主动请缨押解李茂回京,王将军起先还觉得不用他亲自去,眼下正是收澜苍余部的大好时机,谢意颜留下来就能攒军功,这可是难得的机会,等于是天下掉馅饼的大好事,这会儿他要押什么人回京,那不等于是把功劳都拱手让给别人了吗?
  有点不太划算,王将军还想劝劝,奈何谢意颜心意已决:“军功什么时候都能挣,以后也有机会,李茂这个事情比较紧急,耽搁不得。”
  裴昭在旁边“咔咔”咬着苹果,腾出空帮谢意颜说话:“王伯伯你就让他回去吧,左右这儿有我呢,他不想挣军功我想,那点儿活儿给我留着,我正好锻炼锻炼,也不给我裴家丢脸。”
  “小谢真想回去也成。”王将军思虑再三,最后还是答应放人:“但就只给你假,你且回去跟家里人过个团圆年,开春还得回来。”
  “等开春贼寇都打完了,他还回来干什么?”裴昭是知道内情的,这次谢意颜回去,那身份就又不一样了,怎么可能再回来,他就是想,那位恐怕也不会放人的。
  “仗有打完的时候吗?”王将军敲了一下裴昭的脑袋:“你就知道吃,边境总要有人守着的,我看小谢就很好,以后边境交给他,这才叫后继有人。”
  “王伯伯,后继有人呀,我!”裴昭急眼起来:“他不行的,他还有别的事,我能守边关,我能做后继人,王伯伯你别偏心呀。”
  吵吵闹闹中,谢意颜并没有说什么,关于他自己的未来他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但与王将军所说还是不一样的,他没法儿常年待在边关与小景异地而处。
  别说他舍不得小景,就是想想那深宫之中只有小景一个人,他就觉得难受,边境重要,小景也重要,他其实还是自私的,他更想守着小景。
  冲锋陷阵他可以,受边关太难了,他做不到。
  启程回京的时候裴昭来送他,特意准备了很多地方特产,有吃的有玩的,让他带回去送人也好自己留着也行,裴昭送了他很远,背靠着戈壁沙漠,曾经娇俏的姑娘踢了一脚沙子,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
  “那什么,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好姐姐,好姐姐你这就回去了,做妹子的也没什么礼物可以送你,我就祝你大婚幸福吧。”裴昭笑了笑:“以后再见的机会就少了,说不定再也见不到,我呢就打算以后留在这儿哪儿也不去了,守着我哥守过的地方,给我老爹养养老,做好我的后继人。”
  “你可别跟我抢,你这一回去不知道我心里面多轻松,以后王伯伯身边就我一个了,我非求他收我为徒不可,到时候我就是王大将军的关门弟子,以后他老大我老二,你就靠边站吧。”
  “切,你少得意。”谢意颜也没有反驳她的话,看着夕阳慢慢西下,这是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想了想才说道:“我不能守在外面,我要回去守着他,这里就交给你了,但是阿昭,我不会离开战场,我会做他手中的一把剑,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去荡平敌寇岛,守护大夏的安宁,今日一别再见不知何夕,阿昭你也要幸福。”
  裴昭的笑淡了一些:“放心,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你再出现在我的地盘上,不然好像是我技不如你,还得你来给我当救兵一样。”
  金色的夕阳下,两个人碰拳说了再见,都是年少人的一腔热血,也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完成今日的诺言。
  自此一别之后,谢意颜又去过很多地方战斗,他确实把自己历练成了大夏最锋利的一把剑,成了所向披靡攻无不克的镇国大将军,而裴昭,也确如今日所言,终生守护着大夏的西北门户,成为了卧在西北的一只猛虎,二人也一语成谶,一别之后再未有机会得以相见,虽不见面,但他们都在为同一件事努力奋斗着,也知道那个人始终都是自己的战友,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第142章 
  “殿下呢?”
  谢意颜扔了马鞭跳下马就往里跑。
  他这一路星夜兼程的,连口热乎的顾不上吃,紧赶慢赶终于还是赶着大年夜回来了,也不是非今天不可,但这样万家团圆的日子,他就是想能跟小景在一起。
  “登楼去了吗?宫宴什么时候开?”
  一边脚步匆忙一边脱掉身上已经有味道的衣服,顺便还看了一下有些冷清的太子府,真是越看越不满意。
  “怎么回事,连个灯笼都不挂,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冷清,快让人挂上几个红灯笼,我不在家没人督促就不干活了吗?”
  “是呀,等你回来挂呢。”
  李晟景已经换好了朝服,多加了一件厚厚的大麾,油光水滑的毛毛领还是谢意颜给他猎的赤狐,这一整个冬天,太子殿下穿的最多的就是这件衣服。
  “小景。”谢意颜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伸出去想抱抱的胳膊,到半中间又停了下来,自己下意识后退一步:“那个,我身上有味儿。”
  说完就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他一路上忙着赶路,还洗澡呢,能洗个脸都不错了,现在就很后悔昨天晚上应该找个地方洗洗的,哪怕是冲个凉水澡也好过现在一身的怪味。
  他这一步是退了,李晟景就一步跟上去抱住了他,还是熟悉的暖意,是思念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