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李晟景按住了谢意颜的手腕,目光温和:“今日有子安陪着,确实舒心很多,不过我想着不如你还是先回谢家那边去,一来我这两天确实忙,边境战事起,朝中大事小事都要张罗,实在是怕冷落了太子妃,二来,谢家二老膝下就你一个,咱们又出去这么久,你该多陪陪父母才是,谢夫人一定很舍不得你就这么回来的,等忙过了这段日子,我再亲自去接你回来。”
  “没事儿呀,是我娘让我回来的。”谢意颜嘴快,说完以后又赶紧往回找补:“就我老往家里面跑也不是那个意思是不是?”
  李晟景看着面前的太子妃,在心里面叹了口气。
  他何尝不知道太子妃是有话想跟他说的,但李晟景并不想听他说这番话,他能做的就是顺势干脆让太子妃就待在谢家不要回来,只要两个人没有那么多的接触,太子妃就没有机会开口跟他说那番话,那样的话,李晟景就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直接盖棺定论,这事儿就直接翻篇了。
  姑母与岳父大人的那点较量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姑母这一路上跟太子妃两个人背地里谈论了多少,李晟景表面上不知情,其实心里面明镜一样,太子妃被姑母撺掇着一心想去前线,谢家那边肯定是不愿意的,他那岳父大人不是吃白饭的,正顶着压力跟姑母较劲,而这中间最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李晟景自己。
  他自己是不愿意太子妃去的,可这个不愿意就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一旦这个事情被放到了明面上,就不再受他控制。
  李晟景的策略就是余者一概不管,胡子眉毛一把抓,他这两天就能把北去的相关事宜商议完,太子妃的身份本就极为隐蔽,根本就没人知道谢家还有一个他的存在,只要他那岳父大人再撑上两天,李晟景就能直接把大军送出去,铺盖一卷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届时姑母就是不情愿,也没有办法,唯一的变数就是太子妃。
  李晟景不确定,如果太子妃真的当面跟他提这个事情,他还能不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把这一份私心进行到底。
  “小景,你是不是,是不是不愿意我回来?”谢意颜拧着眉,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为什么不愿意我回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小景,你看着我,你别躲我,你跟我说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要撵我走?”
  李晟景扭开视线,不愿与太子妃对视,听着太子妃的话,他闭上眼睛,推开了谢意颜的胳膊。
  “是我要撵你走吗?难道不是你自己想走?我不想让你回来,就是因为我不想听见你跟我说这个,子安,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你要说什么就今天说,过了今晚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李晟景的语气几乎是卑微的,看着谢意颜的眼神也带着一点的祈求。
  “你知道我的态度,我不能接受。”李晟景苦笑了一下:“我其实不想给你这个机会的,因为站在我这个位置,你若什么都不说对我才是最好的,我有更多处置的余地,可你当你对我开了这个口,就等于是把我逼到了一条死胡同里,子安,我就没路可以走了。”


第137章 
  带着嘶哑的声音直接就把谢意颜给说难过了。
  他搂着李晟景手足无措,这会儿也知道自己那点小九九早就已经被知道了,小景只是不愿意来面对这个事情,不想去听他说那些话而已,所以才让自己一直待在谢家,如果谢意颜不回来,可能用不了多久,大军就会出发,他也就再没机会去说这些。
  甚至这个用不了多久应该会很快,至于到底有多块,谢意颜想一定比他原本预料得还好快得多。
  “我,是不是让你难过了?”
