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失格喵就送一个无效化套餐,送它回老家。
  结果罗生萌变成的黑猫不仅看着不是很毛茸茸、像黑色绷带怪猫,还怎么都学不会喵喵叫,只会声音哑哑地发出去“嗷”的声音。
  第一次张嘴的时候直接裂了半张脸,那架势仿佛能把失格喵一口吞下去。
  失格喵当即倒吸一口凉气,后退半步的样子异常认真。
  罗生萌的当猫之旅还有许多课程要学。
  失格喵,一只自己都不太会当猫的猫,开始教一团大概根本不是猫的布料当猫,把猫叫课程、猫步课程都来了一遍。
  它抬头又看了眼天色。
  暗了。
  异能力该各回各家各找各……了。
  罗生萌嗷呜嗷呜了两声,向失格喵表示自己很想念芥川龙之介,是时候回去了。而失格喵……虽然任性,但也不好意思把别人的异能力一直扣留着,只好点点头,放自己唯一的玩伴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它好像可以和别人家的异能力无缝沟通,乃至让它们脱离主人的控制,并且其他的异能力很难反抗它……
  猫猫想了一会儿,逐渐感到脑子不够用,原地打了个呵欠,也准备去找太宰治了。
  顺着原来的路走回去吧。猫猫想。这个点太宰应该下班了。
  ……
  “太宰君,你来了。”
  “呀,安吾。”
  太宰治走进酒吧,熟练地将外套搁在一边的椅子上,不用说话,老板已经开始为他准备平常喝的威士忌。
  “今天也要喝一晚上吗?”坂口安吾,太宰治的朋友之一,此时他面前已经摆了一杯冰球化了快一半的酒,显然已经是在这儿坐了很久了。
  太宰治坐下的一瞬间就很没坐相地趴在吧台上,下巴抵着胳膊,头一歪:“嗯……当然。”他想起自己家里似乎有一只独守空房的猫,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做事又不用和猫报备,何况那猫那么聪明,应该会自己去翻冰箱吧。
  “织田作先生,你也来了。”
  “啊。”
  太宰以趴着的姿势抬起头,腰塌下去一片柔软的弧度,没被绷带缠着的眼睛亮闪闪的:“织田作!”
  “太宰,安吾,好久不见。”有着红铜色发丝、蓝色眼睛的人走进来,也将外套搁在一边。他其实也就青年的范畴,但身上的气质过于平淡,眼神毫无波动,没好好修整的胡茬也拉大了他的年龄,看着竟有些像大叔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这家伙很喜欢捡一些流浪儿回来养,养着养着就把自己养出了老父亲的气质,“你身上的绷带又多了。”
  “因为我最近在忙大事嘛。”太宰卖关子似的,故意顿了一顿,瞧自己两个朋友的脸色却并不买账,都各自坐下喝酒。于是年纪最小的这位干部幼稚地鼓了鼓脸颊,没说话前先哼了一声,“是爆炸狂,爆炸狂弄的。”
  “是被炸开的碎片划伤脸了吗?”织田作之助问。
  太宰治摇摇头。
  “织田作先生,往这个方向猜测肯定是错误的,你忘了之前的事吗?太宰这家伙在枪林弹雨中没受伤,反倒是一脚踩空摔进水沟,骨折了一个月。”安吾忍不住吐槽,“我看着这次八成也一样,是被什么东西绊倒摔了。”
  “怎么可能,你们肯定猜不到我受伤的原因。”太宰的话语里飘着肉眼可见的得意,弄得一边调酒的老板都忍不住露出一点笑意,将织田作之助的蒸馏酒推到台前。
  他举着酒,一只手按在凳子上,将自己转了一圈,仿佛宣告胜利那样,用含着兴奋的声音揭开答案:“其实是被猫挠了脸!弄完炸弹狂魔的事情之后,家里的猫不太满意事情的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安吾按住额头,“我出门前真应该带一柄锤子过来,这样就能敲晕胡言乱语的太宰君了。”
  “被猫挠了啊。”织田作说,“有去打狂犬疫苗吗?”
  “织田作先生,这时候应该吐槽啊!”
  太宰治倒真顺着这个方向思考了一下:“没有诶。狂犬病死亡……这种死法好像……啊啊,果然太恶心了。但是放心好了,那猫除了挠一挠脸,什么威胁都没有,应该也不会有狂犬病的病毒。”
  毕竟是他的异能力嘛。
  他们又顺着这个话题胡乱扯了些内容聊,到最后已经完全偏离了炸弹狂魔的事情,彻底转移到了猫身上。
  “太宰你养猫了啊。”
  “好像是。”
  “为什么养猫要用‘好像’这个不确定的词啊!太宰君你养的是薛定谔的猫吗?”
