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目光看向织田作:
  你怎么也陪太宰君胡闹?
  织田作之助避开眼神,仰头看天花板:
  不关他事不关他事。
  太宰治十分期待地拨出了通讯,在安吾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中,电话通了。
  “摩西摩西,安吾,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太宰治清了清嗓,再开口时,声音变得又轻又软:“安吾这周不上班。”甜甜的,听起来就像是十八岁的娇俏小姑娘,带着点理所当然的小脾气。
  安吾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
  太宰治,你……
  “你是……?”显然电话那头的人也迷惑住了。
  “我?我当然是安吾君从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呀。”太宰治这个人撒谎说得自然且流畅,并且语调惟妙惟肖地模仿了那种任性大小姐的味道,只听声音几乎能想象出来一个年轻少女理直气壮撒娇的模样了。
  坂口安吾一僵。
  “安吾现在和我度假呢,他很热情。”太宰治脸上险恶的表情和语气完全不一样,阴恻恻的,“我们好几年没见了,这几天他答应我会陪我的,啊,总之就是这样。”
  安吾疯狂挣扎,底下的椅子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电话对面的种田山头火沉默了。
  半响,他艰涩回答:“……替我转告他,好好休息。”
  “嗯嗯!”
  电话一挂,织田作就松了手,安吾那惨烈的声音响起来:“太宰治,你——”
  ……
  最终还是玩坏了。
  失格喵溜达出来干饭的时候,只看见安吾彻底自闭地坐着,趴在桌子上,胳膊弯起来将脸埋进去,身体抖动。而他的临时未婚妻太宰治正一脸好心地安抚:“哎……也没什么事的嘛。长官都叫你好好休息了,我只是在帮你请假。”
  “你们两个……!”太宰治抬手,做足了被打的准备。
  “喵。”失格喵踩着安吾的肩跳上桌,淡定地从两人之间跨过。明明直接上桌更简单,它却要故意踩上一脚。
  猫瞳里充斥着无辜的神色,它蹲下去,在织田作面前晃尾巴。
  “厨房里只有咖喱。”织田作伸手撸猫。
  “第三个柜子里好像有金枪鱼罐头。”太宰治接上话。
  坂口安吾从被猫踩的震惊中回过神,不甚理解地看向自己的两个朋友,仿佛他和他们不在一个世界:“为什么你们都好像能听懂猫的话。”
  “喵~”
  猫能回答这个问题。
  听不懂当然是因为——太笨了。
  它懒懒地蹭了一会儿织田作的手指,看着眼前罐头里打成糜的金枪鱼肉,毫无食欲。
  失格喵大为叹气,觉得它的猫生指望太宰治是没用了,要什么没什么,甚至还得面临给对方打工挣钱的窘迫生活。织田作虽然好,但家里养着五个可怕的小孩,没什么存款,支撑不起猫想大吃大喝的欲望。
  依靠别人还不如依靠自己。
  它恨恨地喵了一声。即使听不懂猫语言的人也能理解这一句话绝对是小猫咪在发泄情绪。
  安吾注视着猫跳下桌,独自走了。
  现在太宰治并不拦着它出门去,于是猫大摇大摆地走向门口,自己跳起来开了门——这些都非常正常。
  直到三人看见桌底下钻出了另外两只小猫咪,凭空出现的三花猫和灰猫麻溜地跟上失格喵的步伐,出了门。且不提凭空出现生物这种魔幻的事,那两只猫给人的感觉异常熟悉,就好像陪伴自己多年似的,尤其是安吾,他记得这只噩梦里反复出现的灰猫。
  “……太宰君。”
  “真是宛若恶霸巡街。”太宰治低头作苦恼样,回避视线,“这点是和谁学的呢?”
  “你之前叫它失格,是吗?”
  “哎呀……”太宰一拍手,“我想起来了,我今天还得买菜去,以后我就是织田作家的全职煮夫啦。”
  织田作:“不要。”
  太宰治的脸垮下来,变成某种可爱的Q版生物:“该怎么解释猫的事呢……”
  ……
  失格猫正带着一群猫走过大街。也不做什么,这猫天天游手好闲。
  原先是只有堕落论和天衣无缝跟在它身后的,一边唠嗑一边随意走过草地,谁知道越走,注意到它们仨的野生猫猫就越多。
  也许是春天到了吧,毛色光亮的靓猫走在路上格外受欢迎,失格猫看着又一只到它面前打滚的小猫,麻木地别开了视线。
  它不感兴趣喵。
  失格喵冷漠地拒绝了眼前不认识的猫,转身打算去另一个公园逛。谁知道如今的小野猫恐怖如斯,在失格喵回头的刹那扑上来,当即就把身娇体弱的蠢猫猫扑倒了。
  “喵!”失格喵唯独没有点过打架的技能,打的喵喵拳连太宰治都能挡住,更别说这种战斗力强悍的猫了。
  这时候堕落论和天衣无缝的用处就体现出来了。它俩极其悠闲地蹲一边看戏不嫌事大,和野生猫群混在一起,时不时发出喵喵的赞叹声:“失格的魅力值好大,好耶!”
