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句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位网友路过 10瓶;25257262 5瓶;15774253、沐沐、gdcbhrwdchgfv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9章 喵喵爱玩
  “这就完了?”
  太宰治看着压在他身上, 已经准备打盹的猫猫,伸手摸了把猫头。
  “喵?”失格疑惑。
  压在人类身上睡觉难道还不够吗?保准今天晚上被压出噩梦。当猫猫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压到别人身上, 虽然总是不被人同意。
  “……”
  太宰治叹了口气。
  “我去洗澡。”他捉住意图逃跑的失格喵, 直接揽住腰,“你也去。”
  ……
  经历了一段杀猫般的洗澡之后, 两个人的情绪都有点消耗过度,懒散地一同滚回床上去。
  怠惰。
  猫睡着的速度非常迅速,太宰治还没把灯关上, 他就已经蜷缩到一边盖上被子,闭上双眼。样子看起来乖得不行, 完全想象不到这只猫抗拒洗澡的时候情况有多惨烈, 几乎是趴在门上狂挠, 一边挠一边哀叫。
  整得好像太宰治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一样, 捂嘴都无法完全制止那些惨叫。
  现在又乖巧如精致玩偶, 窝在床边一角, 只占据一丁点的位置,把那一小块地方捂得温热, 再从被窝里探出半个脑袋,让耳朵得以解放。
  太宰治看了他很久, 也没有什么反应。猫对视线并不敏锐, 而且……
  他大概觉得这里是无比安全的地方吧。
  “晚安。”
  “喵……”
  听说,成熟的、把主人当作小孩的猫猫在主人发出声音时, 只会用尾巴逗一逗,那是它们逗幼崽的方式。但把主人视为长辈的猫猫却会在主人呼唤时一次又一次地发出叫声回答。
  猫是一种没有具体语言的动物,它们的叫声更多的代表情绪,因此对情绪敏感、熟知猫猫性格的人很容易就能解读出准确的意思。
  他的失格猫猫好像想要当一辈子的小猫猫。
  虽然蠢猫猫看起来就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太宰治关上了全部的灯, 也钻进被窝,黑暗中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溜过来了。
  是尾巴。
  尾巴缠在他的腰上,痒痒的,但太宰也没拒绝,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睡着。
  很安静。
  静到只有猫睡着了之后浅而稳定的呼吸声,连带着呼吸起伏时睡衣与布料轻微的摩擦声,自己呼吸的声音,心跳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噪音。
  愈来愈响。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向自己靠拢,墙壁在无限逼近,所有的一切缩小成一个方块状的笼子,压得人神经绷紧。
  太宰治猛地钻进被窝。
  抱住猫猫,靠在对方身上,就当抱一个抱枕。踏实的温度和熟悉的、自家沐浴露的香气传过来。嘈杂的声音依旧很强烈,但太宰治很习惯那些噪音,他总是需要不断思考来克服,结果就是愈发地失眠。
  “呼……”
  尾巴动了动。
  “喵……”失格喵困倦的声音在太宰治耳边响起,太宰看不见,但他猜猫猫此刻可能都没睁开眼睛,“你干嘛……”
  被人抱紧还怎么让猫睡觉嘛。
  “睡不着。”
  “喵。”
  猫猫觉得太宰治好烦,他好想一巴掌呼上去把人揍趴下再说,但这时候困得不行,举起手臂的想法在脑袋里转了个圈,宛若中世纪那般长久,而后消失在黑洞般的倦怠中。
  他想睡觉……
  太宰治不依不饶地抱着,靠得很紧,明明床铺不小,他却把人逼到墙边,几乎压上去。
  “失格,你会离开嘛。”
  “嗯……”猫半醒不醒地回答,拖着调子,“丢掉。”
  “趁太宰睡着的时候,抱起来丢出窗外……不睡觉的坏人都丢掉……”
  “我睡不着——”
  “我想睡觉——”
  失格喵终于受不了了,在黑暗中坐起身,捧着太宰治的脸,他在黑夜中依旧能清楚地看见对方:“今天到底怎么了?”
