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怪,就是觉得这个主意好像有点不太靠谱。
  “姑母,子安你们在说什么?”
  李晟景那边已经交代完了,直接就走了过来:“这一路上就背着我在说悄悄话,怎么都到了邺京城还在说悄悄话,子安,你说瞒着我什么呢?”
  “没有!”谢意颜真的是一张嘴就心虚,根本就不敢看李晟景,赶紧两步走到李晟景身后,慌慌张张地转移话题:“那个,我方才收到了家丁的传话,我爹让我得空回去看看我娘。”
  “那就现在去吧。”大长公主截了话:“你回谢府也好,景儿立刻就要进宫,正好也顾不上照应你,回去休息休息,也跟家里面话话家常,说说这一路上的见闻,宽解一下谢夫人的思念之情,毕竟这一分开就是好长一段时间,想必她也是惦念得很。”
  “太子妃一道进宫。”李晟景握住了谢意颜的手:“还未曾与母后请安。”
  “不急不急。”大长公主笑着拉开了他们两个人的手:“你母后那边暂时还是别去见得好,我怕她,景儿,知道你心急,知道你想带着太子妃赶紧去见凤儿表明心迹,但是你总得给你母后一个缓冲的时间不是?这会儿去,她万一要是怪罪太子妃的话,你拦着是不孝,不拦着你又心疼你的太子妃,倒不如放太子妃先回家去,让他一家人也团聚团聚,凤儿那边我先去帮你说说话,等你母后心情好些再见不迟。”
  李晟景迟疑了,看了一眼大长公主,带着几分警醒:“姑母没有别的安排?”
  大长公主笑:“你人都回来了,我能有什么安排?眼下自然是大事要紧,你们这点儿女情长的小事情真的不值一提,还是先与我进宫商谈战事要紧,大臣们可都等着呢。”
  安排她肯定是有别的安排,前线现在就是缺兵少将的时候,太子妃这般好的条件,这样一个人才,就这么放到内宫里面实在是埋没了,大长公主一路上就没少给谢意颜灌输想法,然而说动谢意颜是小事,能不能把谢意颜派出去才是大事。
  不给这小两口制造一点人为的困难,太子如何都舍不得把他那娇·妻送到战场上去的,太子妃那边也是一样,不给他一点压力,怎么逼他往前多走一步?总是站在太子的身侧,听着太子的安排,那怎么能行,他必须得有自己的决断自己的想法才行。


第133章 
  在大长公主的一力撺掇之下,谢意颜并没有跟李晟景进宫,而是直接回了谢家。
  他一回京,谢家那边就得了消息,二老翘首以盼原本以为怎么也要好几天之后才能见到儿子,谁知道他前脚进京后脚就回家了。
  谢夫人拉着儿子的手喜极而泣,一个劲儿地嘘寒问暖,一会儿说瘦了,一会儿说晒黑了,一会儿瞧瞧这里,一会儿摸摸那边,还要怪谢意颜出京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家里面商量,害得家里人担惊受怕。
  等她都说完了,谢首辅才看着儿子一身的男装叹气:“公主也知道你的身份了?”
  谢意颜点头:“是。”
  “不过公主并未为难,还说会帮我的。”谢意颜老老实实把大长公主跟他说的那些保证都跟自己亲爹学了一遍:“爹,我觉得公主是能理解的。”
  “哼,她不理解谁理解,就她那点的破事,可着京城谁不知道,果然是……”谢首辅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大抵是想到了什么年少时不痛快的经历,冷哼了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她就没安过好心!”
  “颜儿,你跟娘说,你真的要跟太子殿下约定厮守终身吗?”谢夫人有些发愁:“他可是太子呀,往后他要是对你不好可怎么办?”
