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形状,确认身份后伸出手,试图抚摸一下这只奶牛猫,“你怎么会在这儿?”
  失格喵乖顺地给人抚摸了一下,而后仰头躲开。
  它就给人摸一下。
  钓系小猫猫睁着它那双无辜且大的绿松石色眼睛,望着广津,接着用它并不丰富的喵喵声线描述自己想要找的芥川:“喵——喵喵——”
  虽然听起来还是普通的猫叫,但至少它努力了!那么不能理解就一定是人类的错!反正……反正不是喵喵的错!
  “你是要找人吗?”惊奇的是,阅历丰富的广津先生真的听懂了猫的一部分语言。
  “喵!”
  “找太宰干部?”
  “喵……”
  “其他人?”
  “喵,喵喵。”
  广津柳浪猜了几个人名,无一例外都猜错了。失格喵对这个人类刚升起的好感顿时又掉了下去,它原地转了个圈,尽全力张嘴:“啊呜喵!”
  广津发誓他真是花了半辈子的想象力,才将这样可爱的场面联想到某个异能力是黑兽相关的人身上:“你找芥川龙之介?”
  “喵!”
  失格喵瞬间觉得孺子可教也,欢快地去蹭广津的裤脚,把对方齐整的西装裤上蹭上了凌乱的毛。
  “啊。”广津柳浪一边为自己猜中猫的心思而欣喜,一边情绪又有些复杂,“芥川受伤了,正在修养。”
  “喵?”尾音疑惑地上扬。
  广津忽然觉得这只发出人性化声音的猫真的很奇特,按理来说,猫应该是听不懂人话的。可它是太宰治的猫,太宰治这个名字,有时候就代表了某种不可思议。
  “芥川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伤,肋骨断了,目前仍在医疗室里……”猫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好像在哪听过这件事一样,“这次Mimic的事情确实很让人意外。”
  Mimic?这不就是太宰治近两天头疼的那个组织吗?没记错的话,堕落论联系不上前也是在说这个组织。
  “太宰干部的朋友似乎也因为这件事受伤了。”
  失格喵刷得一下炸毛:“呜……”
  天衣无缝?还是堕落论?究竟发生了什么喵?
  猫焦躁地转头,干脆跑去找太宰治,然而太宰治最近没在办公室里带过,它扑了个空。满心疑惑无法解决,猫回忆起太宰治这两天刚说过的、织田作很喜欢的一家咖喱店。似乎是那里会比较安全什么的。
  有些远。
  但猫此时焦急,也不管那么多,傻乎乎地迈着小步子往自己的目标地点跑去,累得气喘吁吁,爪子上粉色的肉垫都被沙土磨成了灰色,才跑到太宰治口中的那家咖喱店的……
  不远处。
  猫本就不擅长长途跑步,这么一段累得半死,感觉只要自己停下,就会原地变成一滩猫饼。它有些恨自己短手短脚,无法使用交通工具了。
  正当猫准备溜进去看看熟人在不在里面时……
  它感知到了一群陌生又危险的气息。
  诶?
  猫一整个疑惑,左看右看,终于是发现了一批奇怪的人。很明显训练有素的那么一群人,在这个岁月静好的偏僻地方格格不入。它那可怜的猫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一边往前走,一边盯着他们。
  还被对方回看了一眼——是猫,被轻轻放过了。
  失格喵瞬间觉得找天衣无缝的事情不重要了。猫眼里带着大大的疑惑,思索横滨最近又出了什么事情。
  借用排除法,它很快想到了广津才提过的“Mimic”。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组织。太宰治提过一嘴,堕落论也说过一次。但他们都没有详细地解释过,失格喵此前只觉得这又是一个前来搅浑水的炮灰组织,不值一提。毕竟Mafia这么多异能力者,死在他们手下的大小组织都数不清了。
  如今看来,他们确实是训练有素、威胁性有些高的组织,一群人纪律如此严明,比那些自以为是的小混混们强多了。
  失格喵一边思索,一边迈步走进了咖喱店。香浓的咖喱气味钻进鼻子,放在平常肯定已经勾起猫的食欲了,但此时猫满心都是想着刚刚看见的事情,进门的时候差点左脚绊右脚摔着。
  “猫?”店长算是个好心人,没有见着野猫就驱赶,他从柜台后探出头,看着正在往里走的失格喵,“咪——咪——是饿了吗?”
