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他不想和森鸥外掰扯这些有的没的了。
  “你又要做什么呢?啊,原谅我说了废话。反正森先生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吧,关乎一些利益和一些长远的未来。”太宰治敛目,“不幸的是,我也有自己的事情想去做。”
  他转身。
  “太宰君。”
  森鸥外叫住他。
  “你要去做什么?”这句话出来,太宰治便知道他是打算直接阻拦了。
  没得谈,这事儿从头到尾都没得谈。
  “去做什么?”他背对着森鸥外,也背对着窗外的光,眼里是首领办公室万年不变的沉闷装修,无趣且讨人厌。
  “我去找我的猫。森先生,我家猫成年了,我怕它在春天迷失,一个人去把它找回来不过分吧?”
  “还是说,你连我养猫,也要管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主线除了养猫以外就是踹踹便当,猫猫在不知道的时候被太宰治扣上了春天的帽子。
  一点森鸥外和太宰治的吵架文学()
  ……
  吐一点不应该吐的黑泥:
  最近真的卡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把手放在键盘上都有点反胃呜呜呜呜可能是一直开文写文写太久了萎了,但是不写的话又很想写,像养了一个怎么都没有办法分手的对象(还是我苦情单恋的那种)虽然梦女梦不起来但真的很像养了个折磨人的小妖精orz,并且这个小妖精还让我掉毛长白头发了。
  但养胃又怎么样,还不是要支棱起来码字,专栏那么多太宰治等着我去宠幸(抹泪)我应该把专栏名改成后宫·宰xN。
  ……
  吐黑泥时间结束,卡文归卡文,我写猫猫还是很可爱的(叉腰)因为我本人就是绝世可爱小猫咪(如假包换)
  感谢在2022-04-05 17:35:05~2022-04-06 10:47: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中原中也老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evin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1章 喵の麻木
  失格喵隐隐约约听见了枪声。
  它明白或许外面已经发生了战斗。
  但让猫意外的是,它没有等来太宰治,等来了另一个人,另一个更焦急的人。
  织田作之助。
  这人几乎是狼狈地冲进来,带着一身猫觉得刺鼻的、显然是刚结束战斗的气味。
  织田作之助向来淡定。这人平常的时候多多少少有点反射弧过长,不管什么事,放在他面前都是平淡的。而且他有那种本事把所有人拉到他自己那种平和淡然的气场里去,要佛一起佛。
  就很大叔,年纪轻轻的已然迈入养生队列。
  此时却风尘仆仆,平常不修边幅的穿着因为剧烈运动散乱着,粘上灰尘和几点鲜血,还有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撕裂的新鲜破口。面上表情也没有那种平静,蓝瞳里带着点慌张,第一时间往老板这儿盯来。
  老板是吓了一跳。
  自他认识织田作之助开始,就没见过这人有这种慌乱的表情。
  他甚至一度以外织田作之助是面瘫呢。毕竟这人最爱面无表情地吃特辣咖喱,说“好吃”也像是应付,如果不是因为熟悉了,老板只会觉得这人的夸奖是敷衍。
  “怎么了!”
  他很快想到织田的职业,黑手党底层人员,平常的工作多少有点危险,甚至还去拆过哑弹,参加过帮派间的小型战争t。没准是这边附近发生了危险。
  “织田你没事吧?”
  老板放下手中的猫,站起来想要看织田作之助身上是否有伤。
  织田作之助很快冷静下来,明白店里并未受到危险。总算太宰治通知地及时,他来得也及时。纪德不在这里,只有一部分Mimic的力量蹲守在这儿,虽说都是训练有素的死士,但在织田作的天衣无缝前,仍旧无法进行有效的反抗。
  他不肯杀人,只往不致命的地方攻击,这大大地延长了战斗时间。受伤所以那群连死都不怕的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终于击退所有敌人的时候,织田作还未放松,就发现一大堆未引爆的炸药。
  ……总之,幸好他会拆弹。
  不过话说回来,太宰治的情报来源真的很奇妙,给人一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错觉。
  他也愿意无条件信太宰。对方说这里有危险,织田作便毫不犹豫地信了。
  “这里有危险。”他走到柜台前,“孩子们都在楼上吗?”
