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与罚狠狠emo了。
  仓鼠委屈地把自己团起来,坐在沙发一角,几乎和沙发的颜色融合在一起,小小的眼睛里是大大的悲伤,水汪汪的。
  “欺负异能力。”
  QAQ
  失格喵没心没肺地踩着一边的枕头玩。
  欺负?
  那也得看是谁家的异能力才对吧?对付魔人的异能力,再怎么折腾也没有关系。
  实验一次自己的能力而已,谁知道会把这么危险的家伙召唤出来呢……失格喵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就是很不好,每次都会出现各种奇怪的意外事故。
  它迈着轻盈的步伐,爪垫在沙发上压出小坑,走到罪与罚面前:“喵~”
  “来都来了,不如我们来谈谈吧。”
  ……
  “就是这样,喵。”失格喵手舞足蹈比划着说完,累得瘫在沙发上,又想要拿一点零食吃,又觉得站起来很累,于是眼巴巴看着一米以外的食物发呆,仿佛看见了就等于吃下了。
  由这一点看,太宰治是不需要担心它变成橘猫的,因为它有时候连吃东西都懒得吃。忧虑它变胖不如忧虑它原地发霉。
  “这样啊……吱。”罪与罚也许是跟着陀思的时间太久了吧,又或者本身就脱胎于一些宗教,它天生就会了一些带有宗教意味的事情,比如说……临时充当听人告解的神父。
  小小的仓鼠神父对着面前的奶牛猫说:“你的朋友因为和主人不和,正在闹矛盾,而你又不知道该如何帮忙,是吗?”
  “喵。”失格喵把自己叠成猫猫方块,眉眼间颇有些焦虑:“它状态也很不好喵。”
  爱丽丝:“你这个朋友,不会是你自己吧?”
  “喵!当然不是。”
  人间失喵忧虑的是安吾和堕落论。其实它们这些异能力和主人之间的关系都多多少少有些微妙,一旦有了自己的意识之后就很难百分百听话,虽然总的来说它们仍然是站在主人的立场,会很配合主人的想法,但堕落论不太一样。
  它非常不情愿工作。
  每次安吾使用它,它都要被迫看见许多物品里的记忆,而那些记忆……绝大部分,都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
  安吾本人尚且觉得这样的异能力给精神造成的压力很大,异能力自个儿就更难受了,它看见的远比安吾了解的更多,无数的负面情绪经由那些记忆,积攒到它的身体里。
  而它又只有简单的情绪,宛如幼童,世界非黑即白。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不喜欢这样的工作。
  不喜欢这样的能力,和这样的自己。
  “之前和它一起恶作剧了一次,但看起来,它依旧心情很差喵。”
  罪与罚挠挠脸。
  不理解。
  失格喵当然不能告诉罪与罚它干预安吾的事情只是因为对方可能会影响它在Mafia的养老生活,只能挑捡一些能说的聊一聊。
  “总之就是这样,我很希望我的朋友能重新开心起来。”
  爱丽丝:“唔……带它去逛街?买漂亮的衣服和好吃的甜食?林太郎每次哄我都用这些东西。”
  失格喵:“太宰只会和我抢鱼干吃……”
  罪与罚吃瓜看戏。
  “魔人对你怎么样?”爱丽丝突然问,“情报上从来不提他的异能力,你一定很休闲吧。”
  “吱……”仓鼠团子陷入沉思,“罪与罚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没有感情问题。”
  失格喵狐疑地看了它一眼。
  才不信。
  “你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银灰色的毛绒团子站起来,灵活的前爪放在自己胸前:“既然痛苦的根源在于情绪,在于异能力获得了思考的资格,那么只要它不再思考不就……”
  “爱丽丝。”失格喵冷漠地叫停了它,“看来我们可爱的客人还没有治好它的病。”
  作者有话要说:  困困,睡觉觉,不要码字字,要睡觉。
  ……
  说人话版本:在努力写了,咕。
  感谢在2022-04-01 00:39:07~2022-04-03 03:22: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9825966 10瓶;9107号夜喵子 6瓶;彼得兔兔兔兔兔、无澈、眠眠、沐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8章 喵间失人
