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只能是我,也必须是我!裴家守卫边疆的责任必须有下一个人扛起来,这个人也只能是我,只有我!”
  “我可以!”
  她说着可以,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双眼睛里面满是血丝,像是盛了泪却始终不曾让泪珠落下,脸上的表情全是坚韧,仰着头,连下巴都不曾低过,她的身上有着裴家人与生俱来的倔强,她说她可以,她就一定可以,李晟景也相信她可以。
  李晟景捏紧了手里的铁卷,转身没有再去看裴昭。
  “来人,送她回去!”
  裴昭是裴家仅存的血脉,李晟景不答应他无关能力与否,他只是不能这么做,裴家总还要留一个人,不是他不相信裴昭的能力,只是前线战场随时都有意外会发生,而谁都不知道意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战场上刀剑无眼,他必须得为裴家留下一个后人。
  “李晟景!”
  裴昭被架走了,她的声音还在耳边环绕,谢意颜走到李晟景身边,眼神犹豫不定。
  裴昭想上前线,他也想上前线,小景拒绝了裴昭的要求,那他呢?他要怎么才能开这个口?这也太难了,谢意颜看着他拒绝裴昭,就已经想到了自己被拒绝时的样子,这可怎么办才好?
  “子安?你在发什么呆?是不是没有睡着?那丫头太胡闹了,现在天色还早,你再睡一会儿去。”
  “你要去早朝了吗?”
  李晟景点了点头:“嗯,昨日商量的点将之事还没有定论,目前只定下了王将军一个,还要再挑几个年轻一辈的出去历练一下。”
  “裴昭有句话是对的,前线现在缺人才,朝廷打算挑选一些有才能的青年上前线去历练,经验不是凭空长出来的,这次的战事是一次机会。”李晟景说了两句,见太子妃脸上的表情还是有点奇怪,以为他是身体不舒服,伸手摸了摸谢意颜的额头:“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有,没有不舒服,你快去吧,别一会儿耽误了时间。”
  “对了,你把这个铁卷收好,等我空了找个机会再给裴家送去,这是供在宗祠里的,也不知道裴昭那丫头到底是怎么拿出来的,就该罚她跪祖宗。”
  “好。”
  李晟景前脚出门,后脚谢意颜就跟了出去,他知道他爹每天上朝的时间,直接抄近道拦住了谢首辅的轿子,谢首辅一大早被儿子拦住轿子,再一看儿子这一身的衣裳就知道他昨天晚上肯定是偷偷跑出去了,至于跑到什么地方去,他也懒得多问。
  反正都已经是嫁出去的儿子,也没什么所谓的。
  “你这是干什么?一会儿耽误我上朝的时间。”
  李晟景没有废话:“爹,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早朝上要商量去前线的事儿?”
  谢首辅看了他一眼,脸色有点不太好:“知道,朝廷要点将,怎么了?”
  岂止是要点将,大长公主是给了他时间的,三天之内谢首辅必须自己主动把谢子安的名字报上去,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谢首辅看着儿子的样子就已经猜到他找过来的意思了,能赶在这个时间点上,那肯定是从太子那儿得了什么信儿,谢首辅直接按兵不动,就看谢意颜到底是要怎样。
  “我,我有个想法。”
  “免谈,别说你爹不答应,就是太子都不能答应。”谢首辅打算用一招借力打力。
  大长公主逼他送儿子上前线,他是怎么想都觉得放不下,谢家就这一个孩子,万一这孩子上战场上出了什么事儿,那夫人可怎么办?到时候这个家一样是散,他就不相信如果太子执意不让,大长公主能怎么办,谢首辅就打算等太子那边的下令,到时候看谁敢让他儿子上前线去!
  他自己也知道这种想法很龌龊很自私,很不应该,人家的儿子都能去得怎么就他的儿子去不得?可,为人父母的哪有不自私?今天就是让他去,他都没有二话,可让谢意颜去,他真的做不到呀。
  “爹知道我的想法?”谢意颜赶紧拉住他爹的衣袖:“求爹在殿下面前帮我说说,我真的想去,咱们谢家也是一家忠良的,现在朝廷前线正是用人的时候,儿子一身的好功夫,若是能去前线必定大有所为,爹,小景那边只有爹能帮我了,您是我亲爹还是当朝的首辅,如果您开口为我说话,肯定能行的,爹你帮我去跟他说好吗?您去说就是国之大事,我跟他说就是儿女情长的小事,我……”
  谢首辅拉开了儿子的手,后退一步:“你亲爹也并不愿意让你去,明白吗?你给我老实呆着,不管大长公主跟你说了些什么,快点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给我统统放下,老老实实做你的太子妃不必什么都强!”
