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细小空间,仿佛隔绝了世界,而他也松了口气。
  终于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喵。”
  太宰治只觉得自己蹭一下就炸毛了,后脑勺一个激灵,手按住浴室的门:“你进来干什么!”
  为什么猫猫都喜欢在主人进浴室的时候进来看看啊!
  怕他淹死吗!
  “喵……”
  太宰治听见猫关上门出去的声音。他可能大概也许确实是为了进来看看自己是否被淹死吧……猫一直对洗澡的事情极为抗拒,变成人以后都是太宰治把他拖进浴室才能勉强冲个澡,洗完还特别委屈,好像太宰治伤了他那颗脆弱的小心脏似的。
  洗个澡而已,差点让邻居以为他家发生了谋杀案,要不是太宰治解释得及时,怕不是要迎来警察的问询了。
  可人又不能不洗澡。
  发着呆,将自己洗干净的太宰治穿着睡衣推开卧室门,果然看见失格已经躺在床上,屈着小腿,面前是他的平板,上面正在进行一个普普通通的切水果单机游戏。他就那样趴着,晃着小腿,手指不断划拉屏幕,明明为了遮住身体特地为他穿了偏长的宽松睡衣,他却依旧把衣服下摆弄得层层叠叠堆积在腰间,因为姿势,腰间流畅的肌肉全然暴露在眼前。
  这场景很怪,简直就像家里养了一个没什么用的废物笨蛋美人一样,偏偏对方还毫无防备心,甚至一脸懵然地招呼太宰治上床贴贴。
  太宰治捉住他乱动的脚踝,将猫猫搬到一边,自己也躺到床上,像只猫一样翻过肚皮,非常认真地捧住失格的脸:
  “什么时候可以变回猫猫呢?”
  失格拍掉了他的手,不满地发现自己的游戏已经输了,于是愠怒地看向太宰治,张牙舞爪想要咬人。
  “我们真的很缺钱,快要养不起你了,怎么办?”
  失格喵颇不理解地看着太宰,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你挣钱。”
  “嗯,我挣钱。”
  “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蠢猫猫一点关系都没有,蠢猫猫明天的早饭午饭晚饭夜宵都没有了。”
  失格哼哼唧唧地又想咬人。
  猫猫软得不行,柔韧性极好,抱着平板的时候几乎随便太宰治折腾,摆成什么模样都行,太宰治折腾他,猫就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
  将太宰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太宰抽回手。
  而后猫伸出了jiojio。
  人类,揉肚肚你不要,捏爪爪总要的吧?
  太宰治只能扶额叹气。
  “你已经没有猫猫那么可爱了!”他恶狠狠地恐吓,“卖色是不可以的!”
  然后他躺下去,躺在失格喵的大腿上。
  嗯,猫猫膝枕,舒适。
  真香。
  “喵。”失格摸了摸太宰治的头顶,似乎是忽然获得了某种乐趣,撸猫一样揉起太宰治的头发。
  原来撸猫是这种感受。猫猫沉思。
  “失格。”
  “喵?”
  “我养你,你是不是要付出点什么?”
  猫大大方方地向太宰展现了自己的身体:随便摸。
  太宰治悲痛地发现猫这种生物好像就是拿身体征服人类的,那诡异的吸引力总是能让人沉迷吸猫放弃工作。
  “我是说别的。”
  失格喵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掌。他没怎么劳动过,当猫的时候也更喜欢被人抱着,不喜欢自己跑来跑去,于是手上便没有任何生活的痕迹,手指纤长,手心绵软,细腻白皙,简直像是谁家打发好的蓬松蛋白。
  “喵。”
  他支起身,摸过去,用太宰治教他的。
  哪知道太宰治直接嗷呜一声跳了起来,险些顶到床头柜上,他整个人瞳孔地震,按住失格喵的肩膀:“怎么可以——”
  失格喵歪头:“……不喜欢吗?”
