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手里,剩下的那一点尾巴尖也要顽强地晃动。
  他用力压下去。
  尾巴反而更努力地往上翘。
  太宰治反复压了几次,小尾巴更嚣张了,干脆缠到他手臂上。
  现在失格半跪在床上,上半身直立着,而他跪坐,腰弯下去捉失格喵的尾巴,比对方低一截。太宰治于是抬头,仔细看失格喵的脸色:“你不是故意的吧?”
  “……啊……”
  失格喵一脸无辜。
  猫和尾巴本来就不是一种生物嘛。
  不过太宰治这样捉他的尾巴根,失格喵也觉得有点难受,有点……太痒了。他忍耐住挣扎的心思,在心底吐槽人类穿衣服真是麻烦,而后低声发出一些音节催促太宰治:
  穿衣服什么的,需要玩尾巴吗?
  “又不是在玩,我很认真地在帮你穿衣服诶。”太宰治不满极了,“我都没有给别人换过衣服。”
  他略有些用力地按住尾巴根附近的骨骼,强行把它压了下去。
  太宰治看着终于乖顺往下垂着的尾巴,松了口气,没注意到收回手时指腹轻轻擦过了尾巴根附近的皮肤。他顺手量了一下失格的腰围,心想之后可能要去给他买点衣服。
  猫猫的体温永远比他高,触碰的时候暖且软,手感相当好。
  但还是没有撸猫舒服。
  “怎么没声音了?”
  作者有话要说:  挠猫猫尾巴根可能会被打。
  感觉在写地主家的傻儿子,唉,但凡猫猫争气点太宰治就已经没了。
  但凡太宰治争气点猫也没了。
  感谢在2022-04-14 11:31:51~2022-04-15 20:31: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软绵绵 42瓶;Star 30瓶;晏晏笑言 10瓶;怜香惜玉 6瓶;Zaszor 5瓶;小王家的大树 3瓶;叶言枫 2瓶;可爱即是正义、沐沐、西楼谢俞何时反攻、今天熬夜了吗、每天都在找粮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1章 喵学人话
  失格一巴掌按住了太宰治的脑袋。
  啪的一声, 清脆可人。
  太宰治给这一下按懵了,不知道对方在气什么。
  他抬头看向小猫咪的眼睛,绿松石色的眼瞳像一汪清泉, 有点不耐烦, 抿紧唇的动作让尖尖的虎牙在柔软的唇瓣上压出一个小坑,他焦躁地舔唇, 脸颊有一点不甚明显的绯红,大概是刚刚闷在被窝里的余热。
  “又不是没碰过。”他轻轻捉住失格的手腕,移开, “以前不是还跑到别人怀里求撸毛吗?”
  “……喵。”
  太宰治呼吸一窒:“不要顶着这张脸喵喵叫,会出事的。”
  他也没说会出什么事, 只是最后把失格的衬衫往下拉了一点, 撑起身揉了揉失格喵的发丝, 把两只耳朵压到一边。
  “在你塑造的这条世界线崩塌以前, 你就乖乖地呆在这里, 可以吗?”
  失格喵被揉脑壳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低头, 眯起眼睛享受,闻言警惕地支棱起耳朵, 迅速摇头,呆毛随之乱晃。
  他不要一个人呆在Mafia顶楼了。
  “好吧, 那你和我一起。”
  他牵着失格的手腕, 试图把这只大型拖油瓶带走,哪知道对方连走路都不太会, 第一反应是四肢着地。
  画面有点太过美好,太宰治木着脸,把失格拖起来。
  “蠢猫猫,你连走路都不会, 这样怎么出门呢?”
  失格歪头,张开双臂倒在太宰治身上,这姿势的意味很明显:
  你抱着呗。
  某只猫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重量大概是超过了太宰治的,这具身体肌肉流畅,几乎没有赘肉,帮他穿衣服的时候太宰治还摸到了一些腹肌,劲瘦的腰一看就爆发力很强。
  要是会运用这具身体,估计抱两个太宰治都没问题。
  可那应该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蠢猫猫四肢各走各的,除了躺在一边卖萌以外什么用处都没有。
  “算了。还是在这里等着世界线崩塌吧。”
  太宰治想了想,觉得现在出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必要,不如就这样呆在Mafia首领办公室,静等世界恢复原样。
  毕竟出门带着这只猫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失格喵没什么意见,不用出门就意味着不需要把衣服穿好了,那条不听话的尾巴登时愉快地支棱起来,左摇右晃,比一些狗狗还晃得勤快,双手一举,衬衫下摆随之拉高。
  太宰治眼疾手快地把被子盖到了失格身上,顺势一裹,把该挡的不该挡的都挡住了。
  “……啊。”
  “当人不可以这样的,”太宰治一脸复杂地看着这只猫,“不可以暴.露狂,懂吗?”
