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网

书架

分类小说

失了个忆,冠军前任成影帝+番外

湛烟

文案: 张扬骚攻X内敛酷受; 江识野失忆了三年。 于是在一养生综艺意外见到岑肆时,他不知道体校的击剑天才为何会进娱乐圈,还成了影帝。 更不知道他们谈了恋爱, 还分手了。 开播时,他公事公办:“我给你做头疗。” 岑肆以为他还想制造身体接触。 吃饭时,他有借有还:“这顿饭怎么转账给你。” 岑肆以为他想加回微信。 岑肆头晕时,他心慈好善:“你去我房间休息吧。” 岑肆以为他想再续前缘。 然后他们就真又滚上了床单。 一个以为是复合,沾沾自喜都不用追妻火葬场。 一个以为是初恋,为似曾相识的默契激动不已。 驴头马嘴,鸡同鸭讲,却两厢情愿,自得其乐。 只是…… 江识野渐渐开始恢复记忆。 他想起了18岁,他无家可归重病发烧,岑肆把他扛在肩上。 也想起了19岁,岑肆摘取世锦赛金牌,然后把他抵在更衣室吻。 以及20岁,岑肆如何把他抛下。 于是,在你侬我侬热恋期,岑肆以为会收到早安吻的清晨。 直接被揍了一拳—— “姓岑的,我们可能要翻点旧账了。”

秘境逃生系统+番外

追月

简介: 【欢迎进入秘境逃生系统,请玩家限期完成任务,否则死亡出局】   莫名掉入系统,为了生存被迫玩命,纪明尘表示:要不是萧遇深需要你的宝箱,辣鸡系统还能活到明天?!   被cue到的萧遇深:……   ————   系统:恭喜您被选为优质玩家!请问有什么感言想说吗?   纪明尘:能说脏话吗?   系统:不能。   纪明尘:那我没什么可说的。

我的理想小镇[无限]+番外

青色羽翼

文案: 游戏代练穆思辰被坑,穿越到一款全息游戏中。 游戏是个大灾变后的末日世界,到处是不可名状的怪物,祂们将世界分割成不同城镇,人类幸存者分布在这些城镇中艰难求生,只有信奉怪物舍弃理智的人才能活下去。 系统告诉他:来,拿着这把十字镐,努力建设属于自己的理想小镇,为这个世界的幸存者提供一个温暖的家。 穆思辰挥舞着他的十字镐抡死了一个不可名状的怪物,抢了祂的城镇,拍了拍只能维持一半人形的幸存者,鼓励道:“擦干眼泪不要哭,把剩下的脑子捡一捡,拿起工具自力更生吧!” 泪眼婆娑的幸存者接过工具,满脸期待地问:“您不带领我们建设家园吗?” 穆思辰:“我只是个代练,理想家园还是要你们自己建设的,我只负责抢地盘。” 于是穆思辰提着他的十字镐穿梭于不同城镇中,一路抢夺地盘,一不小心,将被称为“人类最后的希望”的秦宙也给抢走了。 幸存者领导在后面追着喊:“你抢错人了,秦宙是我们安全区的守护神啊!” 穆思辰看着紧紧抱着自己不放的秦宙,有些傻眼,这个人,看起来很愿意被他抢的样子。

骄阳【完结】

爱看天

文案: 白子慕被妈妈带着一路北上,投奔姥姥一家。 矿区家属大院里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卷毛,一时引来了无数好奇目光,雷东川就是其中之一。 雷家一家子颜控,小雷东川更是在第一次见到白子慕的时候眼睛直勾勾挪不开。 他心想,这么漂亮的小孩,要是给他当弟弟多好啊! 后来,雷三不满足了。 他把那人藏在心里,含在嘴里,是他不敢宣之于口的隐秘之情。 白子慕有两个心愿,一个是找回他爸,另一个是雷东川也喜欢上他。但说到底,第一个心愿是他妈妈许下的,第二个才属于他自己。 他喜欢雷东川。 哪怕用尽一切心机,也要牢牢抓在手中。 幼年版: 雷东川让白子慕喊他哥,然后雄赳赳气昂昂带着出去显摆。 雷东川(得意):“这我弟弟!” 大院小孩围着看漂亮小卷毛,七嘴八舌乱夸一通: “老大,你弟弟真漂亮啊!以后生的小娃娃肯定也漂亮!” “他是男生嘛,怎么会生小娃娃!” “他长大结婚就行了!” …… 雷三板着一张脸:“子慕才不需要小孩儿。” 雷三:“他还那么小,一辈子都长不大。” 这是他的小朋友。