  咲乐在台子后面探出脑袋:“织田作,我在这里。”
  织田作之助对她点点头:“我们要尽快转移。”
  他注意到老板身上的猫毛和地上那只陌生的猫:“这……是太宰的猫?”福至心灵,他猜到了答案。
  可能是因为某种奇妙的……直觉吧。
  “喵。”
  “你也一起走。”
  “喵~”
  猫前所未有的乖巧。咲乐年纪最小,和它一块坐在织田作怀里。不得不说织田作的怀抱比太宰治的有力多了,也不会哀嚎落枕什么的,干脆利落地迈大步去往太宰治规划好的另一处安全屋。
  在那之后,猫就没见过太宰治,也没见过织田作了。
  天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它每天都想出门看一眼,可每天都会被人拦下,老板尽职尽责地照顾五个小孩和一只猫。
  他的观念非常清晰。
  大人在外面战斗,他们这种家属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猫气得扒住老板的袖子,来回蹬了好几下。
  谁是太宰治的家属了?谁家家属突破物种界限的?
  而且它实在是受不了五个小孩的玩弄了。身为一只天生带可爱光环的小猫咪,它每天都要面对五个初生牛犊不怕虎更不怕猫的家伙,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从他们的小脑瓜里冒出来,最终落实到失格喵身上。
  什么顺毛撸,逆毛撸,螺旋三百六十度搓猫头。偶尔就连老板也忍不住伸出恶魔之爪,揉捏它的耳朵。
  六个人齐上它真的会秃的好伐!
  猫苦苦等待,等了差不多两周的时候,太宰治和织田作回来了。
  “失格。”太宰治熟门熟路地捉住猫,将它提起来举高高,“想我了没有?”
  从太宰治表情上完全看不出这两周究竟发生了什么艰险的事,织田作也不会讲述故事,只提了一句事情都结束了。太宰没穿平常那件不离身的黑色外套,只留了衬衫马甲,看起来有些冷。
  “我们辞职了。”太宰治煞有介事地说,表情相当严肃。
  “喵?”猫的小脑瓜完全没有理解太宰治说的这句话,在猫眼里,他似乎只是遇到了一个比较棘手的任务,于是处理了两周,仅此而已。怎得就直接进化到了辞职?
  何况太宰治自己做事出格就算了,拉着织田作一起辞职……人家还有五个小孩要养的呀,难道以后去卖咖喱为生吗?猫不理解,猫大为震撼。
  “以后怎么办呢……失格,要不我开一家猫咖,你养我吧。”
  人间失喵忍了忍,没忍住,挥起熟练的喵喵拳往太宰治脸上怼,闹了一顿后兀自生闷气,撇着飞机耳去找织田作了。
  它要占领织田作的注意力来报复太宰治。
  织田作带着枪茧的手撸着猫脑壳,猫猫头一上一下地点着。人间失喵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对劲,它可以接受太宰治辞职,从森鸥外那个压榨人的老板手底下逃跑,但是……
  它想起来了。
  “喵?”你辞职了以后,家里那些猫罐头呢?
  太宰治摊手:“哎,从森先生手底下辞职,能有条命就不错了,我当然是净身出户呀。”
  名为辞职,实为叛逃。干部级别的人根本不可能辞职。
  猫颤抖起来。
  从太宰治的角度,只能看见失格喵低下头,两只尖尖的耳朵往下撇,尾巴不晃了,下意识踩奶的爪子也停下来了,只留下胡须一颤一颤的。
  “……呜喵!”
  猫后知后觉地悲伤起来:它的坐骑一号机中原中也、啊呜啊呜罗生萌、以及舒舒服服的大床和数不清的猫罐头,都随着太宰治的叛逃消失了。
  ……家里还有那么多罐头没吃呜呜呜呜……
  可惜不管失格喵再怎么难过,失去的罐头也不会回来了。太宰治蹲下来撸撸猫脑壳,和那双漂亮的眼睛对视,声音非常认真:“明天我给你带个礼物回来,怎么样?”
  猫抬起头,悲伤里挤出一点好奇。
  太宰治现在这样一穷二白……能给它带什么礼物?