  失格喵丝毫不怕生,它往柜台那儿走去,蹲下来。
  蓄力,再蓄力。务必优雅帅气。
  不怎么运动的小猫咪终于漂亮地跳到台面上,跑到老板面前:“喵呜。”
  它把爪子搭在老板平常用来接订单的电话上。
  “等等,这个可不能用来玩啊……”
  “喵~”失格睁大眼睛卖萌,有求于人的时候它卖萌卖得无比顺畅。
  老板也觉得奇特,这猫看起来就像是真的会用电话一样,停下阻拦的动作,想看看这只陌生的小猫咪还想做些什么。他都有些想把这一画面拍下来给孩子们看了。
  于是失格喵给太宰治打了个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  猫猫队立大功系列(?)
  ……
  想转型写一些别的,所以开了马甲文的预收,虽然马甲死光光了但也是马甲文(叉腰)
  然后昨天试着写了第一章。
  基友:会不会第一章信息量有些大?
  我:有吗有吗?太宰治视角介绍了主角是谁,介绍了马甲1是谁,再用主角视角介绍了一遍。
  (对开局主角和太宰治在床上几百字贴来抱去不明意义的段落视而不见)
  ……
  有没有说过隔壁《剧本组酒厂打工日记》正在无比缓慢地更新?没有?那我现在说一遍。
  文案仅供参考,因为写那篇文的意义就在于……我想(咳)
  文案:
  小兔宰治在同一个月遇到了人生中的几个重大转折。
  首先,他发现和自己贴贴一起摆烂的某个俄罗斯人,其实不是人。
  是吸血鬼。
  其次,正当他准备切身考察一下吸血鬼的进食方式,试试看被吸血鬼咬一口会不会疼的时候,从天而降一样东西把可怜的饭团君砸晕了。他一看。
  是部手机。
  然后,他浏览了手机上能找到的全部信息,并且发现他们其实是漫画中的角色。只不过设定和他们现在的情况很不一样,饭团君不是吸血鬼,是魔人大反派。他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用这部手机和三次元交流,试了所有app,只有一个能用。
  是论坛。
  最后,被剧透了一脸的、目前不是很想加入Mafia的宰治同学,遇到了一个肯把他们带走的人,加入了另一个看起来没好多少但能摸鱼的组织。
  是很柯学的酒厂。
  #其实是养崽文,但养和被养的对象……算了总之就是非典型养陀文#
  #森先生痛失钻石的同时Gin喜提两瓶不明成分的酒#
  感谢在2022-04-04 03:13:29~2022-04-05 17:35: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黛鎏 5瓶;沐沐、evin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0章 喵的春天
  “猫猫队立大功~”
  太宰治毫无情感地说着活泼的台词,尾音如平常那般轻佻,却让猫觉得有些害怕。
  那些令人害怕的黑泥味要顺着电话线爬过来了,发火的太宰治恐怖如斯。
  失格喵爪子一动,挂掉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真听得懂你说话?”老板还在乐呵呵地看戏,丝毫察觉不到刚刚那通喵喵呜呜的电话气氛有多紧张,“让我摸摸,你不会是谁制造的高科技机械猫吧。”
  失格喵心里不安定,尾巴大幅度晃着,一下一下地打在柜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因为过于大力,散乱的猫毛飘出来,光线下像是在下一场黑色毛毛雨。
  “哎。”
  这毕竟是咖喱店,食客要吃饭的,猫毛乱飞有些不卫生。
  老板大着胆子伸手去抱这只颇有些奇特的神奇小猫猫,放怀里揉了揉猫脑壳:“真软……太聪明果然是会秃的吗?”
  “喵!”虽然失格喵心不在焉地想着别的事,但还是忍不住出声反驳老板。
  它是聪明小猫猫这一点没错,但绝对不会秃的!太宰治秃了它也不会秃!猫猫绝对!绝对不会变成无毛猫的!
  失格喵登时膨胀起来,把自己变成一只毛团子,向老板展示它那丝滑蓬松的毛。
  可惜宛若孔雀开屏给瞎子看,老板并不能理解猫的意思,他只觉得猫蓬松的样子分外可爱,加大了揉猫脑壳的力度,从脑袋顶摸到尾巴尖,不知不觉忘了初心,让更多的猫毛飘了出来。
  手感是真不错。
  “咲乐,有什么事吗?”
  小女孩揉着惺忪睡眼下楼,嗓音软软的:“午觉睡醒了。”
  “冰箱里有牛奶,要我热一杯吗?”
