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是宰推、叶言枫 10瓶;完美无缺、爱吃蟹肉的北奈 5瓶;就是要涩涩 3瓶;又是想宰的一天 2瓶;沐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7章 喵欲登顶
  “喵……”猫虚弱地叫了一声。
  它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就算是白痴猫猫也知道这人肯定是在说谎吧。它很想知道费奥多尔把它看成什么了, 是完全不长脑袋的小猫猫吗?
  可是它只知道眼前这个人不真诚,却完全没有办法看穿这个俄罗斯人究竟在想什么。它侧头瞅了一眼中原中也,结果对方的表情也是一脸懵, 失格喵确信他也完全不理解眼前这个俄罗斯人。
  沉默半响。仿佛有很多东西可以吐槽, 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千言万语, 中原中也总结出一句话:“你疯了。”
  费奥多尔只是微笑。
  中原中也决定不再消耗脑子和眼前这个谜语人弯弯绕绕, 他站起来, 决定先——
  眼前的人忽然往下坠了下去。
  就在他的面前,突兀地被重力支配, 无视地板的存在。中原中也僵了一下, 迅速伸手想要抓住对方的衣角, 可惜没有成功。
  而后反应过来,他看向自己身边。
  猫也不见了。
  中原中也:。
  感情聊那么多, 就是为了打劫猫啊!
  为了打劫一只猫, 动用了空间系异能力者?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无法理解这个俄罗斯人。
  他觉得这一天简直了。先是因为太宰治叛逃的事情疯狂加班, 而后出门自己的爱车被炸,现在吃顿晚饭也要遇到这种糟心事。内心恼怒, 但身体还是诚实地摸出了手机,向森鸥外汇报魔人前来横滨的情报, 开始主动加班。
  希望以他对那只猫的看重,不要做出伤害猫的事。中原中也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颇有些忧虑。
  ……
  失格喵整个是震惊的。
  它觉得要是心情的大起大落能折寿, 那它今天的寿命必然已经缩小了一大截。遇到爆炸、被书的事情折磨,又和太宰治吵架, 还被魔人绑架。
  这是什么倒霉日子?
  而且还直接用异能力绑架它。似乎是直接切割了空间,将它传送到楼下某个地方了。
  失格喵落在别人的怀里。整只猫在自由落体运动的时候发挥本能,四脚朝下, 因此落到一个陌生且柔软的地方时没踩稳,一整个翻倒。
  而后明确地感受到布料一翻。
  它给人兜住了。
  “喵!!!”愣了一瞬,失格喵惨叫出声。
  天啊——
  有人拿麻袋绑架小猫咪啦——
  它感觉到有人把布料收紧,小猫咪被困在里面,被迫团成一团,陌生的手隔着布料把它抱在怀里。失格喵张口咬那人的手指,可是隔着布,怎么都没有办法咬出伤害,四肢被限制住动弹不得。
  失格喵忽然觉得当一只猫,太惨了。
  “费佳!我抓住了!”它听见兜住他的人说话,声音充斥着兴奋,听起来很得意。
  费佳……大概是费奥多尔吧,俄罗斯人的小名总是一个又一个的。那这人就是费奥多尔的同伙了。
  “做得很好,尼古莱。”
  听到费奥多尔的声音,失格喵心里涌起一阵怨恨。这个人,刚刚还微笑着要说加入地球猫猫教,来投奔它这个教主,现在却立刻翻脸不认猫。
  入教发自真心。
  有这样把教主绑走的吗?
  失格喵愤怒地叫了一声。
  “哇,小猫咪生气了。”陌生的人爆发出一阵猫不喜欢的大笑,玩皮球一样把手中的猫猫球抛起来。
  “喵——”
  又接住。
  又抛起来。
  “喵啊——”
  “尼古莱,不要太折腾它。”见状,费奥多尔阻止了一下。
  果戈里穿着他那套小丑服装,用银白色披风裹着失格猫猫,充满笑容地玩弄着手中的猫猫球。如果费奥多尔不阻止,他都要把猫放在手上转圈圈了。
  “魔术杂技,很有趣,不是吗?”他向费奥多尔展示出一朵玫瑰,一晃手,玫瑰成了一颗猫猫球,“费佳居然要我来绑架一只猫。”
  费奥多尔接过猫猫球。
  “不是普通的猫。”
  他们一边说话,一边离开,这对组合看起来格外奇怪,周边出入的富人忍不住侧目。
  迅速地离开了。
  ……
  “喵!”