  “嗷呜!”
  失格喵悲愤地伸出爪——这什么损友,是和谁学的啊——
  “罗生门!”
  只见漆黑的布刃刹那间刺入草地,野猫的毛都刮去了几分。惊恐之下必然萎靡,猫群登时四散而逃,只留下三只猫原地发呆。
  失格喵别提有多感激了,它抬头,果不其然看见了路过的芥川:“喵、喵呜……”
  还没等它的感激之情表达完,芥川龙之介瞪过来,双眼隐隐有赤红血丝,如恶鬼煞人:
  “猫,你是不是知道太宰先生在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争取更新多一点,然后准备写万字章……
  感谢在2022-04-07 12:14:54~2022-04-08 21:50: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路由、一棵大柏树 18瓶;叶言枫 5瓶;沐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3章 喵喵喵喵
  猫害怕地后退了半步。
  芥川好疯啊……
  但想了想,芥川应该伤不到它。失格喵便挺了挺胸,坚决摇头。
  “喵~”
  罗生门依旧充当了翻译机的工作:“被太宰治抛弃了,现在和野猫一起混。”
  芥川盯着它,一字一顿:“你是太宰先生的异能力。”
  “喵?”
  “他不可能抛弃你。”芥川越说越相信自己的判断,扯了扯自己的外套,“你一定知道太宰先生在哪里。他究竟为什么要叛逃?明明……我一定会找到太宰先生的!”
  猫觉得这人没救了,中了某种名叫太宰治的剧毒,病入膏肓,
  “这孩子感情真充沛啊。”堕落论在背后吐槽。
  “猫,带我去找太宰先生吧。”
  失格喵继续摇头:“喵——”我还要去觅食——
  芥川:“我带你去吃饭吧。”
  听起来,他的语气不容拒绝。正巧失格喵也不打算拒绝,矜持地点点头,开口询问芥川有没有什么地方容得下三只猫吃饭。
  ……
  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港口黑手党的食堂。并且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丝毫不怵。
  组织内部成员在这里消费工作餐是有优惠的,地位高的就算是来白嫖伙食都没问题,虽然他们也很少会来食堂吃饭。
  芥川,Mafia著名新人,无心之犬,带着三只猫出现在食堂。他出现的地方,周围自动扩散开一块无声的圆形空白区域,很少有人敢坐到他身边。这景象非常奇妙,半径范围内的人都在偷偷瞄他,准确地说是瞄芥川身边的三只猫。
  疯狗一样的人……居然会关爱小动物?
  失格喵倒是不在意别人的视线,被人认出来了也不要紧,世界上奶牛猫这么多,它只要装作是另外的蠢猫猫就好了。另两只喵也都见过大世面,区区吃饭时被注视,根本不重要。
  就是芥川的视线有点烧。
  失格喵低头干饭的时候,觉得自己脑壳顶的猫毛都要给烫出两个洞了,仿佛那视线要扎进它脑子里去找到太宰治的所在。
  连食欲都大大减低了……
  “喵~”
  失格喵报了一串地址。
  “太宰治可能会在出现那里。”它喵喵了几声,没有把话说得很满,“我还有事要做。”
  半真半假的地址,就当是吃饭的报酬。反正那只是太宰治呆过的另一个安全屋罢了。
  芥川龙之介一刻都不想等,立刻站起来:“在下告辞。”
  “喵~”
  堕落论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毛,悠悠然跳到桌上:“连猫的话都轻易相信了啊。”
  天衣无缝:“这样骗他真的好吗?”
