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他身边,他也没听见门口风铃响动的声音。太宰治就像凭空出现那边,捏着另一顶鸭舌帽,探过头来看营业额。
  失格登时想把钱都揽自己怀里。
  他的。
  太宰治闷笑了一声:“不用这么警惕,我们的钱还不是混在一起用的?”
  “……不行。”失格表现出一副猫猫护食样,嘟囔着抗议,“我,打工。我的。”
  “那你养我。”太宰治绕到柜台后面,挤到失格坐的小沙发上,不大的座椅立刻拥挤起。
  失格熟练地坐到太宰治大腿上,猫着腰,没骨头般躺在太宰治怀里,贴在一起。当猫的时候他就很喜欢这样躺着,当人的时候也没改掉这个习惯。他不喜欢有帽子压着耳朵,没几下就将鸭舌帽甩到地上。
  太宰治被一米八左右却强行小鸟依人的猫猫压得有些疼,他正面抱着失格喵,手绕过去数营业额。
  日流水……勉勉强强。扣除租房、水电成本和其他员工工资后,还要再扣除店内普通猫的生活成本,总体来说净利润挣得不是很多。
  太宰治低头贴上失格的头顶,拖着调子丧气:“我们好穷哦。”
  “喵……”失格有限的大脑让他觉得日流水的数额很高,怎么还会穷呢?
  “出道吧,失格酱,作为猫耳少年出道的偶像一定很有钱途。”太宰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当虚拟偶像直播似乎也不错,但我家猫猫实在是太笨了。”
  失格抬起头就想揍猫猫拳,但太宰治的脸离他很近,咬一下似乎更快。
  他一口啃在太宰治下巴上,尖尖的牙咬出红印。
  “嘶……”太宰治的脸色变了一下,似乎有点生气,失格的耳朵立刻往后撇了下去,变成了经典飞机耳,“坏猫猫。”
  “还想不想吃夜宵了?”
  他作势欲咬失格的耳朵。猫猫耳朵总是灵活地动来动去,里面的细毛又软又敏感,耳廓薄而脆,每次一被咬住就不敢动了。
  啃猫猫耳朵的人……大概是变态吧。失格喵撇着耳朵胡思乱想,嘴巴上却很诚实。
  “……想。”
  “那就把帽子戴上,我们出门去。”
  ……
  “想吃吗?”
  “不想……”失格看起来又可怜又委屈,鸭舌帽盖住了耳朵,也把过长的头发压在额头上,看起来像是哪家的傻孩子出来见世面。
  他看起来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总是这个摊子看一眼,那个摊子看一眼,几乎望眼欲穿,却只拉着太宰治的手腕,什么也不买。
  章鱼小丸子滋滋地冒着热气,表面煎得金黄,摊主熟练地把六个小丸子装成一份,熟练地加上酱汁,再洒一把木鱼花,盖上纸盒递给别人。
  猫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但是六个小丸子的价格……
  隔壁的摊子在举办小游戏,用纸做的小网捞金鱼。各种颜色的小金鱼在水池里游来游去,有游客捞起来又因为纸张破碎而落回去,溅起清澈的水花。若有似无的鱼味飘出来。
  猫更用力地吸了吸鼻子。
  但是玩一次的价格……
  太宰治倒是很感动。他家蠢猫猫终于知道挣钱很不容易这件事了。
  “今天本来就是出来玩的嘛。”他抱了一下猫猫,把对方漏出来的尾巴塞进衣服,“钱随便花?”
