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圆场:“谢大人你说是不是?跟小孩儿似的。”
  说老实话,谢首辅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还有点和乐融融的感觉,怎么都跟他想得不太一样,竟然就一点儿都不被为难?
  “咳,确实是。”谢首辅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话。
  “子安这次远行想必谢大人定然十分不舍,只是孩子大了,总要自己去撑起一片天,不是我们能一直护着的时候了。”皇后含笑对谢首辅点着头:“往后的路得靠他们自己走,咱们也应该适当放手,谢大人说是不是?”
  “再者,本宫有私心,既然都是一家人不妨与谢大人明说了吧。”皇后叹了口气:“军中大权原本都在裴家手中,可如今裴家失去长子和继承人,往后恐生变故,让子安去,就是想把这军权拿回来,放到自己手里,谢大人为官多载,想必也明白夫妻齐心其利断金的道理,日后皇帝执掌朝政,皇后手握军权,这江山天下才能安定,谢大人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有所得就得有所付出。”大长公主继续接着皇后的话往下说,她还站起来,自己给谢首辅递了杯茶:“知道谢大人心疼孩子,那颜儿也是我们家的人,你心疼我们也心疼,可心疼是心疼,有些事儿该做还是得去做。”
  “咱家这孩子不是能养在深闺里的,谢大人你从小将他拘束在内院,心态上也不一样,可现在局势不同了,得给他们天空让他们去飞翔,咱们颜儿是振翅的雄鹰,拘束在深宫内院对他没有半点好处。”
  这话说得点到即止,就等于是给谢首辅一点安慰,反正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总要人谢家人心里面过得去也才行,今天这一趟其实就是两家人的一个简单碰面,等于就是把谢意颜男儿身的事情坐实了,也统一一个口径,以后不管再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必须是一条船上,都必须是一个立场的,皇家那边不会拿谢意颜男子的身份再说事,就是给了谢家一个保证而已。
  “今日便在宫内摆个家宴,算是给子安送行,此去前路漫漫,要记得时常写信回来,也要照顾好自己。”
  虽然贵为皇后,但也是做母亲的,这顿家宴上,也算得上其乐融融,宴席结束之后,谢意颜犹豫着要不要再回去哄哄他爹,谁知道并不用,他爹已经自己想开了,直接把儿子推到了太子身边:“你回去吧,不日就要出征,也没多少时间,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我跟你娘得空再去送你便是。”
  这就是给他们机会,让小两口好好话别呢。
  “我爹好像也没有我想得那么顽固,我以为他肯定要生气的。”
  回去的路上,谢意颜的状态就轻松了很多,他这会儿真的是一点儿负担都没有了,但李晟景的脸色却并不是很好看,拍打了他一下,尤嫌不够,最后干脆就动手去拧谢意颜的大·腿:“你很高兴是不是?离开我就这么兴奋?”
  “哪里的话,小景我又不是说这个,你怎么好不高兴呢,咱们不是都说好了吗?”谢意颜赶紧求饶:“我会给你写信的。”
  “哼。”李晟景松了手:“你以为我是真的愿意让你去的?我那是不得已而为之,谢意颜我告诉你,我其实心里面可不愿意让你去,你给我记住了,少得意!”
  “没得意。”谢意颜蹭过来,主动揽住人:“我真没得意。”
  “还说没得意,你找个镜子照照你自己,嘴角都扯开了。”李晟景横了他一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娶小老婆,嘚瑟得不行。”
  “小景你这比喻可有点不太恰当,这样是不对的。”
  两个人一路嬉闹着回了太子府,一回去李晟景就顾不上跟谢意颜斗嘴了,要收拾东西去前线,李晟景是什么都想给他带着,这也嫌不够,那也嫌少的,单单是伤药之后的就装备了两大箱子,直接把谢意颜给吓了一大跳,他想说这也太夸张了一点,但看着小景的脸色就不敢多嘴。
  算了,让带着就带着吧,只要小景心安,他路上多带点东西也没什么的,反正小景带的东西应该都能用得上。
  不仅是带着东西,临出发没几天的时间,李晟景就缠着谢意颜各种亲热,两个人几乎是黏在一起的,要把这以后的份额全都补回来一样,非常疯狂地缠·绵,谢意颜都怕小景会撑不住,万一伤了身体可怎么办,但这种事情也真不是他一个人能控制得住的,尤其是想到要分离一段时间,也就越发地放纵起来。
