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围是没有人了,这才放心大胆地继续溜达。它现在没办法上Mafia的顶楼,只能随意逛悠,没多久就到了一楼。猫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出了大门,离开了这个地方。
  “快躲开!”猫听见中原中也的声音。
  大脑完全没反应过来,爆炸的巨响就传递过来,而后是冲击波和热浪。中原中也借着异能力的作用,几乎是飞过来捞住要被爆炸波及的猫,却在触碰的一瞬间,异能力失效了。
  【人间失格】
  在不该起效的时候狠狠起效了一把。
  幸好中原中也的身手和反应速度都是顶尖的,逃得也及时,除了在地上滚了几圈有些狼狈意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除了他新买的爱车被炸成了飞灰。
  “可恶,究竟是谁?!”
  中原中也从地上爬起来,阴沉着脸看着爆炸的火焰不断窜高,Mafia的员工紧急出来灭火。
  他心里隐隐约约有个答案。
  然后。
  他疑惑地看向怀里一点反应都没有的猫,再次发动了一次污浊。
  仍旧是什么效果都没有。
  这感觉十分熟悉。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永远是所有异能力者的噩梦,也是他发动污浊最后的保险。只是这种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异能力怎么会出现在一只猫上?
  “喂,你还好吗?”他摇晃怀里的猫。
  猫什么反应都没有,如一滩水躺在他怀里,中原中也吓得伸手探它的呼吸和心跳:“不会是晕倒了吧?”
  ……
  失格喵正在承受巨量的痛苦。
  在爆炸来临的那一瞬间,大脑和眼睛都一片空白的时候,有什么东西降临到了它身上,刹那间声音也静止了。
  它从未如此切身地感受过自己能力的强大,异能力的那部分完全发挥出来,和入侵的某样东西抵抗,两种完全不兼容的力量在它体内抗争着、翻滚着,各自占据了一半来回拉锯。
  那碰撞的力量积蓄着,逐渐来到了一个临界点。
  特异点。产生了。
  仅仅在一只猫的体内。
  在难以言喻的痛苦中,数不清的信息量直接灌注到了猫的思维中,异能力碰撞、特异点、八亿兆个平行世界、杂乱的画面与晦涩的知识在填充它的灵魂。猫忽得明白了。
  原来这入侵的力量,是……
  【书】
  作者有话要说:  猫の外挂来了。接下来就要写点文案上的剧情,地球猫猫教教主的篡位之旅(?)
  ……
  看到这里的读者小天使们,么么么。
  如果喜欢的话可以打开作者专栏点个收藏呀,收藏还有一百多就1000了,让我截个美美的图出去炫耀(?)
  顺便为之后的剧情求个订阅,求不养肥,本文计划在4.28之前完结,全文字数10-14w不等,全订估计只要一包辣条钱(参考专栏《宰次方》全订75币)(挠头,在字数方面我可真是个丢脸的鸽子)
  写完这本会去连载专栏的太陀/陀太文《剧本组酒厂打工日记》目前已开,可以直接去看看正文合不合胃口,毕竟和这本风格不太一样。但也很可爱就是了(至少我觉得)
  最后再推推预收《马甲全员be后我被迫吊唁自己》文案有重写过一遍~
  马甲系统毕业生西宫月昳功成身退之际,系统突然消失,饰演亲友的马甲接连自爆、意外死亡。而他还要作为“亲友”,主动操办葬礼。面对无数人悲悯又怜爱的视线……
  西宫月昳双眼一闭。
  葬礼、葬礼、葬礼。
  他硬着头皮吊唁他自己。
  ——
  当自己的“兄长”,青年天才魔术师意外去世的消息轰动全日本时,西宫月昳挤在粉丝和记者的中间,听着无数人真情实感的小作文,恨不得抠出三室一厅。
  他的幼驯染一脸凝重:“这件事疑点重重,或许有阴谋。”
  西宫月昳:快斗你清醒点!这个马甲的死因真的是意外啊——
  ……
  当“挚友”编辑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枪杀时,西宫月昳已经麻了。他非常熟练地收尸安葬,熟练地使用洋葱假哭,熟练地对着众人阿巴阿巴。
  从文的odsk&夏目老师&一众同事,一脸沉痛递过手帕:“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
  西宫月昳(麻木脸):不,是我天煞孤星。
  ……
  当许久没使用的酒厂boss马甲暴毙时,西宫月昳的眼泪已经下意识准备好了……
  他一顿。
  啊啊啊啊这个马甲绝对、绝对不能死啊!
