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近落脚的酒店时,失格喵从树丛里窜出来,混身脏兮兮又惨兮兮地出现在坂口安吾面前,用尽毕生软萌:“喵~”
  它开始卖惨。
  失格喵一瘸一拐地去蹭坂口安吾的裤脚,大眼睛里满是乞怜的神色,正常有同理心的人都很难抗拒这样的眼神。
  坂口安吾也不例外,他蹲下来,怜惜地摸了摸猫。
  “是受伤了吗?”
  失格喵只是蹭他手指。
  安吾的表情软化了一点:“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他起身往酒店里走去,失格喵当即作出慌张害怕他离去的模样,往他的方向奔了两步,踉踉跄跄。
  其实这演技有些刻意了,但好在失格喵真的是可爱的小猫咪,在可爱的蒙蔽下,坂口安吾选择了把猫偷偷带进酒店留宿一晚。
  “嘘,要乖。”
  失格喵恰到好处地演出了那种通点人性,乖巧惹人怜爱的小猫,不发出声音只看着安吾。
  没人会怀疑一只睁着眼睛用信赖眼神看你的小猫咪。
  安吾也不例外。
  他一开始还有些怀疑是有人控制小动物跟踪他,所以才在酒店门口徘徊了那么久。他身为情报员,见过的打探情报的方式数也数不清,其中就有人专门训练小动物行窃,还有人用异能力操控动物来完成自己的目标。
  但这只小猫身上并没有被人为训练的痕迹,它还太小,最多几个月大,也不像是被异能力操控——被操控的小动物眼神很难那么灵活,也很难表现出真正的动物习性。
  这也就是安吾还没见过太宰治养的猫具体模样了,否则人间失喵的这套骗术要当场被戳穿。
  在安吾的印象里,人间失喵还是其他Mafia成员描述的小奶猫呢。眼前的小奶牛猫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然脱离奶猫的范畴,蓬松杂乱的毛开始脱落,更细更密的毛覆盖在身体上。
  人间失喵的体型几乎是一日一变,生长速度远超普通猫猫。
  它乖巧坐在安吾的房间里,假惺惺地低头吃点安吾刚买来的火腿肠……嗯,它有点嫌弃这些廉价食品。
  但要努力吃得很着急的样子,感天动地地干饭。
  吃到一半,失格喵抬头看了一眼安吾,速度也慢下来,仿佛在说:我这样的小猫咪,吃完这顿还会有下一顿吗?
  很难不让人心软。
  安吾也不例外,虽然饲养一只流浪猫有些麻烦,但照顾几天把它的腿伤治治好应该问题不大?猫看着也很乖巧的样子。
  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只猫,会下药……
  而且是专门从Mafia里偷来的特效药……
  安吾洗了澡,随手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当即就中招了。即使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马上抠着嗓子试图把喝下去的水吐出来,但这药毕竟是新研发的,起效极快且猛。安吾迷迷糊糊地往下倒,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人暗算。
  失格喵冷冷地坐在一边看着安吾倒下,大概两分钟后,它才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试探,凑过去看坂口安吾是否真的昏迷了。
  “喵~”
  它喊出堕落论。
  为了方便接下来的行动,此时堕落论并不是猫的形态,而是一团灰影,仔细看有些像安吾的剪影。
  它温柔地抱起自己的主人,将人安放在床上,又毫不留情地找到房间里的绳子,将安吾捆好。
  特效药起效快,但效果褪去得也很快,并且安吾受过相关的训练,抗药性比常人好,很快醒来。
  他昏昏沉沉的,马上发现自己不能动弹。
  究竟是谁……这药,是Mafia发现他的身份,准备暗杀他了?
  安吾小心翼翼地睁眼,视线却直接对上一只猫的眼神。
  不是他救助的那只黑白奶牛猫,而是一只陌生的、毛发整洁的漂亮灰猫,灰瞳的弧度不够圆润,不够可爱,但显得莫名严肃,若是给它一副装饰用眼镜,想必会很好看。而且这猫迷之眼熟,安吾确信自己的记忆里从未有这样一只灰色的猫,但他觉得这猫和他很熟悉。
  想多了,安吾不明白自己头顶为什么会有一只猫。他微抬头,想要看见更多的东西。
  只见那只灰猫冷漠地伸出爪子按住了安吾的脑袋,紧接着,叼起旁边的画板,展示给安吾看。
  上面写着几行字。
  “孩子,你信教吗?”
