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然没有Mafia干部的模样,没骨头般倒在椅子上,单腿屈起,像一位随处可见的邻家少年,“织田作,安吾说我的黑历史太多,不能像你一样一下子就洗白,得为政府工作两年才行。”
  他委屈道:“你看,安吾欺负我。”
  “太宰,加油。”
  太宰治那累累的罪孽浸透了骨肉,确实难以洗净。
  “幸介也快要到小学的年纪了,上学需要的开销很大,织田先生还负担得起吗?”
  织田作的脸色逐渐变成了“囧”的模样。
  生活,好难,日常,好难。
  洗白后,钱成了最大的难题。
  “我想办法再找一些兼职。”织田作木着脸叹气,“生活费不多了。”
  没有了Mafia那份高收入的工作,还真是艰难。
  太宰治单手抱着沉甸甸的、已经困倦眯眼的猫,心里逐渐冒出一个很久之前就存在的想法。但他没说出来,而是缓慢站起身走进卧室,将猫饼放在床铺上,自己也去洗了个澡。
  躺回床上的时候,猫果然已经酣睡了。
  太宰治睁着眼睛看天花板,他其实不太想睡觉,但现在比起之前的生活,可谓是松弛如绸布,紧绷的弦得到了充分的放松,空余的时间反而不知道做什么。
  他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个临时拼凑起来的小家庭,以为自己会因为突然出现的太多人而感到嘈杂厌烦,实际却也还好,除了孩子们叽叽喳喳围过来的时候。
  模糊不清的记忆里,似乎在另一个世界发生过什么极度荒诞的事,叫他在白天的时候忽得心悸,而后开始用尽全力找猫。
  还真就发现了猫正在遇到难题。
  太宰治将一只手掌覆在自己眼皮上,闭上双眼,往日的回忆与信息在大脑中整合。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自己也有些倦了,侧身躲进被窝,和熟睡的猫挤在一块。
  许愿第二天猫不要变成……
  嗯?他为什么要许这种愿望?难道噩梦梦见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2-04-16 22:43:52~2022-04-17 13:39: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北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55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3章 喵喵成年
  “织田作, 织田作。”太宰治穿着睡衣,宽松的领口下是大片的绷带,他只穿了一双拖鞋, 细瘦的小腿上也缠满了绷带。
  织田作之助正伏案写作, 回头时就看见太宰治在他简陋的、书房改造的卧室前驻足,不安地在门口站着。
  握笔的手顿了顿, 织田作将钢笔搁在纸上:“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记得你很早就去睡了。”
  “织田作养过小动物吗?”
  “这倒没有,你是想问失格的事情吗?”
  太宰治猫猫点头。
  “它现在……浑身发热。”
  “发烧?”
  “不,不是……”太宰治的脸色很罕见地出现一点犹疑和尴尬, “好像是……青春期到了。”
  织田作之助:。
  这显然触及了他的知识盲区。
  “这……”织田作搜刮了一遍他脑海里为数不多的养宠物相关知识,终于在角落的部分找到了某个被他帮助的老太太说过的猫的春天, “棉签?”
  “棉签?”太宰治微微提高声调, 反问。
  “就是, 棉签……这样, 那样……”织田作也窘迫起来, 不知道说什么好。
  太宰治略有所思:“前面还是后面?”