  陌生的房间里,猫被放出来,它站稳的一瞬间就想扑过去咬人,结果因为被关得太久,晃来晃去晃晕了脑袋,走两步就一头歪倒在地上。
  费奥多尔看着小猫咪又生气又委屈的模样,低头把它抱起来。
  “嗷!”自然遭到了小猫咪的反抗,但没什么效果。费奥多尔仿佛很有经验一样控制了它的四肢,猫只能努力伸长脖子去咬,看起来傻呵呵的。
  罪与罚依旧坐在费奥多尔头顶,探出头来,心情极好地吃瓜看戏。
  它小眼睛里充满戏谑的目光让失格喵更生气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猫猫穷。
  “人间失格。”费奥多尔捧着失格喵,眼神里是失格喵根本看不懂的东西。
  很狂热。
  它确信这种情绪是狂热,类似于赏金猎人突然发现了一个无人知道的宝藏,打开箱子以后是万两黄金闪闪发光。
  而它就是那个价值极高的东西。
  失格喵忽得认识到现实。它在费奥多尔这里不是猫,不是什么具有自我意识的生物,而是一件物品,一件可以消除全世界异能力的、究极反异能的工具。它完全被物化了。
  这让猫感到更加愤怒,从内而外地感到不平。
  它原先确实只是异能力,可现在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意识,怎么能再被当做一个物件看待呢?
  “喵。”失格喵认真地对费奥多尔说。
  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不会配合的。
  费奥多尔看起来完全不在意小猫咪的这点反抗。他和太宰治、森鸥外是一种人,当他们想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周围人的想法便一点都不重要,一切都可以是工具。并且他们这种人最危险的地方在于,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成为他们计划里的一环,“主动”帮他们完成计划。
  失格喵决定从现在起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来面对费奥多尔。
  “吱。”罪与罚在帽子顶上叉腰。
  你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喵。”失格喵怼回去。
  你鼠仗人势。
  罪与罚:对呀,我有人可以仗。
  这会心一击直接砸中了失格喵最柔软的地方,它眼瞳竖起来,绿松石的颜色看起来格外冷。
  费奥多尔看出了它的情绪,低低地笑了一声,把猫放在柔软的沙发垫上。即使猫浑身都在炸毛,微微颤抖,他也依然温柔地抚过对方的后背:“我可以帮你。”
  “喵!”
  不平等的谈话,猫一个字都不想继续。
  “你一直想知道太宰君是否在意你、究竟有多少在意你吧。你看,你如今落到我手里,你想知道他会来救你吗?”
  这个问题……
  失格喵确实想知道。
  它扭头不看费奥多尔。
  “我可以扮演恶人。”
  你就是恶人。失格喵心想。
  “我不会把你留在这里,只要太宰君来救你,我就把你放回去,怎么样?”
  失格喵不信。
  “你是不信,还是不敢赌?”
  这是激将法。猫知道费奥多尔在激自己,但猫还是盯了他一眼。
  “你是人间失格。”费奥多尔陈述了一遍事实,“也许你应该已经认识到自己特殊的地位,你猜,如果我把太宰君的异能力脱离本体这一情报传播到全世界,将会发生什么事?也许不用提那么远,仅仅告诉Mafia现任首领森鸥外就好了。‘人间失格和太宰君变成了两个个体’。”
  他似乎是想象到了那样的场景,微微一顿,狭长的眸子眯起来:“若是造成一定的困境,让他们在异能力与太宰君之间二选一,你说,他们会选谁呢?”
  那样的场景……
  人间失格不想思考。
  不管选择谁都会造成伤害。
  “我相信你是聪明的猫。”费奥多尔说,“你应该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只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个地位的问题才能解除危机。”
  “而根本的问题……就是异能力的存在。”
  “喵。”
  失格喵不理解。它也是异能力。
  要是如费奥多尔所言,解决了异能力的存在,那岂不是把它自己也解决掉了?
  这也太离谱了。
  “不,你和它们是不同的。”费奥多尔将手指放在猫的额头,“你是真正的生物,并非异能力在外拟态成的假象。”
  罪与罚低头看着自己的主人,若有所思。
  “何况只要全世界的异能力都消失,你身为消除异能力的异能力,也就没有任何特殊作用了,不是吗?这百利而无一害。”
  “喵……”那罪与罚呢?罪与罚身为你的朋友,也要消失吗?