  谢意颜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些话,但他真的感觉到了小景的伤心。
  那么一瞬间,谢意颜有些恍惚,他不确定自己的这个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的,他是不是不应该做这个决定?他这样做是不是对小景就不公平?他让小景为难,也让小景伤心难过了。
  “对不起,我不是……我……”
  谢意颜慌不择乱地道歉,被李晟景按住了嘴唇,轻轻摇头:“不是,不是难过,我只是舍不得你而已,子安,你让我骄傲,抛去所有的这些你很勇敢,让人钦佩的勇敢,但是,我真的不想你去,我舍不得你离开我身边,我想让你留下来。”
  “可我也想为你做点什么。”谢意颜揽着李晟景的腰,小声地跟他说:“姑母说,只要我能出去历练一番,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就没人敢小瞧我,到那时候,我可以在朝堂上为你撑起一片天,我们以后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如果你累了,那我就可以变成你的依靠,你可以靠着我休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管你遇到什么问题,我都不能帮忙,我也想站在一个可以有话语权的地方。”
  李晟景看着他,然后慢慢靠回去,情绪有些低落:“你知道吗?我可以有无数个理由来拒绝你,甚至只要你不是今天,我可以明天一早就立刻派大军出发,到时候你就是想追都追不上的,在这之前我一直都是这么安排的,我不愿意,我有私心,我就是不想。”
  “但是我也不想你不开心,不然你失望。”李晟景握着谢意颜的手指头:“如果这不是你的真是意愿,如果这是别人逼你的,甚至是诱·惑你的,我全都可以不管,但你说出这话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若执意拦着你,只会让你不高兴,你心里面不会痛快,这会成为你的一个遗憾。”
  “子安,我答应你便是。”李晟景长出了一口气:“大丈夫志在千里,你从来就不应该是养在个内院里的,你有你的想法,也应该有更广阔的天空,你想去,我就答应你,我们堂堂正正地去,光明正大的去。”
  李晟景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但是,你务必答应我一点,我要你平平安安地回来,什么不能受伤的话我就不说了,你可以受伤,也不必瞒着我,不管大伤小伤都要让我知道,哪怕是缺胳膊断腿都没关系,我只要你平安,不许瞒我,分毫都不许!”
  十分平静的语气,如果单听这说话的声音,那一定看不出来此刻声音的主人情绪有多崩溃,李晟景已经是满脸的泪痕了,他极力控制住自己,可依旧无法控制越来越抖的身体,最后被谢意颜重重地抱在怀里,把人紧紧搂着,像是想用力把他融自己的骨血里一样。
  谢意颜沉声说道:“我答应你,不隐瞒,不管大事小事全都如实上报,小景,你也要信我,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就是想着你,我也不会,因为我舍不得你。”
  “你最好能做到。”李晟景说完又觉得不对,自己重新说了一遍:“你一定要跟给我做到,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就怎么样呢?李晟景说不下去了,手指无意识地在谢意颜的手背上画着圈圈,一滴泪又滑了下来:“否则,我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守着这江山孤独终老了,我甚至都不能去找你,漫漫无涯的岁月,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人苦苦地捱?”
  “呸呸呸,我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做什么。”李晟景抬了抬袖子擦干了自己脸上的眼泪:“我相信你,你去吧,等再回来就是我的大将军,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的以后,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这是你的意愿,我会全力以赴地支持你的。”
  说支持就是支持,第二天的早朝上,李晟景就钦点了一名姓谢名子安的谢家小将为参将,随王大将军领兵北上。
  这道旨意下来,直接让一干人都大吃一惊。
  这个什么谢子安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先前都没听过他这一号人物,还说什么姓谢,难道是谢首辅家的远亲?可若真是谢家的远亲,得太子殿下如此重视,不仅钦点还再三叮嘱王大将军要好生照顾,这份殊荣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按理说那谢大人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还臭着一张脸,好像并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一时间上下都议论纷纷,唯一真心实意替谢意颜高兴的只有刚刚进京还什么都不知道的齐睿,以及傻了吧唧跟着齐睿一块儿高兴的金大同。
  金大同好歹还知道的多一点,他知道谢家是肯定没有谢子安这号人物的,正想拉着齐睿过来打听打听这位小谢大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就见谢首辅背着手走了过来。
  谢意颜摸了摸鼻子,主动给他爹行了礼:“见过谢大人。”
  就见谢大人脸色更差了,甩了袖子冷声道:“你跟我过来!”
  “是。”
  谢意颜刚迈腿,金大同赶紧一把拉住他:“小谢大人,小谢大人,你是不是跟谢大人有什么过节?我看他脸色不大好,不然你还是别去了,我与谢大人有些交情的,我替你去说句话,你这马上就要出征在即,可千万别得罪了当朝首辅。”
  谢意颜看了看他,心说你一个纨绔子弟能跟我爹有什么交情?但这一番好心还是要领的,于是他拒绝了。
  “无碍,谢大人与我并没有过节,我们是一家人。”谢意颜云淡风轻,想来自己又多了一重新的身份,早晚都是要让大家知道的,就干脆直接说道:“那是我爹。”
  然后就追着自己亲爹去上赶着等挨骂了。
  金大同都懵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连忙去找身边的齐睿:“他,他刚才说什么?谁是他爹?”
