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的话,我可以帮你一点。不能伤害林太郎。”
  失格喵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为它刚刚的胡言乱语。其实……它根本没有准备好这个时候来忽悠爱丽丝。但总算是有惊无险。
  它站起来。再次喵喵了一顿。
  爱丽丝的脸色一点点变了。
  “等等!我不想被无效化!”
  ……
  森鸥外目送织田作之助离开办公室。
  计划终于要展开了。饶是他觉得自己的计划布置得很完美,苦心积虑太多年,也不免在这一刻产生紧张与期待。
  会如愿的吧?
  他这样想着,忽然感受到爱丽丝完全失去了联系。
  森鸥外表情一变。从之前爱丽丝跑出去开始,他就觉得他们之间的联系有些奇怪,出现了仿佛离得很远才会出现的一些问题。但他那时候以为爱丽丝只是按着性格模板里面的赌气成分,去楼下逛了。
  怎么会……
  他试着重新召唤爱丽丝。
  “林太郎——”
  下一秒,发出可怜哭腔的幼女出现在他面前,闹脾气地坐在地上,委委屈屈。
  看样子没有出现什么危险。发生了什么,森鸥外心里已然有了猜测。
  “太宰欺负我!”
  果然。
  森鸥外叹气。
  “你碰见太宰君了?”
  “呜呜呜他欺负我!太宰治大坏蛋!”爱丽丝湛蓝的眼里还闪着泪花,“他说画了我的肖像画呜呜呜,把我、把我画得……不!那不可能是我……”
  森鸥外:……
  他想起太宰治过年的时候送给他的贺卡,那画技确实感人。
  “我下次同太宰君说说。”
  他弯下腰抱起爱丽丝,让小女孩在怀里闹脾气,自己看向窗外的流云,觉得对正事的操心情绪也被压下去了些。
  爱丽丝果然是很可爱的异能力。
  ……
  比起肢体上活泼可爱的小拳拳锤肩膀嘤嘤哭泣的动作,爱丽丝的表情堪称麻木,甚至偷偷打了个呵欠挤出些泪花。
  营业嘛,象征性营业。
  她答应了失格喵两件事,一件当然是对森鸥外瞒着猫是人间失格。
  还有一件嘛……
  作者有话要说:  家人们,我发誓我不是故意咕咕的,我只是下载了新游戏,然后冲昏了头脑。
  没有ssr卡就没办法看主线剧情,于是连着换了四个号肝了总共得有16h,少说也抽了三四百回,愣是抽不到主线第二章的卡。
  我就想看个第二章的剧情啊——
  为了看到主线第二章的卡,我把这个游戏给认识的人都发了一份()
  抽卡!嘿嘿!抽卡!嘿嘿嘿!
  命里没有就强求!
  感谢在2022-03-26 18:33:35~2022-03-28 20:37: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Irish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明月青玑、风天 10瓶;妖妖 5瓶;眠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6章 喵喵团团
  人间失喵躺在太宰治怀里,当只摸鱼猫猫。
  太宰治仿佛知道它有意逛逛Mafia一样,特意抱着它,楼上楼下都逛了一圈。猫没有太宰治那种过目不忘的强记能力,小脑瓜蠢兮兮的,就只好专注记下想记的东西,猫瞳一眨不眨,脑袋转来转去。
  观察得太光明正大了,要是有人如此刻意观察Mafia的内部环境,八成已经被人发现举报,拖出去拷问一番了。
  可惜猫就是猫,天然具有一定的伪装。再加上是太宰治亲自带着它乱逛,别人连怀疑的胆子都没有。
  “干部大人真的很喜欢猫啊……”
  他路过普通员工的办公室,一只猫咸鱼般躺在他的怀里,长且柔软的尾巴荡来荡去,像一团柔软的液体。悠悠然,眉眼也不似平常那么冷酷。
  许久以后,有人小声议论。
  “是啊,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人。”
  太宰治的风评微妙地往奇怪的地方歪了歪。
  ……
  “好沉。”
  逛了一段时间,失格喵听见太宰治抱怨。它如今的体型可别说塞口袋了,蹲肩膀能叫人落枕,于是只能躺在怀里,美滋滋地躺在少年没什么肉的臂弯。
  “喵。”失格喵表示自己才不想躺在太宰治怀里,是太宰治主动抱才躺一躺的。
  “希望你不是橘猫的命。”太宰治叹气,“不是说奶牛猫都很爱动的吗?怎么轮到你就……小心变成煤气罐哦。”
  “喵!”