  “吱。”罪与罚把自己团起来。
  我永远和他一心。它对失格喵说。他的理想就是我的理想。
  “所以,加入我们吧。这对你没有任何的坏处。即便你想要报复太宰君,我也会全力帮你。”费奥多尔表情柔和,“太宰君那样的人,是不愿意去改变现状的,你想到得到结果,就必须去用外力刺激他才行。”
  “喵~”
  失格喵撇了撇耳朵,表示自己要仔细想想。它现在也冷静了很多,没有一开始那么气愤了。
  “我们的时间很多。”费奥多尔微笑,似乎胸有成竹。
  半响。
  失格喵喵叹气:费奥多尔果然是反派。
  还未等费奥多尔疑惑为什么猫会提到“果然”这个意思,就听见失格继续说:
  “喵。”我还有一个要求。
  “请讲。”
  “喵~”得到太宰治的身心,让他主动说爱我~
  费奥多尔:……
  身心。
  “可以,我什么都可以帮您。”
  “喵,喵。”不,你什么都帮不上。
  失格喵晃晃尾巴,骄傲地站起来:太宰治最讨厌背叛了。
  若是爱建立在背叛的基础上,在谎言上构筑的任何华美大厦都会有崩塌的一天,这许诺从头到尾就是空谈,是可笑的理想。
  “喵~”而且它有一件事是费奥多尔没有算计到的。
  “什么。”
  失格喵跳下沙发,找到水杯,爪子沾着杯子里的水在桌面上写字。它没试过这种方式,毛茸茸的爪子被冰冷的水浸透,毛黏在一起格外难受,让猫想要甩爪子把水甩出去。强行忍下诡异的感受之后,它歪歪扭扭地写下一片字:
  【解决异能力问题还有一个办法。】
  费奥多尔聚精会神地看着。
  【那就是颠覆世界,只要异能力全部都离开人类,成为独立的生物,创造一个人类被异能力统治的世界,一切就都能解决了。】
  “喵~”
  以及。
  它确实是拥有颠覆世界能力的小猫咪。
  书在它的体内,某种意义上它用更多的方式实现书的能力……
  比如说。
  由它写下来的字,将会直接成为现实。
  ……
  ……
  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猫改变了全世界。
  谁也不知道它最终究竟改变了多少,只知道,现在确实与原来大不相同了。
  简直是全新的世界。
  爱丽丝正踱步在Mafia的地下室通道,皮鞋的后跟在楼道上踩出哒哒的声响,悠然,却很有压迫感。
  “爱丽丝大人。”
  身为Mafia首领的秘书,自然有下属为她打开地下室那生锈的门,防止那娇贵的手指沾上肮脏的铁锈与血渍。
  爱丽丝那金色的长发在脏兮兮的地牢是如此耀眼,一米七的身高,却有着娃娃一样可爱的面容,瓷白的皮肤完美无瑕,吹弹可破。她漫不经心地走到某间牢房,看着里面的人物:“林太郎。”
  森鸥外坐在床上,苦笑着看爱丽丝。
  其实这牢房的待遇还不错,并不是用来关押折磨囚犯的地方,森鸥外住这儿该吃吃该喝喝,除了有点丢脸,什么都没问题。
  “爱丽丝,你对我还是有感情的,对吗?”
  爱丽丝冷漠脸:“首领说你再骚扰我,就让你在地下室住一辈子。”
  森鸥外的表情顿时变成囧,两条宽面眼泪从面上滑下:“爱丽丝——我真的知道错了——”
  不知道从什么起。
  异能力成为了独立的个体,并很快以绝对的武力值碾压了人类,异能力几乎达成了对所有人类的控制……
  人类试图用科技对付这些造反的异能力,结果出乎意料,这些并不认识的家伙意外的团结,很快就配合着战胜了那些针对异能力研发的科技。
  总之。
  人类彻底认识到了异能力的强大,并不得不短暂低头。
  这一切的源头……
  就是目前的Mafia首领。
  人间失格。
  可以说是站在全世界顶端的异能力了。
  爱丽丝嫌弃地看了一会儿假惺惺爆哭的森鸥外,最终还是挥挥手叫下属将森鸥外放了出来:“林太郎,走吧。”
  “爱丽丝呜呜呜……你果然是最好的……”
  爱丽丝一巴掌糊在飞扑过来的森鸥外脸上。而后拖着森先生的领子,以绝对的力量拖着这个成年男性离开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