  太宰治无语凝噎。
  “可是我觉得很舒服呀。”他理直气壮,“而且是太宰教的。”
  前所未有的负罪感袭击了太宰治,他忽然觉得自己是把一张白纸给涂抹了奇怪的颜色,整只猫都被他教坏了。
  猫垂头丧气地晃着尾巴,被阻拦之后就特别委屈,两只尖尖的耳朵都撇下去了,丧得不行。
  “不喜欢就算了。”
  他把自己埋进枕头。
  超级容易生气的失格喵显然是准备和太宰治冷战了,一点点蜷缩起来,即使没有猫那样柔软的骨骼,也依旧能团成一团。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那种事呢……
  果然……
  绝对是因为他的废物主人不行吧。
  作者有话要说: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
  直到现在还没确定攻受的我是屑。
  感谢在2022-04-18 18:00:00~2022-04-19 03:47: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亿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6章 喵生不易
  “喵。”
  失格垮着猫猫批脸在店里坐着。
  看店。
  看一家猫咖店。
  太宰治终究还是走上了奴役小猫猫的日子。
  “好可爱!可以合影吗?”热情的人类女孩看见他眼里都会爆发出奇异的闪光, 比看见猫猫形态的他还要过分,“头上的猫耳发箍好可爱,好逼真啊!”
  失格喵艰难地揉脸, 扯出一个笑, 同时举起一边的牌子:
  “店里可以免费拍照,可以抱着猫一起~”
  “您、您是不能说话吗……”女孩露出怜爱的目光。
  失格喵翻开记事本下一页:“我嗓子不好。”
  女孩更加怜爱, 几乎是小心翼翼地拉着失格喵去店里准备好的地方拍照,她的同伴抱着一只灰猫,三人站在一起, 美美地拍了几张。
  手里的猫软乎乎的,失格这只冷着脸的少年闪亮亮的, 女孩晕乎乎地就答应了在店里洗照片。
  500日元一张。
  888元一份蛋糕。
  1000元一杯咖啡。
  实打实的纸钞被放入收银台时, 失格喵才勉强有了一点真诚的笑意。
  ‘太宰说, 只要挣的钱够多, 就可以吃两顿夜宵了。’
  堕落论, 那只被女孩们宠幸的灰猫, 跳到桌上,叹了口气。
  “喵。”
  上班, 上班,上班。
  怎么当猫猫还要上班的?
  失格也趴下去, 颓丧地啜饮面前的牛奶。
  太宰治非要他来工作, 说他要为自己的一日三餐负责,他有什么办法?
  猫委屈得要命。
  猫咖, 奴役猫猫,猫德教育,猫猫得而诛之。
  太宰治,推行猫德教育, 失格得而诛之。
  他把面前的抱枕幻视成某种太宰治的生物,在手心不断揉捏,进行一些微不足道的发泄。
  猫猫鼓着脸生闷气的模样也极为漂亮,至少大部分少女吃这套,浑身散发着阴郁气质的美少年好巧不巧是当下的流行款,何况失格的绿色眼瞳在灯光下折射玻璃珠般的璀璨冷光,眼型却是多情含水的桃花眼,轻飘飘扫过来的时候总是十分让人心动。
  又加上他“佩戴”着的软萌猫耳猫尾,反差感一拉,可爱得很。
  “叮铃”
  门口的玻璃风铃发出声响,清脆可人的声音里,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你们这家店——”
  他声音卡住了。
  “太宰治??!”
  也难怪他认错,任何看见失格第一眼的人都会觉得这孩子长得实在是像换了发色瞳色的太宰治,失格喵看着眼前的熟人,轻轻地往右边歪了歪脑袋,耳朵也随之一抖。
  “你……认错人了吗……”
  他很缓慢地咬字,软绵绵的,咬字能让人听懂,只是有点怪,像是初学没几天不能掌握好音节那样。
  声线与太宰治的不一样,但太宰治本身会伪音,而且演技非常好。
  偶然路过猫咖的中原中也完全忘了走进猫咖的初衷,他从一群学生间穿过去,一身煞气吓得周边人自觉为他开路。他一直走到柜台,双手按在台面上,前倾。
  盯——
  失格喵默默低下头,翻找出一边的记事本,打开:
  “本店今日出售:摩卡……卡布奇诺……芝士蛋糕”
  耳朵一晃一晃的,可爱归可爱,其实是因为他好怂。
  他又翻过几页。
  “我嗓子不好。”
  中原中也挑眉。
  “你、你要做什么!”在店里消费过的女孩儿冲过来,害怕,但是勇敢地站到失格身边,“小哥哥已经这么可怜了!你不要欺负他!”
  她一只手握着手机,显然是害怕极了。
  中原中也这才反应过来他做了什么。
  大庭广众之下威胁一个打工的少年……
  失格羞赧地低着头。
  看样子真的不是太宰治。
  “抱歉。”闹了那么一下,中原中也把走进店的初心忘完了,他压了压帽子,走了出去。
  而失格把记事本翻到最后,用手指捂着一半的字,特地将“谢谢惠顾”的“惠顾”挡着。
  “谢谢。”他小声且软绵绵地说。
  女孩被他弄得周边都要咕嘟咕嘟冒出小泡泡了。明明看店的小哥哥年纪看起来比她大,却无端让人有一种保护欲,简直像一只没什么能力只会卖萌的小猫咪。
  失格喵看着女孩子,心说他本来就是一只没什么能力的小猫咪,为什么要出来打工呢?