  “反正不是你。”齐睿自然也不可能给他好脸色:“你是谁爹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吧。”
  然后也走了。
  金大同一脸的憋屈,他忘了,齐睿还在跟他生气,已经好长时间都不理他了,而且还不知道要气到什么时候,现在的金大同就非常后悔,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再也不跟那些人瞎胡混了。
  但一码是一码,他真的没有当爹呀!


第138章 
  今日早朝上,当谢首辅听到太子殿下点儿子名字时就明白过来,这两人已经私下里决定好了。
  本以为自家那个儿子肯定是不敢去跟太子提这个事情的,只要稍微拖延一点时间,到时候就能把这个事儿给拖过去,可谁知道,天算不如人算,平时那么憨了吧唧的傻小子,这次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对了,竟然出其不意来了这么一手,他竟然还把太子给说动了。
  真是……儿子长大了!
  “爹。”
  谢意颜跟在谢首辅的身后,乖得很:“爹叫我有什么吩咐?”
  谢首辅抬手就捶了儿子的肩膀一下:“你能耐,我是不是说不同意你上前线?”
  “爹不同意也没用,我娘同意的。”
  “你娘……”谢首辅正要骂人,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你娘同意的?”
  “对呀。”谢意颜十分认真:“我知道你们都不愿意,但是我娘说了,只要我愿意我能说服小景,她就支持我的决定。”
  “所以你就跑去说服太子殿下?”
  终于明白问题出在了哪儿,他们这两边都在僵持中,唯一的变数就是太子的心意。
  也不知道这傻小子到底是怎么说服太子的,这事儿就这么板上钉钉了,实在是,谢首辅看着儿子,想气又气不上来:“你是不是傻?”
  “爹,你说这话合适吗?”谢意颜十分委屈:“我可是您亲儿子,有你这么说儿子的吗?”
  “就是,我看人家小谢是深明大义,看得长远,明我深意,谢大人,你格局小了。”大长公主踱步过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皇后娘娘有请,二位这边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堂堂定国长公主就成了皇后的传话筒,不仅要传话,而且还是自己人亲自跑来传话,一点儿都不嫌跑得慌。
  福寿宫里,太子正在给皇后斟茶,母子两个的气氛看着倒是挺好的,没有谢意颜想的那么剑拔弩张。
  老实说,他心里面是没谱儿的。
  身份被揭穿之后,这是他多一次入宫面见皇后,丑媳妇儿不怕见婆婆,男媳妇儿才怕。
  “免礼平身吧。”皇后抬了抬手,让人起来,仔细看了看一身男装的谢意颜,然后叹了口气:“这模样确实俊。”
  谢意颜:???怎么感觉好像不是这个走向?好端端地怎么夸他长得俊?
  “叫子安是吧?”皇后又说道:“听说这个字还是太子取的,倒也不错,那本宫也叫你一声子安,你过来。”
  谢意颜听话地上前,皇后拂开了太子的手:“你来。”
  李晟景便主动让出了位子,并且给谢意颜使了个眼色。
  谢意颜这会儿就有点发懵,这是要敬茶的意思?
  李晟景又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这次谢意颜是实打实理解了。
  赶紧捧茶奉上:“母后喝茶。”
  “好。”皇后接过茶,抿了一口,然后就有女官端着一个托盘过来,上面赫然放着一把古剑,谢意颜是懂剑之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把名剑,可遇不可求的那种。
  “太子说你常用的那柄剑给弄丢了,正好本宫这里收藏有一把,放着也无用,宝剑赠予太子妃倒也很合适,你且收着吧。”
  “多谢母后赏赐。”
  见太子妃傻了眼,李晟景赶紧拉着谢意颜跪下来磕头,谢意颜这才明白过来,这是皇后对他们的认可。
  之前他还一直忐忑自己男子的身份一旦被发现皇后那一关肯定不好过,谁能想到不仅没有不好过,反而过得如此轻松,让谢意颜惊喜得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了。
  整个人显得又呆又傻,让人不忍直视。
  “好了好了,收到礼物怎么就高兴成这样,又不是小孩子。”大长公主过来打了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