  当娘的就总是心疼自己孩子多一点,谢意颜宽慰谢夫人:“娘,话不是这么说的,两个人在一起都要互相尊重互相爱护才对,就像你跟爹一样,我跟小景也会好好的,娘不用担心。”
  “罢了,你自己选的人,自己甘心就行,娘肯定支持你的。”谢夫人拉着儿子的手:“出门在外辛苦了,回家娘给你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告诉娘,娘亲自给你下厨。”
  “娘做什么都可以,我都喜欢,不说还好,一说我还真是有点馋了。”
  母子间其乐融融,谢首辅脸上的笑容却在妻儿离开之后慢慢淡了下来。
  妻子儿子都单纯,不知朝堂中事,他却知道大长公主这次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他们,后面一定还有别的打算,就是不知道这个打算究竟是什么。
  翌日下朝,谢首辅特意慢走了两步,留着等与大长公主说说话,大长公主显然也是知道他的意图,也给了他方便。
  “谢首辅百忙之中怎么还有空来找我叙旧,谢夫人近来可好?我也许久未曾与夫人喝茶了。”
  谢首辅脸色不大好:“劳公主惦念,夫人她很好。”
  大长公主笑了起来:“你呀,这么多年过去还是个醋坛子,你说说当年追你夫人的没有上百也有几十,我不过与她喝了几次茶,就劳你惦记这么多久,朝上与我做对这些年,我都没想到你谢大人还有主动找到我的时候,真是稀罕得很。”
  “可是有什么事儿要求着我呀?”大长公主嘴角带着一点笑意,不等谢首辅开口,就又说道:“对了,先前不知道,原来你谢家藏龙卧虎的,听说太子妃还有个堂兄叫什么谢子安的,功夫十分了得,谢大人你是不是藏私?”
  “难道要求我事跟这位谢子安有关?”大长公主瞅着谢首辅,话里带着刺:“那可真是个人才,就是这么好的人藏着掖着干什么,难道害怕我跟你抢人不成?”
  “公主言重,实在不敢。”
  谢首辅本来心中忐忑的,现在一听大长公主竟然主动给他找了个借口出来,堪堪圆住了儿子的身份,但他也知道,不会就这么简单的。
  果然,就听大长公主又继续说道:“谢卿,你家也是国之栋梁,如今西北战事起,边境正是用人之际,我瞧着你谢家公子文武双全,可曾想过为国出一份力?”
  “你想让他上战场?!”
  谢首辅终于反应过来了,当即就立刻拒绝道:“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
  “我谢家就他一个孩子,那是跟上天抢回来的,你怎么能把他送到战场上去,万一有个好歹……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想干什么?他不就是跟太子有点牵扯,如果你们皇家真的容不下,我带他走就是了,何必要赶尽杀绝!”
  “谢大人。”大长公主已经变了脸色,眼里淬着冷意:“谢大人说话三思,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什么叫赶尽杀绝,我犯得着跟他一个小情侣折腾这些吗?我跟你说边境战事,你跟我扯这些鸡毛蒜皮,这还是你一国首辅应该说的话吗?”
  “你担心他上战场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大夏的儿郎难道不应该为保家护国出一份自己的力吗?”大长公主反问冷斥:“你家就他一个,难道别人家的儿子就能白白去送死?那裴家不是一个独子?裴旭尸骨无存你又怎么说?合着就你家的儿子是儿子,战场上那些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就都不是儿子了?那是泥捏出来的吗?”
  “谢大人,这不是你该说的话。”
  “我今日跟你说这些也不是来跟你商量意见的,不过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谢家自荐而已。”大长公主警告地看着他:“这是你的机会,唯一将功赎罪的机会,不然你以为你期满主上,弄这么一出移花接木的婚事出来,你谢家还能有活路可走吗?”
  谢首辅手都颤抖了,他确实没有选择,依着公主的话送儿子上战场,那太子府里的人就还是太子妃,谢家不过多了一个谢子安,若是不从,那就是他们谢家为了躲避赐婚移花接木欺君犯上的大罪!
  “公主,你……为什么一定要是他?”
  大长公主背过身,看着面前的宫殿,半晌才说道:“你问我?这不是你们自己选的路吗?”
  “谢大人,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王将军启程之前会招兵点将,届时我希望你能主动站出来,这样大家面子上都好看。”
  看着谢首辅远去的背影,大长公主才叹了口气,真不是她要逼着人家小两口怎么样,关键是,太子继承大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太子妃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必须得给百官一个交代。
  真以为这些在朝为官的都是吃干饭的,这又不是养着的男宠,要堂堂正正就得有实际功绩才行,得让那些人不敢有意见。
  “他就是灯下黑,平时算计得跟老狐狸一样,到了自己儿子这儿就怎么都舍不得了。”大长公主给皇后剥着水果,放到一旁的小碟儿上:“不过,我也敲打过他了,等他自己回去想想就能想明白,这种事情总得有个人开头做恶人,我呀,不差他几句骂。”
  皇后不放心:“太子那边恐怕不好说吧?”