  “唔……这样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确实是薛定谔的猫呢。”
  “织田作先生,太宰君又在胡言乱语了,是今天的酒太醉人了吗?”
  “猫很可爱吗?”
  “不不不,一点也不可爱,是一只皮得不行的奶牛猫。我一点也不喜欢那只小猫。”
  “太宰君连自己都没办法好好照顾,真的能照顾一只小猫吗?我以为太宰君的性子,这辈子都不会养宠物呢。”
  太宰治举起双手,对天发誓:“是猫主动缠上我的!”
  他说着说着,突然想到什么事情:“老板,你这边有猫罐头吗?”
  在太宰治期待的眼神里,老板弯下腰……真的摸出了一个猫罐头。
  “老板真的什么都有呢……”安吾小声吐槽。
  “因为我这边总是有野猫光顾。”老板带着温和的笑意,又拿了一个不同口味的猫罐头上来,“但是最常来的猫咪老师不太喜欢猫罐头,我买了很多没有用上。”
  猫咪老师。这是一只常来酒吧坐着的三花猫,非常安静乖巧,从不闹事。它平常喜欢坐在吧台的椅子上睡觉,真有客人来了,会主动跳下去让座,简直像是能通人性那样,因此大家都喜欢叫它猫咪老师。
  “要是我的猫也有猫咪老师那么乖就好了。”太宰治叹气。
  “太宰君这时候就承认养猫了哦。”
  “那家伙实在难搞。”太宰治转着自己的酒杯,听冰球撞击杯壁叮叮当当,“安吾,你能想象吗?洗澡的时候猫在外面挠门,疯狂挠门,非要你开门看它一眼。睡觉的时候要躺在你的枕头上,时不时就爬起来,用绿幽幽的眼睛盯着你看——简直是恐怖故事嘛。”
  “……不,我不觉得。”安吾想象了一下那些画面,“放在太宰君身上还挺温馨的。”
  太宰治哼哼唧唧地不说话。
  “就像养了一个孩子。”织田作之助开口,“太宰,你应该教导它听话。”
  “对哦,织田作收养了好几个孩子。”太宰治抓住织田作的袖子,“织田作织田作!有没有什么育儿秘籍分享一下?”
  织田作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养孩子并无什么特殊的教育方式,只是和孩子们相处而已:“正常相处就可以了?”
  “啊。”太宰治丧气地趴下去,“唯独正常和我是背离的。”
  “太宰君很有自知之明。”安吾顿了顿,也帮忙出主意,“可以在猫听话的时候给猫一点好处,不听话的时候就轻轻打一下?啊,不行,太宰君怕是只会恐吓猫咪。”
  他们聊了很久,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小酒吧里放着舒缓的音乐,呆在这里能叫他们忘记平常的工作,也没有那种身份差距带来的隔阂。某种隐晦又紧密的友情联系着他们,促使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个酒吧,点上一杯酒,等着友人推开门,畅聊一夜。
  然而终究是要结束的。
  太宰治带着一身酒气,软绵绵地靠在安吾身上,安吾是三人里面喝酒喝得最克制的那个,除了一开始点了两杯蒸馏酒干杯,之后都是在喝没什么酒精的果汁了。织田作向来很能喝,默不作声地能灌下许多酒。而太宰治,这人是已经到了酗酒的范畴了。
  安吾扛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这小身板是扛不住这只干部大人了,努力将重量分给织田作,太宰治也不知道喝醉了没有,安吾轻轻一推就扑向了织田作,跳起来圈住他的脖子。
  “太宰君,你这样真的还能自己回去吗?”
  “嗯……嗯……当然没问题……”
  安吾只好给太宰治打了一辆车,和织田作一起把太宰治送回家。准确的说是太宰治最近住得比较多的地方,一直送到路口,目送晃晃悠悠的太宰治消失在转角。
  他叹气。
  看起来很不会照顾自己的太宰治真的能照顾一只猫嘛?不过最近也确实听说了干部大人养宠物的事情,似乎是愿意为了小猫出入危险的爆炸场所,宠溺得不行。
  安吾觉得自己难以想象太宰治那样的人会有宠溺猫咪的行为。
  ……
  太宰治维持着最后一点清醒,摸到了自己家门口,闭着眼睛拿出钥匙开门,而后几乎是扑进去,连鞋子都忘了脱,一心奔向能躺下的地方。
  “喵!”