穿成建筑以后[基建]

大米红

文案: 普通大学生俞简,平时热爱玩各种种田基建游戏,直到他见义勇为后,不幸丧生—— 然后他穿越,穿成了一座监狱。 一座刚刚开发完成,尚未入住犯人,处于荒凉郊外的监狱。 俞简:??? 目及之处是染血的末日,丧尸怒吼,异兽咆哮,犯人肆意妄为。 系统:亲,你还爱玩基建游戏吗? 俞简:……? 他要打造一所有着铜墙铁壁的庇护所, 不会有人忍饥挨饿,不会有人颠沛流离。 让文明的火种点亮世界, 丰硕的果实缀满大地, 人们安居、乐业, 甚至可以用到这片废土里为数不多的电力资源, 让娱乐活动再次成为习惯。 而这一切,都得从解决霸占本体,在墙壁随处大小便的混混开始。 俞简:……淦!

校霸网恋翻车了+番外

奇迹暖暖

【同名漫画已在哔哩哔哩漫画上线,欢迎去看扬哥翻车在线教学!】 【主角皆满十八岁,已成年!】 【装逼必翻车反差萌校霸受X高冷偏执占有欲强学霸攻】 郁扬以为自己在网上撩到了一个冷酷害羞的小女生,然而网恋奔现,对方却变成了一米八几的新校区校霸!对方还是见证了自己频繁翻车的冤家!郁扬:我把你当死对头,你却想我?两校区合并,异地恋变隔壁班。郁扬一下课就去上厕所,装作不经意地路过隔壁班男朋友的窗户底下。没多久,有传言称:旧校区校霸天天蹲点儿新校区校霸窗户底下,是想约架还是想偷袭?校区合并,新一任的校霸究竟是谁?同学们表示:最好他们自相残杀,我们就好过了。新一任校霸还没选出,更火爆的八卦凭空出世。两个校霸竟然偷偷躲在小树林里咬嘴巴!据目击者称,双方咬的还挺激烈!校霸都是这样打架的,学到了!某件事后——程野:网恋选我我超甜,嗯?郁扬扶着腰,咬牙切齿:又骗感情又骗钱!新书《奶糖味舞蹈生甜翻了》,高甜宠文,性感受撩纯情冰山攻,戳作者专栏可看。作者微博:巴啦啦奇迹小暖暖

你舅宠他吧

今日元旦

简介:   脸臭内心温柔纯情老大叔攻.八百个心眼子勾人小狐狸诱受   年上,攻受相差11岁   裴颂高中的时候在同学家见到了同学的舅舅。同时拥有臭脸综合征和张扬臭脾气的舅舅。   见面第一眼,他满是戾气的脸就十分嫌弃对那只漂亮的小狐狸说:“笑的真难看。”   裴颂愣住了,他不明白36度的嘴怎么能说出这么冰冷的话——虽然他的笑确实是强装出来的。可面前的臭脸男是第一个看出来的人。   大学后裴颂当了舔狗,追过的人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可每次追到手之后内心深处却总会出现一张臭脸,没一个交往对象能坚持过两个月。   直到他再次遇见了同学的舅舅,黑脸大哥变成了黑脸大叔,脾气却温柔到了极点。   emmmm,反正都是当舔狗,为什么不舔那个最念念不忘的呢。

白切黑校草的暴躁男友+番外

妍之甘年

简介:   “余尘苑你竟然想偷亲我!”   “没有!我只是帮你扯被子!”   顾清安讨厌余尘苑已经不是个秘密了,全校都知道他顾清安和余尘苑气场不和,只要见面不是吵架就是打架。   顾清安本来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直到一个系统的出现打破了他们的关系。   系统:“请两位宿主互相赠送礼物。”   顾清安看着桌子上破旧的本子,面无表情的丢进了垃圾桶。   系统:“请两位宿主不要打架。”   顾清安看着床上的零食玩偶,攥拳,一言不发的全甩在余尘苑身上。   系统:“请两位宿主满足对方愿望。”   顾清安看着躺在他床上的余尘苑,一脚踢了过去。   然后被余尘苑握住脚腕拽进了怀里。   顾清安:“……呵。”   系统:欣慰但心累。   余尘苑视角:   顾清安甩他本子,他回手就扔钢笔。   顾清安甩他玩偶,他回头就买   新的送过去。   顾清安踹他,他手一伸顾清安就倒在了他怀里,四目相对,按住对方就是一顿猛亲。   系统:面红耳赤,自觉转身。