  先是突然好心地带他去玩,逛街买吃的还陪他玩蠢蠢的小游戏,虽然烟花的时候有被吓到但确实是欣喜的一天,就连前段时间逼他在猫咖店打工上班的不愉快也被压了下来。
  结果回家之后心情又忽然成了这样。
  猫猫记得太宰治以前失眠的时候都不会打搅他的,只会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任猫猫窝在一边睡觉。
  毕竟太宰不喜欢别人看见他私底下最隐秘的情绪往外冒的时候……更不会无缘无故对着人撒娇。
  等等。
  猫猫支棱起来。
  这好像意味着太宰治更喜欢他了,弃猫的可能性大大减小了。
  蠢猫猫开心起来,大大方方地揽过他不熟悉的业务,安慰太宰治:“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告诉我。”
  他心情荡漾,没发现太宰治一脸复杂地看着这只不知道想到哪去的猫猫。
  “只是单纯睡不着。”
  “累了就能睡着了。”猫猫躺下去,“你不累吗?”
  “有一点。”
  失格喵想起以前自己在家跑酷,跑酷玩累得在沙发上睡着的事,发现自己没办法推荐太宰治使用半夜跑酷这件事来助眠。一时间他又想不起别的可以使人疲惫的办法。
  他歪头。
  好像不是没有。
  他低头,伸手,圈住,用太宰折腾他尾巴的方式。
  “你干什么——”
  “喵。”猫猫一脸无辜地继续动作,“累了就可以睡着了。”
  他盖上被子,抱住想要逃跑的太宰治,心情很好地玩起没怎么玩过的玩具来,这一刻他把猫的好奇心发挥到极致,连太宰治都罕见地生出几分羞耻心来。
  “果然和自己玩不一样诶!”
  太宰:“呜……”
  他差点羞耻到蜷缩在猫猫怀里,背对着对方把声音吞回去。
  这可是自己养的小猫猫啊!
  谁家养的小猫猫会做这种事啊!
  是他养的方法出了问题还是猫猫本身出了问题?这只猫果然不能要了!
  太宰治胡思乱想着,呼吸急促起来,手指在黑暗中胡乱抓住点什么,想了想,还是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失格喵叽叽喳喳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这只猫学语言的时候都没有那么认真过,此刻却非常高兴地不断叭叭些有的没的,一点也没发现太宰治的不对劲。
  “人类是不是都很喜欢玩弄猫爪?以前每次和其他人玩,他们都喜欢捏我的爪子。”
  “我们明天买个鱼缸好不好,我想把金鱼养起来。”
  “太宰,太宰,织田作找到新工作了吗?我可以去找他玩吗?”
  太宰治实在没忍住,转过身堵住了失格的声音,舌尖暴躁地从尖尖的虎牙上划过,带来的刺痛干逼迫人清醒,却又找不到让那些满溢情绪发泄出去的办法,只能更暴躁地咬住柔软的唇舔舐。
  失格猫给他突然的动作弄得懵了一下。
  连动作都停了下来。
  有人……会这样吸猫吗?
  这是要吃了小猫咪的节奏吧!
  他像只忽然嗅到危机的小动物,猛然警觉起来,试图后退,却因为自己靠得太近,且背后就是墙壁,退无可退。
  墙壁的冰冷温度隔着薄薄的一层睡衣,和滚烫的体温撞在一起,猫猫下意识抓住太宰治的小臂,不懂为什么这个人忽然如此富有进攻性,非要把他逼到角落。
  像是比较谁的呼吸更绵长那样,不停歇的吻。猫猫不会任何技巧,也不懂这种动作有什么意思,温软湿热的触感他又不喜欢,晚上才被章鱼小丸子烫得发疼的舌头都有些麻木。
  失格茫然地睁着眼睛,却看见太宰治闭着眼睛,脸颊的温度也在上升,好像很沉浸的样子。在昏暗的夜里,精致的五官莫名带着一点颓废,很漂亮,是静止也可以被做成艺术品堆在房间一角的漂亮。
  这个人,几乎没有见过他沉迷于某样事物的时候。
  猫猫只听见自己不受控制地吞咽了一下,舌根发软。
  “咕。”
  “笨猫猫。”太宰治抱着他喘气,“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都不知道吗?”
  “可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委屈情绪占据了猫猫的大脑,他隐约领略到了什么是真的被欺负,声音逐渐提高,“你没有教过我啊!”
  “现在教?”
  “不要。”猫猫想推开太宰治,没有理由地觉得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接吻什么的一点也不喜欢。”
  太宰治静了半响。
  “嗯,我也不喜欢。”
  他抱住失格喵,下巴压着对方的肩膀,能清晰感受到猫猫的心跳和呼吸,很快,很烫。肯定又不知道想到哪个方向去了,猫猫的思维向来跳脱而发散。
  很难让人冷静。
  但他还是静下来,闭着眼睛,抱着猫猫休息了片刻,才提出下一个要求:
  “我去洗个澡。”
  “不是洗过了吗?”
