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室。
  “我准备了很多礼物给林太郎一一尝试哦。”
  闻言,森鸥外整个人一抖:“爱丽丝酱最近又看了什么小说吗?”
  爱丽丝侧头看了他一眼,充满恶趣味地勾起一个微笑:“最近在看gb的小说,很有趣,我正想和林太郎玩角色扮演呢。”
  “什、什么……”
  爱丽丝复述了几句小说中的片段。
  几分钟后。
  “还是让我回去坐牢吧。”森鸥外作势欲逃,被爱丽丝紧紧抓住,“不要啊——”
  ……
  总之,异能力和主人的地位几乎是被颠覆了。
  失格喵却并没有那么开心。
  它躺在Mafia顶楼的首领办公室看着横滨的天空,宽阔的景色在它面前展开,身下的座椅被改造成豪华猫窝,躺着便是享受。
  不用它动,就有人把美味的鱼肉喂到它嘴里。
  属实是一只蠢猫猫能想象到最奢华的享受了。
  但并不是很快乐。
  它为了反抗费奥多尔,强行用书改变了世界。但这个新世界的逻辑异常脆弱,完全站不住脚,它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层随便糊上去的假象会因为力量消散而崩塌。
  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享受一天是一天了。
  猫含泪吃下眼前的零食。
  “咚咚咚。”
  “喵~”
  “进来吧。”
  因为重要的员工都是异能力,所以猫不用学会人类的语言,它们异能力之间可以加密交流。
  罗生门大步迈进办公室。
  “报告首领,横滨地区的人类反抗军已经被尽数消灭了!”
  失格喵:“……”
  阿巴阿巴。
  虽说它是用书改变了世界,可它只是框定了一个具体的逻辑,其他的细节全部有这个新生的逻辑自发衍生填充。
  人类反抗军……战斗……全灭什么的……
  它可从来没有想过。
  罗生门这边填充出来的剧情未免也太暴力了。
  但猫作为首领,自然不能显得过于白痴,它矜持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又奖励了罗生门一些工资,以资鼓励。
  “做得很好。”
  “为首领做事是我应该的!”罗生门宛若打了鸡血,一脸奋斗。
  它此刻的模样不是失格喵之前要求的可可爱爱绷带猫的模样,而是更偏向与布形成的人型物体,走路的时候特别轻飘,几乎没有声音。五官表情则是由布料之间留下的缝隙构成。
  “去好好休息吧。”失格喵也不想看见罗生门成为新一代劳模,一个不停歇的战斗机器。
  “好!”
  打发走罗生门,猫继续一脸忧郁地叹气。
  好难哦。
  当首领好难哦。
  果然完全不能休息,处理完这件事就是那件事,即使身子底下的软垫是最昂贵最舒服的那种,被困在首领办公室的它根本就无法好好享受。
  它只是一只不敢出去面对各种暗杀的可怜小猫咪罢了。
  而且现在这样,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太宰治……
  太宰治那样聪明的人,很可能会提前察觉到世界逻辑上的大漏洞,从而认清真相吧……
  “失格酱!”声音由远及近。
  “喵~爱丽丝。”
  爱丽丝很是欢快地跑过来,满面春光,欢快得不行。天知道她刚刚对森鸥外折腾了什么,总之那都只是一些茶余饭后的娱乐罢了。
  “捉弄林太郎的感觉真是太好了。”爱丽丝拎着自己的裙子,像是某种百灵鸟一样灵巧地踮起脚尖,转了个圈,蕾丝裙摆如山茶花般绽放,“如果没有失格酱,我们异能力永远都不能做到这个地步呢。”
  “喵,都是大家的努力,并不是我一只猫的成功。”失格喵被爱丽丝夸得飘飘然,但还是努力崩住脸色,让自己显得比较高冷。
  “失格酱最近当首领是不是很无聊?”爱丽丝歪歪头,停下了在Mafia首领办公室跳舞的动作,“以前林太郎坐在这个位置的时候,天天愁眉苦脸。失格酱也会这样吗?发际线后退什么的。”
  “喵!”失格喵当场破功,“我才不会脱毛呢!”
  “那就好~”爱丽丝捂嘴偷笑,“你也要放松一下嘛。我记得你很久没有找太宰君玩了?”
