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不说一声,怎么还悄悄藏着?”
  “我偷偷回来的,不想让人知道。”谢意颜过去,打开自己的食盒:“晚上吃到一个好吃的糕点,带来给你尝尝,你尝完我就回去了。”
  李晟景没去看糕点,反而握住了他的手腕:“你怎么就这么不想家的?放你回去就不知道回来了?尝完就回去,那我不尝。”
  “我不是,就是陪我娘两天就回来了,住不了多久的,再说你这儿也忙着,我在这儿反而打扰你。”
  “谁说的?”李晟景有点小孩子闹脾气的感觉:“你都不在我身边怎么知道就是打扰?没人给我研墨总是不方便,灯暗了也没人帮我点,你就自己快活,我看早就把我忘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谢意颜发现出去一趟再回来,小景明显比之前更眷恋他了,换句话说就是更缠着他。
  也不是以前不缠着,就是感觉不一样,以前的时候小景在他面前多少还有点太子的感觉,大概是有些放不下身段,可能就是这种环境下,他不会轻易跟自己低头撒娇示弱,但现在就不一样。
  他们之间有过简单的普通生活,再回到这里时,那种感觉也依旧还在,小景会软软地跟他撒娇,真得是快把谢意颜给撩化了。
  “好好好,我帮你研墨给你挑灯行不行?”
  谢意颜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没有去动那些文房四宝,还是先打开了自己带来的食盒:“你尝尝呗,就当是宵夜,我吃着感觉还可以,香酥可口。”
  李晟景看了一眼食盒里面的糕点,就注意到了太子妃明显不自然的神色,便猜到这糕点应该是太子妃亲手做的。
  这么一想嘴角的笑意又温柔了几分。
  “好吃,味道很好,确实口齿留香令人回味无穷。”夸自己太子妃那当然是不吝啬言辞的,如果可以李晟景能当场做一篇文章出来好好夸夸太子妃的好手艺。
  就是可惜,太子妃没给他这个机会。
  “你这么夸得我都心虚了。”谢意颜自己尝了一块,很是有点无奈的感觉:“完蛋,我现在吃不出来到底好不好吃。”
  “子安亲手做得当然好吃,再美味不过。”李晟景很给面子,哪怕他已经吃不下了,还是又多吃了两块:“怎么之前不知道你还有这般好的手艺。”
  “小景,你怎么知道是我做的?”谢意颜蹭过来,挨着李晟景。
  两个人挤在一处腻腻歪歪的,别提多让人羡慕了。
  “自然是看出来的。”李晟景笑:“你一进来就很紧张,而且有点忐忑是不是怕我觉得不好?怎么会呢,只要是你做的,在我心里都是最好的,况且是真的很好,味道很美味。”
  “小景喜欢就好,我以后还给你做。”
  腻歪着说了半天的话,眼看着时间又走了一大截,谢意颜有些依依不舍:“我该回去了,你也快点睡,明早还要上朝。”
  李晟景看了一眼滴漏,按住了谢意颜的手:“这个时候,你回哪儿去?”
  “回……”谢意颜一开口就被李晟景捂住了嘴,牵着他的手腕站起来:“哪儿也不回,怎么出去一趟再回来就变得偷偷摸摸?你我是正经夫夫,又不是夜半私会的墙头君,今夜歇下,要陪娘亲明日再回去便是,哪里有半夜跑来跑去的道理。”
  听着小景的话,谢意颜的关注点却在墙头君上,脸都变红了,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明显紧张。
  “你,你怎么会知道墙头君?”
  那是谢意颜自己偷偷砍的话本里面的主角,要是一般话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这个墙头君专爱□□头跟爱人这样那样的,话本里面全是香辣的桥段,谢意颜看了几页都快把持不住自己,就藏着没敢再看。
  怎么就让小景给知道了呢。
  李晟景扭脸看着他揶揄地笑:“下次可记得把东西藏好些,我看见了也无妨,若是让别人看见了你谢大侠的一世英名可就荡然无存了。”
  “小景,你打趣我。”
  谢意颜追着李晟景,缠上他的腰,惩罚似地讨了一个吻,半晌之类两个人的衣衫都有些乱,谢意颜控制了一下自己,把人稍微拉开分毫,声音有些暗哑:“不行,你明天还要上朝的,不可以胡闹。”
  这会儿要是闹下去,那明天的早朝可能就误了。
  李晟景双颊水嫩泛红,一双含情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谢意颜:“你不想我吗?”