  “嗯?”织田作不解, “什么前面后面。”
  他回想起失格喵的性别,又觉得棉签怕是不适用:“要不还是绝育吧。”
  “会被猫暴揍。”太宰治回答, “绝育太为难了。”虽说如此,他自己也拿绝育的事情恐吓过几次小猫咪。
  “还是去陪着它吧。”
  太宰治依旧站在门口猫猫搓手, 踢蹬着拖鞋, 视线一会儿下移,一会儿挪到天花板。
  “那我去了。”
  他看起来视死如归, 悲壮万分。
  “我真的去了。”
  棕色的发丝一晃,他消失在门口。
  织田作有少许疑惑,手搁在纸上沉思了片刻。又觉得太宰治既然做了决定,那应该是能把事情解决好的。何况猫到了差不多的年纪, 在差不多的季节,发生这种事情好像很正常……大概是很正常的吧。
  ……
  太宰治觉得一点也不正常,猫猫到了春天他还能胡乱把小东西送进宠物医院,进行一套残酷的绝育套餐,可人……
  他看着床上熟睡中翻滚的熟睡猫耳少年。
  好麻烦。
  好麻烦啊……
  太宰治低头将手放在失格的额头上,异常的温度几乎有点烫手指,汗珠沁出来打湿了额头的发丝,呼出来的气息也滚烫潮湿,整只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没记错的话,猫的生理反应似乎很难解决。
  这个时候了,他总不能从外面捉一只漂亮的小母猫回来给失格抱,且不提他会不会当场被暴揍,失格喵的取向究竟是人类还是猫仍旧是一个无法弄清的课题。
  “喵……”意识不太清晰的失格喵蹭着他温度较低的手指,痛苦中找到一个可以求助的人是多么放心的事,他自己也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能爬起来半睁着眼睛用乞怜的眼神看太宰治。
  太宰治痛苦地闭上眼睛,一些奇怪的画面碎片出现在脑海里。
  “都说了不要用这张脸喵喵叫了……”
  “喵。”
  他因为只套了件睡衣显得温凉的身躯倒在了床上,同样温度不高的手指捂住失格喵的眼睛。
  突然失去视野,失格茫然地眨了一下眼睛,潮湿的睫羽在太宰治掌心挠痒痒,对方叹气,轻轻将他按倒在床上。
  “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管。”太宰治的声音在他耳朵边上响起,失格喵的尾巴不安分地缠上对方的小腿,管他太宰说什么了,可怜的猫猫现在就想抱个凉凉的东西睡觉。
  他碰到失格喵的小虎牙,尖尖的,在指腹上压出一个小坑。太宰治由衷发言:“希望你明天不要打我。”
  作者有话要说:  也什么都不要写。
  _(:з」∠)_
  感谢在2022-04-17 15:00:00~2022-04-17 23:52: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IYINYINLI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丞哥给我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4章 喵喵躺平
  第二天早晨时分, 织田作起床时并未见到太宰治,这也正常。太宰本就爱熬夜,何况昨天三四点的时候还听见对方偷摸开门出来洗澡的声音。
  总之早上的时候家里很安静, 他经常是最早起的那个。
  咖喱店老板已经在物色新店面, 危机解除,他也不好意思一直借宿在这里, 已经准备好要搬走了。织田作亦如此,他准备多找几个兼职,先租下一个房子供小孩们生活再说, 总不能持续麻烦太宰。
  简单炒热了昨夜剩下的米饭,织田作将朴素的小菜分碟装好盖上保鲜膜放进冰箱, 等几个小时后某人起床可以直接用微波炉加热食用。
  他平淡地整理了一下家务, 用粘毛器将衣服上的猫毛清理干净, 才安静地离开了这里, 出门打工。
  确实如织田作所预料, 太宰治此刻搂着他的猫猫疲惫地睡着。
  几乎被生理反应折腾了半个晚上, 到最后他只能诱哄着什么也不懂的猫猫自己来解决。
  他控制住胡乱挣扎的猫,被猫贴着动来动去的感觉又不好受, 但太宰治预感他要是做出些虎狼之事第二天怕不是要被猫丢出家门,因此压着那些激起来的暴躁情绪, 只是反反复复抚摸失格喵的后背安抚, 一直撸到尾巴根。
  撸猫嘛。
  他很熟练。
  大脑空空的猫猫只想要更多的蹭蹭,在他怀里咪呜咪呜地撒娇。
  若是真的猫也就算了……
  太宰治搂着同样疲惫的失格, 两个人挤到一块,他这么搂抱着,就像抱一个乖巧的高热抱枕,就是对方毛茸茸的尾巴时不时动一下, 挠到他小腹上,很痒,这点非常不可爱。
  睡前他还特地对着已经意识朦胧的猫猫强调了几遍:“你自己吵着要的。”
  “醒过来绝对不能打我。”