  在爱丽丝的世界观里,失格喵只是因为篡位之后过于疲劳而没有找太宰治。而太宰治……这人作为人类反抗军智囊团的主力,在外面不知道浪多久了。
  被爱丽丝一提醒,太宰治的事情在失格喵的心里占据了更大的份量,但还是有点犹豫……真的要在这个时间段见到太宰治吗?这种情况,它好像搞事搞过头了……
  然而……
  看着爱丽丝轻松的脸色、哼歌的模样,失格喵忽得就很想把太宰治找过来了。
  “爱丽丝。”
  “嗯?”
  “去把逃亡在外的太宰治抓回来吧。”失格喵冷酷地发言,“我要他回来给我侍寝!”
  作者有话要说:  剧情一整个放飞!放飞!
  感谢在2022-04-11 23:56:26~2022-04-12 20:39: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IYINYINLING 6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秋秋 25瓶;魔法★梅莉 20瓶;衣锦夜行、黛鎏 5瓶;LIYINYINLING、chuya大可爱 2瓶;沐沐、又是想宰的一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8章 喵の后悔
  “中也, 你居然会主动来找我。”太宰治翘着腿躺在自己家沙发上,即使中原中也站在面前,他也没有多给一个眼神, “伟大的Mafia干部居然会来找我一个普通人啊。我是不是应该为你泡一杯咖啡?可惜我家只有过期的茶叶和廉价的清酒。”
  看着太宰治颓废的模样, 中原中也一时间说不出话。
  怎么说呢……
  他很理解对方的颓废。
  毕竟不是谁的异能力都有胆子搞篡位的。人间失格的疯狂程度在某种意义上是中原中也见过最离谱的。
  “太宰,它找你回去。”
  “我是不会回Mafia的。”太宰治阴阳怪气地说, “我可不是中也,可以在全是异能力的组织里面混得风生水起,哎呀, 毕竟是荒霸吐呢。”
  “太宰!”
  “你想要说什么?难道是想说自己的心仍旧站在人类一方?承认吧中原中也,你现在正在为异能力的组织服务。”
  中原中也说不出话。
  太宰治换了一条腿驾着, 颇感无聊地开了一瓶清酒, 在小小的杯子里倒满, 品尝这味道浅淡的酒。现在他也不像以往那样喜欢喝烈酒喝到烂醉了, 反正无论怎样用酒精麻痹自己, 世界依然是不忍直视的。
  反正一切都是这破世界的错吧。
  太宰治仰倒。
  中原中也又把他抓起来。
  “抱歉, 我得把你带回去。”
  “随你。”
  “不,在这件事上你可能误会了人间失格的意思。”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说, 他在强迫自己不要因为接下来的句子而出现扭曲的脸色,“首领说, 要你回去侍寝。”
  太宰治:。
  “什么——等等, 我还没答应!中也你放开我!我不是Mafia的叛徒吗——”
  ……
  太宰治直到被推到首领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可能是为了方便首领, 也可能是为了防止他做出什么危险的事,Mafia的人自作主张给他来了一个全套捆绑,用上了只有重症精神病人和高危囚犯才会使用的束缚衣,浑身不能动弹。
  但太宰治不觉得有多害怕, 他只是震惊。
  第七次回头问中也:“真的是侍寝?猫亲口说的?”
  中原中也悲痛地点头,不知道在这件事里究竟谁疯了。
  反正他肯定没疯,要不然为什么会感到如此痛苦。
  “你自己去和首领谈。”中原中也把太宰治丢进首领办公室隔间的床上,“这件事我不想管,加油。”
  他第一次对太宰治说出“加油”两个字。
  太宰治:阿巴阿巴。
  草猫,是不可以的。
  猫草他,这就更不可以了。
  他有些不太能理解,记忆中人间失喵好像不是那么疯狂的异能力,它除了平常蠢一点,贪吃一点,怎么看都是普普通通的小猫咪一只。
  直到对方忽然篡位。
  而后一只猫改变世界。
  太宰治对那段时间的记忆很模糊,也许是太痛苦了,不敢相信自己家猫居然有一颗征服世界的野心。
  或者说中二之魂。
  他完全不能接受这是他的异能力。
  正当太宰治胡思乱想的时候,人间失喵进来了。
  它迈着优雅的步子,毛色光亮,不胖不瘦,耳朵和尾巴都富有精神地竖起来,眼瞳熠熠发光。
  很酷一只小猫猫。
  如果不是紧张到顺拐的话,太宰治觉得这个出场方式还不错。
  “喵~”人间世喵用后腿踹上门,把它和太宰治关在一块儿。
  而后跳上床,在软床上一步一个脚印,端详太宰治的脸。
  因为束缚衣的关系,太宰治只能仰头看它。他现在像一只大型猫猫虫,支棱着一头杂毛在床上蠕动。
  头发上甚至还带有一丝水气。
  可能是因为首领指名要他侍寝吧。听话的异能力们直接把颓废的太宰治拉出去洗了个澡,全身冲刷之后还顺便帮人理了个头发,剃了剃胡茬,属实是把事情都做完了。
  焕然一新的太宰治盯着失格喵喵。
  幽怨,幽怨,还是幽怨。
  “喵。”失格喵面上淡定,心里慌得一撇,早就在过山车了。
  它只是开个玩笑说要太宰治侍寝啊!