  猫猫可听不得这些。
  猫在太宰治怀里打滚,蹭了他一身毛,这时候它又像一条滑不溜秋的猫猫鱼了,一心想着挣脱太宰治的怀抱。
  结果被太宰治揽着,怎么都没法跳下去,太宰治总能用各种方法让它呆在半空中。折腾了好一会儿,猫觉得自己在原地溜步,累得喵喵叫也没跳下去,终究还是乖巧倒进了怀抱,开始梳理因为挣扎弄乱的毛。
  太宰治兜着它,举起来吸了一口,鼻尖埋进失格喵柔软的肚子。
  “……还是不明白猫有什么好吸的。”他发出了有猫人士的凡尔赛言论。
  失格喵举起爪子用力推拒,心想晚上睡觉的时候你可是抱得死紧,各种埋埋亲亲,白天就翻脸不认猫了。
  吸完就扔。
  “失格。”
  “喵。”
  “学着聪明一点吧。”太宰治忽然语重心长地说,“要玩阴谋诡计的话,可不能每次都由我来帮你兜着啊。”
  “……喵嗷。”
  森鸥外叫他工作的时候顺便聊了聊爱丽丝被画像吓哭的事,太宰治本身又没画过,这显而易见的谎言是谁弄的不要太明显。
  为了打补丁,他真的回去画了“可爱”的爱丽丝画像挂在墙上。
  “不知道你要做什么。”这话连失格都不信,但它讨好地蹭蹭太宰治的手背表达感情,“接近爱丽丝有点危险了。”
  没办法喵。
  它那天上楼,只是想把织田作截下来,谁知道会先撞上爱丽丝呢……
  而且它是乖猫猫,它从来不搞事的!
  它只是想和织田作先生贴一贴,一起玩玩而已!
  “蠢猫猫。”太宰治捏捏它的耳廓。
  “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他抱着一长条猫逛完了最后一圈,只觉得胳膊肌肉得到了较好的锻炼。把猫放在地上之后,似乎是才想起什么,太宰治站起来又蹲下,开始撸猫猫头,“在自己家里做什么都可以,确实是这样的啦。但是能不能考虑一下我呢?至少招待完客人之后要收拾一下桌子……如果能擦地板就更好了……啊,当然,如果能做点夜宵留给我就更好了……”
  “喵!”你自己都不打扫家务你让一只猫干活!
  它跳起来揍喵喵拳,结果因为不太会当猫,猫间失格,怎么也揍不到太宰治。
  “略略略——”
  “喵!”
  ……
  夜。
  失格喵跳起来开门。
  “好困。”爱丽丝打着呵欠,“半夜偷跑出来很不容易的。”
  “喵,辛苦了喵。”
  爱丽丝始终和失格保持一定的距离,跟在猫后面走进了房间,同时不住地观察这间屋子的模样。她其实也很好奇太宰治的私下生活是什么样的……
  结果非常失望,装修是肉眼可见的敷衍,看不出主人对这个房子有什么情感。这个房子里唯一存在有“人”的痕迹是桌上胡乱堆放的罐头零食饮料。
  并且蟹肉罐头和猫罐头放在一起……就好像养了两只懒散的猫在这儿一样。
  “我只帮你这一次。”爱丽丝抖了抖小裙子,坐在沙发上,在一片乱糟糟的景象里,她精致地有些突出。毕竟森鸥外的一大爱好就是打扮她,即使自己邋邋遢遢的也要把爱丽丝装点成精致小公主,“说起来,失格你没有改变自己形态的能力吗?”
  猫正叼着罐头往垃圾桶里丢,闻言,下意识张口想回答的同时罐头掉下去落在地板上,叮叮当当的。
  失格:“……”
  丢人了。
  它跳下去捡起空罐头丢进垃圾桶,爪子扒拉在茶几上,将一些垃圾推下去。
  “喵,总之,我和你们不太一样……”它有模有样地叹气,猫猫头晃来晃去,“我连自己怎么变成猫的都不知道。这次叫你来,也是因为我似乎有了新的能力,想让爱丽丝姐姐帮我看一下喵。”
  “什么?除了无效化以外的能力吗?”
