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猫,还是变成了狗,他的性格过于显眼,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露出凄惨可怜的眼神的。
  “为什么不去找太宰治?”
  提到这个名字,中原中也发现猫的眼神更悲伤了,叫声都带上了颤音,小耳朵一抖一抖的。
  “你被他抛弃了?”
  “呜……”失格喵让自己的尾巴卷起来,挂到中原中也的手臂上,一下一下地摩擦着对方裸露的手腕。
  小猫咪使出了浑身解数来钓人。
  中原中也把猫放在自己的桌子上,猫立刻乖巧坐下,低头蹭它的手指。它如今蹭过太多的人类,早已知晓如何才能让这群无毛二足动物感到满足。
  先要轻轻地伸出脑袋去,用自己侧脸的软毛触碰到人类的手指,而后在人类犹豫不决的时候更加努力地贴过去,让手指自柔软的绒毛中穿过。最重要的是做这些动作的同时,要装作因为手指的触碰很享受的样子,眯起眼睛,必要适合发出一些“咕噜咕噜”的气泡音。
  这样人类就会以为自己征服了一只小猫咪而感到内心自豪,殊不知自己已然被当做小猫咪的猎物。
  果不其然,中原中也已然被撸猫的手感征服,他一边把手放在猫身上,一边柔声询问:“是没有地方去才找我的吗?”
  “喵……”
  中原中也没发现自己的眼神比最开始柔和了很多,他低头,弯下腰,让自己和猫的距离更近一些,几乎是趴在桌上看小猫咪。
  猫看起来很好吸的样子。
  失格喵见状,主动上前嗅了嗅中原中也的脸庞,软毛在人脸上擦过,留下痒痒的触感:“喵……”
  嫩生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几乎是从耳道直接冲入了大脑,软萌柔腻,激起一片酥麻,中原中也抖了一下,抬头捂住发红的耳尖:“你要干什么?不会是想要咬我吧。”
  失格喵:……
  “喵~”
  “饿了?”
  “喵。”
  一人一猫艰难交流了一会儿,敲定了去干饭的路线。
  中原中也带它吃饭,自然不会选择食堂这样的地方。他稍微处理了一些目前的工作,便抱着猫,决定在自己常去的餐厅里找一个能带宠物进去的。
  他平常更偏好一些西式餐厅,高档牛排配珍贵红酒,再来一盘餐后甜品,都是普通人的享受,俗,但爽。其他顾客去餐厅是为了进行一些成双成群的交流,以及享受某种上流社会特有的礼节,仿佛那样就能把他们和平民彻底割裂开来。
  只有他经常一个人前去认真干饭。
  因此当中原中也抱着猫光临餐厅的时候,服务员熟门熟路地把他领去常订的餐位。
  “这是您的宠物吗?中原先生。”
  “啊……是的。”
  “真是如中原先生一样仪表堂堂,气势很足呢。”服务员二话不说开始闭眼夸猫,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中原中也带宠物出现。配合上他的身份,服务员觉得这猫肯定是什么贵得不得了的赛级种猫,少说也要在欧洲那边拿几个冠军的那种。
  失格喵安然地躺在中原中也怀里,一点也不虚地接受夸奖。
  它可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拥有无效化异能力的猫。
  身价不要太高。
  “今天新到了一份鹿肉,要试试吗?”
  中原中也吃不习惯那种腥不拉几的东西,餐厅的创意菜有时候能叫他眼前一黑:“还是老样子吧,再上一份宠物餐……肉记得切成小块。”
  “喵~”失格喵的尾巴从菜单上拂过,最终选择了最贵的和牛,套餐里还有一些肝脏和蛋黄。
  以后跟着太宰治大概是吃不到这样好的猫饭了。
  服务员给猫也端了个特质的椅子过来,让它可以够到餐桌,给猫脖子系上了一条雪白的围巾之后,又端了一盘餐前开胃小点——一盘猫也不认识的小鱼干。
  完全是没有经历过的享受……失格喵茫然地看向周围,偶尔有富人带着他们的宠物前来,最普通的宠物都拿到了外面的穷人无法得到的享受。
  太高级了,猫反而有点萎。
  也许是……山猫啃不了细糠?