  “嗯。那是猫吗?”她眼尖,看见老板怀里一撮黑色的东西,猫猫摇晃的尾巴。
  “是的,是一只不怕生的神奇小猫,自己跑来这里玩的,也许是附近的人养的吧。”老板将猫兜在怀里,给小女孩看,“刚刚它还打电话呢。”
  “哇,我也可以摸摸吗?”仍旧会沉浸在美好童话故事里的小女孩并不觉得猫会打电话有什么奇怪的,她踮起脚尖,睁大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和猫对视,有些不敢触碰,又觉得猫实在可爱,眼巴巴地看着。
  “喵。”失格喵晃着尾巴逗她。不喜欢小孩,但是对可爱的女孩子没有抵抗力。
  岁月静好。
  ……
  “太宰君,你要做什么?”
  太宰治本以为自己身为干部,调动黑蜥蜴去解决一下伏击在咖喱店附近的Mimic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先前抓住的活口被芥川杀死了,这次只要计划好,一网打尽也说不定能成。
  哪知道在第一步就遇到了麻烦。
  森鸥外。
  居然会亲自出面阻拦他。
  太宰治一颗心倏然坠入深渊。
  在知道咖喱店附近有危险时,太宰治其实是拒绝思考的,偏偏那过快的思维已经要为他找到那不得不面对的真相了。不得不说,很讽刺,整件事都像一个不好笑的冷笑话发生在他身上。
  “森先生。”他的声音很平,很慢,可能是思维里有一部分在抗拒,前所未有的疲惫感席卷了他,明明是大白天,却裹挟着一身冷意,“去解决Mimic,合理,正当。你不是正在为这件事苦恼吗?”
  织田作之助被Mimic的首领盯上之后,太宰治亲自帮织田作收养的孩子送到了一个目前来说隐蔽又安全的地方,这件事理论上只有四个生物知道,他自己,织田作,家里的猫,还有……森鸥外。
  因为在搬去庇护所和保护那些孩子时,他动用了一点Mafia的力量。
  他曾经是如此信任森鸥外啊,和这个人聊东聊西,撒娇着央求一些药剂。包括现在,仍旧走着正规的流程去调动黑蜥蜴,只是想要去解决一个小小的麻烦,既是守护自己的朋友,也是帮森鸥外除掉这个组织。
  倒是没想到,森鸥外根本不需要他去铲除这个挡路的组织。
  首领办公室一如既往的安静,爱丽丝不在,森鸥外慢条斯理地变了个动作,双腿交叠。他表情并无太大变化,仿佛到现在,一切仍稳操胜算,说话也很平稳,似有似无地拿捏着一点首领的架子,不压人,但让人难以反抗。
  “太宰君,情理上我是要应允你的。”
  “所以呢?”
  不知道他这样端着,累不累。反正太宰治觉得很累,真的很累。
  就好像自己弄出的这点小波澜他根本不看在眼里,什么Mimic,什么织田作之助,什么天衣无缝与窄门,都是首领棋盘上的几颗随时能掌握的棋子罢了。他在下一场更大的棋,比起那即将获取的胜利成果,中途牺牲的这点东西便全然不用在意。
  一个底层成员而已,谁在意呢?即使他拥有稀有的异能力,绝佳的战斗能力,退役前是业界著名的杀手,可他现在毕竟不肯杀人了,没太大利用价值不是吗?要是牺牲这一个来换取某种极好的结果,确实是首领向往的最优解了。
  从其他人的视角来看,太宰治也确实不会在意这点牺牲。
  因为他本人是森鸥外一手教出来的。
  他熟知森鸥外的行事风格,他自己的行事风格也受了这个人不知道多少影响,暴虐冷酷收敛在平静的外表下,永远理智,永远是执棋者。
  无疑,很长一段时间森鸥外在把太宰治当继承人教学,有意无意地给予重望,太宰治也从来没有叫他失望过。
  直到现在,他也依旧觉得太宰治会理解,至少以后绝对会理解。太宰君今年才十八嘛,多年轻啊,前途无量。
  “坂口安吾的事,你也知道了。很遗憾,这样一位优秀的情报人员是政府的卧底。”森鸥外不急不缓地说着,“我知道他与太宰君私交甚笃。当然,我绝没有怀疑太宰君的意思,只是如今这个形势紧急的关头,太宰君去调动黑蜥蜴,组织里怕是有些人会产生疑心。”
  要是以前,太宰治肯定把自己的冷笑与嘲讽话语一并送过去了。
  Mafia里还有人敢质疑他吗?就算质疑他本身,也绝不会质疑森鸥外选定的人这个身份。
  但现在。
  “森先生。”他站着,稳稳当当地站着,黑色的大衣仿佛被凝固的空气定住,一晃不晃,“太堂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