  失格喵还在因为今天的汤过于烫而吐舌头,粉色的一小截搭在外面,可爱归可爱,憨憨的。
  “喵……芥川太激进了,这个时候不能叫他见到太宰治。”它叹气,“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叛逃喵?都没有人告诉我。”
  “这件事有点复杂。”堕落论也叹气,“还是我来解释吧,反正接下来一周都不用工作。”
  ……
  “最终森鸥外付出了更多的代价来获得异能许可证。你没发现我们进来的时候,整个Mafia的气氛都很严肃吗?没有织田先生的异能力帮忙,Mafia为了解决Mimic损失了很多。”
  “原来如此。”猫明白了,大声在食堂喵喵骂人,“是森先生的错喵。”
  堕落论和天衣无缝都往周围看了一圈,幸好真的没有人能听懂猫语。在Mafia的食堂骂Mafia的首领,这是只有缺心眼子的小猫咪才能说出来的话了。
  失格喵听不懂什么政治、局势、三刻构想,大脑构造简单的它只想去找森先生的麻烦,但转念一想……嗯,它一只小猫咪又能弄些什么麻烦呢?
  何况森先生作为Mafia的首领,想要为组织谋发展似乎是很合理的事。
  “喵。”失格喵沉思的时候特别喜欢晃尾巴,又或者是原地转圈,看起来就像是在追逐自己那根毛茸茸的尾巴一样,“我想……”
  想欺负一下森先生。
  “不,你不想。”堕落论当场发表了达咩达咩的言论,“我不想第二天看见Mafia门口挂着你的猫头。”
  “呜……”失格喵重重地抽了一下尾巴,跳下桌子,“我今天随便逛一会儿,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它熟门熟路地往Mafia办公的区域走去。
  至于堕落论,它懒懒地不想过去,在Mafia它总能想起太多的加班回忆:“天衣无缝,我们接下来去别的地方逛逛?好不容易休假一次,我可不想再和森先生的事牵扯到一块了。”
  “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横滨有什么地方可以放松吗?”
  天衣无缝想了想,回答:“咖喱店。”
  “……喵。”
  ……
  失格喵的运气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它刚拐出门,就遇到了一个认得他的人。
  中原中也骂骂咧咧地从自己办公室走出来,这段时间被太宰治留给他的恶作剧气得不轻,正准备开车去兜风,结果刚拐弯,就瞅见了一抹熟悉的黑白。
  “太宰治的猫?”他眉毛挑起。
  猫蹭得一下炸毛。糟糕,一号坐骑还认得它。
  “不对啊。”中原中也有点疑惑了。他前段时间出差去了,但出差的时间并不长,不可能让一只小奶猫长成现在这只大猫,“长得很像。”
  他蹲下来,揪住猫后颈,仔细看了看,感觉猫前爪的白手套和额头的白毛分布都一样,绿松石的瞳色异常魅丽:“你……该不会是太宰的猫……的猫妈妈吧?”
  失格:“……”
  它努力挣脱了中原中也的钳制,想要将自己很重要的部位展现给对方看以此证明自己。好在它没有让热血完全占据了大脑,最后关头想起来这样做是绝对不可以的……
  必要时刻守猫德。
  “喵!”总之它绝对不是小母猫!
  “真奇怪。”中原中也疑惑,“总觉得你和太宰治有什么关联,但他还会出现在Mafia吗?”
  猫眼神飘来飘去,跳起来去勾搭中原中也垂下来的橘色发丝,把那晃来晃去的小辫子当做逗猫棒。
  这种完完全全猫的行为似乎打消了中原中也的疑虑,他站起来,不再管这只小猫咪。
  欲转身离开时,又停下身。
  “不要在这里玩了,很危险的。”
  “喵~”
  猫站在原地乖巧地等待中原中也离开。
  “Mafia不是猫玩耍的地方。”
  “喵。”
  猫乖巧应答。
  “唔……要不然……”
  “喵……”
  猫心想中原中也怎么还不走。
  中原中也看着猫抬头仰望他的模样,绿莹莹的眸子透亮透亮的,仿佛能一下子望到底。这样漂亮单纯的小猫咪看起来真的很无害,他之前就有一瞬间动过养只宠物的心思,如今……
  “要不你跟我回家?”
  “喵?”
  猫震惊后退。
  猫又不理解了。
  看见猫毫不掩饰震惊、仿佛自己拿了什么ntr剧本的模样,中原中也尴尬地挠了挠头发,而后调了下帽子的位置,握拳轻咳一声:“我走了。”
  失格喵看着对方跑路的模样,有些莫名其妙的。
  它想到先前河岸上的大堆猫猫——
  难道人类也有春天?
  小猫在原地转了个圈,确认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