落魄少爷是校霸掌中物

九亿染

简介: 温柔无害娇少爷受(江九)VS狠厉拳手腹黑攻(闫陈)   江家一朝落败,温室娇少爷被迫成长,却不想被某个贪恋三年的人钻了空子,一把把无助的小可怜拐回了家,拿命赚钱垫付了少爷父亲的医药费。   娇少爷感激涕零,一步步深入危险陷阱。   “别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江九:“我就乐意给闫哥数钱!”   “他就是馋你的身子。”   江九:“闫哥才没有你们那么龌龊!”   闫陈:我有,很有!   江九被闫陈抵在门后,热气散布脸颊,沙哑着的声音带着蛊惑,“九九,再亲一下。”   “……”   “小九九~”

新晋车神是童养媳

半枝

文案: 知名拉力赛车手陆晔因事故被FIA宣布禁赛两年,在这期间,一位名叫窦沅的赛车新星横空出世,备受瞩目。 两年后陆晔重回赛场,以不输当年的姿态拿下澳锦赛的冠军。 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正当粉丝们们叫嚣着“打起来”的时候,陆晔却宣布不再以赛车手的身份参赛了。 陆晔要退役?不,他只是转行去当领航员了。 不过……他的赛车手为什么是窦沅啊! 他俩不是死对头吗? 陆晔:(微笑)弟弟很小就养在身边,我们感情很好,不要瞎说。 粉丝:都说赛车圈刺激,原来这不是谣言! 某分站: 外国选手赛前对商恩车队放垃圾话:“陆晔被禁赛两年,商恩只能派一个小孩参加世锦赛了吗?” 众所周知,豆神的禁区就是晔神被禁赛的事,这位勇敢的外国选手无疑踩到了狮子的尾巴。 只听窦沅大喊一声:“我去你大爷的”,之后抡起拳头就想往前冲。 陆晔赶在外国选手还在琢磨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把炸毛的窦沅抱进了选手休息室。他抵着窦沅,趴在他耳朵旁问:“来这干什么的?” 窦沅闷哼道:“比赛。” 陆晔挠了挠他的手心:“这一站ss路段不好开,你这个状态怕是有危险,哥哥把命都交给你了。” 窦沅脸红了:“不会出错的。” 双洁he

这是一篇沙雕失忆文

你的荣光

文案 宋澄车祸失忆,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幸好他的随身物品都在 从日记中,他得知自己四年前结婚了,三年前又离婚了,离婚的原因没有说,但日记中的他痛苦又怀念,每天都想着要复婚 他的前夫是个高大、帅气、身份需要保密的男人,然而宋澄翻遍日记,也没找到这个男人叫什么名字 放下日记,拿起手机,宋澄终于在手机相册的最底下,发现了几张同一个男人的照片 高大、帅气,再看看对方那张印在医院宣传画上的脸,大明星啊,身份肯定是需要保密的 宋澄:找到了耶

我的老同学不可能这样

掐指一算

简介 直男影帝顾柏荣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穿成了老同学梁星灯的虚拟恋人之一,每天的任务就是哄他开心。 顾柏荣:我能受这委屈? 向来清冷无趣的梁星灯如同换了一个人,他在十几个虚拟男友里轻松游走,一句句老公喊得又甜又软。 顾柏荣耳朵通红:就算你叫我老公,我、我也不会弯的! - 但顾柏荣很快就发现自己多虑了,因为他穿的这个虚拟恋人实在是太不受宠了。 梁星灯根本就没叫过他老公,也不会为他氪金,更不会陪他聊天! 他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还比不过几串虚拟数据?! 顾柏荣:我能受这委屈??? 胜负欲上头,顾柏荣怒而争宠:我可以弯,但是梁星灯必须最喜欢我! - 梁星灯有一位和他暗恋的人很相似的虚拟恋人S。 痴恋许久,仅做慰藉。 某一天,梁星灯突然发现,S似乎越来越真实,也越来越像……他曾暗恋的那个人。