  只会咪呜咪呜的蠢猫猫即使累得睁不开眼睛了,也依旧习惯性一巴掌呼太宰治脸上去。太宰治默然,想起才拉着失格喵的手做了什么,实在忍不了,便去洗了把脸又冲了个澡。
  养猫艰难。
  ……
  “喵。”
  太宰治是被猫弄醒的。
  失格喵压在他身上,毫不顾忌地伏着舔舐他的颈侧,温热的触感,痒,还带着一丝刺痛。
  “干嘛……”太宰治怠惰地一卷被子,推开猫猫翻身侧躺,“我还没睡够。”
  “喵……”失格锲而不舍地抱过来蹭蹭,见太宰治不理他,从被窝里捉出太宰治的手,拉过来。
  啃爪爪。
  猫的舌尖带有细微的倒刺,牙齿又尖锐,又啃又舔的动作对手指上本就存在的伤口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太宰治抽了口凉气,试图收回自己的手。
  “我又不是猫,受伤了不需要舔伤口。”
  猫猫实在是一种很能吵闹的生物,而他们这儿还住着其他人,为了不让某只蠢猫呜呜叫的声音传到织田作耳朵里去,太宰治昨天牺牲了自己的手来给猫当泄愤玩具。
  从手指啃到手背,又啃到手腕。再啃回去。
  “知道你昨天晚上很难受了,我现在想睡觉,可以吗?”太宰治软着声音,rua了一把猫猫头,把少年拽进被窝继续当抱枕。
  “难受。”失格喵在被窝里,闷着声音嘀咕了一句。
  他在被窝里翻来覆去,虽然不似晚上那么高热,却还是带着一点不正常的余温。
  太宰治:……
  “我教过你了。”他反抓住失格喵的手,按住,“你自己解决,不要打扰我睡觉。”
  太宰治只觉得猫在被窝里动了动,手被扯过去,柔软湿热的舌尖一下一下地滑过掌心。
  意思很明显。
  当然是要太宰来。
  作者有话要说:  懒猫理直气壮。
  最近手腕疼,为防止腱那个什么鞘什么炎的发生在我身上,我决定少写一点_(:з」∠)_防止肾亏。
  感谢在2022-04-17 23:52:38~2022-04-18 17:52: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IYINYINLING、温迪的老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8989432 30瓶;修叶 18瓶;抖s是隐藏属性、初遇见 10瓶;贺朝夫斯基、尼古莱·西里维奇·果 2瓶;gdcbhrwdchgfv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5章 喵的报答
  “太宰, 新工作怎么样?”
  “不怎么样,洗白的日子好漫长。”太宰治无聊地拨弄酒杯中的冰球,“安吾又在加班。”
  “带失格去宠物医院绝育了吗?”
  太宰治才抿进去的冰凉酒液喷了出来:“咳、咳……没有, 织田作你不要管这个了。”
  “可是我那天听到失格喵喵叫的声音好像很痛苦。”
  太宰趴在吧台上, 脚尖点地,整个人呈现扑倒状, 嗓子里发出奇怪的、如同水烧开的声音:“呜——”
  好羞耻。
  果然还是被织田作听见了吗。
  “反正猫猫自己会解决的。”太宰治摆烂式地趴着,小口啜吸酒杯中冰凉的液体,一直到冰球在空荡荡的杯中叮当作响, “不说这个,我回去了。事情好多, 都没有喝酒娱乐的时间了。”
  他搬了家。
  换了更小也更安全的地方住着, 虽然因为养了猫的缘故, 没有放任自己生活质量下滑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但也确实是怠惰得不行, 一个懒人, 一个懒猫,两只生物一起摆烂到极点。
  懵懵懂懂的小猫生理期时间持续了两三天, 而后才有所消退。太宰治每次想起来那些荒唐的时间都觉得头皮发麻。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次。
  他带着一身讨猫厌的酒气,推开了家里的大门, 只见黑暗中两颗绿幽幽的鬼火飘起来, 以某种奇异的的轨迹飘到他身边。
  “啪嗒”
  灯打开了。
  套着睡衣的失格艰难地撑着玄关的鞋柜,用两条腿站着, 眼巴巴看着太宰治。
  “夜宵。”他学语言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学会了一些常用词汇。
  比如说“早饭”“午饭”“晚饭”“下午茶”“夜宵”“零食”。
  太宰治把回来时随意从24h便利店买的甜牛奶递给他,又帮忙撕开了包装把吸管扎进去,接着猫就会以奇怪的姿势奔回客厅, 安安静静地窝在沙发上进食,而他也能得到一点空闲时间去洗澡。
  放了水,他在狭小的出租屋浴室里叹气,第无数次真心实意觉得自己养了一个特别能吃还特别来事的傻猫。水雾逐渐填充了浴室的每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