  她养的儿子她心里清楚:“太子对那孩子的感情太重了,不见得是好事。”
  “好事坏事都是他们的事,凤儿你也不必做那恶婆婆。”大长公主说道:“咱就打个时间差,这边拖着点太子,他只当你还生气太子妃男子的身份,等他反应过来,那边太子妃这边早就自己请缨了,就是要闹也是他们两口子自己闹。”
  “小两口打是亲骂是爱的,还能闹成什么样?”大长公主吊儿郎当:“太子妃也是通透的,我跟他说的那些话他也都明白,景儿以后做皇帝,他难道就只守着偌大一个后宫做菟丝花吗?想也是不可能的,他但凡有点心思就知道,此次北上他是非去不可的。”
  皇后瞧了她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辛苦你了。”
  “你知道就好。”大长公主嘴都快撅到天上去了:“把他们俩的事情料理好,你也就不用操心了,别的我都没问题,反正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只有一条你别忘了答应我的。”
  宫灯摇曳处,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寂寞宫廷原以为只是困住了一个人,谁知到头来竟是一场牵连,是欲罢不能的羁绊。
  “是我对不起你。”
  “说这些做什么,只愿命运不公,我若早些认识你,哪里能有今日。”
  谢家厨房里,谢夫人挽着袖子认真做着糕点,谢意颜在旁边的小板凳上坐着,左手一碟儿香酥糕右手一盘雪花酪,吃得那叫一个美滋滋。
  “娘你还记得不记得小时候也是这样,你在厨房忙活,我就在旁边等着吃,后来有一次不小心烫着娘的手背了,从那以后爹就再也不然娘进厨房,娘想作什么好吃的都得背着点爹,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才行。”
  谢夫人笑:“可不是,一晃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小娃娃都长成玉树临风的俊俏哥儿。”
  “我颜儿男装就是好看,俊得很。”谢夫人眼睛有点红:“那以后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穿女装了?”
  谢意颜赶紧给他娘擦眼泪:“不用吧,这次出去我碰见师父了,师父都没说什么,我觉得应该是不用了,娘以后我就是你的好儿子。”
  “你娘有福,就生了一个倒是体会了一把儿女双全的滋味。”
  “嘿嘿,要不怎么是我娘呢。”谢意颜撒着娇:“娘,那个糕点你再多做一点,我吃着好吃。”
  “这还不多?刚才已经吃了不少,当心积食不消化,晚上还有吃晚饭的。”
  “我那个,留着明天吃。”
  “明天娘再给你做新鲜的。”
  “娘你就今天做吧。”
  谢意颜支支吾吾一脸不自然,耳朵尖都红了,谢夫人看着儿子这模样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嘴角含笑:“想给太子吃?”
  “那娘做得不好,你不如亲手来做,这样太子肯定更喜欢。”谢夫人主动让出来位置:“娘在旁边教你。”
  “可是,娘做得好吃我才想给他带点的,我自己做的话肯定很难吃的。”
  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小景也尝尝好吃的,他娘亲手做的糕点,如果换成是自己来做,那这糕点还能吃吗?
  “傻孩子,你亲手做的肯定比娘做得好吃。”谢夫人把儿子拉过来:“再说了,都是一样的面一样的做法,最多差再形状上,于口感是无碍的,你来。”
  “太子知道是你亲手做的一定喜欢得很。”


第134章 
  太子府书房,点着灯显得有些寂寥,可能是府里缺了点什么,有些过于安静了,李晟景正在看面前的奏折。
  从他回来以后就没日没夜地忙碌着,经常看奏折到半夜然后天不亮就又要去上早朝,商议与西北沧澜的战事。
  不过才几天的功夫,人就显得有点憔悴了。
  趴在窗户口的谢意颜偷偷看了好一会儿,心疼得不行。
  府内的朱衣卫看着吊挂在太子窗外的太子妃,真的是很无语。
  也不知道这夫夫俩到底在玩什么,自家太子妃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走正门进来?非要偷偷摸摸这是要干什么?
  就刚才,要不是他们头儿眼神好,差点就又要动手,真打起来太子妃是不怕的,关键是他们怕呀。
  这差事真是越来越不好干了。
  谢意颜专心致志偷看自己媳妇儿,看得太入神以至于没留心到他手里还提着一个糕点盒子,盒子不小心碰在木垣上发出一声轻响,惊动了李晟景。
  “子安?是你吗?”
  谢意颜让他忽然叫了一下,还有点没准备,自己从窗户进来,摸了摸鼻子:“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这是太子府,你当是谁都能偷偷摸摸进来的吗?”李晟景放下了手里的奏折,冲谢意颜招手:“你怎么来了?回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