  失格喵看着端上来的,放到温凉又切成合适大小的和牛小块,看上去和普通的牛肉并无不同。它啊呜一口咬下去,发现这肉口感细腻,油脂丰富入口即化,好吃得猫几乎要落下泪来。
  猫猫的泪从口腔滋了出来.jpg
  一瞬间它真的有点想抛弃太宰治跟着中原中也混了。
  不行。猫在心里劝自己。要忍住,这世界上一定还有更好的享受在等着它,区区Mafia靠谱干部的宠物这个身份一点都没有成就感。
  它一边干饭一边思索如今的遭遇。
  太宰治叛逃这事与它没太大关系,瞧它二进二出Mafia的顺利程度,森鸥外那人估计不是很想将太宰治捉回去,因此多少有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麻烦的是书。
  它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书在它手里。归根结底,它只是一只弱得可怜的小猫咪,绝对会站在它立场上的……
  似乎也就太宰治一人。
  可太宰治也就只是一人。
  猫觉得不太安稳。
  总不能叫太宰治面对全世界的恶意吧,这不好,压榨劳动力都没有压榨成这样的,它又不想培养出一个新世界首领宰。
  好麻烦,书到底干嘛要选中它一只小猫咪?
  “抱歉,这个位置有人吗?”随着声音放落下,椅子被拉开,陌生的人坐下,似乎问出这句话只是礼貌性地问问。
  他坐在失格喵对面,双手交叉抵着下巴,黑发垂落,紫红色的眸子熠熠生辉灿若晶石。
  “你是……?”中原中也觉得面前这个人有点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俄罗斯人不失优雅地完成了他那巨长的自我介绍,“我来找这只猫。”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第三更大概能写出来吧,阿巴阿巴。
  写不出来那就是我的腰不行了,要不然就是因为例假及其他emo了。
  真的很困捏。感谢在2022-04-10 18:02:14~2022-04-11 05:38: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起名无能~ 115瓶;御君是宰推 10瓶;完美无缺 5瓶;就是要涩涩 3瓶;又是想宰的一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6章 喵之不解
  “魔人……?”中原中也差点没掀桌。
  “喵。”比起他, 更心慌的是猫。
  难道它拿到书这件事就暴露了吗?不会吧不会吧……太宰治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呢……魔人总不会开了上帝视角……没记错的话这人在各种平行世界都不是主角啊……
  失格喵正巧因为书的事情慌得一撇,换算变成人的表情就是强颜欢笑,僵得尾巴尖都不敢动了。
  “冷静。”这话费奥多尔不是对猫说的, 他看着有一点想当场发起战斗的中原中也, 慢悠悠地发言, “我没有恶意。”
  信他的话和信太宰治的鬼话是一个级别的蠢事, 中原中也打起精神, 下意识身体前倾,小臂压在桌面上, 绷紧的肌肉代表他随时可以发起进攻:“有什么话就直说。”
  费奥多尔轻轻叹气, 他总觉得自己来了横滨之后叹气的频率特别高。
  而后, 在中原中也警惕的目光中,费奥多尔的帽子上……支棱起两只耳朵。
  “吱。”
  不得不说, 严肃紧张的气氛一整段垮掉。魔人还在双手交叉故作高深, 头顶的金丝熊却双手绞在一块放在柔软的肚子上, 憨憨坐起身和中原中也打了个照面,而后飞速躺平窝进毛里。
  嘤。
  不想看见猫。
  “您身边的这只猫, 对它做了一些……略暴力的事,这导致它心情有些抑郁, 近日以来已经瘦了34克。”
  “……”
  中原中也的眼神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失格喵的眼神也逐渐奇怪。
  感情……不远千里找过来……是为了给小动物报仇吗?
  “喵~”失格喵柔柔弱弱地叫了一声, 力争无辜。
  “你认错猫了吧。”中原中也冷言冷语, “这是我家的猫,一直和我在一起。”
  “是吗?”费奥多尔不急不缓地继续陈述, “据我所知,这是您的前搭档,Mafia前干部太宰治的猫。”
  “喵。”猫不承认, 猫当没那回事。
  “吱……”鼠仗人势,罪与罚站起来,异常悲痛地指责失格喵翻脸不认账的行为,“吱吱吱!”
  罪与吱:你翻脸不认鼠!