  猫猫不懂,猫猫觉得要穿衣服的人类都是蠢蛋。
  猫在床上变成一只猫猫虫,被太宰治用被子裹成一长条,四肢都被困住。而太宰治则溜下床,将先前地上散落的一些需要打马赛克的东西捡起来装好,丢在一边,省得在面前辣眼睛。
  “我有不详的预感,之后你可能还要变成这副模样。”太宰治将塑料袋丢在床头柜上,自己躺上床,和猫猫面对面,“所以我们必须要学会说人话。”
  “说……人话……”
  “嗯,说人话。”太宰治按住乱动的猫猫头,“来跟我念,我。”
  “……我。”
  其实失格并非完全不会人类的语言,他只是听得懂但不会说,不熟悉这副人类的身体。太宰治强迫他念了几个词之后就逐渐熟练起来,能够一小段一小段地说几句话。
  “太宰治。”
  “进步很快。”太宰第一次当日语老师,颇有兴致地教一些平常会用到的句子,但很快就感到无聊,打开隔间门从首领办公室里摸出来一个平板塞给猫猫,让他戴上耳机自己学。
  他自己则是坐在首领的位置上,纤长的手指敲击着面前笔记本的键盘,观察外面的情况。
  估计等那个什么……
  人类反抗军。
  打到Mafia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随之崩塌吧。反抗军只是世界意识因为剧情逻辑的不合理而捏出来的一股抗争势力罢了。
  这个虚假的世界终究会因为不够平衡而塌垮。
  失格喵坐在他怀里,一抬头就磕到太宰治下巴:“饿了。”
  他抓住平板,把上面的画面展示给太宰治看:一部美食片,烤肉正在铁板上滋滋地冒着油花,焦糖色的酱汁淋上去,只恨自己没有一部闻不到气味的手机。
  “伟大的Mafia首领,你可以自己叫下属送饭上来。”
  “饿。”猫猫执拗地抓住太宰治的手指,继续强调,“饿了——”
  太宰治再度端详起猫猫的漂亮脸蛋,心里第无数次重复这家伙是人间失格,是他那只智商欠费的猫——果然肯定是长大的时候把脑子的能量全花费在身体上了吧!
  他向前倾倒,将失格拥在自己怀里,下巴压在对方肩上叹气,对方的手指半撑在桌子边缘,因为支撑了两个人的重量而微微泛白,尾巴不安地扫过太宰的小腿,很是疑惑地侧过脸看垂头丧气的太宰治。
  “喵?”
  被迫弓着背,和太宰治的胸膛完全贴在一块儿,欠揍的某个人开始摆烂式发言:“我也很累了嘛,让我休息一下。”
  “我想……”猫猫艰难地说,一个音一个音地往外蹦,他回忆刚才学会的一些词,“但是我想……”
  “嗯?”太宰治闭着眼睛靠在失格的身上,手指懒散地垂落,被猫猫抓着,他语气轻软,很是随意地哄着猫猫,“想什么呀。”
  “想……和太宰……一起吃。”
  太宰治的手指倏然僵住了。
  失格越说越顺畅,在最大范围内转身面对太宰治,手指依然勾着太宰治的手指:“想和太宰一起。”
  清澈的绿眸映着窗外热烈的晚霞,夕阳时分,他说着可能自己也不明白意义的话。
  晚霞像火一样燃了半边天,笔记本屏幕上是监控和不断弹出的各色消息,外面在发生吵闹而残酷的战争,这里却只有一只纯粹得脑袋只剩下一根筋的猫。
  “不可以丢下我。”
  作者有话要说:  猫猫有夕阳ptsd。
  感谢在2022-04-15 20:31:06~2022-04-16 22:43: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酸柠檬拌糖 10瓶;沐沐、XP是猫耳正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2章 喵喵嗷嗷
  于此同时, 所谓反抗军终于冲进Mafia,世界崩塌了。
  失格依旧抓住太宰治的手指,坚定地重复:“不可以丢下……”
  一切的场景破碎成绮丽的画片, 仿若一片教堂里的彩色玻璃窗被人打碎, 时间线开始回移,回到那个失格喵在费奥多尔为他准备的囚笼里画下扭曲文字的一刻。
  “喵。”
  失格喵坐在沙发上, 安然舔爪,对费奥多尔说的任何话都当做耳旁风。
  费奥多尔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前一刻还在惊慌不安的小猫忽然淡定下来, 仿佛已经不把他看在眼里。
  失格喵晃着尾巴,让尾巴将自己的四只小爪子圈起来, 而后蹲下变成一只猫猫方块, 敌不动我不动。它从来不是擅长隐藏情绪的小猫咪, 因此这点掩盖不了的轻松愉悦几乎是一瞬间就被费奥多尔发现, 而他根本想不明白为什么失格喵会在一瞬间内情绪大变。
  他脸色一沉, 觉得事情肯定出现了什么他没想到的变故, 站起来拉开窗帘,窥了一眼外头的景象。
  暂且安然无事。
  “不论如何, 我希望您能好好想一想我的条件。”
  “喵。”
  猫表示在想了在想了,它很敷衍地在动那容量并不高的脑子了。
  心里却在想着晚饭该吃什么好。
  它受了这般的惊吓, 理应叫太宰治多准备几条小鱼干安慰才行。太宰那人喜欢吃螃蟹, 那它跟着委屈一点吃螃蟹也没问题……嗯,就普普通通帝王蟹好了。
  一片寂静里, 敲门声忽然响起。
  “开门!”
