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失格任由太宰治把他抱在怀里,即使他的下巴压到了他的耳朵,他也勉为其难地忍受了。猫猫抬起手,摸上去贴到太宰治脸上去,自己向后下腰仰头,正好能以奇怪的姿势和太宰治面对面。
  额前的发丝顺着重力垂下去,露出光洁的额头,猫猫的眼神异常认真,连太宰治也愣了一瞬,才调笑道:“难道今天还想出去逛?”
  “太宰治。”
  猫猫很认真地问,甚至叫上了全名。
  “你是不是,到发情期了呀?”
  ……
  “蠢猫猫,你到底看了多少涩涩的东西?”
  “没有看,都是你教的。”
  太宰治:“我不信。”
  他看着猫求知的眼神,硬着头皮解释:“我又不是猫,猫才有发情期,人类没有那种东西。”
  又强调:“我很纯洁的。”
  “想什么呢,先回家去,晚上吃蟹肉。”
  他一连说了许多话,把猫猫的奇思妙想挤到一边去,只见蠢猫猫果然露出大脑宕机的表情,犹豫今天晚饭的蟹肉是爆炒还是清蒸。爆炒的太辣了,他不要。
  太宰治在心里轻叹了一声,拉了失格一把,准备关掉前台的设备就走人。
  他本来应该在隐姓埋名工作,把自己洗白,去换取另一段开始。
  但他现在的生活却变成了:养猫猫,养猫猫,养猫猫。
  这样下去,岂不是连女朋友这种生物都找不到了——生活已经被猫猫霸道地占领了全部——
  而且把猫养成女朋友这件事也很丢人。
  这样下去他和那些抱着屏幕喊巧克力香子兰的阿宅有什么区别……
  猫跳过来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一沉。
  噢。起码他的猫是真实存在的。
  可是对着一只猫有奇怪的欲望还是很奇怪,日猫猫无论如何都会被称之为变态的吧,到时候他说不定会成为比森先生还恐怖的存在——毕竟森先生起码xp还在人类范围内。
  太宰治感受到失格喵贴过来的热度,干燥的,温暖的热度。
  虽然失格喵现在确实是更偏向人类的模样,可还是很像一只小猫咪。何况他的智商也停留在一只猫的水平上,并没有随着大脑容量的扩大而变得聪明些许。说不定拉着他去做一次智商测试,会发现他的思维仍旧处在人类幼年期,充沛的好奇心,一切以欲望为动力的行动。
  等等,这么一想,他要是真的草猫猫就更令人不齿了诶。
  猫并不能理解太宰治丰富的思维,只觉得这个人今天格外沉默,以至于拿到了蟹肉火锅外卖时,也没有第一时间暴起偷吃。
  平常猫猫吃饭速度极慢,总要等到盛到碗里的东西放凉了才慢悠悠下口,今天太宰治倒和他一样了,浸透了汤汁的蟹肉放在米粒上,汤汁一点点渗透下去,把米饭浸出了诱人的色泽。他还是维持着那着筷子的模样,很缓慢地戳起一块肉送进嘴。
  “唉。”
  他叹气。
  “?”猫放在桌子下晃来晃去的小腿伸直,踹了太宰治一脚,“不要影响我的食欲。”
  “唉。”
  在猫意图踹第二脚的时候,太宰治收敛了神色,端起饭碗开始干饭。虽然他还是没忍住说了最后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如果你不是笨猫猫就好了。”
  “不是,又怎么样?”
  “猫猫和笨蛋两个buff叠在一起,我真的会被叉起来挂在窗外示众的。”
  “吃饭。”猫猫笨拙地使用手指戳了一下太宰治的脸,“太宰像一个jk女友。”
  “!”
  像一只脆弱的泡泡被人戳破,太宰治险些炸毛。
  又看到猫一脸坦然的神色,和那点可怜的知识,心下觉得这种比喻应该不是猫猫自己能说出来的。
  “怎么说我也应该是dk吧……”
  好丢脸。
  唉。
  想必他平行世界的一众同位体里面,没有他这样丢脸的存在吧,毕竟听说那群人里面还有人当上了首领,活脱脱一劳模……而他,却在无事的饭后思考着草猫猫与猫猫草的合理性。
  猫和他缓慢地吃完了晚饭。
  失格第一次在太宰治手底下抢到那么多蟹肉,满足地往后一靠,摸着自己的小肚皮休息。
  “太宰。”他一副因为晚饭已经得到至上满足的懒散样,漫不经心地提出了一个问题,就像是在问今天晚饭吃得这样饱,还可以吃夜宵吗那样,“你今天还要吸猫吗?”
