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哼了一声。
  “不想说吗?”
  “喵嗷——”猫深呼吸一口气,中气十足地在太宰治怀里嚎。
  每一句,每一个转音,都在骂太宰治。
  太宰治:?
  他不理解了。自家的蠢猫怎么出去一趟之后就完全变了个性子?
  “你是被中原中也夺舍了吗?”他抱着失格,踢上门之后把它重重地丢在沙发上,脸色冷厉,气势压人。
  失格倒是完全不怕他这副模样。
  只是织田作收养的孩子们听见声响,没忍住从房间里跑出来,探头看着他们,太宰治凉凉地瞥了一眼,五个孩子瞬间溜了。
  害怕.jpg
  太宰治也是会发火的,在面对失格喵毫无由来的发泄时,他一瞬间是真的有些动怒。他在Mafia混了那么多年,从来都是别人惧怕他、恭敬他的份,连森鸥外都隐晦地宠着他,哪需要讨好一只喜怒无常的小猫咪?
  他伸手按住猫的脑袋:“解释。”
  失格喵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同时站起来:“喵!”
  太宰治挑挑眉,沉下脸色,嘴角的弧度完全拉平了。这人本来就因为过于秀气的面庞,不论做什么表情都显得轻佻,只是积威深重全靠气势压人,凡是知晓他事迹的都会有些不寒而栗。十八岁的年纪和他的业绩有那么一些不符。
  他很少在私下的时候露出这种表情,因为没必要。他自己也需要休息,每天恐吓人又不会让他感到放松。
  猫撇起飞机耳,和太宰治对视。
  这次不害怕了。失格喵在观看书的记载时,看了太多的首领宰事迹,首领宰那人可比眼前的太宰治恐怖多了,那人简直是一切黑暗的具象化,是负面的代表,坐在那里就能把一整片空间的气息都拉向凝固。
  而且它看见太宰治拉下脸的表情就想起首领宰每天冷着脸处理工作的模样,紧接着就会想起夕阳下……
  怒火涌上心头。
  是不是如果书落到太宰治头上,他会做出和那个首领一样的选择?
  抛下所有人,一个人去往一点也不有趣的死亡的世界。
  甚至还会抛下它。
  太宰治敏锐地发现了猫的变化。他自然了解自己家这只小猫咪的德性,往常要是这样拉下脸恐吓它,肯定已经心虚得要死,服软了。
  这样的情况,要么是发生了什么太宰治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并且猫坚定地认为自己没错,是他的错,要么……
  猫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见证了什么,成长了什么。一下子成长到了连他都不怕的地步。
  “你……”
  “叮铃~”正当太宰治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门铃响了。
  他一口气卡着,上不去下不来,终究是揉揉眉心,选择先去开门:“等会再收拾你,坏猫咪。”
  “喵!”
  猫气呼呼地冲太宰治叫:等会不知道谁收拾谁呢。
  ……
  太宰治垮着一张脸,拖着步子去开门。
  “谁啊……”他没从猫眼里看人。知晓这个地址的人必然对他极为熟悉,大概只有那么几个熟人。
  大概是去超市购物的织田作回来了吧。中午的时候织田作发现家里的食材用完了,因此和老板一共去附近的超市进货。
  他一边揉自己的头发,一边使自己的脸色看起来不要太垮,带着僵硬的笑容开门。
  “……”
  太宰治揉了揉眼睛。
  “怎么是你?”
  “陀思妥耶夫斯基?”
  门口带着风雪帽的俄罗斯人冷冷地点了点头,眉眼平淡,眼下有疲惫过度的青黑,矜持中透着一点疲惫:“太宰君。”
  太宰治登时打起了精神,眼神凌厉起来:“费奥多尔君,你怎么会来这里?”
  他侧身倚靠在门框上,发丝垂下,漫不经心地用眼角扫视这个有些熟悉、也不那么熟悉的家伙。他们早就见过面,也作对过,太宰治对他的印象不是那么好。这个俄罗斯人满肚子坏水,还是个惺惺作态的理想主义者,满口可笑的空话。
  太宰治最烦这种。
  但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是思维和他一个水平的存在。可以在他层层掩饰之下还找到这个安全屋的所在,本身就能证明他的本事了。只是不知道这回这个家伙来找他做什么。
  总不可能是知道了他从Mafia叛逃,来策反他的吧?