  “我回来了。”
  太宰治是早上才回家的。
  彼时猫正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家里有点乱糟糟的,但还好,没有第一次那么过分。看得出来有一些客人曾经在这里休息。
  他捏捏眉心,一夜没睡倍感疲惫。
  再有就是……
  算了,和一只猫讲什么,它也听不懂。在家里也不需要工作,只需要好好休息。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家里有什么东西陪着的感觉还不错,就算猫听不懂他跳脱的语言,他也觉得有一个倾听的对方能缓解压力。
  太宰治半睁着眼睛摸到冰箱,随便拿了点冷食吃。这样对肠胃不好,不过也无人在意。乱七八糟的罐头码在冰箱里面,今天太宰治暂时对那些没有兴趣,只扒拉出一袋不知道是给人喝的还是给猫喝的奶制品,他咬开一小角,浅浅啜吸一口,叼着甜牛奶袋子去换衣服。
  织田作忽然被首领传唤,安吾失踪,一切的平衡好像忽然都在这两天里乱了起来,太宰治面上笑盈盈地帮织田作解决问题,那点不可言说的焦躁却逐渐在心底蔓延开。
  很烦。
  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原本活跃的思维遇到挚友相关的事,却只想回避,拒绝思考。仿佛那提前得出结论的潜意识拒绝太宰治找到真相。这一切又综合起来变成某种不详的第六感,叫人心绪不宁。
  太宰治拖着步子往床边走,本想直接躺下去,临时想起之前出现过的一下悲剧,还是先掀开了被子一角,准备瞅一眼猫在哪儿。
  他动作懒散,被子掀开得极为随便,并不顾忌猫的感受。反正那家伙睡死的时候谁也吵不醒它。
  被子掀起一阵凉风。
  ……
  ……
  太宰治顿了三秒,手中棉被滑落,重新盖住床铺。
  再掀开。
  ……
  ……
  眼前的景象带给他太多的视觉冲击,一只陌生又熟悉的生物出现在他床上。
  体型似乎略微大了亿些……毛似乎少了些……
  总之他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一只陌生的、不穿衣服的人类躺在那儿。就算猫要化形,也得一天天来,总不能跨过某个坎突然就长那么大了吧?这完全违背了能量守恒定律。
  猫那没经受过太多苦难的皮肤在纯白色的床铺上显出了一种牛奶似的光润,不爱运动,却肌肉流畅,也许这就是种族天赋。毛茸茸的头发酷似太宰治,只是颜色更深,并且有几缕白色的头发垂在前面,顺着重力滑落在那张长得像他但有点憨憨的睡颜上。闷在被子里睡觉让他的脸颊有些泛红,整个看起来又暖又柔软。
  两只尖尖的耳朵压在那些蓬松的发丝间,耳朵薄薄的,细密的短毛覆在上面,有一些绒毛生长在耳朵边缘。太宰治惊得吐出一口气,那些毛似乎很敏感,感受到微小的风,整只耳朵都颤了颤。
  也许很可爱吧。毕竟太宰治觉得自己的颜值还是很能打的。
  但他实在无法接受有人用他的脸做出这样憨憨的表情,简直一恐怖故事。
  默然半响,太宰治单膝跪在床上,柔软的床垫被他压出一个小坑。他俯下身,想要试试看将这只生物叫醒。
  推推肩。触感和毛茸茸的触感不一样。
  没经受过磨难的皮肤就是柔软且光滑,娇嫩得都不像人类的皮肤了,手感意外得还不错,但太宰治觉得撸猫的手感要胜出太多。
  猫如往常那样睡得死沉死沉,根本感受不到这点外力。
  “失格……”太宰治艰难地说,用平常的语调,“蠢猫猫,起来吃早饭啦……”
  失格……不太像猫的猫耳人类男性动了动他的耳朵,手在床铺上划过,然后……
  翻了个身继续睡。
  四仰八叉地摊平在床上。
  太宰治只好加大力度:“起床啦——”
  “唔……”对着耳朵喊终于把这只贪睡的生物叫了起来,只见人间失格抬起手,非常熟练地就要往声源处呼巴掌。
  这可不是猫那没什么力量的爪子啊……
  太宰治只好闪开去躲。
  一晃眼。
  “喵……”失格喵带着困倦的表情在床上拉伸懒腰,锋利的爪子伸出来,像极了磨刀霍霍,欲斩太宰而后快。
  那只奇怪的人已经不见了。
  但从床铺上的痕迹来看,太宰治所见到的绝不是幻觉。
  他恍恍惚惚地笑了一下,没有去理失格喵的猫猫拳,一头栽倒在床上:“好累……”
  外面的事情好麻烦,家里的猫也不省心。
  失格喵刚从美好的梦境里醒来,起床气还在占领它的大脑,此时只觉得太宰治很烦,不间断地往他脑袋上揍喵喵拳:“喵!”