  ——
  “亲友们”终于都领便当之后,西宫月昳松一口气,看向一直陪着他的某个绷带放置机器,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不分手?”
  宰(星星眼):“天煞孤星buff什么时候轮到我!”
  月昳:天凉了,还是分手吧。
  #你到底是爱我还是爱我的buff#
  ——
  小剧场:
  放松时西宫月昳不慎露出一些马甲们才有的习惯,他内心哀嚎着要掉马了掉马了——
  结果。
  “呜呜呜月昳君真是太惨了,他已经活成了他们的样子……”
  西宫月昳:???


第24章 喵嗷嗷呜
  失格猫不知道人间失格会与书的力量产生这么大的冲突, 更不知道为什么书会选中它。
  总感觉……它一只小猫咪不配得到这样的东西。
  但来不及思考了,猫努力梳理着记忆,它害怕过多的信息量直接摧毁了它的意识。它不能死, 它不想死, 即使身为异能力, 消散不一定会灭亡, 它也不敢赌自己的意识在重构后是否还能和现在的自己一样。
  这似乎是在书里也很少记载的事, 太多平行空间的记忆碎片从脑海里闪过了。
  混乱中,它只确定了两件事。
  刚刚差点把它炸聋的炸弹一定是太宰治那个混蛋放的。
  平行世界有个太宰治当了首领, 他也用人间失格制造过特异点。
  它开始努力寻找首领宰世界的记录。
  ……
  首领宰十四岁的时候也获得了书。
  虽说这玩意是可以改变世界的神器, 他也知道这个东西会引起的巨大波澜, 但他却不敢直截了当地利用它来改变世界。也许是谨慎吧,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在得到书的前期, 他并没有在上面写下任何的事件发展, 而是转而研究起它的本质。
  要换个人,早就因为自己获得了命运的宠幸而狂喜了。
  书,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写在上面的内容将会变为现实。
  首领宰利用人间失格与书碰撞的特异点, 获取了更多平行世界的信息,这过程无疑是痛苦的, 正如失格喵此刻经历的事, 灵魂不可承受的浩瀚碎片一遍遍从脑海中划过,相同的发展, 不同的发展,一样的人说着不一样的话,前后颠倒逻辑混乱。
  这种痛苦没法解决, 只能忍。
  若是全部接收,怕是会成为某种疯子吧。失格喵自知自己的思维速度不够,只能强迫自己忘记,首领宰却不同,他尽可能地记住更多,也……图谋更多。
  主世界的友人死亡,他便肯为了那并未拥有过的友情去改变世界线,并不依靠书的力量,而是全凭自己不眠不休的谋略,一点一点,以自己的人力撬动整个命运的天平。到最后他到底是想挽救全部的悲剧,还是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已经说不清了,层层叠叠的忧虑无数次覆盖过来。
  只知道在一切无望的黑暗中,友人的事已然成为了吊着他前进的最后动力。
  失格喵没见过头发那么薄、脸色那么苍白的太宰治,眼里没有一点光。它甚至觉得偶尔蹦出来逗它、欠揍的太宰治也比这只殚精竭虑的首领宰可爱,起码还像个活人。
  它继续将记忆看下去。
  书中包含无数的可能世界,首领宰的世界是其中的一种,而失格喵的世界也是其中的一种可能。在真正存在的那个世界,是绝对找不到它的存在的。
  首领宰也如此,他走的路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可以教他,没有可以复刻的成功路线,更不允许失败的可能存在。
  也几乎看不见成功的可能。
  如果是猫,肯定就放弃了。然而太宰治这种生物毕竟和它不一样,即使是0.001%的可能性,他也要将那变成绝对存在的现实。
  无非是将偶然塑造成必然的人造奇迹嘛。
  失格喵一路看,一路叹气,但也觉得首领宰的路线几乎是爽文,默默在背地里将一切更改,眼见织田作也写起了小说,加入了侦探社,悲剧不复存在了。
  这回应该可以休息了吧?
  猫翻阅着记忆碎片,却越看越不对劲。
  为什么还不停下?
  首领宰似乎并不满足计划那时候停止,而是继续往下推动,黑敦白芥,Mafia的无限扩张,他在做的事情似乎与一开始所要达成的目标偏离了。
  猫忽得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它揪着一颗心看下去。
  看到酒吧里和友人的再见面,猫叹一口气,心想太宰治终于开窍了,胆小鬼迈出了那一步。
  于是看到首领宰把天越聊越死,看到织田作说“不要叫我织田作”。
  看到枪支下鸢色的眸子逐渐空洞。
  看到首领宰终于站在天台,自由的晚风与热烈的夕阳为他拉下帷幕。
  “喵!”