  “嗯?”这次太宰治一时间没能理解吸猫是什么意思。
  小猫咪现在又没有那身柔软的毛了,尾巴和耳朵都不值得把脸埋进去蹭蹭,吸猫失去了价值。
  “就是这样……”
  猫猫站起来,绕过桌子走过去,和平常要求一个抱抱差不多,让人生不起什么警惕的心思。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塞进了太宰治怀里,满足地躺进去。
  而后。
  他低头,对着太宰治的脸,吧唧了一口。
  “吸猫。”
  指尖落到脸颊上,一瞬之前被柔软触感接触的地方,慢慢滑动,平移到柔软的唇上。
  “难道这不是吸猫吗?”
  “……”
  太宰治木然片刻。
  “第一,从我身上下去,你好重。”
  “喵!我只是吃了一顿晚饭!”
  “第二,这叫接吻,不叫吸猫,吸猫没有负距离接触的。”
  “嗯……”
  “第三,”太宰治像是想通了什么般,轻笑了一声,“你看,这个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是一人一猫。”猫猫执拗反驳。
  “只有我们两个。”太宰治很好说话地应下了猫猫提出的抗议,“你是一只连接吻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小猫咪,我是一个独居、已超十八岁的青年,兢兢业业工作洗白履历,偶尔才和朋友喝一次酒,一次只喝一夜,作息稳定熬夜,下雨会自己打伞,饿了会点外卖,厨艺和车技都惊天地泣鬼神……”
  他说了一大堆毫无意义的话,别说猫了,就算是人在这儿也不一定能听懂。
  他只感觉到太宰治逐渐把他抱紧。
  “所以,即使是在家和猫猫玩一些不齿的事,又有谁会知道呢?”
  作者有话要说:  太宰:喵喵!我不让人了!感谢在2022-04-25 04:50:14~2022-04-26 20:55: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狸撸鸭 20瓶;月梁?咸魚 10瓶;斜余 8瓶;银杏叶 5瓶;每天都在找粮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1章 年年有喵
  首领宰默默合上了书, 并试图换一个世界观看。
  日猫猫什么的,是即使他看了也会双目失明的内容。
  这个人的xp,好怪哦。
  怎么会有人把萌宠文变成了法制走向的?在家日猫猫也太奇怪了, 怎么说也要洗完澡抱去床上吧, 哪有人刚吃完晚饭就开始在沙发上逗家里小猫咪玩的。
  不怕运动过度阑尾炎吗?
  他撑着办公桌,在处理工作的间隙, 百无聊赖翻开了【书】,去看平行世界的故事。
  只不过这次他花了一小时看完的故事似乎有些奇怪,从温馨萌宠文到了……嗯。
  总之应该被称之为萌宠邪典。
  今天似乎格外清闲, 没人打扰他,工作也不多, 难得没有主动加班的首领合上书, 消化了一会儿猫猫恐怖故事, 又打开, 准备发动异能力再链接一个平行世界看看记忆。
  他翻开。
  和很多次尝试不同的是, 这一次, 书的反应格外大,仿佛他链接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那样。
  一阵从未出现过的白光闪过, 有些像抽卡游戏里卡池发出的光芒,柔和细腻的白色椭圆形光芒不断扩散, 最终淡去。
  书的纸页上……
  出现了一只猫。
  这只猫看起来年纪不大, 很幼小,闭着眼睛缩成一团, 尾巴也缠紧了,就像是在保护自己的重点部位一样。
  最重要的是。
  它看起来。
  很像刚刚那个平行世界的失格喵……
  首领宰:“……”
  “嘶——”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发觉自己可能造成了什么恐怖故事的恐怖故事,比如说在日猫猫的前一刻把猫猫拉到了他这个世界。
  他也不想的。
  没有人愿意在那种时候被打断的吧, 保不齐他那个口味清奇的同位体此时已经满脸怨念,甚至演变成某种比惨死厉鬼还恐怖的存在了。
  不过在那之前,他需要先确认一下眼前这只小小猫的身份。
  “喵。”
  “喵?”
  小奶牛猫抬起头,迷茫地看着眼前这个宰,第一反应是反驳:
  语法错误的人不要随便学猫叫!
  等等。
  他为什么在这儿?
  失格喵猛然惊醒。
  他不是正在和某个黏黏糊糊的太宰治在沙发上进行一些黏黏糊糊的吸猫游戏吗?
