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他走到窗边,很小心地拉了一半的窗帘。而后自己也坐到沙发上,在失格喵旁边,用外套垫着睡了一会儿。
  什么都不用思考的小猫咪就是好……
  太宰治在心里嘟囔着抱怨了一下,也像失格喵一样在柔软的沙发上舒展了一下身体,短暂地放弃了思考。
  即使现在全Mafia好像都已经知道他养了一只猫了……
  失格喵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依旧是十项全能的太宰治正在工作,架着腿坐在新买的人体力学办公椅上,右手转着新到手的黑色钢笔,好像是什么世界限量的牌子,贵得要死,某某合作对象前几天刚塞给他当疏通费的。
  不过那不重要,猫和太宰治都不觉得这种钢笔有什么好的。
  它走到太宰治脚边,蹭蹭他的裤腿,要太宰治把它抱起来。
  太宰治意外地没有拒绝。
  “喵。”
  失格喵站在太宰治的办公桌上,蹲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它看不懂的文件,又踩着不知道是谁送的书本,坐在前天新换的、却已然快要死亡的绿植旁边,开始打盹。
  它和太宰治的事儿就这样翻篇了。
  猫是这样觉得的。
  它跟着太宰治,回家擦了擦脏兮兮的毛,也没洗澡,太宰治并不知道怎么给小猫洗澡,就算知道,八成也是直接丢进水池里叫失格喵自己解决。
  失格喵自己不太会打理自己,从猫的角度看它真是一只蠢蠢的小猫,许多猫天生就会的事情它不太会,比如说扭过头来舔毛,又比如说像只猫一样团成圆形睡觉。
  它看起来更像是沾染了人类习性的猫科动物。
  所以晚上的时候,失格喵理所当然地要上床睡觉。
  太宰治在自己住宿的享受上毫不吝啬金钱。即使本质上不太在意生活条件,却还是下意识选择了更舒适的家具,最昂贵的配套设施,冰箱里塞满他其实也不怎么爱吃的高档零食,衣柜里多得是只穿了一两次的高定西装。
  真要论起来,他好像是横滨这个年纪最富有的那一批人了。
  这一点奢侈的开销在他每年为森鸥外挣得的利润里面,根本不足挂齿。
  失格喵当然也想享受一下这种奢侈的大床,它跟着太宰治回家之后就不知道做什么,饿了自己去叼点零食。
  它什么都能吃,异能力的消化系统简直是谜。
  太宰治私底下其实不是特别活泼的少年……真正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像个不存在的幽灵,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表情放空,几乎没有动静。
  嗯,平常也不是特别活泼的少年,下属们怕这人怕得都快昏厥了。觉得太宰特别皮的好像就几人,森鸥外与中原中也,以及两个不常见面的挚友。就连红叶大姐,也觉得太宰这样的少年真是恐怖且黑暗,令人生畏,不应靠近。
  十五岁的时候,他还会沉迷一些游戏机,嘴上嚷嚷着自杀自杀,实际上把所有新奇的事情都玩了一遍,一点点探究这个有趣的世界,也会在危险的地方一头栽倒,脏兮兮地坐在一边晃着腿,等着森鸥外给他治疗,顺便和中原中也斗斗嘴。
  现在他反倒只有工作了,和大部分人的关系都冷下来,他们只觉得这个少年是魔鬼在人间的化身,高频率的反常行为也增进了这种恐惧感。
  失格喵蹲在厨房自己撕零食包装,弄得咔咔响,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格外明显。
  它听不见太宰治存在的痕迹。
  犹豫着撕咬了两口零食,失格喵从厨房的台子上跳下去,去找太宰治。
  “喵……”
  找了一圈,猫没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看见太宰治。
  那就只有浴室了。
  浴室的门关着,而且是半透明,靠近的时候失格喵发现太宰治确实就在里面,只是一动不动。
  “喵。”
  它在门外叫了一声。
  太宰治不应。
  它嗅了嗅,确认没有闻到什么血腥味,又叫了几声:“喵——喵——”
  太宰治仍旧不应。
  “喵!喵嗷!”
  人间失喵开始扒拉门,伸出爪子使劲挠,挠出哗啦啦的声音。门上半透明的玻璃是凹凸不平的,尖锐的爪子划过声音极其难听,是个人就不太能忍,于是失格喵满意地看见里面的太宰治动了一下,打开了门。
  “怎么了?”