  人间失喵:我不认识你。
  罪与吱:你……你让我加入了地球猫猫教。
  人间失喵:仓鼠怎么可能加入猫猫教?你的言论根本没有可信度。
  罪与罚一口气哽住,不上不下,小团子的胸膛一起一伏的,真的愣在了原地——可恶,这就是人间失喵的算计吗?根本没人会相信它被强迫加入地球猫猫教吧——
  它揪着主人头顶的帽子,十分难过地吱了两声,蹭蹭。
  费奥多尔抬手用指尖碰它,手才伸过去,罪与罚就乖巧地抱住了费奥多尔的手指,窝到了他的掌心。
  不大不小,一只金丝熊刚好可以完美呆在一个人的掌心。
  费奥多尔用双手捧着罪与罚,怜爱地戳了戳它的脸颊,而后面向人间失喵:“不要太欺负它。”
  “喵……”
  猫可耻地酸了。
  可恶,为什么太宰治不会这样子。如果是它在外面被别的家伙欺负了,太宰治那家伙保准会狠狠地嘲笑它,而不是温柔地安慰。
  失格喵觉得自己吃了十吨的柠檬,眼前的和牛都不香了。
  “我说……你们是不是忘记我的存在了?”在场唯一一个无法理解小动物意思的人感到迷惑,中原中也坐在座位上,一开始的惊讶感消退,逐渐变成了某种无语的情绪。
  他发一次善心领小猫咪出来吃饭,怎得就遇上了这种事?一个高危通缉犯,一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仓鼠,这三只生物当着他的面聊起天,而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难道他们都是迪〇尼跑出来的家伙?
  “你们能不能说人话?”
  “喵~”
  “吱……”
  显然,这两家伙不能说人话。
  中原中也恼怒地看向费奥多尔,试图让这个迷雾般的魔人说点他能听懂的话。
  “这是神的指示。”他说。
  这就更听不懂了。
  “不论如何,我不希望我的晚饭被打扰。”中原中也最终只能像他们一样尽力保持神秘的表情,“魔人,你应该明白,在Mafia的地盘上闹事是没有好结果的。”
  “中原君,我并非抱有恶意。”费奥多尔依旧坚持着他的那套说辞,“我只是带着我的小家伙来见见这只猫,另外……”
  “另外什么?”“喵?”
  费奥多尔捧起罪与罚,几乎将它放到自己心口的位置,说话的时候眼睫低垂,视线并不落在对面的一人一猫身上,也没有看着自己的异能力,而是望向更遥远的、只有他才知道的远方。
  这景象莫名带有神性。费奥多尔这人的一举一动中总是带有某种奇妙的宗教性,能确定这人绝对是有坚定信仰的,但却让人说不好他具体是在信仰什么。
  很奇怪,似乎那些流传最广的信仰符合他,却不适合他。
  此时费奥多尔就前所未有地像是教堂里前去找神父告解的信徒,虔诚,宁静,又带着柔和的微笑,仿佛对自己将要做的事无比坚定一样。
  他说:
  “我也想加入地球猫猫教。”
  ……
  ……
  “喵喵喵?”
  失格喵震惊后仰的幅度极为夸张,胸前的大片软毛裂成一瓣一瓣的,险些就从凳子上翻下去。
  中原中也没听懂,但不妨碍他瞳孔地震。
  只有费奥多尔睁着狭长的眸子,面色淡然地说出连手中仓鼠团子都不信的话:“我入教是真心的。”
  “吱——”
  “一切全凭罪与罚引荐。”
  “吱吱——”
  好吧,别说那一人一猫了,就连罪与罚自己也看不懂主人的想法,在手心里一脸迷茫地扒拉着主人的手指,苦苦摇晃:你不要被猫迷了心窍啊!
  罪与罚又想了想,觉得xp或许是不能改变的,也许费奥多尔确实是喜欢猫。它陷入极大悲伤的同时,再次抓住费奥多尔的手指摇晃:你要是喜欢猫,我可以变给你看——
  不就是猫吗?它是异能力,异能力拟态成什么样子都可以。别说猫了,就是西伯利亚棕色大仓鼠也可以,金色条纹大猫猫也行,喜欢娇俏可爱的,它也可以变成西伯利亚森林猫,甩着长毛的大尾巴蹭人。
  卑微.jpg
  “总之,我是真心诚意想要来投奔地球猫猫教教主。”费奥多尔将罪与罚放回它熟悉的位置,即头顶,而后单手撑着脸颊,斜斜地看着猫,仿佛眼里只有它一只,嗓音低沉,蛊惑得不行,“可以吗?”
  “喵、喵……”
  失格喵仍旧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
  作者有话要说:  XD
  剧情逐渐离谱~
  感谢在2022-04-10 23:38:59~2022-04-11 23:56: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起名无能~ 115瓶;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