  其他的猫猫看见中原中也离开了,也各自平复了炸起的毛,专心讨好眼前的客人。
  可恶……生活不易,异能力卖艺。
  “叮铃”
  风铃又响起来。
  “林太郎,我想进来玩嘛……”
  “爱丽丝……”
  失格喵默默低下了他的脑袋。
  作者有话要说:  太宰治,压榨猫猫,猫猫得而诛之。
  感谢在2022-04-19 03:47:23~2022-04-20 03:38: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蓑烟雨任平生 30瓶;杀鼠 20瓶;默远 10瓶;evina、揉揉泡芙、无澈、心动于宰、阿卡在线劈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7章 喵哩喵哩
  他的大脑常年处在停机状态, 很少时候才会被拉出来用一用,比如说现在。
  失格喵原地趴了下去,把记事本放在面前。
  “休息中”
  “撸猫一位2000”
  “诚信至上理智消费, 付款及打赏可投入左侧箱子”
  失格摆烂, 堕落论就跳到柜台上帮忙看着。
  “爱丽丝,你看, 店员都在休息。”
  “可是……这不是可以自助——”爱丽丝清脆的声音卡在嗓子里,狐疑地看了一眼店里的人,和猫。
  和疑似猫的人。
  “爱丽丝?”
  爱丽丝抬头的时候, 脸上那些诡异的表情收敛起来,她拉着森鸥外的衣角, 软软的小手晃了晃, 因为和森鸥外闹脾气而显得有些嘟起的唇里发出请求:“林太郎, 钱包。”
  没人能拒绝那样蓝色的眼睛。森鸥外也是。
  虽然他前段时间做噩梦梦见爱丽丝变成了一米七以上御姐, 把他这样那样之后踹进地牢, 伙同其他疑似小白脸的生物篡位, 但他醒过来瞧见这样无辜的、似乎一无所知的爱丽丝,还是觉得对方非常可爱。
  爱丽丝接过钱包, 翻开随便抽了几张纸钞,也没看数额, 塞进箱子。
  在森鸥外看不见的地方, 她的眼神分外怜悯。
  异能力打工什么的,太可怜了。
  “喵~”自然有猫主动过来蹭他们, 把注意力拉走。
  天衣无缝顶着压力,做出一副卖萌样,蓝眼睛里满是苦涩——打工猫,惨中惨。
  “这家店人气很高嘛。”森鸥外左右看了一圈, 他随便穿了件白大褂,头发不修边幅地垂着,胡茬也没打理,看起来就像是随处可见的颓废大叔,完全看不出来他的职业是Mafia首领。
  爱丽丝倒是蹦蹦跳跳很活跃,很快就和女孩子们加入了吸猫大军。
  失格趴着,在底下的柜子里摸了好一会儿,找到了一个能遮住半张脸的口罩戴上,这才勉勉强强地抬起头。森鸥外正巧漫不经心地飘过来一眼,瞅见少年那绿松石色的眸子和姣好的眉眼,略微一顿,也就放过了。
  挡住大部分五官之后,失格和太宰治相似的地方少了很多。
  他丧着脸打开箱子点了一下钱,发现爱丽丝财大气粗地给他塞了几张万元大钞,顿时感动地泪花都要冒出来了。
  钱啊,快乐之源泉。
  失格轻叹了一口气。
  没钱的猫猫疯狂掉毛.jpg
  ……
  猫咖店关门在这一整条街上都算早的,在夜市热闹起来的时候,他们早早地歇了业,理由是猫需要休息。失格早早地把橱窗上的牌子换成了休息中,等待客人全部离开,再自己一个人坐在柜台后点钱。
  问就是这样格外有成就感。
  他数学当然不太好,只会简单地按计算器,但一张张纸钞流过手心的触感过于感人,失格喵恋恋不舍地看着营业额,仿佛那代表了烧烤、刺身、寿喜烧。
  一直到太宰治将鸭舌帽压在他头顶,将两只耳朵都限制在小小的帽子里。
  “喵。”
  失格喵沉浸在点钱的快乐中,完全没发现太宰治偷偷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