  大军开拔之日,景太子亲自送行,这一送就送到五十里之外,大军的旗帜都已经看不见了,李晟景还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远去的旗帜,身影多了几分萧瑟的味道。
  邺京城的百姓最近都爱出来喝茶,不为别的,就是京城中最近这八卦消息实在是有点多,什么内阁学士的夫人吵吵嚷嚷着要和离,还打了官司一路闹到了府衙,闹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两家都是官宦人家,哪里丢得起这个人,偏那夫人是个性子倔强的,一定要和离,最后好像闹到了景太子跟前,最后是景太子给判的离,然后那夫人和离之后就没了踪迹,凭空消失了一样。
  还有京城最近风气隐隐约约有了变化,以前茶楼酒馆里总有一些纨绔子弟喝酒逗乐,不是遛鸟儿就是斗蛐蛐,总之就是不干什么正经事,但最近这些现象全都不见了,好像一·夜之间这些纨绔子弟全都改好了。
  有消息灵通的说,好像是朝廷颁布了一个什么什么法令,把那些个的二世祖全都给革了职,这些人就只能自己自食其力,没了人仰仗养活自己都难,还养什么鸟儿蛐蛐的,当然了,还有一些纨绔很有眼力见直接从良,就比如那金什么,家里有个妹妹还是做皇妃的,从前要多得意就多得意,现在自请降职做了个八品的小官,没事儿就帮老百姓写折子打官司什么的,连谁家丢了只狗他都愿意帮忙,瞧着像是要改好,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为了躲风头,总之先看看也没坏处。
  这些都是小事,要说大事呢,肯定也是有的。
  北边的战事接连大胜,之前丢的那几座城池全都拿了回来,这还不算,听说朝廷这次派出去的都是精兵强将直接追赶北蛮子几十里,还捣掉了他们几个老窝,说不定能直接搞掉他们的老巢呢,以后咱边境就安稳了。
  当然,这都是外面的大事,要说这皇城里面呀,也有大事。
  隔壁王二的姨奶奶的外孙的妹妹说是在宫里面当差的,传的消息出来,说现在皇帝身体不好,就是一口气吊着,已经有了退位让贤的打算,听说已经写好了诏书,不过太子殿下推辞了,这推辞也是风俗,古往今来继承大位者不都得三辞之后才能受之,说不定明年春天大夏就要换成新皇帝了。
  这新皇帝也就是那个景太子,大家都知道的那个残疾的太子,其实他的腿也早就好了,今年冬天还要亲自上太庙去拜祖宗呢,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家后悔当初没把自己的闺女嫁到太子府上去,当初还背地里暗戳戳嫌弃人家是个残疾,担心人家这太子的位子坐不稳,怕把自己也牵连进去,现在急得眼睛都红了,可惜,没用,太子与太子妃感情好得很,现在上奏请求太子纳妃的那些人,全都被贬到外面去了,也是惨得很呢。


第139章 
  西北大营,谢意颜正趴在桌子上给小景写信,一只手不太方便,吊着的那只胳膊上面有明显的血痕,他们刚刚打败了一支澜苍的流队,缴获了一批兵器,谢意颜的桌子上就放着一支断刃,赫然正是之前小景给他看过的钴石打造的兵器,谢意颜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都写在了信上,说完了正事,咬着笔杆子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
  伤势不重,就是被砍了一刀,这在战场上就是常有的事情,在这儿比他受伤重的人多了去,犹豫再三,他还是在信上写下了一切安好的字。
  “王将军最近给了我好几本兵书,他说我功夫可以,就是理论知识差了一点,遇到时候就只能猛冲猛干,不知道瞻前顾后运用兵法,说我这方面不如裴昭。”谢意颜一边写一边小声絮叨:“裴昭你知道吗?这家伙真的是很会用兵法,当初她偷偷从邺京跑掉,你派那么多人都没找到她,结果你猜怎么照?我后来遇见她,才知道,这家伙当时根本就没有走,她就找了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了,说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就一直藏到王将军的大军开拔,她才偷偷跟在大军的后面,一路跟到了西北大营,王将军知道的时候,吓地脸都白了。”
  “小景,我有点想你了,这里风很大,裹着黄沙,夕阳西下的时候很美,晚上的星空很亮,每到这种事情我就格外的想你,想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想你有没有好好休息,不用太挂念我,这里一切都好,将士们对我也很好,到了军营才知道有兄弟是怎么一回事,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很高兴,也很知足。”