  费奥多尔的表情看起来没他预料中的那么阴险,更多的是疲惫,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太宰君,你看。”
  “看什么?”不解。
  只见费奥多尔伸出手指着自己的头顶,那顶洁白的毛绒帽子,不论什么时节他都戴着的、几乎快要称之为费奥多尔本体的帽子。
  上面长了两只圆耳朵。
  “帽子……成精了?”
  太宰治瞪大了鸢色的眼睛,看见帽子上的两只耳朵逐渐升高,一颗脑袋探出来,然后是圆滚滚的身体动了动。
  一只颜色接近银灰的金丝熊。
  “吱。”团子在阳光下胆怯地探头,两颗眼珠子转悠着,有些害怕地望了一眼太宰治,又伏下身贴在帽子上,和帽子融为一体。自从被失格欺负过之后,它就总是有点羞怯,而且在太阳底下出现叫它觉得不适应,两只小爪子抓紧了陀思的帽子,把这个地方当做它的临时小窝。
  “太宰君,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费奥多尔轻飘飘地说,“它告诉我了一些事,一些……不太美好的事。”
  太宰治阿巴阿巴:“……啊?”
  “吱!”罪与罚发出卑微的声音。
  “简单来说,您家的猫,是不是有点过于气焰嚣张了?”
  作者有话要说:  揉揉我的腰,不巧今天来了例假,腰酸背痛没能一下子发一万出来,下一章在写了在写了。
  ——
  最开始的封面是璃音音铃老师画的,她还帮我画了三只宰&猫的q版图,并给予了授权。
  也就是说可以做成立牌or钥匙挂件免费送掉。
  分别是首领宰、白宰、黑时宰,猫是白猫。(因为一开始的猫设是白猫)
  害,完结后开个随机抽奖送给大家,我记得晋江的抽奖系统是可以抽实物奖品送的。不知道有没有人要……
  感谢在2022-04-09 03:11:55~2022-04-10 18:02: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菲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就是要涩涩 5瓶;鸦鸦身娇体软、盆栽蛋糕、无澈、沐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5章 五指喵山
  电光火石间, 太宰治悟了。
  还能是什么?
  肯定是家里那只猫在外惹的祸呗。这猫胆大包天呢,欺负一下别人的异能力,尤其是欺负一只老鼠, 它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的。不仅要欺负, 还要趁势狠狠地欺负。
  因为……
  要是他可以欺负费奥多尔, 也会毫不犹豫地下手……欺负费奥多尔又不需要什么心理负担。
  太宰治是不会承认猫随主人这一点的。
  虽然他才和小猫咪吵了架, 但面对费奥多尔, 他还是潇洒地撩了撩头发,一脸风轻云淡地装傻:“呀, 费奥多尔君你在说什么?我不理解。”
  “我确实养着一只猫。只是它可爱又温顺, 从不惹事, 乖巧得都不像猫了。怎么会气焰嚣张呢?一定是你认错猫了,世界上长得像的猫有那么多, 你怎么能确定一定是我家的猫惹了事?”
  费奥多尔盯着他。
  “就凭你那只小老鼠的一家之言?费奥多尔君, 这样的指证是不成立的。”太宰治活像小人得志, “你得拿出证据来。”
  “太宰君,你真应该照照镜子再说话。”费奥多尔注视着太宰治。
  这人说猫咪无害的时候完全没有可信度。他脸侧有一道明显是小猫咪利爪划伤的口子, 头发难掩凌乱,黑色的猫毛和棕色的发丝混在一块儿, 一看就是刚和猫发生了大战。
  也亏他能面不改色地说出猫很乖这句话。
  “你是在说我脸上的猫毛吗?”太宰治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胡编乱造,“这是我和它亲密的证明, 我正埋脸吸小猫咪呢, 你就来敲门,打断了我的好兴致。”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让我看看猫?”
  “费奥多尔你要强闯民宅吗?”太宰治作捂胸口状, 猫猫落泪,“你欺负人。”
  “吱——”还没等费奥多尔说什么,罪与罚先出声了。它极其委屈地撑起半身, 泪汪汪地面对太宰治,字字控诉声声泣血,“吱,吱吱!”