  安吾一整个迷惑。
  信教?这什么鬼东西?他是在做噩梦吗?
  救助的小猫适时出现,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画板前,一爪子拍在上面,气势十足。
  “那么,容许我向你介绍一下。”灰猫衔着纸掀过一页,“我的信仰。”
  “地球猫猫教!”
  人间失喵抬头挺胸,爪子用力一勾,撕下一页,让安吾看见接下来的内容。
  “而我,就是伟大的地球猫猫教教主!”
  作者有话要说:  快跟着安吾一起说:草(中日双语)
  注:踩尾巴场景灵感是兔狲的一个视频,真的很可爱,猫科动物的尾巴和本体是两种生物。
  (尾巴:你清高!你怕冷你踩着我!)
  昨天晚上写睡着了,醒过来一看对自己离谱的剧情甚是满意,遂发表()
  感谢在2022-03-23 23:42:14~2022-03-25 07:30: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杀鼠 14瓶;眠眠、riy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3章 喵喵害怕
  安吾恍恍惚惚。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安吾甚至觉得自己还没醒来。
  他昨天晚上……被两只猫拷问了?
  不,不是单纯的拷问……
  安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眶下是晕不开的黑眼圈,困倦得不行。
  他只是单纯被猫折磨了而已。
  这是真实能发生的事情吗?
  一时间由于事情实在是太离谱,安吾开始怀疑自己记忆的真实性,下意识就想使用堕落论看一看枕头的记忆。
  ——很正常。
  他只看到了他睡着的画面,一夜无事发生。
  嗯……该不会真的是幻觉相关的异能力吧?可谁家用这种异能力会给人编一个“地球猫猫教”的恐怖故事?一点危害都没有,只是来报复他的吗?
  安吾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异能力会骗他。
  ……
  人间失喵栽倒在太宰治的办公室里补觉。它折腾了一夜,从准备画板到蹲点等安吾,再到和堕落论一起消除自己全部的痕迹离开,忙活了一晚上,回去的脚步都是虚浮的。
  小猫咪不擅长熬夜,它擅长一头倒地呼呼大睡。
  太宰治的办公室环境就很好,根本没人敢来这地方打扰,太宰治本人也很少来,基本都在外面忙活。失格喵跳上沙发,团在抱枕的缝隙中,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谁知道再次睁眼的时候,它已经被太宰治从软乎乎的枕头堆里挖出来,摆在沙发正中间。
  太宰治本人则拿着纸笔,不知道干什么。
  “喵?”失格喵疑惑地抬头,伸了个懒腰,看向这个不好好工作正在摸鱼的主人。
  “醒了?”
  太宰治放下纸笔,指尖凑过去挠猫猫,猫也很配合地歪头蹭它的手指,大脑还没完全清醒的猫忘记了应该在太宰治面前甩脸色的事情,等到反应过来才猛得一激灵,往边上一躺。
  呸,它才不要对太宰治出卖色相。
  “你长大得很快。”太宰治蹲在它的面前,差不多是坐在地毯上了,胳膊肘压在沙发上,撑着下巴看失格喵,“最近在外面玩得开心吗?”
  失格喵略心虚,它总觉得太宰治意有所指。猫不介意把太宰治的智商想象得更高一点。它如今要搞事,必然要跨过太宰治这个难以跨过的坎,只有瞒过他,或是策反他,这事儿才能搞成。
  “喵。”
  “说起来,你可以影响中也的异能力吗?”
  人造的异能力……
  “喵……”失格喵乐于看到太宰治换话题,但这件事它也没想过。
  影响中原中也的异能力?
  “这样吧,你把污浊叫出来,在中原中也面前变成蛞蝓的样子。”太宰治眼睛里冒着恶作剧的光芒,但这也证明了他此刻的话多半是在开玩笑,“如果你成功了我就每天给你吃小鱼干。”
  “喵!”小鱼干是每天必备的!不管怎样都要吃小鱼干!