  “喵……”
  失格喵咬着一张纸出来,猫爪子在上面比比划划,最终沾水画出了一些奇怪的图案。
  结束后它又嫌弃地疯狂甩爪子,把水珠弄得到处都是。爱丽丝看不下去,抽了张纸巾递给猫。
  “喵……我好像可以远程召唤一个能力出现。”
  它将自己的爪子印在纸张上,伴随着梅花状的痕迹点在图案中央,一道刺眼的白光忽然出现,遮蔽了两只异能力的视线。
  “唔。”爱丽丝抬手遮挡,再睁眼时,就发现眼前的白纸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印在茶几上的灰尘,以及……
  一只小动物。
  “这是什么?”
  “……喵。”失格喵也看见被自己召唤出来的小东西,毛茸茸一团站在茶几上不知所措。
  好大一只……
  仓鼠。
  西伯利亚仓鼠。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玩涩涩的游戏,导致满脑子不对劲,写猫猫文就有点卡。
  ……
  我总不能现在就上了猫()
  感谢在2022-03-28 20:37:48~2022-04-01 00:39: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眠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7章 喵喵吱吱
  “吱……”
  罪与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儿,以这种形式。
  它上一秒还在遥远的西伯利亚,和自己的主人呆在温暖的壁炉前,主人捧着书,而它当然就像往常一样休眠。结果忽然感受到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巨力,它竟然没法反抗。
  于是一睁眼就看见整个世界都变了,这个陌生的房间,还有好大一只猫站在它面前。而它自己……变成一只毛茸茸的、看着就暖和的灰色团子,前肢全伸出来都只有一小节,爪子更是挠痒痒一样,根本毫无威力可言。
  一只……灰色金丝熊。
  “吱吱,我怎么会在这里?”
  “喵~”失格俯视它,猫脸上浮现坏坏的表情。
  老鼠,它可是老鼠的天敌呢。
  爱丽丝猛然抓住这只团子:“呀,是小仓鼠。”
  金丝熊与仓鼠极为相似,除了体型,因此爱丽丝只当这小动物是大型的仓鼠。她手指提着罪与罚的后颈皮,另一只手在小裙子里摸索这什么。
  “失格,你看,这只仓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然我们……”
  她摸出巨大的针筒,天知道那玩意是怎么塞进裙子的。老实说,就算是最强状的人类也挨不了这样的一针,更别说一只才幼女手掌大的金丝熊了。
  “我们来给它治病吧!”
  “吱!”
  一通威胁加恐吓后,罪与罚凄凄惨惨地躺在爱丽丝的手心,小眼睛里几乎要流下泪来。它哪儿受过这种委屈啊。
  嘤。
  它想回西伯利亚。
  失格喵适时站到它面前,对着心灵受伤的可怜小鼠发表它那拙劣的推销言论:“来加入我们地球猫猫教吧。”
  “吱。”邀请一只鼠加入猫猫教,不觉得是本世纪最冷的笑话之一吗?
  “不加入就等着被我吃掉吧。”
  “……吱。”
  罪与罚屈辱地接受了这个邀请。
  还能咋办?它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现在这儿的,而且一过来就享受了爱丽丝的一顿“爱.抚”,玩了一场恐怖的护士游戏。
  就当忍辱负重吧。罪与罚心想。它只是一时屈服于猫的淫.威,迟早要报复回来的。
  “喵,你是不是还不情愿?”
  霸王喵喵·失格打完棒子,又开始喂甜枣,将自己的零食推给小仓鼠,“我们其实是好人喵,是为了所有异能力谋福利,我们地球猫猫教的终极教义就是让全世界异能力都获得和人类平等的权利。”
  罪与罚心想这种话术听起来也太怪了,它天天听陀思传教,只觉得陀思的洗脑力度胜出太多。
  但它还是敷衍地点头:“吱!我入教后会好好遵循教义的!”
  可怜的小团子用爪子捧起零食袋里的坚果,仿佛吃断头饭一样,啃了一口,非常敷衍但又非常认真。
  “喵,很好,那么你也是地球猫猫教的新成员了。”人间失喵点点头,“你叫什么?”
  “……”罪与罚陷入无话可说境地,感情你们都不知道我是谁就召唤了?
  “罪与罚。”
  “喵——爱丽丝,我是不是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爱丽丝若有所思:“那位魔人的异能力好像就叫罪与罚。”
  失格喵陷入沉思。
  “爱丽丝,我觉得这只老鼠的病还需要治一治喵。它看起来像是患了绝症,不如我们继续……”
  爱丽丝刷得一下摸出了针筒。
  “吱?!”罪与罚进行一个双爪抱头的大动作,悲催哭哭脸,什么面子都不要了,“除了打针什么都可以!等一下!不要虐待小动物啊!”
  于是在人间失喵与罪与罚认识的第一天,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