前男友能有什么坏心思

竹喵

【文案】 十年前,程让毅然决然的选择分手,陆斯闻求他却被他说:“别幼稚。” 十年后,程让拖着血淋淋的手臂躺在急诊室:“陆斯闻,我疼。” 陆斯闻缝针的动作不变,淡淡瞥来一眼:“疼吗?我还以为你不会疼。” 程让怔了怔,垂眸哑笑。 算了,欠他的,总要还的。 ———— 但那天以后,人称工作机器的陆医生就变了模样。 晚出早归,戒烟戒酒。 有人说,大抵是陆医生这棵铁树终于开了花。 可大概只有陆斯闻自己知道,他到底是在一棵树上吊死了。 程让回来了,他也活了。

鲁伯隆小调+番外

飞鹤

文案 镇悄无声息地住进了一个外来人,在其他人还未发现他的时候,希伯来已经注意到他。 外来人住在他家附近。 希伯来观察了几天,那是一个郁郁寡欢的年轻人,总是穿戴整齐,将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从早上开始坐在窗边。望着窗外远处的花田,一看就是一整天。 他或许需要安慰。希伯来想。 第七天时,希伯来从自己的花田里摘下一朵花放在了他窗台,并留下了一张纸条。 [Que Mes Fleurs vous rendent heureux aujourd’hui] 愿我的花令你今日开心 轮椅攻x种花小伙受 地点在法国鲁伯隆小镇

接下来你不亲我吗

米粥烧酒

文案 季则和谢近羽自打合租就吵架不断。 季则觉得房东脾气大,又娇气,天天不吃这不吃那,喂到嘴边了,才矜持点评一句凑合。 谢近羽也嫌他,嫌他穷酸土气,软柿子任人欺,端盆去天桥要饭都必吃亏。 谢近羽一辈子精致惯了,容不下这号人在眼皮底子晃悠,屈尊一步步引导,人倒是摆楞直了,自己却稀里糊涂弯了。 - 一次聚会,季则生把人叫到角落,神情有点不自然:“那个……我……” 谢近羽不紧不慢的拿出手帕,给他擦汗,嘴上却损着:“不是…怎么了就,给我们宝贝热成这样?” 季则摇摇头,攥着他的手,又皱眉又沉脸的,等纠结够了低声来了句:“谢老师,我想对你好。” 说的别扭却真心,挺难为情。 表白的地方太穷酸,灯光暗到视线模糊。 谢近羽难得没挑三拣四,抬臂,指腹落在他的眼尾,故意放低声调问他:“然后呢?” “……接下来你不亲我吗?”

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yyyyyyu9/偶习

2012年的时候,网络上还并未出现“舔狗”一词,人们通常把这种行为笼统而含蓄地概括为“单恋”或者“倒追”,但如果这类行为太过偏激,就会被人形容为“不要脸”。我属于常被人称为“不要脸”的这一类。 也是这一年,我在美国东部的波城读书。一月底的某一天,我迎着刺骨寒风出了门,准备去大学城一家民宿赴约,和我的留学生朋友们一起度过人生第一个身处异国他乡的除夕夜。 我到的偏晚,相熟的同学陆陆续续过来和我打招呼。 “严凛不来”几乎是他们每个人看到我的第一句话,我嘻嘻哈哈地回他们“没关系”。感谢他们的热心告知,让我在这种意料之中的失落后还能变态地感到满足。严凛,即使不来,也一样和我息息相关,他被打上了属于我的烙印和标记,我这样想。

万人嫌摆烂后成了钓系美人

半笑半疯

文案:   凌遇有个双胞胎弟弟。   弟弟天资聪颖,样样吊打凌遇,深受全家人喜爱。   而凌遇除了长得跟弟弟一样好看之外,其他一无是处。   后来一次失足落水,弟弟拼尽全力把凌遇推到岸上,自己却再也没有爬上来。   母亲每天以泪洗脸:“怎么死的不是凌遇这个废物啊!”   父亲夜夜喝酒消愁:“我最完美的继承人,没了,没了。”   大哥接受媒体采访:“凌遇?我家没有这个人。”   ----   离家八年,凌遇长得越发英气漂亮。   父亲一个电话把20岁的凌遇骗回家,给他介绍了一个36岁的联姻对象,美曰其名:陈总看中你,是你死去的弟弟为你修来的福气。   凌遇:……我真的会谢。   为了躲避家人逼婚,凌遇躲进选秀厂。   本想混个一轮游就走人,不料实力不允许他淘汰。   从万人嫌的小废物,摇身一变,成为新晋顶流。   父亲争着认领:“这是我二儿子。”   母亲揍完一顿哭闹的小儿子:“遇遇,今晚回家吃饭吗?”   大哥捧着鲜花找上门:“弟弟,恭喜你。”   就连背叛过他的兄弟也舔着脸往上凑:“好兄弟,一辈子。”   凌遇:“……”