  失格喵把太宰治上下打量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还没吹干,身上只有浴巾和绷带,可见的皮肤上并没有新鲜的伤口,也没有任何要悲剧的迹象。
  表情也很平常,眉眼间有一些平淡的疲惫,大概是被工作折磨的。
  安全。
  “喵。”
  失格喵安然蹲下,伸出爪子假模假样表演舔毛,仿佛挠门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
  小猫咪只是在担心……
  太宰治蹲下来,湿漉漉的手掌贴在猫柔顺的后背上,逆着摸了一下:“乖,一边玩去。”
  “喵!”
  担心个毛!它今天就要挠死这个绷带精!
  作者有话要说:  猫猫震怒.jpg
  感谢在2022-03-20 20:58:35~2022-03-21 10:34: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酒心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章 喵心不改
  人间失喵弄了好久理清楚自己的毛,回头发现太宰治已经睡着了。
  它只好跳到床头,蹲下。
  盯——
  再盯——
  人间失喵的眸子介于青蓝之间,白天光线充足的时候更接近于绿松石色,竖瞳周围的一圈颜色浅淡一些,靠近边缘的虹膜则有一点蓝色。
  看着幽幽的。
  太宰治睡觉的时候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整个人埋进被子里,他喜欢全黑的环境,足够安宁。
  失格喵也喜欢这样的环境,脚下是柔软的枕头,它不自觉就开始踩着枕头玩,交替着踩来踩去,把柔软蓬松的布料踩出两个小坑。
  一边看着太宰治一边踩枕头,踩着踩着……
  它又想扇太宰一巴掌了。
  好气哦。
  太宰治连睡觉的时候都不拆绷带,棕色的发丝近乎黑色,在洁白的枕头上铺开。睡着了的模样看起来就不是特别碍眼,至少比他醒着的时候可爱很多,毕竟少年人的青涩气息还没完全褪去,下颔骨的曲线也不突出。不怎么见阳光,于是很白,失格喵凑过去,在太宰治脸颊边上坐下,四肢叠起来变成猫猫方块,倚靠着睡。
  而后。
  被翻身的太宰治狠狠地压住了。
  失格喵艰难从人类脑壳的重量下爬出来,惨兮兮地回头看着依旧熟睡、脸上丝毫没有恶作剧成分的太宰治,愤怒的爪子挥起又落下,终究是默默挪了个地方,继续睡。
  此后又被太宰治的胳膊压了两回,失格喵的睡眠反复被打扰,终于怒了,干脆站在太宰治床头,低头看着这个睡相特别不安分的主人。
  它知道太宰治对视线很敏感,尤其是饱含恶意的视线,几乎是落到身上就会被察觉。这种天生敏锐的第六感也帮助太宰治躲开了许多危机。当然,也有很多人觉得太宰治只是过于聪慧了,高速运转的大脑配合灵敏的五官,在浅层的思维还没有得出“有危险”这个结论时,更深层次的部分已经自动计算出了危机的存在,从而产生一种类似第六感的直觉。
  所以人间失喵站在那儿,活生生把太宰治盯醒了。
  如芒刺背,如猫盯宰。
  依旧被困倦支配的太宰治半抬眸看了一眼死盯他的失格猫猫,思维不知道挣扎了多久,使唤胳膊把猫胡乱揽进怀,干脆抱着这只小猫一起睡。
  反正他已经很努力适应卧榻之侧还有另一只在呼吸的生命了,从这一角度来看,猫也应该好好适应他的存在才对。
  ……
  太宰的睡眠时间不是很长,这人思虑过重难以入眠,总体睡眠时间特别短,白天还能支棱起十倍精神去折磨人,当一个人见人怕的魔鬼。
  猫都没办法陪他熬。
  太宰起床的时候猫还躺在枕头缝隙里呼呼大睡,小小的身躯一起一伏,太宰治拉开窗帘,它就爪子掩面,拒绝面对光线,也拒绝起床。
  仔细听还能听到猫呼噜呼噜的声音。
  太宰治爬起来洗漱完毕了,往身上套西装的时候,忽然又起了坏心思,俯下身,对着小猫咪尖尖的耳朵:“起床啦。”
  “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
  失格喵茫然地睁开眼睛,猫瞳里充斥着没睡醒的痛苦神色,傻愣愣的。
  太宰治戳它脸颊:“起床啦——”
  “咪呜……”失格喵一头栽倒在软软的枕头上,直接自闭成一团,什么也不肯听。
  小猫咪又不用上班,叫它起床干什么嘛。
  “那你今天就自己呆着哦?”猫迷迷糊糊地听见太宰治在说什么,现阶段它只想睡觉,就算太宰治说要把它丢进垃圾桶,失格喵也会胡乱点点头,表示可以在垃圾桶盖子上睡一觉,“我去Mafia了。”
  猫心想你快点爬,我要睡觉。
  它躲进被子里。
  世界安静了。
  ……
  失格喵睡醒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骨头都要睡散了,哪哪都提不起劲,徒劳地睁着猫瞳看向天花板。
  睡得好开心。
  猫向天空伸出一只小爪子,张开,开出一朵毛茸茸的粉白色小花,就这样伸了个懒腰。
  于是后知后觉地发现,太宰治不在。
  “喵?”
