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的野草,一点点后退。
  “猫。”芥川龙之介冷下脸的样子如此恐怖,人间失喵后背的毛嗖一下立了起来,“你无效化了罗生门。”
  它讨厌眼前这个人身上不加掩饰的血腥味,准确地说是害怕。身为一只小猫咪它没有太大力量来反抗人类这种体型的生物,身上所具备的无效化能力更是什么用都没有。
  人欺负一只猫,难道还会用上异能力?
  它也完全能领会到一些人类的想法,那是独属于猫的第六感。在Mafia以及工厂,它和太宰治呆在一起,其他人只会对它投来无害的、探究意味的视线,少数甚至有些怜爱,比如中原中也。
  猫隐约知道人类对它的情感很大方面是心里有一种道德感,幼猫,很少有人会对幼小的动物生出虐杀的心思,因为本能叫他们去呵护幼崽,完成生命的延续。
  但世界上总是会有一些人天生与众不同,没有那些普世意义上的道德感,比如它那怨种的主人太宰治,失格喵觉得那家伙就是一个捉摸不定的炸弹,根本没有逻辑可言。嘛……再怎么磕掺,那也是它的主人。猫觉得自己还能忍。
  芥川龙之介就不一样了。失格喵觉得这人几乎就是一只野兽,在他身上兽性看起来比人性更多,约束他成为人的似乎只是一些利于生存的规矩,本质上他还没有完全地融入人类社会,走在大街上都要使唤罗生门防御。
  如果他视自己为威胁,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杀掉我。失格喵如是想。
  它的喵喵人生,居然因为一头无心之犬,要结束了。
  芥川龙之介伸出手。
  失格喵缩起来,抗拒地低头。
  它害怕——
  它没有被芥川龙之介碰到。
  “罗生门?”
  芥川充满疑惑惊讶的声音在它头顶响起,失格喵缓缓抬头,很谨慎地看了一眼情况。
  芥川龙之介的衣服飘起来,那是罗生门的缘故,他的异能力是可以操控穿在身上的衣服化作黑兽。可以吞噬撕咬也可以帮忙做些普通的活,比如生上街拎七八个袋子,电话在远方的时候伸过去接一下。
  此时此刻,这个靠谱的异能力,突然不听话了。它在完全没有受到主人操控的情况下,自发地飘起,拦住了芥川龙之介的手。
  罗生门,失控了。
  芥川龙之介莫名能理解此时拦着自己的罗生门,他看向开始缠住自己手腕的布料,黑色的大衣外套是择人而噬的猛兽,却在此刻显得温柔又无害,憨憨地只想拉住主人的手指:“我没有恶意。”他向自己的异能力解释。
  “我只是想把太宰先生抱起来。”芥川的表情异常认真,“地上冷,会受凉。”
  “……”
  人间失喵:???
  罗生萌:???
  芥川你在说什么芥川——
  ……
  芥川与失格喵在公园里,一人一喵,一个猫罐头。
  临时买的。
  在这样严肃的关头,失格喵对罐头欲望不大,但还是象征性接受芥川龙之介的好意,低头咬了几口猫罐头里的金枪鱼肉糜,粉色的小舌头卷起,吧嗒吧嗒尝了一下。
  ……真香。
  它又低头吃了几口。
  “你可以无效化异能力。”
  “喵。”
  罗生门浮起来,以衣角为笔,在公园的沙地上快速写下文字:“是的。”
  芥川龙之介还是有点不太能接受罗生门自己动起来的场面,和自己的衣角互相对视,大眼瞪……没有眼睛的布料。
  黑色布料扭了扭,蹭蹭芥川的手背。有些像凶厉的毒蛇收敛起锋利的牙,热情又小心地和主人厮磨,增进感情。
  它完全为主人服务。
  “你不是太宰先生吗?”
  “……喵。”
  罗生门在线翻译:“我是人间失格,我只是看起来像一只猫。”
  “你应该回到太宰先生身边去。”芥川龙之介皱了皱没有什么眉毛的眉,说话的声音甚至略有一点失望,“异能力怎么能离开主人?”
  失格喵低头干饭,不理会芥川的言论。
  它可是被太宰治欺负惨了才跑出来的,才不要回去受折磨。芥川和罗生门根本不能理解它,他们这种相处和睦、默契生存的模式,怎么能理解一只被主人欺负的可怜异能力呢?
  异能力是主人的好朋友,是万用的工具,猫心酸地想着这些事。但太宰治只想把它扫地出门。太宰治那个家伙有什么好的?为什么眼前这个芥川如此痴迷于接近太宰治?知道它这只猫并不是太宰的时候,芥川的眼神里漏出来一些难以言喻的失望,深深地伤了喵的心。
  “喵!”
