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女朋友挠了……还有点可信力度。
  “是吗?我可一点都不觉得养猫是好事。”太宰治的声音透露出一股子疲惫,眼神移了移,忽然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抬起头用猫一样的眼神看森鸥外,“森先生,不如你来帮我养猫吧!我家猫超——可爱的!”
  顶着一头的伤,显然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过,老实说森鸥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太宰治这样活力满满的时候了……
  这事有一半是他的锅。虽然森鸥外向来拒绝承认他其实不太会养孩子,但他心底也知道太宰治在Mafia的环境里已经无法找到什么可以拉扯他活下去的趣味了。他有时候觉得太宰治这种生物就像是什么需要哄骗的小孩子,总是需要拿出点具有诱惑力的事情钓着他往前走,并且哄骗的难度逐年上升。
  一开始他应允的可以无痛死亡的药,后来和中也的互相打磨,和之前一段时间所谓的友情……每一样事情都能钓着他往前走一段,然后继续开始停滞乃至坠落。
  嘛,人生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极为私密的东西,太宰治这样聪慧的尤为甚,外力对他有影响但影响太小了。
  所以森鸥外勾勾唇,竟然真的答应下来:
  “如果有机会,我也想见见太宰君的猫。爱丽丝,你说是吧?”
  爱丽丝,他那被设定好的异能力,露出天真阳光的微笑,甜甜地撒娇:“小动物什么的最可爱了!林太郎,我们周末去猫咖吧。”
  “那可真是太好了。”太宰治的脸在有限范围笑了下,“森先生,答应了可不要反悔。”
  他想起芥川龙之介同他报告的事情,心想爱丽丝被人间失格拐跑的时候,森鸥外的表情应该会相当有趣吧?
  人间失格的能力似乎不止于消除其他异能力了,但这事他暂时不准备和森先生讲。
  留着当个惊喜,或许会更有趣些。
  扯完一些有的没的,他把其他零零散散的事情汇报了一遍,又借着脸上的伤,推掉了一个烦人的宴会,这才满意地离开了首领办公室。
  大门关上。
  爱丽丝湛蓝的眼睛望着门,看了许久:“林太郎。”
  “爱丽丝,怎么了?”
  “到时候太宰会生气的吧。”
  “是吗?”森鸥外撑着下巴,幽暗的灯光衬得那双紫红的眸子有些鬼魅,“我相信太宰君是识大体的人。再说了,爱丽丝,你觉得猫的好奇心会很持久吗?刚开始总是热情满满的。”
  爱丽丝眨眨眼睛,金色的发丝从脸颊边垂落。
  她终究只是森鸥外设置的一个人格,会顺着固有的逻辑表现行为,也会在部分时候展现主人的情绪。比如说现在,她的提问,只是因为森鸥外自己担忧计划造成的影响。
  但森鸥外又很坚定,无论如何都会把这布局多年的事情完成,达成真正的三刻构想最重要的一步。一丁点的动摇很快就会消失。
  于是爱丽丝也不问了,坐在一边翻找出一盒蜡笔,在纸上涂涂抹抹,画下一颗猫猫头。
  太宰君口中的友情……真的只是猫的一时好奇吗?