  “再洗一次,笨猫猫,就知道玩。”
  作者有话要说:  果然和自己玩不一样诶!
  智障猫猫欣喜.jpg
  感谢在2022-04-24 03:09:53~2022-04-25 04:50: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孤凰重楼 21瓶;月梁?咸魚 10瓶;阿狸撸鸭 2瓶;沐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0章 吸一口喵
  “你嘴唇, 是上火了吗?”
  店里负责甜品的小姐姐看见上工的失格坐在柜台后趴着,恹恹的,嘴唇还挂了点新鲜的伤口。
  “吸猫。”
  失格喵没精打采地回答。
  “噢……吸猫要小心呀。”
  失格也没解释他这伤不是吸猫时被猫弄的, 而是被吸猫时弄的。
  店员没多问, 其他的人好奇心就多很多了。
  前段时间一直来玩的女孩看着失格喵嘴唇上的痕迹,实战经验为零但理论知识丰富的她立刻就瞳孔地震了:“你、你有女朋友了呀?”
  她问得小心翼翼, 然而猫在发呆,很缓慢地才点了点头。
  “是jk吗?”女孩子继续瞳孔地震。
  失格虽然有一米八左右,但无论是脸庞和气质都显得格外年轻, 看起来不像是成熟的社会人,很像某个大学出来打工的年轻学生, 说不定高中也有可能。
  失格喵麻木点头——
  嗯?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他回过神, 发现自己好像胡乱确认了什么事情, 但解释起来也很麻烦, 他只好继续敷衍了几句关于那个不存在的“jk女友”。
  《我的jk女友》
  唉。
  失格喵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疲惫而歉疚地向顾客笑笑:“没睡好。”
  “!!!”
  对面好像又想歪了什么事, 彻底不敢说话了,付款后就挑了个猫罐头, 到一边沉迷吸猫。
  失格绿色的眼珠子无神地平移过去,落到人类们捉起小猫咪猛吸的画面上。猫咖店的顾客毕竟没有和猫咪建立起更深层次的信任关系, 因此也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暴风吸入小猫咪的事, 可手机上的萌宠视频里,那些养了猫猫的博主们, 却有不少……
  嗯……猫科看了直呼恐怖的片片。
  “小猫咪生来就是要背妈妈吃掉的!”
  失格抖了一下,害怕地点了叉,又趴在桌面上恢复懒散的模样。
  好恐怖哦。
  太宰治以后也要那样暴风吸入小猫咪吗?
  失格喵晚上没睡好,白天自然也没太大精神, 他尽力撑着下巴,脑袋一点一点的,连带着那两只耳朵也灵活地抖动。
  他阖眼,想要趁中午客人不多,小睡一场。
  ……
  “笨蛋猫猫生来就是要被吃掉的!”太宰治说,他站在沙发边上,身体前倾,赤足踩着地板。
  而猫猫就窝在柔软的沙发一角,好小一只,他甚至感觉自己能被太宰捧在手心,迷茫地仰头看着对方。
  好奇怪,一切都朦朦胧胧的,客厅的灯光晕成白色的一团,连着太宰治的脸也模糊不清。
  现在这个家里的客厅有这么大吗?
  画面一转。
  暗淡的、潮湿的气氛中,太宰治压着声音,带着一点不耐烦的情绪。
  好像是在安全屋的时候,春天的某个晚上。
  不干爽,黏糊糊的,又好像在糖油里滚过一遭,甜得发腻。整只猫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暴躁情绪支配,他只想抓住太宰治的手臂啃两口发泄,脚趾胡乱蹬来蹬去,尾巴时而蜷起时而伸直。
  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热得发烫的触感让猫不想动脑子,许久才让猫想起:
  现在已经不是春天,是夏天了——
  ……
  失格喵睡醒,去打开了空调。
  两颊给热得有些绯色,后颈也带着些闷潮汗意,他抽了张纸巾拽在手里揉捏,把纤维拉长又揉回去,一边蹙着眉思考。
  人类也会有春天吗?
  纸巾被丢进垃圾桶。
  疑问缠绕着失格喵,他一直熬到下班,太宰治偷偷过来找他。熟悉的人穿着不怎么熟悉的沙色风衣,推开门,称得上轻盈地溜进只剩下几只小猫咪的猫咖。
  “失格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