  “爹!”
  “滚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裴昭:实不相瞒,我打算自己偷溜:)
  谢意颜:听说裴昭自己跑了?我也能跑吗?【星星眼.jpg】
  李晟景:抱歉你不能


第136章 
  亲爹完全不给面子,谢意颜被呵斥了一顿,想再争取一下,亲爹就已经甩袖子走人了,失魂落魄的谢意颜只能回家找他娘。
  谢夫人见儿子是从外面回来的,自然也知道他肯定是昨天夜里偷偷溜出去见太子去了,顿时心里面有种女儿养大了要出去私会情郎的感觉,心里面真的是五味杂陈。
  再一想儿子都已经成亲了,那滋味更是不好受。
  “颜儿回来了?可用过早饭?你爹刚走,没吃饭的话陪娘一块儿吃。”
  谢意颜并没有心思吃早饭,他坐到谢夫人身边,筷子挑着菜一脸的“我有心事”的样子。
  自己养大的儿子自己心里面最清楚,谢夫人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有心事,给儿子盛了一碗粥:“怎么了?跟太子吵嘴了吗?昨天不是还高高兴兴的,怎么今天就撅着嘴板着脸,有什么事你跟娘说说,娘帮你呀。”
  谢夫人温温柔柔,谢意颜心里面压力很大。
  他不敢主动跟小景说,同样的,也不敢主动跟他娘交代,这么一想更是坐如针毡,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来什么。
  “颜儿到底怎么了?”
  他越是这样,谢夫人就越是着急,再三逼问之下,谢意颜终于吞吞吐吐地说道:“娘,那个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想出去历练历练的话,您会同意吗?”
  他已经尽量用委婉的说法了,奈何谢家就没有笨蛋,谢夫人虽然温柔,但脑子也是好使的,谢意颜这话一说出来,她就已经猜到了什么,手里的筷子直接掉了下来。
  仓惶起身,手都是抖的。
  “怪不得你爹这两天心事重重,我问他也不说,原来是这样,你……颜儿呀,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为什么会想着去,你想历练哪里不行,为什么一定要以身涉险,娘只有你一个。”
  谢夫人说着声音都带上了哭音,她背过身,不再去看儿子:“我不同意。”
  哽咽着,扶着桌子勉强让自己站稳:“你怎么能这么做。”
  “娘。”谢意颜心里面也难受得很,过去扶着谢夫人:“娘,我知道是心疼是担心,但是现在前线正是用人之际,我想去,报效祖国是每一个大夏儿郎都应该做的事情,我想去是因为我想做点什么,娘,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我这二十多年没有做过什么,一直都被您和爹护着,后来跟小景成亲又被小景护着,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我想强大起来,也想护着小景,以后也能护着你们。”
  “可是那不是寻常的地方呀。”谢夫人眼睛都哭红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娘还怎么活?”
  “娘,你相信我,我能行的。”谢意颜笑着保证:“我的功夫您不知道吗?我那么厉害,肯定能荡平贼寇,立个军功然后风风光光地回来见您,到时候年脸上也有光,是不是?”
  “你就会说好听的哄我。”谢夫人拿手帕擦着眼泪:“主意你已经拿定了是不是?这事儿我看也没什么回旋的余地了,要只是你自己这么想,你爹不会这么发愁,他就是打你一顿也不至于如此,肯定是有别的原因,他抵抗不了的因素,定是……”
  谢夫人话说到一半就没再往下说了,她已经明白夫君的想法,这定然是一个两厢较量的局面,他们家肯定是不愿意颜儿去的,可那边就不一定了,这最终还是得看太子的意思,若是太子不愿意,便是谁都不能让颜儿去上这个前线。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谢夫人就稳了下来,握住儿子的手问他:“你这想法有跟殿下提过吗?他知道不知道?”
  “就为这个发愁呢。”谢意颜苦着脸:“小景那儿我肯定没法儿说,他一准儿不同意,我还想让爹去帮我说说,求个情,结果爹根本就不同意,还骂了我一顿。”
  那就好。
  谢夫人点了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办?依娘的意思,这事儿瞒不住的,你还是跟他说一声,你自己说是你们两个人的场合,他便是不高兴,你哄哄也总有台阶能下,你上去就让你爹在公开场合说这个事情,他又不知道,那面子上总是不好看的,到时候岂不是更难说?”