  想着想着,失格喵饭也不吃了,天也不聊了,一甩尾巴跳下长椅。
  它要远离和太宰治有关的一切人物。
  “它说了什么?”芥川龙之介低头问罗生门。
  漂浮的布料晃了晃,很犹豫地在地上写下“喵”一个字。
  它什么也没说。
  罗生门软下去,重新变成了普通的布料。
  片刻。
  它又冒出来,黑兽长开嘴一口吞掉了失格喵啃了一半的猫罐头,一直到罐头内壁都吃干净了,它才将铁皮罐头吐出来丢进垃圾桶。
  不能浪费粮食。
  ……
  人间失喵失魂落魄地走在街道上,吃了一点猫罐头之后猫的小肚皮是不饿了,但依旧感到疲惫和寒冷,一只猫在陌生的街道上乱晃,不知不觉就穿过中华街,到了它也不认识的地方。
  猫在一家商场面前停下来,它在玻璃的倒影里看见了自己。
  现在是一只有些灰头土脸的小猫咪了。
  路边激起的尘土落到猫本来软和蓬松的毛发里,原本干净的白手套也脏了颜色,不知道在哪沾了泥点子。失格喵甩甩胳膊,又试图在墙上蹭干净,结果适得其反,它把一整块灰尘都抹匀了,黑色的皮毛和白色的皮毛一样显脏。它丧气地蹲坐在玻璃面前,额头贴着透明的玻璃,又开始自闭猫猫头。
  这么一自闭,猫猫发现了不对劲。
  它好像长大了一点,原先面对墙壁,它的额头贴不到那么高的地方。
  失格喵在玻璃面前凝视自己绿松石色的眸子,又把自己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再转了个圈看看后背,确实是比原来的时候大了一点。它脑子不够聪明,什么异常都看不出来,也思索不出到底是什么事件叫它忽然长大了一截。
  要是现在叫它躺在太宰治的衣兜里,肯定已经不行了,原先那样是正好的。
  猫猫发现自己又在想太宰治的事情,情绪瞬间落到谷底,也不想看倒影里自己的模样了,抖抖身上的软毛打算再逛逛,放空脑子。
  它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本来也不是什么流浪猫,大脑里没有“下一顿吃什么”“接下来该住哪”的概念,失格喵只是漫无目的地闲逛,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逛到什么时候。
  也许是逛到有人来找它回去。
  也许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猫猫赌气.jpg
  它犹豫着看了眼面前陌生的商场,暖气从门缝里漏出来,它可耻地心动了。但有保安看着,大部分商城都不会让流浪的小动物进去。失格喵打量了一会儿,这反而激起了它的逆反心理,它今天就是要进去逛逛。
  小猫本来就小,长大了一截之后也还是小。挤着门缝进去看起来都不难,但那样万一被门夹了,它就不是失格喵,而是失格牌肉酱了。
  为了不让自己真的变成失格酱,失格喵盯着门口保安的动向,在他低头发呆的一瞬间快速小跑着,跟在一位逛街的女性身边溜进了商场。
  嗯,很有成就感。
  猫猫支棱起来,仍旧是小心翼翼的。在外面还不明显,但在这样一个干净又豪华的商城,它一只会滚动的脏兮兮黑芝麻团子就格外明显,踩在白色大理石地板上的每一秒都提心吊胆,怕有人把它提溜起来扔出去。
  人间失喵沿着墙逛了一会儿,走进了一家小商品店,许多毛茸茸的玩具堆放在货架上,看着异常暖和。它没忍住,自己站到货架上,和毛茸茸的东西们进行了一个贴贴的动作。
  意外就是那时候发生的。
  失格喵缓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巨大的冲击让它的耳朵停下了工作,几乎怀疑自己聋了。良久,嗡嗡的、如同金属锐鸣的声音才响起来,萦绕在脑海里久久不停。
  货架倒了,它压在一堆毛绒玩具里到没有受伤。外面的人在尖叫,许多人在跑动,然后又是几次巨响,失格喵痛苦地捂住脑袋,它一只小猫咪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响声。
  爆炸。外面好像是发生了爆炸。
  有个愚蠢的人类把商场炸了。失格喵愤怒地想。早不炸晚不炸,偏偏这个时候来炸。
  紧接着它有些茫然地想起太宰治早上在处理的工作,似乎就是工厂被人炸了。
  失格喵很难不把这两件事联想到一块儿去。并且很难不怀疑是不是今天自己的运气格外差。
  爆炸引起了断电,亮堂而华丽的商城瞬间变得阴暗,难闻的爆炸引起的硝烟味扩散到每一个角落,失格喵走出来的一瞬间就打了好几个喷嚏。