  那重新退化成小猫爪的肉垫按在自己的身上,蹭了蹭自己的腰,仿佛那种诡异的麻痒感还残留在自己的身体内部,整只猫都有点瑟缩。
  又看见眼前这个欺负他的人,失格喵怒火和疑惑一起冲上脑门,长长地喵了一声。
  “喵——”喵着喵着,声音不对劲了,“喵……?”
  这好像不是欺负他的那个太宰治诶。
  失格喵终于完全清醒过来,眼神落在首领宰那条仿若吸饱了鲜血的红围巾上,某些尘封在记忆深处却永远鲜明的画面从他脑海里蹦出来,一一划过。
  夕阳。
  高楼。
  彻底的自由。
  猫的瞳孔彻底放大了。
  “喵!”
  首领宰适时按住了这只应激的小猫咪,把猫团子拢在自己手心。没有什么威力的幼猫爪子在他手心不断划拉,不疼,很有意思。
  他只在书里见过活泼骄纵的小猫猫,没想到亲手捉住是这种手感。
  “喵——”
  小猫咪似乎抗拒地很,完全不愿意首领宰碰他。
  “这么抗拒我呀?”首领宰放开失格喵,撑着下巴看小猫咪气急败坏地站起来炸毛,又因为自己幼小的身躯,蹲下去,悲伤梳理毛发。
  它总是被人类觊觎身体。
  这就是猫猫的宿命吗。
  失格喵悲愤地想着,原地踩着那本宝贵至极的书,狠狠地瞪了首领宰一眼:
  “喵。”放我回去。
  “哎。”首领宰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没有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失格喵突然出现的事,“他可是要做奇奇怪怪的事情诶,这你都要回去?不如留下来,学一些更有意思的东西,再报复回去。”
  “喵?”
  报复?
  失格喵倒是从来没想过这个,它又没怎么长脑子,怎么可能报复得过太宰治嘛。万一自作聪明,反而被太宰玩弄于股掌之中,就不好了。
  “我可以教你。”
  首领宰的眼神里充满玩味。
  “草猫猫和猫猫草。果然我还是更喜欢恶趣味的发展啊……”
  “……”
  失格喵没由来地觉得眼前这个人不靠谱,何况他好像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做出极度危险的事,这就更让喵头疼了。
  “喵。”他大声指责首领宰试图带坏纯洁小猫咪的行为,并在首领宰伸手想撸猫的时候整个炸毛后退好几步,“喵!”
  首领宰只好放弃了和别人家猫培养感情的行为,他眨了下眼睛,那双能叫人沉溺的鸢色眸子暗得落不进一丝光线:“你先在这儿坐着吧,我处理完工作再来处理你。”
  失格喵便被晾在一边。
  没有人理他这只小猫咪了。
  这是极为罕见的事。猫猫的性格向来骄纵,也不爱动脑子,便是因为他走到哪儿都有人宠着,总有人愿意把他抱进怀里哄几下,又或者将视线放在他身上,手上不动,心里却全是他。
  怎么会有人狠心把一只猫放在身边,而完全不给一点注意力呢?
  就算是太宰治,也会在工作的时候把他抱起来,或是放在膝盖上,虽然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却能时时刻刻贴着。
  失格喵心里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失落感,它心情落下去,又想起来到这个破地方前太宰治正在对他做什么,愈发暴躁。
  “哐当”
  钢笔落下去砸地上的声音。
  罪魁祸首猫猫的爪子还往前伸着,没收回来。
  首领宰:“……”
  他弯下腰,捡起钢笔。
  然后就看见了原先干干净净的文件上,多了几个潮湿的猫爪印,而猫猫本猫正在悠然舔爪,水杯里的水微微波动着。
  钢笔放到桌上。
  “哐当”
  “坏猫猫。”首领宰面无表情地说。
  他面无表情的时候还是很吓人的,毕竟当首领这么久,猫猫总觉得直面他有一种直面森鸥外的相似感。
  但。
  失格喵的脑子实在是有限。
  他生气的时候就是纯粹的生气,绝不会因为眼前的人类看起来有多不好惹而变得从心,猫猫只会更加生气,更加暴躁,想要把桌上的一切东西都推下去,在文件上面跳踢踏舞。
  “喵。”失格喵软绵绵地叫了一声。
  它看起来很可爱,芝麻团子的黑和山竹的白,加上两个光润的宝石般的眼珠子,叫声也又娇又软,像是早上刚摘下来的樱桃啪一下咬开。
  小猫咪站起来,眼含水光。
  然后把水杯推了下去。
  “……”首领宰一脸复杂,“祖宗诶,就这么嫌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