  猫的尾巴支棱起来。
  “喵!”
  费奥多尔明白自己是要失败了。
  他犹豫了两秒是否要捉住猫质,最终还是没下手,轻轻叹了口气,打开门。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 而窗外,也已经布置了各种防备,紧急调动大批量军警只为捉住他这位魔人。
  也确实值得这样的待遇。
  “输给一只小猫了啊。”他一边无奈地笑着,一边举起双手,看向分明是着急赶来却淡定在一边站着的某人,“太宰君,你的猫很可爱。”
  “我的猫当然很可爱。”
  太宰治轻轻地喘了口气,得意洋洋的语气。
  他们错身而过。
  太宰治在门口蹲下。
  “喵——”
  小猫咪扑进太宰治怀抱。
  太宰治看见猫的那刻骤然松了口气,心想幸好现在的失格喵还是猫,他轻轻松松地将猫抱在怀里,托住猫的脊背,手指轻抚软毛。
  “费奥多尔,抢别人宠物是无耻的行为。”
  费奥多尔自然没搭话。他乖顺地被铐住手腕,什么反常都没有,只回头睨了太宰治一眼,既没有怨恨,也没有不甘。
  “太宰先生,接下来……”
  “不要碰他,剩下的事情安吾知道怎么处理。”
  太宰治抱着失格喵,悠然迈步走下楼梯:“他还有一个同伙,注意些。”
  “是。”
  失格喵就在太宰治身上蹭啊蹭的,心情前所未有地好。
  阳光落下来,暖意融融,失格喵舒展了一下肢体,懒懒地喵了一声。
  “回家。”
  “喵——”
  ……
  “喵嗷!”结果好心情在看见家里寒酸的晚饭时,骤然崩塌了。
  好可怜,咖喱,白饭,几个小孩子每人一碗,织田作则是一盘加辣的特制咖喱,老板是一盘普通辣,太宰治和它则是蟹肉罐头与鱼肉罐头。
  许是为了安慰吧。
  它还多了半个鸡胸肉罐头。
  失格喵不满地睁大双眼,怀疑这可怜的晚饭是自己的幻觉,然而小爪子推了推太宰的胸膛,对方也还是一脸淡定地坐下,舀起一勺肉,语气沉痛:“失格啊,我们真的很穷。”
  嘤。
  放它回去,它要当Mafia首领。
  “我们吃了这顿没下顿。”
  喵。
  它想念富有的中也……陀思也勉强可。
  “但是你还有我。”
  失格喵终于忍不住去咬太宰治的手指。
  你又不能吃!
  猫挣开怀抱,跳到自己的位置上,索然无味地开始进食。
  太宰治对于罐头倒是百吃不腻,将那常人觉得咸腥的腌制蟹肉全部倒在白米饭上,混合成一盘蟹肉拌饭,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自己从黑卡随便刷变成扣扣搜搜每一天。
  毕竟家产里面还有一只身价无量的小猫咪嘛。
  吃完饭,一桌人围着随意聊点普通的事,不涉及外面的一切,仅仅局限于这屋里的每一个人。
  “我盘下了一家店,打算和织田先生一起去中华街开家咖喱店。”
  “那我可要去光顾一下,品尝织田作作为大厨的手艺。”太宰治抚摸着怀里的猫,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