  他混沌的意识听见尖锐的猫叫,直冲天灵盖的那种。
  某酗酒,夜不归宿的干部。
  于今日。
  迎来了猫猫的正义铁拳。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大家的xp都差不多嘛……
  之后会写一些其他异能力的剧情,毕竟……
  看封面,点开大图:
  “地球猫猫教了解一下!”
  感谢在2022-03-21 12:00:00~2022-03-22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杀鼠 15瓶;叶言枫 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1章 喵生不易
  “喵!”
  猫委屈,猫真的委屈。
  在家里等太宰治回来,结果等到自己睡着了也没见到太宰治的人影,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倏然听见声响,还未来得及爬起的下一刻就迎来了猫生不可承受之重。
  太宰治。
  坏事做尽。
  人间失喵骑在太宰治身上,左右开弓,各往太宰治左右脸上砸了几巴掌,一时间场面有些不可收拾。
  被这么折腾了一通,就算是喝得烂醉也该清醒了,太宰治没想到自己在酒吧里和友人胡诌的被猫挠成了现实,捂着侧脸哎呦喊痛。
  “喵!”
  猫瞬间更气了。
  它难道就不痛吗?
  差一点点就变成猫饼了诶!
  “我错了。”为了自己今晚的睡眠,也是酒精上脑昏昏沉沉不想思考,太宰治进行了一个光速滑跪,“我不应该喝酒,不应该夜不归宿,不应该进门之前不开灯,不应该直接睡到沙发上。”
  “原谅我嘛。”
  失格喵犹豫了一瞬。
  它忽然觉得眼前这只人类比它还要像猫科动物,酒精上头,脸颊粉红的样子看着比猫猫还可爱。
  在卖萌一事被比下去了,好奇怪。
  “而且我好难受。”太宰治看见失格猫心软,手指爬上去贴在失格喵的后背,轻轻地把它抱到一边,“让我睡一会儿好不好?”
  他把脸埋过去,摄入太多酒精的结果就是呼出的热气也带着一股难闻的酒味,失格喵嫌弃至极地用爪子抵住太宰治鼻尖,阻止他进行某种吸猫的动作。太宰治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还在轻颤,眉间皱起,看得出来他此刻确实很难受。
  “喵。”喝那么酒会难受,为什么还要喝呢?
  “因为我不是无忧无虑的小猫咪呀。”
  太宰治在沙发上蜷缩起来,侧身将猫抱进怀,也许是因为冷,他下意识想和柔软暖和的热源贴在一起。失格喵听见他叽里咕噜地答着话,太宰治总是能理解它的喵语,这很神奇,至少芥川龙之介就完全听不懂它在喵个什么。
  “你好像又大了一点。”
  失格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猫爪,并不觉得自己长大了多少。它将额头抵在太宰治胸口,听着少年人胸腔里那点滚烫的东西在跳动,过于灵敏的五官并不觉得这声音嘈杂,反而很安心。
  就是有点心律不齐。
  唉。下次得管着这个人,不能让他多喝了。失格喵觉得自己年轻的心态都要被太宰治搞废了,不然为什么总是会冒出类似保姆的心思?它难道不是一只需要人类照顾的小猫咪吗?
  总之都是太宰治的错。
  ……
  “太宰君,你最近养猫了?”
  “啊。”太宰治麻木着脸,“是的。”
  气氛僵了僵。
  “噗。”森鸥外最终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捂着肚子几乎笑倒在办公桌前,整个首领神秘威严的气质都被破坏了。
  爱丽丝更是夸张,穿着小裙子就差没在地上打滚嘲笑太宰治了。
  “Boss,笑够了吗?”太宰治凉凉地说。
  “哈哈哈哈哈……”
  于是太宰叹气。
  都是猫猫的错。
  被猫来了一套喵喵拳,他昨晚上只想睡觉,没管脸上的伤,早上起来才发现左右脸都被强行画了些胡须,很浅,但血痕犹在。太悲剧了,是出门都会被嘲笑的那种。
  太宰治只能在两边都缠上绷带,真的把自己裹成了木乃伊。
  “森先生,”几乎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太宰治上前一步,“再笑我就罢工了。”
  森鸥外强行憋住了笑。
  “太宰君,养猫是好事。”他抬起手,装作高深的样子抵着下巴,实际上却是为了揉笑僵的脸,“只是很久没有看见太宰君如此狼狈了。今天去医务室领一份可以消除伤疤的药吧。”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探究意味:太宰治养小动物,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会被一只猫折腾成这样也不像是太宰治的作风,要说是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