  金贵的失格猫猫拒绝吃普通的猫粮。它只对小鱼干感兴趣,蟹肉鸡肉鱼肉也在它的食谱范围内,但……指望太宰治给它做饭还不如指望它自己下厨,它可没胆量吃下太宰治的料理,即使只是把食材放进锅蒸煮一下。
  “满脑子只有吃的小猫咪。”
  失格喵扑上去挠太宰治,被他一把捞住,抱在怀里。
  “不逗你玩了。”太宰治强行抱着猫,胳膊卡着失格喵的胳膊,让它无法动弹,而后拿起一旁的纸,放在失格喵面前,“看,你睡觉的时候我给你画的肖像画。”
  失格喵绿松石色的眼瞳一点点睁大了。
  它直愣愣地看着那幅画。
  也许直面古神的时候就是这样的。那些凌乱的线条、毫无规律的笔触,在纸上扭曲成一团又一团的阴影,如同一张怎么也无法挣扎逃出的巨网,隐约是五官的地方只有不规则的黑洞,吞噬着一切光芒,最深沉的绝望在里面沉淀,又好像在拉着人堕落,择人而噬。
  仿佛能游出纸面的诡异感震慑了小猫咪幼小的心灵。
  “喵呜!”
  失格喵一个猛子扎进太宰治怀抱,拒绝面对那幅画。
  猫猫害怕。
  片刻。
  它想起了这恐怖玩意就是眼前这个家伙画的,而且他喵的还是自己的肖像画。
  失格喵麻木地抬起头,开始咬太宰治的领带。
  再次重申一遍。
  太宰治。
  坏事做尽!
  “我画得不好看吗?”太宰治明知故问,“把这幅画裱起来放在办公室如何?不,不如放在床头吧。亲爱的,你是我的异能力,值得这样的待遇。”
  “喵!”
  正当一人一猫打闹的时候,太宰治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他一只手和猫打成一片,一只手摸过去解锁手机。
  一封邮件,是新工作。
  “最近的工作未免也太多了。”太宰治略有些厌烦地合上手机,塞进兜,“总感觉有什么麻烦事要发生呢……”
  “算了,今天忙完再去Lupin喝一次吧。失格,酒吧你去过吗?”
  人间·伟大的地球猫猫教新任教主·失格,啃咬着太宰治手指的动作一顿。
  它现在可不能去见安吾。
  作者有话要说:  进一下主线(说起来我这文居然有主线?)
  感谢在2022-03-25 07:30:22~2022-03-25 20:47: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作者总是卡得丧心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眠眠、riy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4章 懒喵上班
  “安吾,你的脸色好差。”
  安吾总不能说自己一闭上眼睛就陷入梦魇,他搭上太宰治的肩膀,拍了拍他的同时触碰了一下对方的身体。
  如果真是中了什么异能力,这样也该解决了吧?
  他觉得也可能是自己最近工作太累的缘故……毕竟,只要一休息,他的脑海里就会出现一道灰影。
  灰色猫猫举着牌子,无数次重复:
  “我要下班”
  “拒绝加班”
  “我要下班”
  “拒绝加班”
  麻木,机械,痛苦。
  反反复复被洗脑的安吾人都快麻了,这不断冒出的画面,他现在都有些分不清这究竟是幻觉还是自己潜意识真的想要下班。
  也许两者皆有吧。
  他揉揉眉心:“今天就不喝酒了,番茄汁吧。刚完成一单交易,令人丧气。”
  “是吗?”
  他们就着这个话题往下聊了聊。
  太宰治看起来有些恹恹的,挂着伤,不过平常他也这个样子。酒杯和冰球碰撞发出叮叮的脆响,他们的话题随时都在变,一直到安吾表示要离开。
  太宰治忽然就提出了照相的要求。
  对于他们三个一直保持着距离感的朋友来说,照相这一要求其实是有些过线了,但不知为什么,太宰忽然对纪念这一事相当执着,借用安吾的相机拍了些照片,又将合照洗出来。
  “接下来有的忙了啊……”
  命运的齿轮在向前滚动,正如太宰治所表现出来的那点忧心,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确实无法再次相聚在这间小酒吧。
  ……
  太宰治回到家的时候,失格喵闻到异常明显的酒气,它一下子就支棱起来了,因为想起上一次太宰治醉酒的时候发生的种种悲剧,它瞪大眼睛,试图判断出太宰治的理智是否还在。
  对方看起来行为还很有条理性,关上门,换鞋,将大衣随手挂衣架上。少年人劲瘦的腰身裹在衬衫里,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一些猫不感兴趣的线条。
  面色冷淡,只看脸完全分辨不出来他喝了很多烈酒。
  “我去洗澡。”
  看着还算清醒。
  失格喵蹲在沙发上。它很喜欢躺在一些柔软的地方摸鱼发呆,又或者团起来睡觉。
  今天却不一样。
  它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