  他经常会给小景写信,而且每次都写得很厚,因为身份特殊的原因,他在这儿有专门的信差,可以直接往京城送信,这也算是身为太子妃到这儿以后唯一的特殊待遇了,当然这个特殊待遇不仅仅是方便了他自己,也方便了邺京与西北大营的直接联系,这边有什么军事情报都直接走他这条线,比以往的军事快报还能快上两天,以至于后来王将军要往京城送个什么信儿的,也都拿到他这儿来。
  不过王将军并不知道谢子安身份下面的另一层皮,只当他是谢家人,又得太子重视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过跟他一块儿在战场上杀敌的人,竟然会是当今的太子妃。
  唯一知道谢意颜身份的人就是裴昭。
  正念叨着裴昭的时候,谢意颜的帐子就被人打开了,来人也不说打声招呼,自己就往里闯了进来,过来就给谢意颜扔了两样东西,一个小药瓶,还有一封信。
  “王将军说了,让你尽快把这封信送进京,澜苍那边可能有新的动作。”裴昭拧着眉:“这次咱们是险胜,他们的兵器太过锋利了,王将军让你多带句话,让兵部工部的人动动脑子,能不能再改良一下咱们的武器,或者重新造一批盔甲,如果澜苍的这种兵器大面积使用的话,我们要吃亏的。”
  “就这些,走了。”
  “哎,你等下。”谢意颜手里的笔赶紧放下来:“有个事儿跟你说。”
  “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裴昭脸色不怎么好看。
  冲着谢意颜冷哼了一声:“这次让你抢了功劳,下次你看我不抢回来,你就那点冒冲的劲儿,对方这次但凡设个陷阱,你回不回得来都两说。”
  “还生我气呢?”
  谢意颜也是很无奈。
  其实裴昭刚刚进到他的时候不是这样的,那会儿裴昭见到他就特别兴奋,兴奋劲儿反应过来之后就意识到不对,再紧接着就知道了谢意颜真实身份,那会儿她正在被王将军教训,说她一个姑娘真的不适合进军营,非要让人送她回去,裴昭差点就嘴快说谢意颜也是个女人,怎么就不撵她走?
  被谢意颜眼疾手快给捂住了嘴,只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老老实实告诉她。
  这不说还好,一说就捅了马蜂窝了,裴昭气他隐瞒,说什么姐姐妹妹叫了那么长时间,人家真心那她当姐妹的,结果竟然被骗了,这也就算了,如果只是被骗,谢意颜哄哄也能哄过来,关键是王将军对他们俩的态度是迥然不同。
  谢子安,那是太子殿下钦点的,裴昭呢?裴家的大小姐一个,虽然有那么点本事,但到底是个大小姐,而且还是偷偷跑出来的,谁不知道太子当初在京城找她找的有多着急,简直跟烫手山芋一样,王将军怎么可能留得住她?
  就想着各种主意一定要送裴昭回去,可裴昭哪里肯,她自己剪掉了长发,换上了军装盔甲,直接找了个帐篷就地安营扎寨,跟着将士们一块儿训练,一块儿出操,遇上要追贼寇她拿着兵器跟着就上,反正就是不走,死皮赖脸也要留下来的那种。
  王将军是被这小姑娘的韧劲给打败的,亲眼看着裴昭吃了各种的苦,也看着裴昭半夜自己偷偷抹眼泪,早上红着眼睛去练对抗,一身的伤半句话都不说,她身上有裴家世代传承的勇者精神,都是一个战壕里出来的,王将军也被这小姑娘给打动了,干脆就自作主张把裴昭给带到了身边。
  跟谢子安一样,一左一右做了王将军的先锋。
  两个人特点不一样,谢意颜是功夫好,打法出其不意,往往有出人意料的效果,缺点就是他基本不懂兵法,算是一头独狼,裴昭就不一样了,跟谢意颜比起来,裴昭是正规军出身的,别人家孩子还在玩泥巴的时候,裴家的孩子就已经在玩用泥巴做的刀枪剑戟了,别人家小孩儿还在看连环画,裴家小孩儿就已经在读三十六计。
  总之这两个人就是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王将军用起来就很顺手,顺手之外还有不顺心的事。
  就是这两人不合。
  简单来说,是裴昭单方面跟谢意颜的不合。
  她生谢意颜的气,各种赌气,就是好姐妹背板自己的那种赌气,凡事都要跟谢意颜争个上下,一定要跟谢意颜比,这次袭击也一样,本来派的是裴昭去,结果裴昭那边临时又被安排了新的任务,王将军就让谢意颜去了,谢意颜去了以后大获全胜,不仅活捉了一批俘虏,还夺了敌人一批兵刃,军功上面又比她多了一笔,裴昭就很不服气。
  不服气是不服气,见谢意颜受伤了,她也还是找借口送信,顺带把伤药给谢意颜送过来。
  “阿昭,你还要气我到什么时候?”谢意颜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