  ……
  猫一整个噩梦惊醒,瞳孔放大,下意识伸爪去抓住些什么,结果一巴掌呼在凑近观察它昏迷情况的中原中也脸上。
  “!”
  中原中也松手,猫一下子落到地上,险些没站稳。它大喘气,记忆里最后的画面依旧是红与黑的混和,以及无止境的下落,下落,下落。
  “喵——”它仰头,叫得极其惨烈,拖长调子仿若防空警报,不知道的还以为中原中也把它怎样了。
  中原中也呼吸一窒,一时间竟有些小心翼翼:“怎、怎么了?”
  “喵——喵——”失格猫一声接着一声,几乎要把嗓子喊劈了,又因为肺活量不够,中间顿了一下,仿佛打嗝般抽噎了一次,接着继续哀嚎,“喵呜——”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要被猫喊应激了:“我也没有做很过分的事吧……怎么感觉你都要哭了。”
  失格喵听见了他的话,又好像没听见,大脑沉浸在无与伦比的悲痛中,拒绝处理目前的一切信息。
  它好难过。
  它不喜欢天天逗它玩欺负它的太宰治,但根本没办法接受太宰治做出从Mafia大楼跳下去的选择,那么高的地方……太宰治又不是神仙……
  会很痛的吧。
  为什么这个人会如此漠视自己的生命,他自己的存在难道不是存在吗?
  失格喵原地发泄了一会儿,情绪依旧纷杂混乱,它跑起来。
  想要现在就看见太宰治,想要揪着太宰治的领子质问。失格喵从来没有如此努力地奔跑过,一秒都不想等。
  “诶……”
  中原中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被猫的反应震慑住了,忘了问人间失格的事了……
  “中原大人!有受伤吗?”中原中也才反应过来此时离爆炸才过去三分钟,火焰都还没灭。
  “没事。”他带着一腔疑问,挥手表示自己要独自呆一会儿。
  ……
  “喵!”
  失格喵狠狠扒拉自己家的门,爪子划拉出尖锐难听的声响,不间断地扒拉着,一直到屋内的人注意到它。挠门,所有欠揍小猫咪都会做的事。
  “失格你怎么回事……!”果不其然,太宰治也觉得血压有些升高,一边抱怨,一边开门。
  在门打开的一瞬间,人间失喵毫无征兆地跳了起来往太宰治身上扑,并且精准地扑上了脸。
  “你疯了!”
  失格喵才不管太宰治在说什么,绿松石色的眸子里满是坚定的神色,猫猫彻底化身抱脸虫,抱住太宰治的脑袋,啊呜一口咬在对方的头发上。
  “……”太宰治惊得差点以为这是别人家发疯的猫猫,仔细一想如此胆大的可能也就自己家那一只,他一边后退,一边扶着墙来保证自己的平衡,另一只手伸出来托住猫。
  再不托一下它的重量,他的头发就要被猫揪下来了。
  “发生了什么……”太宰治觉得现在自己的情况一定有够好笑的,整个人被猫糊脸,说话都好像在吃猫毛,模模糊糊的,“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慢慢说好不好?”
  “喵!”猫紧紧地抱住太宰治的脑壳。
  它就是来找太宰治撒气的。
  气死它了。
  看不见活的太宰治叫它心慌,看见了活的太宰治又叫它来气,猫觉得自己的寿命都折损了不少,就这,还拿太宰治没办法。
  除了咬上几口报复。
  终究还是感到乏力,软成一滩猫水被太宰治兜在怀里。猫本来就是急匆匆跑过来的,几乎是狂奔,消耗了小猫咪全部的力气,又这样暴打了一顿太宰治,整个都脱力了。它毛发完全乱掉,肚子一起一伏的,活像被什么东西蹂.躏了一遍。毛太多就这点不好,剧烈运动之后整只猫都好像进了烤箱,热得仿佛要把内脏都闷熟了。
  太宰治看起来就更狼狈了,脱落下来的猫毛黏在脸上,蓬松的棕发被失格喵搅得凌乱,脸侧不明显的地方还有一道血丝,是猫下狠手的时候挠的。
  “到底怎么了。”太宰治面无表情地摸了一下脸上的伤口,尖锐的刺痛,“解释。否则宠物医院,绝育。”
  猫从鼻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