  儿子打的主意谢夫人已经明白了,他就是想在太子那边先斩后奏,等把所有障碍都扫清以后太子就是不情愿,估计也得答应他,既然如此,那就不能让他这么做,肯定得先让太子知道,到时候自然有太子拦着他,只要太子把人拦下来了,那剩下的也就都不是问题。
  理清楚思绪之后,谢夫人擦干了脸上的眼泪:“颜儿,你不用在家里住着了,这两天也陪过娘,娘看见你都好,心里面就踏实,你今日就回太子府上吧。”
  “娘还有句话要跟你说。”谢夫人拉着儿子的手,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叮嘱道:“你跟太子是新做的夫妻,两个人总还要许多的地方要磨合,你总是这样瞒着他自己做主张,寻常夫妻都是要出问题的,更何况他还是太子?”
  “再说了,这事儿你是瞒不住的,他早晚都要知道,与其让他从别处知道,不如你自己去跟他坦白,把你的想法好好地都告诉他,然后你去说服他。”谢夫人拍着儿子的手,咬着牙继续说道:“娘是舍不得你,但娘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你说的道理娘都明白,只要太子那边答应你,娘绝对没有二话,你若去了前线,娘就每天上香祈祷你平安,等你得胜归来。”
  好家伙,这一番话直接把谢意颜给说激动了,不仅半点没觉得他娘这话里面有坑,这是一个陷阱,反而自己乐颠颠地就跳了进去,觉得他娘的话非常有道理,怪不得爹娘感情数十年数一日得好,能这么恩爱,果然娘亲是深谙夫妻相处之道。
  一句话,听娘的准没有错。
  自以为得了金科玉律的谢意颜,兴滋滋地就回了太子府,自己琢磨着要怎么样去跟小景交代自己的想法,但是他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天都黑了,都没有等到小景回来,让人出去一打听才知道出事了。
  裴家那位大小姐真不是个省心的。
  她在李晟景这里碰壁之后就被人带回裴家看管了起来,按理说这应该不会再翻出什么幺蛾子了吧?可不过半天多的功夫,这人就凭空消失了,李晟景派去的人还守着呢,就只知道中午送饭过去敲门,怎么敲都不应,把门打开一看,房间里面已然空无一人。
  好端端的人说跑就跑掉了,李晟景怎么可能不着急上火,就立刻安排人去找去追,下了命令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人给带回来。
  等李晟景回来天早就黑了,谢意颜自己准备了一天的话,看着小景疲惫的脸色,就怎么都说不出来。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忙中添乱,前面裴昭才跑掉,小景这里正是着急上火的时候,他再说这个,怎么看都有点不够体贴。
  不然还是明天再说吧,反正离出征还有几天的时间,他还有机会,等明天小景休息得好一点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子安,你没有回去吗?”
  李晟景以为太子妃已经回了谢家,所以才耽搁得到这么晚的,他要是知道太子妃等着他,应该会回来得早一点,不让太子妃等得这么辛苦。
  “用过晚膳没有?”
  李晟景忙了一整天,这会儿膝盖有点发软,扶着谢意颜的手臂坐下来,接过茶水自己喝了一口,才叹气:“你在家怎么不让人告诉我一声,我也好早些回来陪陪你,这几天实在是有点太忙。”
  “你忙你的,我就是,我是回来陪你的。”谢意颜给李晟景捏着肩膀:“我不在家你也不好好吃饭,也不好好睡觉,我想来想去都不放心,所以就决定提前回来看着你,看着你吃饭睡觉,只有休息好了,才有精力去处理那些事情,对不对?”
  “对,你呀,一直都是这么有道理。”李晟景的手搭在谢意颜的手上,往后靠了靠,感觉着谢意颜的温暖,才叹气:“裴昭那丫头跑了,你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省心,快气死我了,等把她找回来,看我怎么收拾她,把她扔进内宫去,让母后看着她,裴老将军不回来,就不许她离开皇宫半步,我看她还能插翅飞了不成!”
  “小景你也别太生气。”谢意颜帮他按着太阳穴,缓解着李晟景的疲惫,挑着一些轻松的话题跟他说了说。
  谢意颜说的都是他这两天在家里面的事情,没什么重要的,就是随口说来哄着李晟景放松,所以他说得并不是很专心,自己有点出神,再加上心里面还是有事情的,所以说着说着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李晟景却始终都没有提醒他,就好像一直都没听出来太子妃的不对劲。
  “好了,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