  让你吵我睡觉!
  “呜……”太宰治发出软弱的声音。
  然而他手上的动作却毫不留情,抓住失格喵的两只前爪,另一只手熟练地从它腋下穿过,揽着猫柔软的肚皮,将它抱在胸口处:“失格你不能欺负我。”
  “喵!”到底谁欺负谁啊?
  失格喵觉得太宰治今天就是纯纯地发疯,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许是想出了什么邪恶的恶作剧方式。想到这儿,它刷得一下警惕起来,望着太宰治,伸长脖子去啃他暴露在睡衣外的锁骨。
  “痛……不要乱咬……”
  太宰治报复的手段极其幼稚。
  两只手都在控制猫的动作,于是他啊呜一口咬住了猫的后颈。
  猫:???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
  “其实我很喜欢猫的。”太宰治咬着不放,嘴里一口猫毛,含糊不清地说,“猫猫还是比较可爱的。”
  “喵……”我可爱你也不能吃我啊!
  感受到蠢猫猫的不理解,太宰治松开钳制,叹了口气——其实是把猫毛呸呸掉。
  唉。
  猫的话还能抱一抱,变成人的话真的一点都不可爱啊。
  太宰治完全不想抱一个愚蠢的男人,又不够柔软……他胡思乱想着,没注意到猫把他胸前的扣子都崩开了,暴露出的肌肤蹭到柔软顺滑的猫毛。
  痒痒的。
  又……很舒服。
  仿佛用全身吸猫一样。
  太宰治把被子一拉,和失格喵一起陷进了柔软的被窝。
  “陪我睡一会儿,我一晚上没睡。”
  “喵……”
  失格喵只感觉自己身上的毛都要被弄乱了。它挣扎了两下,最终无奈地倚靠在太宰治胸膛上。
  又想起昨天晚上罪与罚说的话。
  罪孽是思考,罪孽是呼吸。
  猫猫不理解,但猫猫觉得现在的情况就很适合当场放弃思考。
  现在把罪与罚喊回来道歉,还来得及吗?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卡文卡得不行,略迷茫。
  ……
  最终还是忍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试图加快上了猫的步伐。
  所以说涩涩游戏要少玩()
  ……
  感谢在2022-04-03 03:22:20~2022-04-04 03:13: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沐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9章 喵喵大惊
  失格喵只知道太宰治最近很忙,并且心情很差,似乎是被Mafia的工作折腾得不轻。
  堕落论和天衣无缝也好久没见到了。
  它一只猫宅在家里,很是无聊,便准备用刚学会的召唤技能把自己认得的异能力召唤过来玩玩。
  召唤罗生门……
  罗生门不响应。
  召唤天衣无缝……
  天衣无缝不响应。
  召唤堕落论……
  堕落论持续不响应。
  失格喵歪歪头。这……是不是哪里不对劲?是它的能力再次消失了吗?本来这能力就来得奇妙,突然消失似乎也正常。
  它在阳台上晒着暖融融的太阳,直到紫外线把那一身软毛都烘烤出阳光的味道,伸懒腰时一整条猫都显出流畅光滑的曲线,仿佛每根毛都在发光。
  确实是被养得很好的小猫咪。
  失格喵跳下阳台上搁置的软垫,抖了抖因为静电而蓬松的毛,打算去亲自找一下它们。
  总不会三只都在工作吧?
  从来都无所事事每天摸鱼的失格喵忽然意识到……大家好像都是有工作的。
  除了它。
  ……
  不再像幼猫时期那样迷路,失格喵熟门熟路地跑到了Mafia门口,刷脸进了大楼。
  它想要先去找罗生萌。
  “喵~”
  结果在Mafia大楼里晃了一圈,也没在熟悉的地方见着芥川龙之介。失格喵沿着玻璃窗的边走,有些不理解。
  莫非今天芥川是出任务去了?它是知道太宰治一旦心情不好就会开始折磨下属,给下属加倍的工作什么的。
  走着走着,猫撞见正巧路过的广津柳浪:“喵。”
  失格喵站定在他面前,拦住了对方的去路,胆大包天地抬起头,期望老人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喵,喵喵。”
  “你是……太宰干部的猫?”广津柳浪蹲下来,仔细看了看,分辨了一下失格喵头顶的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