  “你花。”
  “嗯嗯,我花钱。”太宰治摸出从猫咖店拿的零钞,失格喵打工挣得的钱,向老板买了一份章鱼小丸子,在等待的时候又拉着失格蹲到隔壁去,买了两支小网。
  金色、红色、黑色、白色,还有一些混色的金鱼在水池里晃着漂亮的尾巴,失格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心翼翼地把网放进水里捞鱼。他太不熟练了,弄了半天也只是捞了一条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黑鱼,网却已经因为浸透了水,碎成了一团。
  再一看太宰,这人熟练地把捞好的金鱼递给老板打包,几尾鲜艳明丽的金色小鱼在里面游动,只有一条黑色的是失格捞的。
  失格多少有点不开心,但太宰把全部的鱼塞给他。
  “这个可不是夜宵,不能吃。”又弯下腰小声地说,“就算要吃,也回家煮熟了再说。”
  他又开心起来。
  太宰只拿了一个章鱼小丸子,剩下的五个都塞给了猫猫,裹着酱汁的小丸子虽然大部分都是面粉,可失格还是迫不及待地戳起一个塞进嘴里——于是接下来的一路都在悲催吐舌。
  纯正的猫舌头,受不得一点高温。
  坐到长椅上的时候,他还是有点难受,对着盒子里最后一颗丸子又爱又恨,戳起来彻底吹凉了再吃,脸颊一侧鼓鼓的。
  “谁让你吃那么急了。”太宰治坐在另一边,面对夜空和人群,很是平淡地吐槽。
  猫恼怒地踹了一脚太宰治的小腿。
  第一次吃章鱼小丸子,丢点脸而已——
  太宰治手上拿着一只套圈游戏获得的玩偶,一袋不知道是夜宵还是宠物的金鱼,还有一盒捏成可爱动物形状的和菓子,乱七八糟地堆在椅子上。
  “好累——”
  大部分都是失格喵想要的东西。
  猫猫终于吃完了最后一颗丸子,认真地把纸盒丢进对应的垃圾桶,小跑回来扑到太宰治身上。
  他向来对自己的体重没有什么掂量。
  猫仔仔细细地看着太宰治的脸,仿佛要从这张熟悉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喵。”
  “说人话。”
  “太宰治。”失格切换了更麻烦的语言,慢悠悠地咬字。他俩现在的姿势十分奇怪,好在现在是晚上,情侣够多,也不足为奇。
  “嗯,叫我做什么?”
  “你……是不是……要丢了我?”
  太宰治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一言难尽:“脑子,我可能是弄丢了你的脑子。”
  “可是,新闻里都说,丢弃之前,主人会出于……愧疚心理,带它出去吃一顿好的。”
  猫认真且严肃地跨坐在太宰治身上,紧紧盯着太宰治。
  “你答应过我,永远不会抛弃我的。”
  太宰治想了想,他只有一点模糊的记忆:“那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了。”
  “我不管。”
  尾巴从衣服里溜出来,暴躁地拍打长椅,又拍打太宰治的大腿。
  “安心啦,我没有要丢掉你的意思。”太宰仰头和猫猫对视,试图揉一下猫的脑壳,“我丢掉你,谁来养你呢?”
  还有更多的话,但是太宰治吞回去了,毕竟蠢猫猫也许不太能理解。
  “你……”
  与此同时,烟花炸响了。
  笨蛋猫猫并不知道今天是夏日祭,街上那么多穿着浴衣的游客,他只觉得今天的两脚兽都特别奇怪、特别热情,穿的衣服也特别古怪。
  他瞳孔一瞬间放大,在别人惊喜尖叫时的第一反应是低头撞进太宰治怀里,试图减轻爆炸巨响带来的影响。
  太宰治抬手按在猫猫的后脑上,他倒是对烟花突然炸响一事显得很淡定,仿佛早就知道这个点会有烟花响起一样。绚烂的烟花不断填充漆黑的夜空,一闪而过的缤纷光芒下,他只能感受到怀里的猫更害怕地蜷缩起来,揪着他的领口不放。
  “今天本来想说其他的事。”也不管失格能不能在烟花爆炸的声音里听见他低声的絮叨,太宰治自顾自地往下说,“但是烟花那么好看,你再不抬头,就只能明年再来看烟花啦。”
  烟花吗……失格喵也不是不知道烟花的存在,只是之前遭遇过几次爆炸,本能对这种巨响的情况很敏感。
  他缓缓抬头。
  绽放的二尺玉倒映进绿松石色的眼瞳,碎成一片流光。
  作者有话要说:  家人们,八百米,真的不是人跑的啊。跑完了之后我直接扶着路灯把午饭送给大地了,今天四肢不能展开,蜷缩在床上当废物猫猫。
  ……
  趁猫猫被烟花吓到而占便宜的太宰治是屑()
  不过在人群里面把猫猫丢下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嗅到快完结的气息()
  原定计划就是写到12w就差不多啦,没有什么精力搞长篇,虽然我是一个写日常仿佛可以无限写下去并且看起来丝毫没有主线的鸽子(?)
  感谢在2022-04-20 03:38:16~2022-04-22 00:12: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怡怡. 2个;LIYINYINLI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位网友路过 10瓶;修叶 8瓶;25257262 5瓶;Ori、沐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8章 揉揉喵头
  “喵!”
  失格喵满意地蹭着太宰治, 柔韧性极好的他膝盖抵在椅面上,双腿分开,腰却是贴着对方的。心情很好, 于是尾巴也在外面荡来荡去, 垂下去拨弄路边的野草。
  只要太宰治不弃猫就行。
  “不要太兴奋……”太宰治忙着把他的尾巴塞回去,“在外面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烟花的余韵逐渐过去, 大家又开始继续逛街,仿佛烟花爆炸的时候,时间也停止了流动。
  “唔……回去吗?”