  简直要了人的命了。
  “那么久了,真的不想我?”李晟景主动搂着谢意颜的脖子,凑近了一些,含着谢意颜的唇,一点点拉着人共沉,沦。
  想是肯定想的,在外面就不方便两个人都很规矩,回了京以后谢意颜就被打发回家了,这会儿温香软玉搂在怀里,小景还那么主动,他怎么可能不想。
  他都快死了好吗?
  想是一码事,做不做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谢意颜自认自己是个君子,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他不能仔这个时候干这种混账事,尤其是,他真的不能控制自己万一干了这个混账事还能不能让小景睡觉了。
  眼下与沧澜战事正是紧要的时候,明天一早还有人等着跟小景商量正事,他晚上拖后腿,还是人吗?
  必须不能呀!
  “今天不行,今天太晚了,睡觉要紧。”
  “不要紧。”李晟景的腿勾着谢意颜的腰:“你都来了,就真的忍心?子安,你快一点我还有觉能睡,要是再磨蹭下去,今晚大家都别想睡了。”
  这话说得十分有道理,君子都不能反驳。
  搂着怀里的美人尽兴地睡了一觉,谢意颜觉得人生是真的满足,不仅他满足,小景也很满足,只愿此刻长醉不愿醒,奈何,到底是有那扫兴的人。
  天还没亮呢,谢意颜就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这会儿也还不到早朝的时间,就算马上就要到了,可毕竟不是还没到,就不能让人多睡那么一小会会吗?
  “谁呀,这一大早的,有什么事情不能上早朝上去说。”
  谢意颜翻身把要起来的李晟景按了回去,他自己是没有起床气的,但就是不想小景起那么早。
  “不差这一会儿。”李晟景拍拍他的手臂:“你再睡会儿,我去看看,一会儿直接上朝去了。”
  “谁呀?”谢意颜到底还是起来了,揉着眼睛:“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
  不然也不能直接找到太子家里来,天不亮就得把人从床上嚷嚷起来,谢意颜怀疑是不是沧澜那边的战事又有了新情况,脸色不由地紧张起来。
  “是不是北边……”
  “不是,是裴昭。”李晟景的语气听起来也有点无奈:“这几天都是,从我一回来她就天天来堵我,早朝前,下朝后连母后那里都去堵,劲头大得很。”
  “裴昭?”谢意颜起来帮李晟景更衣,有些不解:“裴昭找你做什么?你躲她?为什么?”
  “也不是躲她,实在是她太难缠了,我不想与她多费口舌,只能尽量躲着点。”李晟景解释:“裴旭战死,裴家老爷子在前线也病了一场,朝廷现在准备增兵派将过去增援,裴昭闹着要去,怎么说都不听,已经闹了好几天了。”
  李晟景伸手方便谢意颜帮他整理袖子,又跟他解释:“裴家的长辈在京城的都没人能管得住她,唯有姑母还有母后的话她能听听,可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地,怎么说都不听,非要替兄上前线,裴老将军才痛失爱子,就仅剩这么一个闺女,我怎么也得把裴家这唯一留下来的血脉保护好。”
  “唉,她这两天就堵我,非要我点头答应,简直就是胡闹。”
  李晟景按住衣襟,俯身过去亲了谢意颜一下:“你接着睡,我去打发了她。”
  “我跟你一起去!”
  鬼使神差地谢意颜就跟上了李晟景,他听完那番话之后很想见见裴昭,听听裴昭的话,可能因为心里有鬼,说完以后自己就先心虚,并不敢直视李晟景的眼睛,匆忙跟在李晟景身后,多嘴地解释道:
  “我就去看看,反正也睡不着了,正好送你出门我也回家去。”
  李晟景觉得他的反应有点奇怪,正想多问一句,外面朱衣卫就又来回话了。
  “殿下,裴小姐已经冲进内院了,属下不敢伤她,实在拦不住。”
  “废物,连一个裴昭都拦不住,要你们何用!”
  然而在见到裴昭之后,谢意颜就明白为什么朱衣卫拦不住她了,不是拦不住,是不能拦也不敢拦,裴昭她是带着□□皇帝的圣御铁卷来的,莫说朱衣卫,便是当今皇上和太子见了圣御铁卷都得先行跪拜之礼,小小一个朱衣卫怎么敢拦?


第135章 
  “裴昭,你这是要干什么?”
  李晟景看着面前的裴昭,脸色有点难看:“□□皇帝的铁卷你也敢惊动,裴昭你太胡闹了!”
  裴家先祖是跟着□□皇帝打江山的,铁卷那是□□皇帝御赐,这么多年来裴家一直为大夏的江山鞠躬尽瘁,誓死守卫大夏的疆土,忠心耿耿,那铁卷不仅仅是给裴家的恩赐,更代表了大夏皇族对裴家的庇护,便是裴家来日造反也能留他们一命的东西。
  御赐的铁卷一直被供奉在裴家的祠堂里面,也不知道裴昭到底是怎么把它拿出来的,实在是胡闹到没边了!