被偏执发小掰弯之后

鱼依猫

文案 易星霖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和发小荣冰睡在酒店,甚至他还趴在荣冰身上。 种种迹象表明,荣冰被他欺负得不轻。 已知荣冰长相极美,却是个公开性向的1,绝不能被他一个直男欺负。 为了荣冰的尊严,易星霖决定假装自己失了忆。 失忆归失忆,该有的补偿还得有。 于是他邀请荣冰一起住,帮荣冰收拾房间,还充当荣冰的睡前陪聊。 荣冰只要有情绪低落的苗头,易星霖马上向他拍背安抚:都过去了,我相信你是最棒的。 荣冰在他怀里低声回应:嗯,我也相信你。 然而自从荣冰住进他家,易星霖每晚都会做一个离奇的梦。 梦里他和荣冰这样又那样,关键他还并不排斥。 易星霖觉得不妙,这样下去他可能要弯。

被豪门大佬宠坏

沃木

文案 谁都知道季家的季青也运筹帷幄但却暴戾成性,整个云城几乎没有敢惹他的人。 听闻某年有人想向季家讨个人情,便动了往季青也床上送人的心思。 第二天,那送人的人连同小美人一起在云城销声匿迹了。 从此往后,再也没有人敢往他床上送人。 那年,季家撤资,夏家陷入破产危机。 夏家死马当活马医,把最年轻最漂亮小儿子的夏怀雁送到季青也的床上。  大家都说夏怀雁连同夏家必死无疑。 一个星期后,夏氏公司毫无动静,愣是挺了一段时间才宣布破产。   众人:什么情况? 一个月后,还是没有夏怀雁的具体消息传出。 众人:夏怀雁一定是同夏家一样被收拾了,敢爬季青也的床他不要命了。 二个月后视频会议,坐在屏幕那端的众人瞧见夏怀雁掉着泪闯进书房。 坐等着夏怀雁被收拾的众人,下一秒看见季青也将夏怀雁抱进了怀里哄着,“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夏怀雁点头,“先生不在房间……我害怕。” “嗯,”季青也温柔拭掉他的眼泪,“说了要叫我什么?”  夏怀雁脸红,有些委屈地掉着泪,“老、公……” 视频后面的各位,在沉默中爆发,又在沉默中灭亡。 1v1双洁,对外冷漠对内宠妻狂魔攻x漂亮没人疼的小娇包受 排雷:就想写无依无靠的弱受被宠的小甜饼,文案就能看出来是弱受,但再排一遍雷,是弱受没什么本事,最大的本事就是会撒娇被攻无底线宠。主角人设不完美,都有各自的缺点。想到再补充。 不喜及时止损,弃文不必告知,请勿人身攻击。

不沉沦+番外

觉觉今天也想睡觉

文案 漂亮无心受X最后都变成疯狗攻 沈杳谈过三段恋爱,初恋是脾气臭但对他很好的高中校霸,旧爱是温柔体贴的大学校草,新欢是他抱上的有钱大腿。 他与新欢一起出席宴会,看起来无比登对。 沈杳很配合,全程满是爱意地看着新欢。他演完戏听到声冷笑,回头看到的却是被他渣过的初恋。 许久未见的初恋把他堵在洗手间,阴阳怪气地道:“这么久没见,你怎么还是那么会勾搭Alpha?” 新欢最看不上沈杳这种唯利是图的Omega,得知他和初恋的纠葛后,却失控地问道:“我没有给你想要的吗?为什么还要找别人?” 沈杳不如往日一样同他笑,漫不经心道:“我们之间只是交易而已,动感情就没意思了。” 得知他失踪,初恋找上门与新欢扭打在一起,沈杳却趁机跑了出去 他扑进旧爱的怀抱: “他们对我一点也不好,只有你最爱我。” 旧爱藏住自己眼底的情绪,一言不发地抱住他,原谅过去所有的伤害。 沈杳对三个男人说着甜言蜜语,旁观争风吃醋,直到他藏得最深的秘密被发现。 自此以后,沈杳的腺体上常年被咬满了牙印,身上的信息素永远无法散去。 属于不同人,难以辨别。

输入页数
(第1/874页)当前20条/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