  太宰治视而不见。
  心下却不免感叹。罪与罚和费奥多尔的关系……真好,受欺负了还会帮忙找上门来。这可比他和失格的关系好多了,他和猫只会疯狂内斗。
  “总之和我家没关系,你还是回去吧。”太宰治关上门,把自己关在门外,“我要去买菜做猫饭,就不奉陪了。”
  他作势欲走。
  “我走了。”
  “我真的走了。”
  ……
  ……
  好一通拉扯之后,他俩还是在门口。
  总不能真的离开吧……谁知道费奥多尔这人会不会做出撬锁之类的事。他不惮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自己的老对手。毕竟他其实有一点不太相信这个人不远千里跑到日本来只是为了来给受欺负的罪与罚报仇。
  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两个人站在太阳底下,春日下午的阳光不太灼人,但晒那么久还是有点难受,视野变得有些发白,晃人。
  费奥多尔看了一眼脚下,发现影子的角度很明显挪动了一些,已经盖上了路边的草地,腿脚也有些僵硬。他轻轻叹气,很想揉一揉自己的眉心:“既然如此,我还是下次再来拜访吧。”
  “慢走,不送。”
  太宰治目视他消失在拐角,也松了口气。
  僵持那么久感觉累死了,太宰治摸摸侧脸,觉得伤口差不多愈合,都不用敷药了,血痂一摸就掉。他向后靠在门上,十分想要回去躺着休息。
  唉。
  费奥多尔找到这里,就说明他需要搬家了。
  太宰治从裤兜里摸出两根铁丝,开始撬锁——谁叫他刚刚临时关上了门,根本没带钥匙。反正此刻无人,他自己撬自己家的锁,根本不丢人。
  “猫呢?”
  他走回客厅,发现空无一物。
  “跑了。”幸介指着窗,凉风灌进来,“它从这跳出去了。”
  太宰治:“……”
  “算了,不用理它。”
  太宰治:赌气.jpg
  ……
  失格喵觉得自己大脑不清醒。
  虽然它是有点不聪明——好吧,猫觉得自己的智商在正常的水平。
  它不聪明,所以更不想被其他的东西控制。失格喵总觉得现在是书的内容在影响它。平行世界的事情太多了,它不想分不清本世界与其他世界的区别。首领宰的例子摆在它面前,栩栩……如生。
  别的太宰治赴死,可它的太宰治起码还好好活着,不是吗?不对,自家这只太宰治也没好到哪去……也许好了一点点。
  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咬开窗的插销,从房子的另一侧跑了出去。
  春季的风和暖阳拂过它的面庞,猫的爪垫落到柔软的草坪上,尾巴充当平衡的工具,它像只漂亮的小黑豹,踩着青草的嫩芽往无人的路上跑。
  它应该做点开心的事。
  比如说……
  干饭。
  “喵~”它摇着尾巴,回到了Mafia,目标明确,只为了找个饭票。
  思来想去,就只有坐骑一号机·中原中也最适合当临时饭票了。这人心又软、又有钱,还很负责,太宰治就干过不少次从中原中也那坑钱的操作,失格喵也算旁观者,复刻一次应该不难。
  它很快找到了因为爆炸事故而临时加班的中原中也,跑过去蹭蹭他的裤脚,而后原地一躺,柔弱倒地。
  猫:我不行了.jpg
  在中原中也低头的时候,猫刻意仰头,露出可怜的眼神,透彻的眼珠子里盈着水光,委屈兮兮地发出猫中夹子音:“咪……”它颤了颤后腿,尽力叫自己看起来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你怎么又回来了?”
  猫继续拙劣地碰瓷,不回答中原中也的问题,防止中原中也觉得它太过聪明,只是咪呜咪呜地叫着,央求中原中也把它抱起来。
  果然,中原中也弯腰,将地上的一滩猫饼捧了起来:“你肯定是太宰治的猫。”
  “咪呜……”
  失格喵完全不挣扎。它看着眼前这位同样是十八岁的靠谱Mafia干部,想起来这位在if线里,也是为了Mafia天天加班,并且仍旧被太宰治捉弄。
  ……又想起首领宰的事了。
  从现在开始,它绝对不能再想那些焦虑的事。
  失格喵保持着委屈的眼神。
  “受伤了?”
  “喵……”
  中原中也捉住它的后腿,翻看了一遍厚厚的皮毛:“好像没有外伤。”
  “喵呜……”
  这样的声音听了很难不让人心软,中原中也虽然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却也觉得猫应该没什么错。他原先还觉得这猫说不定是太宰治变来捉弄他的……虽然太宰治变成猫这种故事同样是细思极恐的恐怖故事。
  但至少有说服力。
  而且中原中也总觉得太宰治那种家伙发生什么事都不让人意外,不管是有一天变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