  蠢猫猫完全忘记了自己急着睡觉的时候胡乱答应了太宰治什么,它只知道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又只留下它一个了。
  猫咬住枕头,撕扯了一会儿权当发泄,又在蓬松的被子里滚了一会儿,掉下来的黑毛黏在白色的被套上格外显眼,失格喵报复性地翻滚着,试图给太宰治加一点无伤大雅的工作量。
  有一点点无聊。
  失格喵看着没有太宰治的房间。它现在不是很急着找到太宰治,经历了之前的事情,猫忽然觉得可以自己玩一阵。一只猫独自逛一会儿好像也问题不大,只要不再遇到那样倒霉的事情。它现在有了独立的躯体和独立的思维,确实应该拥有自己的生活了。
  人间失喵爬起来,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发现太宰治没把窗关好。
  它歪头,凝视那条只够一只小猫钻出去的缝隙。
  也许是特地为它留的?
  猫跳上窗台,溜了出去。
  ……
  小猫咪踩着街上的落叶,按着记忆里的路线往Mafia走。它想了很久什么地方又有趣又安全……果然还是Mafia那边吧。那边的人又可爱又会说话,个个都是人才,失格喵超喜欢的~
  它迈着小步子,抬头看了一眼天色。
  下午。
  那就去找熟悉的家伙玩好了。
  芥川龙之介正在进行一些体力锻炼。他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差了,抛开异能力,他简直是风一吹就能倒下的排骨身材,而且还有一些难以根治的肺病,来黑手党的第一个月,治病就花去不少钱。
  连他的妹妹,芥川银,体质都要比他好些。
  按照医生意见,芥川应该进行静养,好好地修养一段时间再进行剧烈的运动。但显然芥川本人拒绝这样的放松,他一分钟都不肯浪费,每天都顽强地出现在训练场上。现在不去训练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等到真正出任务的时候,一切就都不可挽回了。
  “喵。”失格喵穿过一群冒着汗水味的陌生人,精准地走到了芥川身边。
  这孩子其实非常好找到,因为他身边没有一个人陪着,周围甚至空出一块区域来。
  “猫。你怎么在这儿?”
  芥川也发现了它。
  失格喵本想凑过去蹭一蹭芥川,但一瞧见芥川几乎被汗水浸透的后背,还是默默地站在了原处,只发出声音回应:“喵~”
  “你不和太宰先生一块吗?”
  “喵……”失格喵其实知道芥川龙之介听不懂它喵喵叫的含义,但它此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芥川,“喵,喵嗷。”
  罗生门飘出来。
  如上次那样,它在没有芥川控制的情况下,自行活动起来。
  黑兽伸长了脖子,凑到失格喵面前。
  “喵。”芥川听见失格喵又扯着嗓子喵了几声。
  于是,在芥川龙之介的注视中,罗生门回头看了他一眼,彻底从他身上脱离落到地上,变成了黑黑的一团,如蛇,如鳄鱼,的那么一种奇妙生物。
  它跟在人间失喵后面走了。
  走了。
  真的走了。
  芥川不敢相信地低下头,看见自己白色的衬衫,寄宿着罗生门的黑色外套确实自己游走了。
  他一整个陷入沉思。
  作者有话要说:  猫猫串门.jpg
  等我把猫猫拟人图挂封面。


第10章 月上喵头
  “喵。”
  “嗷。”
  失格喵又软软地叫了一次:“喵~”
  罗生萌歪歪头,艰难地重复:“嗷、嗷呜~”
  人间失喵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气,叼起一根干净的小木棒,轻轻敲了下罗生萌的脑壳。它不能触碰罗生门,一旦碰到,对方就会变成一团没有任何生命的软布,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变相地教训教训。
  这家伙怎么都学不会猫叫。
  失格喵不太喜欢罗生萌一团布在地上爬行的模样,厉声喵喵威胁……啊不,温柔劝导着让罗生萌拟态成猫的形状。
  猫猫就是最好的!
  谁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