  猫懒懒地挂在太宰身上, 打了个呵欠。
  猫猫困困。
  上班又逛街,作息良好的失格开始觉得疲惫了。
  太宰治对继续逛也没什么动力, 托了一下失格的腰, 想让猫站起来:“不是说猫是夜行动物吗?怎么你这么爱睡觉?”
  “走路, 很累。”失格喵理直气壮, “只有两条腿。”
  他直起腰, 跳到地上的时候因为膝盖压了太久, 一瞬间有点麻,险些没站稳, 不由得再次嫌弃起这个人类的躯体——完全没有猫猫的灵活了。
  “喵,喵喵。”
  失格喵抬头的时候, 发现太宰治扑了过来, 挂到他身上,两只手臂缠到脖子上的同时还发出了“喵喵”的声音。
  “你这句话至少有三个语法错误!”失格一点也不觉得这样的太宰治可爱, 反而推开,很严肃地开始科普,“喵,喵喵~”
  “喵?”
  “喵!”
  ……
  “妈妈, 那里有两个大哥哥在学猫叫诶,笨笨的。”
  “今天放假,大家玩一玩很正常。”妇人拉了一下小孩的手,“不要这样说别人。”
  ……
  回家的时候都已经深夜了,逛街买的东西被胡乱丢在家里角落,一人一猫争先往床上躺,都想要放松一下疲惫的骨骼。
  “压我身上了!”
  失格喵跑得没太宰快,飞扑上床的时候直接压到了已然躺下的太宰治身上,他总觉得黑暗里传来了什么东西嘎嘣一下的声音,紧接着是太宰治的哀嚎。
  “我的腰——”
  失格滚到床上的另一边,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以前……你也这样压到过我……”
  是因果循环的报应,绝对不是他的错!
  “帮我揉一下嘛。”太宰治可怜兮兮地趴在床上,“我好累,今天陪你玩那么久,是不是也应该帮我揉一下腰?”
  失格喵支起身,凑到太宰治身边:“揉?”
  当猫猫的时候,他踩奶是很熟练的,没事就抱着枕头,小爪子在柔软的地方压来压去。
  他复刻了以前的动作,手指压在太宰治的腰上,交错用力。
  “嗷!!呜!!!”
  “小声。”失格停下了动作,“你上次说,会吵到邻居的。”
  “我们隔壁又没有住人。”太宰治回头的时候眼里都带上了泪花,失格没轻没重的按揉让他觉得自己的腰从一半的地方折了过去,痛得要死,“好痛。”
  “是你不行。”
  失格把自己的外套丢在一边,又蹬掉了裤子解放尾巴,和太宰治一样趴在床上,被困了一天的尾巴百无聊赖地拍打着周边的棉被,软毛从上面拂过。
  “是我不行。”
  太宰治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腰,另一只手捉住猫尾巴,捏捏尾巴根,手指落到失格后腰,挠了挠。黑色的尾巴登时炸毛,蓬松如松鼠尾,直直地伸起来。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捉弄尾巴,满意地看见失格喵的耳朵也支棱起来,又重复道:
  “是我不行哦。”声音带着很明显的笑意。
  猫猫气得想要咬太宰的手指,可是尾巴被人捏在手里,他不敢乱动,挣扎的时候尾巴根被反复按压,又痒又难受,没两下猫猫就抱着枕头把脸埋了进去:“你欺负我。”
  “你也可以欺负我呀。”太宰治在他边上含着笑意,半开玩笑地撸了一下猫猫头。
  猫愤愤抬头,盯了一眼太宰治:“你又没尾巴。”
  他觉得奇怪,尾巴根被别人碰到的感受和自己平常顺毛的感受完全不一样。失格感受到自己的尾巴被微凉的手指圈住,掌心的绷带磨蹭着那些软毛,又麻又痒,除了僵在那里以外什么都做不出来,不知道该躲避还是该迎上去。
  总之是太宰治不对。
  猫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报复一下太宰治。
  他翻身压过去,抓住太宰的手腕拉过头顶,防止这个人再次弄什么小动作。
  太宰治眨了两下眼睛,鸢色的眸子里划过猫猫根本不理解的情绪。他懒懒地屈腿用膝盖蹭了蹭猫猫的腰侧:“真的要欺负我呀?”
  作者有话要说:  躺平.jpg
  感谢在2022-04-21 00:12:05~2022-04-24 03:0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