  这点人间失喵可以负责任地回答:不是。
  它正在和朋友们唠嗑。
  天衣无缝坐在它右边,在沙发上躺成一条咸鱼,时不时伸出爪,切换电视的频道。而堕落论明显正经很多,就连变成猫也是正襟危坐的,低头询问失格喵它们这样做客会不会影响主人。
  失格喵极其大方地表示:就当这是自己家,怎么祸害都不要紧。
  它们仨可就熟悉多了,毕竟主人总是见面。失格喵把它们找过来之后,要求它们拟态成猫,它们也立刻爽快地答应下来。
  于是天衣无缝变成了一只普普通通的三花,堕落论则是一只精干的灰色短毛猫。
  “喵。”
  “喵。”
  “喵。”
  三猫共分一盒小鱼干。桌上还摆着其他的小零食,都是太宰治买来塞进柜子充数的,此时被失格喵扒拉出来招待朋友。
  干掉两条小鱼干,失格喵往沙发上一坐,变成猫猫瘫,一只前爪搭在肚皮上,年纪轻轻的就有了老态。
  喵喵叫之前先叹了一声:“喵啊。”我家主人真是太废了。
  这一声仿佛是开启了什么异能力吐槽大会,三猫开了话闸子,开始不断喵喵起来。
  人间失喵:“明明有我这样好用的异能力,却一点也不好好利用,体术那么差还天天喜欢作死,操心死喵了。”
  “喵~”堕落论觉得这样的环境很适合放松,灰色的眼睛半眯着,颇有些要当场睡觉的姿态,“我家的主人实在是太肝了,他不下班就不上班,连带着我也不能休息,真怕他那天先把自己熬没了。”
  “我家的也没好到哪去啊。”人间失喵疯狂吐槽,“那个首领天天给他派那么多工作,恨不得把一个人当四个人用,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失格喵叼了个鱼干,仿佛叼着根烟,虚着眼感叹:“沙发上一撮头发啊。我看这人掉头发的速度迟早赶上我掉毛。”
  话虽如此,人间失喵拒绝承认那些头发是它昨天晚上怒打喵喵拳的时候揪下来的。
  “唉。可是他看起来还是很多头发,脑壳毛茸茸的,你看我家主人。”堕落论看起来是真的很伤心,“他的发际线好危险啊……连带着我的毛也很秃。”
  失格喵把自己的鱼干推给它:“不要伤心,你只是短毛猫而已。”
  堕落论确实是它们三只里面看起来最不蓬松的那种。
  最蓬松的天衣无缝一直没加入它们的吐槽,它看起来躺平极了:“我家挺好的。就是小孩子有点多。”
  “天衣无缝果然最幸福了。”人间失喵与堕落论均露出羡慕的眼神,“你已经退休了啊。”
  人间失喵叹气:“完全不知道他还要为无良老板打工多久……喵。”
  堕落论也叹气:“完全不知道他还要这样打多份工多久……喵。”
  猫生不易,疯狂叹气。
  喵着喵着,人间失喵那小脑瓜忽然反应过来了。
  “等等。”它在沙发上站起来,其余两只猫都抬头看它。
  “怎么了喵?”
  “你刚刚说……打多份工?”人间失喵声音里充满疑惑,“你主人不是Mafia的情报员吗?他还在外面打工?到底是怎么回事?”
  堕落论:。
  喵,喵喵喵,这时候收回前言还来得及喵?
  作者有话要说:  推推预收~
  《魅魔的病美人马甲[无限]》
  魅魔被系统绑定,被迫在无限流之中扮演NPC。
  这也就算了,可为什么……他堂堂一个魔力充沛的年轻魅魔,需要扮演的角色却都是带病的?
  ——
  【场景一】
  恢弘的教堂中,清冷圣洁的神父手持祭典,负责治愈。随着剧情推进,不染尘埃的白袍渗出血迹,他也只是轻轻蹙眉,继续用最后的力量救助玩家。
  玩家:“呜呜呜因为被黑暗侵染而感到痛苦的神父好香,好感人,我的泪水为什么从嘴角滑下了……充满破碎感的男妈妈有谁不爱呢?”
  魅魔艰难维持着冷淡表情:洒圣光,装病弱,还只能看不能吃,魔生艰难得要碎掉了。
  【场景二】
  娇气脆弱的小人鱼被囚禁在华丽的阁楼,鱼尾因屋主人的邪恶实验而变成了半残疾的双腿,不能动弹。即便如此,那灿若水晶的空洞蓝眸和如瀑的银发还是引起了广大玩家的注意。
  他们的任务就是来解救他:“嗷嗷嗷主线剧情居然是抱得美人归!”
  魅魔苦等三分钟后:系统……在那群废物玩家上来前,我可以先和隔壁boss玩一会儿吗?
  【场景三】
  干一行爱一行,魅魔终于从低级NPC升级成了高级NPC,开始获得设置剧情的能力。
  系统将任务交给他。
  几分钟后……
  【求你!不要搞那么多触手啊!】
  ——
  魅魔人生有三条准则:
  1.要认真干饭。
  2.要认真找对象。
  3.最好能一边找对象一边干饭。
  “系统,我误会你了,”魅魔深情道,“原来无限流的意思是无限干饭。”
  系统:【……】
  #病弱疯披boss路线养成大失败#
  感谢在2022-03-22 19:32:05~2022-03-23 23:42: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禾 9瓶;月明风清、路过O50的门矢士 5瓶;眠眠 2瓶;5226177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2章 喵瞳地震
  人间失喵陷入沉思。
  它只是把朋友们拉过来开茶话会,哪知道竟然了解到了一个惊天秘密。
  它才刚说过太宰治三人之间的友情非常真实牢固吧?