  ……
  因为知道事情结束了,焦虑的源泉消失,失格喵这晚上睡得格外舒服,小孩们睡一屋,老板和织田作睡一屋,它和太宰治挤一起。
  梦里猫猫舒展四肢,将爪子胡乱放在太宰治身上。
  它甚至不知道第二天一早太宰治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床上只有它一只,空空荡荡。已然是下午了,猫这回一口气睡了快半天。它懒懒地跳下床去扒拉吃的,心想也许今天晚上能看见太宰治带来的“礼物”。至于现在的话,或许还来得及去晒一场下午的阳光,再次补个午觉。
  猫生如此多艰,索性睡觉一整天。
  小猫咪很聪明地跳起来,自己开锁开门,门在它的蹬腿中慢慢打开一条缝。
  客厅的景象缓缓展现在猫的面前。
  猫睁大眼睛。
  “喵……?”
  错愕的声音里,客厅中央被两个人折磨的某人艰难转头,他被捆在椅子上,从手法来看,是太宰治亲自绑的。
  “救……唔!”
  太宰治很恶劣地捂住他的嘴,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说,夹着一点狞笑:“安吾,事到如今,已经口不择言到对猫求救了吗?”老实说,电影里最坏的反派都没此时的太宰治凶恶。
  织田作之助站在一边,淡然地充当帮凶,递过顶级拷问工具——羽毛做的痒痒挠。
  “失格,醒了吗?”太宰治对猫说话的时候,又恢复了那种轻松活泼的声线,“你看,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哦,超大一只猫玩具,对吧~不过现在我们正在进行一些成年人的事,猫与小孩禁止围观。”
  ……
  猫麻木地关上门。
  好变态。
  主人太变态了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好耶!我忽然又不emo了,卡文果然卡着卡着就,卡过去了,我应当努力,奋斗,日万(减八千),开新,开新,和开新。
  我果然是情绪多变的坏猫咪(?)
  还是要感谢追更的小可爱,感谢猫猫,感谢编编,感谢基友,感谢键盘,感谢我那随风而去的三千烦恼丝。
  ……
  踹掉了一些便当,蝴蝶掉了一些事件发展。
  接下来就继续日常和一些离谱事情。
  虽说太宰治跑路了,但他叛逃和猫猫有什么关系呢?Mafia抓的是太宰治又不是小猫咪()所以猫还是会去Mafia玩的。
  感谢在2022-04-06 10:47:53~2022-04-07 23:43: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中原中也老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亿闽 20瓶;路由 18瓶;叶言枫 9瓶;甜桑 4瓶;楼狼 2瓶;丞哥给我飞、沐沐、riya、evin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2章 恶喵日记
  “太宰君,我错了……”
  “我知道哟。我和织田作都原谅你了,对吧织田作。”
  织田作之助配合点头。
  安吾欲哭无泪,现在这样子哪像原谅了。他脸几乎憋得通红,大喘气,不怎么运动的情报人员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汗珠,显然被折磨得不轻。就连说话,也是一顿一顿的,在太宰治折磨的间隙求饶:“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朋友间的友好交流。”
  太宰治猫猫搓手,立志要把报复进行到底,挠痒痒工具准备了一大堆,实操的时候却又觉得还是直接上手比较好,“放心,绝对不会玩坏你的~”
  “……”安吾还能说什么?
  太宰治和织田作没把他拆了已经算不错了。只是被绑住挠一顿痒痒而已。
  毕竟瞒着他们当了那么久的卧底,还差点将友人送进无法挽回的险境,虽说是森鸥外算计好的,但他也是推手之一。
  他还以为……
  这段友情再也无法回来了。
  被胡闹着报复一顿已经是最轻的结果了。
  “我明天还有工作……”他最后只能说这个,委婉地试图让这两个人心软,“能不能给我留口气上班。”
  “工作啊……”太宰治眼神一暗。
  这份工作在他们之间产生了太多矛盾。
  安吾当即直呼要完,求饶用错了词汇。太宰治每次露出这种暗黑的眼神都代表他的抖s力要发作了,不知道又要想出什么花样折腾他。
  果然,只见这人低头,伸手将他身上乱摸,隐蔽的联络器被摸出来。太宰治手指拨了两下,很快解开了密码:
  “唔……”太宰治翻找着联系人列表,将暗号一个个解开,语气单纯疑惑,“种田长官……这个应该是安吾的上司吧?”
  “等等!”
  安吾心中警铃大作,完全来不及说出阻拦的话,太宰治使了个眼色让织田作捂住他的嘴。坂口安吾下意识挣扎,却被捆得结实,最终只能带着祈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