  它的五官都太过灵敏,无法接受爆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身边。好在具体爆炸的地点在商城的四楼,东大门,而它正巧在南大门,有一段距离。
  原先热闹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大部分人都跑了出去,少部分没来得及跑的也都躲在店里的角落,抱头害怕。失格喵因为被爆炸过于巨大的声音冲击了神智,短暂地昏迷了一小会儿,现在外面已经没什么人了。
  靠近爆炸的地方寂静得可怕。
  但失格喵依旧坚持往东大门跑去,小爪子迈得异常坚定。
  因为它觉得——
  失格喵翻过一个掉下来的巨大水晶吊灯,看见门口亮堂的光线,它小心地贴边从门缝里转出去,带着一身灰扑扑的硝烟气息,终于看见了预料之中的人。
  太宰治,果然也来了这里。
  黑手党的干部大人倚靠在车边,动作懒散,但眼神却时刻注意着事态,他要考虑商场里面的爆炸狂,也要面对那些姗姗来迟的军警。自然也瞧见了边上那只偷跑出来的猫团子。某个人好像也很惊讶一样,鸢色的眸子忽然定住,整个人顿了顿。
  随即,在失格喵的目光里,他不顾下属的阻拦,往商场门口走去。
  失格喵于是看见自己可恶的主人朝自己走来,一身仿佛能把光也吸走的黑色西装,绷带缠了半脸的那么一个怪人,没被绷带限制的部分头发顺着风的方向轻荡,他弯下腰,伸出手,唇角有一抹失格喵不太能理解的笑意——在这样的场景下,怎么能笑得出声呢?
  “小猫咪,小猫咪。”太宰治轻声地念着,像是在唱什么孩子才会唱的小诗,“你是否需要法律援助?”
  他把失格喵抱起来。
  “不过我们通常更喜欢用更暴力的方式帮忙哦。”


第8章 喵喵震怒
  太宰治夜半惊醒,一睁眼就看见头顶站着一只猫,正在低头凝视自己。想杀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小猫咪或许想杀你的心思很小,但绝不为零。
  太宰治也不是什么十项铁人,他还在碳基生物的范畴内,是要睡觉的。他困倦地伸出手,一把薅过猫猫,将它塞进自己的被窝,一只手揽着把猫垫在下巴下面睡觉。
  失格喵挣扎了一下,也没有太反抗,只是从被窝里探出一个脑袋方便呼吸,依旧用绿莹莹的眸子盯着太宰治。
  自从它出门逛街(离家出走)到现在已经两天了。
  那个乱搞事的爆炸狂原本是要被军警捉走的,而太宰治不知道在想什么,把这个给Mafia带来巨大损失的人截了下来,一顿敲打后强迫对方加入了黑手党。名字好像是叫什么……呃……柠檬太郎?
  猫拒绝思考关于那个傻——哔——的一切,它回去之后耳朵嗡鸣了半天才恢复正常。
  它其实不想承认自己被吓惨了,那天它窝在太宰治怀里,把脑袋塞进衣襟,感受到熟悉的温度,便安心下来,再也没有管外面发生了什么。
  是太宰的话,一定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的。
  失格喵在这一点上是如此相信太宰。
  太宰治也不至于在这一点上令喵失望。
  他干脆利落地解决了事件,又刷了一波自己在军警那边的好感度——当然是往负数方向刷的。差不多结束后太宰治怀里揣着小猫猫上了下属准备的车,一路兜风似的回了Mafia,把猫放在了办公室。
  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要向森鸥外汇报,要自己写任务报告,还要处理某个乱丢炸弹的梶井基次郎,帮他弄一下加入Mafia的程序。
  那是个奇葩,一个真正混乱立场的人,根本什么都不在意。太宰治本想直接把他废了,丢给军警坐一辈子牢,临头又觉得不如捞回来,给Mafia创点收益弥补弥补。
  在对方补回损失之前,太宰治是不打算放梶井基次郎走了。反正一旦离开Mafia的庇护,他剩下的也就是一个死的结果。
  剩下要处理的,也比较麻烦的,只有怀里的这只小猫咪了。
  太宰治忙完一切,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小猫咪躺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还特地叼了一件衣服过去垫着。原本团成一个球的姿势已经彻底放飞,猫柔软成一滩液体,几乎从沙发的缝隙里淌下去。
  很难不让人会心一笑。
  太宰治轻轻松了口气,不自觉放轻了脚步,皮鞋踩在地毯上声音倒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