  怎么大家真的把这个人绑回来了啊!
  喵喵无能狂怒。
  完全没有意识到在它创建的这个新世界里,它的话语权是绝对性的……蠢猫猫自己都不了解这个自己创立的新世界。
  猫无比后悔自己的选择,却还是硬着头皮凑过去,假装验货似的,嗅了嗅太宰治的头发。
  嗯,居然还算满意,甚至有点好闻。
  “你把我叫过来干什么?”太宰治的语调是压不住的古怪。不过猫也确实理解太宰治的心情,就算他此刻开口骂自己,猫也觉得正常。
  “喵……”失格喵简单喵了两句,它低头蹭了蹭太宰治的脸颊,主动躺在他身边。
  很软,很萌。
  但太宰治对猫的了解告诉他:事出反常必有妖,猫肯卖萌必心虚。
  “不是要侍寝?”太宰治没忍住“呵”了一声,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止不住冷笑,“哟,我们家的首领猫猫这是害羞了?当首领确实很寂寞吧,都想出来侍寝这件事了,难道满楼的异能力不够你挑吗?我看中原中也就不错。”
  “喵……”失格喵理不直气不壮。
  又忍不住伸爪压在太宰治叭叭叭的嘴上,堵嘴。
  差点吃了失格喵一肉垫的太宰治闭上嘴,却还是忍不住嘟哝:“草猫是真的不可以……”
  失格喵凑过来,舔了舔太宰治的脸颊。
  “嘶……达咩。”他冷酷地说,“不要舔,倒刺会弄得人很痛。”
  太宰治侧目看着自己的异能力,这只猫正在回避他的视线,只安心团在他身边。
  他陷入沉思,而后以猫的思维得出结果:
  “你不会想说侍寝就是我们躺在这里睡觉吧?”
  太宰治的表情堪称一言难尽,他努力翻了个身,蛄蛹着变成平躺的形状,麻木地看着首领享受的豪华卧室的天花板。
  “我不思考了,尽情蹂.躏我吧。”
  失格喵对太宰治的胡言乱语感到厌烦了,就算它一开始确实有点愧疚心虚,此时也觉得太宰治又开始气它了。
  它可是一只纯洁的小猫猫啊!怎么可以想那种事!太宰治这种人整天就只会想些有的没的!
  失格喵跳到太宰治胸膛上,满意地听见对方因为它的重量闷哼了一声:“痛。”
  猫心想我今天就躺在这儿了。
  “你知道你的重量吗?”
  “喵~”
  猫不知道。体重什么的它向来拒绝知道。
  它站起来,减少了受力点之后踩起来的感觉格外疼痛,于是猫满意地在太宰治身上转了一圈,尤其是在肚子上踩了好几jio。
  “唔、轻点啊……痛……”
  “首领!”
  门突然打开的声音让一人一猫都顿住了,失格喵更是当场蹲下,努力一脸镇静地看向门口。
  罗生门卷着一袋子东西,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这是属下听从吩咐买来的必须品。”它的手臂自由延长,将东西放在床上。
  “打扰了,属下这就告退。”罗生门黑黝黝的布料上居然可疑地出现了红晕,飞一样逃走的同时还关上了门。
  “喵~”猫猫疑惑,猫猫根本不记得让下属们买过什么东西,它跳下太宰治的肚子,走到袋子面前,伸爪翻看了一下里面有什么东西。
  “喵!”
  失格喵凄惨地叫了一声,觉得自己的眼睛被伤害到了。
  怎么会有人买那么多的情〇用品送过来——它只是一只猫啊——
  “喵啊——”它不要这一帮子下属了可不可以?
  “袋子里有什么?”猫只觉得眼前的视野忽然暗下去,是被太宰治挡住了。
  等等。
  太宰治什么时候挣脱的束缚衣?
  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