  “我要上前线!”
  裴昭一身黑色的男装,手中举着铁卷,脸上的神色十分坚毅:“恳请殿下应允裴昭代替裴旭上前线,我裴家儿郎自小受的教育就是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今裴旭已去,前线无人,裴昭自请出战!”
  “胡闹!”李晟景厉声呵斥:“你一个女孩子家上什么前线。”
  “殿下这话说得是不是有失偏颇了?”裴昭丝毫不畏惧李晟景的冷眼,直接就怼了回去:“我是女孩儿怎么了?裴家就没有缩头乌龟,我从小也是跟我哥我爹一块儿练出来的,裴旭会的我都会,骑马打仗排兵布阵我样样不差,从前前线用不到我,多一个不多,我听他们的话留在京城侍奉家长宗老,现在裴旭都死了,我爹年纪也大了,前线正是缺人的时候,正是用我的时机,我为何去不得?”
  “就因为我是女人吗?殿下,这话还是不要说得好!”裴昭举着手中的铁卷:“□□皇帝铁卷在此,裴家第六代嫡系传人裴昭自请上战场,敢问景太子因何不允?”
  “你瞧不起女人,那就请殿下跟我比划比划,看看我到底行不行!”裴昭迎面看着李晟景,握紧了手中的铁卷:“竟不知道我大夏的太子,国之储君未来的皇帝竟然也是个目光狭隘之人,女人怎么了?女人哪里差了半分?女人怎么就不能上战场了?我是女人,可我也是裴家的人,我们裴家只出将士,你瞧不起我,就是瞧不起我们裴家,瞧不起我们裴家死在战场上的兄弟,瞧不起我们裴家流的鲜血,你就不配做大夏的皇帝!”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确实是裴家的人,一朵铿锵玫瑰。
  但李晟景没有让他激怒,手腕轻碰了谢意颜一下,给了谢意颜一个眼神,才去跟裴昭说话:“阿昭你知道孤不是那个意思,孤知道你一心想上战场,但这事儿得从长计议,孤并没有说就不让你去,但是得跟王将军商议,若是王将军应许,孤自然应你的,现在不是你激动的时候。”
  “胡说!你少来糊弄我,王将军那边已经出了此次上前线的名单,我几次去找他,他都避而不见,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裴昭的气更明显了:“这次要不是我带着□□皇帝的圣喻我能见到你?殿下不要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哄着我玩,我今天带着□□皇帝铁卷来的,我要你当着□□皇帝的面,答应我今日早朝颁下旨意应允我。”
  “好。”李晟景点头。
  裴昭:“真的?你答应了?”
  她话音才刚刚落下,就觉得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她手中的铁卷已经被人给夺走了,裴昭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李晟景说道:“来人,把她给我带我裴家严加看管,哪里都不许去!”
  李晟景接过了谢意颜拿回来的铁卷,冷着脸走到裴昭面前:“你简直就是胡闹!多大的人了?你爹你哥你裴家列祖列宗知道你拿着□□的铁卷就这么胡闹,不打折你的腿!”
  “李晟景你卑鄙无耻!”裴昭怒了,开始不停的挣扎起来,踢着腿就想过来踹李晟景。
  她刚才是真的疏忽大意,以为李晟景就答应了她的要求,哪知道还有后面这一招,她本想用□□皇帝的旨意来逼李晟景答应她上前线的请求,现在可好,□□的铁卷都让她给弄丢了,裴昭这会儿的心情已经不仅仅用气愤来形容,她已经快气疯了。
  “卑鄙无耻?”李晟景把玩着手里的铁卷:“你知道这东西意味着什么吗?你就随便拿出来?简直胡闹,还说孤卑鄙无耻,就你那点本事,连孤都斗不过你怎么上前线?如果这是一份军机要情你就这么给敌人送到手里吗?”
  “我才不会!”裴昭还在不停的挣扎:“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阿昭你年纪太小,经验不足,前线并不适合你。”
  裴昭却在听见李晟景这句话之后冷静了下来,她抬头看着李晟景:“我知道我经验不足,但谁的经验是在京城这种繁华都市里面凭空长出来的?我爹当初带我哥上前线的时候,他兵书还没有我看得多,射箭还没有我准头大,结果呢?去了几年再回来,就已经是人人称赞的裴小将军了,我为什么不行?我是没有经验,但我可以去前线积攒经验,我们裴家没有缩头乌龟,我哥是我爹培养的下一位顶梁柱,现在这个柱子塌了,总要有人去顶上去,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