  这flag……似乎倒得有些太快了。
  蠢猫猫看着自己白色的小爪子,清澈的、看起来不谙世事的猫瞳中透着焦躁和难过。此时堕落论和天衣无缝都被它送回去了,因为安吾的事,它们这顿茶话会也没心情继续了。
  堕落论倒是没瞒着它。
  原本失格喵叫朋友过来,一是为了唠嗑,二是为了验证最近的能力。
  它发现,自己似乎拥有了改变其他异能力的奇妙能力,它接触过的家伙,其异能力无一例外都拥有了原本没有的自我意识。
  等于它可以赋予异能力新的生命。
  但离开了人间失喵,异能力没有办法脱离主人的身体,更不用提和主人之间交流了。
  它们的性格与主人的性格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堕落论不喜欢工作甚至到了有些厌世的地步,天衣无缝则觉得现在的日子太闲了,不能发挥用处很伤心。
  人间失格总觉得自己可以改名叫做异能力失格了。
  有了自我意识的异能力,便不再完完全全地听从主人的命令,会自己思考,自己做判断,这样的异能力还有做异能力的资格吗?
  人间失喵不知道,它只知道如果不解决堕落论透露的事情,自家的主人恐怕是要遭殃了。
  它叹气。
  小猫咪每天都在照顾太宰治的路上。
  该怎么办呢?无论如何,它目前都只是一只不大的小猫……能力也是只能在特定场景发挥作用的无效化,
  安吾的事情很明显牵扯很多,它一只猫绝对无法解决。
  要告诉太宰治吗?
  不像别的异能力无法与自己的主人进行有效沟通,人间失喵觉得它主人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听懂它的喵言喵语,交流不需要费事。但是太宰治的能力它再清楚不过,相伴相生十八年,即使是它也没有办法理解对方的思维,探究和猜测只会陷入无穷尽的迷宫。
  要是告诉太宰治,再加上这些事情所牵扯的复杂局势……它完全想不到会有什么后果。
  人间失喵难得纠结起来了。
  它决定……
  放弃思考!
  这些都不是猫猫该想的事。它是目光短浅的蠢猫猫,低头只能看见自己的白手套,抬头也最多瞧见太宰治毛茸茸的头顶,什么远见,什么格局,猫猫脑子里从来不需要这些。
  它只需要知道自己身边会不会发生be故事就好了!
  猫叼起它的小鱼干,一跨步站上茶几,气势满满,仿佛前方是悬崖,是万丈深渊,而它是伟大的殉道者,是手持提灯的引路人……为了小鱼干,冲锋!
  于是太宰治推开门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家里沙发茶几上一片狼藉,到处是梅花形状的猫脚印,拆封了一半的零食散在桌上,拆了,却又不好好吃完,极其浪费。
  他低头,看着脚印痕迹,推算出家里是来了两只陌生猫猫。
  ……嘛,就当是自家猫猫太爱玩了。
  但太宰治没想到猫会夜不归宿。
  他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猫如往常那样蹦上床,在他胸口踩上几脚。闭上眼睛假寐片刻,依旧没能感受到有小动物跑过来。那只喜欢蹲在他枕头边上盯他脸的,用爪子比划在哪下手比较好的小猫咪,今天是真的不打算回家了。
  一时间竟有些莫名其妙的不习惯,明明和猫相处也没几天,却好像已经认识了很多很多年一样,熟悉它的温度和呼吸,熟悉它陪在一边当一只可供取暖的玩偶。
  太宰治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扯了个枕头遮住脸,让自己的世界陷入纯黑。
  陪伴总是没有永久的。
  ……
  人间失喵踩着夜露,蹲点等着某个人下班。
  它也很想回去躺在软床上,踩着太宰治胸口入眠啊……
  可是某个人真的!不下班!
  它在夜风里团成一个毛球,渐渐漫开的白雾拂过它的软毛,将蓬松干燥的毛发染得潮湿又冰冷。失格喵动了动身子,两只小爪子无措地踩了踩已经开始凝水露的地面,最终选择了拿自己的尾巴垫垫。
  嗯,踩着尾巴就很舒服。
  反正尾巴和它不是一种生物。*注
  蹲了好久,久到路过的野猫都停下来看了它三回了,失格猫终于看见自己的目标对象提着公文包走出来。
  坂口安吾。
  他脸上浮着半生不死的黑眼圈整个人呈现一种加班到恍惚、又没完全恍惚的迷茫状态,三更半夜走在路上简直是一条灰色的幽灵。
  而失格喵就跟在他身后不远处,仗着自己是猫光明正大搞尾随,在坂口安吾来到自己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