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人间失喵美美地睡了一觉,猫科生物需要大量的睡眠,尤其是幼猫,经常会陷入人事不知的深度睡眠。它不是真正的猫,但似乎也继承了一定的猫科特性,睡得死死的,什么反应都没有。
  “呼……”
  猫从衣兜里探出一个脑壳,又伸出两只爪子,在有限的地方舒展了一下躯体,几乎变成一长条。它打了个呵欠。
  然后发现了很严重的问题。
  这是哪儿?
  人间失喵真情实感地疑惑了。
  很暗,对于猫来说不至于一片漆黑,但确实暗得很,换做人类的视线只怕是根本没办法看清这里的布置。它的视野很低,太宰治似乎是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动不动。
  瞳孔放到最大,几乎变成圆形,人间失喵有一瞬间彻底慌了,它用小爪子扒拉身下的人类。那只邪恶的坏主人,被它踩了好几脚,却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猫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它想起太宰治的工作和性格,总是会让他遭遇各种各样的困境,贸然发出声音很容易引起敌方的警惕。于是它小心翼翼地从衣兜里爬出来,一点点顺着西装,爬到太宰治的胸口,小小的爪子按在他的心口。
  仍旧有呼吸,有心跳,没有死。
  失格喵骤然放松下来。
  没死就好。
  它不允许自己的坏主人死在它的面前。
  人间失喵继续往上爬,很快就站到了太宰治脸颊边上,伸出小爪按在他的下巴,试图唤醒。
  嗯……来个大逼兜子?
  失格喵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绝对不是公然报复,它只是想让似乎昏迷过去的主人清醒过来。这是拯救,是好事,它绝对是万中无一的绝世好猫猫,太宰治醒过来都要捧着它感激涕零的好猫猫。
  于是它举起猫爪——
  啪一下被太宰治按住了。
  饶是惊得尾巴尖都炸毛,人间失喵也记着当下的情况,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瞳孔缩了缩,爪子下意识伸出来,紧紧扒拉住太宰治的手。
  它看向太宰治。
  太宰也看着它。即使理智上告诉失格喵,太宰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看不见任何的东西,那双凌厉的鸢色眸子只是在虚张声势,可它还是吓出了飞机耳,尾巴讨好地甩来甩去,试图去勾太宰治的手指。
  不对啊。
  失格喵忽然惊醒。
  它跑过来又不是为了揍太宰治,它是满怀着对主人的……爱意,挥起正义的喵喵拳,英勇将陷入未知梦魇的可怜人类救出,是人类的英雄,是天下一等一的忠义好猫猫!
  喵。
  失格喵在心里默默喵了几声,等待太宰治把它放下来。
  “失格。”太宰治的声音有点哑,落在黑暗里格外明显,就像是被围猎已经陷入疲惫的猛兽,却依旧没人敢小觑,“做个交易如何。”
  “喵……”
  “你不需要想更多。”太宰治不紧不慢地叙述情况,甚至还动了动。失格喵清晰地听见了一些金属链子晃动的声音,太宰的另一条胳膊似乎被锁住了,“外面有一个异能力者,能力似乎和禁锢相关。正是他的异能力才能将所有人困在这儿。”
  “嘛……一切的异能力对于你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只要你出去轻轻触碰一下,一切都能解决了。”他抬头,眼神落到不远处的一个透着微光的通风小窗,“当然,外面也有一部分人持枪,你要是被发现了……”
  “我们正好测试一下,你是否为真正的生物,不是吗?”
  “喵。”意外的,失格喵并不害怕,甚至觉得这是它应该做的事。
  它出生入死的次数可不比太宰治少。
  但是它有个小问题。
  “喵……”
  “你觉得我们之间不需要交易?”太宰治把小猫放到地上,猫便站在原处,挺腰抬胸。
  而后郑重点头。
  ……又想起这么暗的环境下太宰治根本看不见它的动作,于是小小地喵了一声。
  “好吧,既然如此,那么如果你完成了任务,我就承认你的存在。”
  “喵。”
  失格喵终究是没忍住,恶狠狠拍了太宰治一爪子。
  报仇完毕。
  它转身往小窗那里跑去,很轻易地跳上金属台,往上勾住铁片,挤到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处,落下一片毛茸茸的剪影。现在它可以俯视太宰治了,失格喵站在那儿看了几秒,幼小的躯壳里是深深的无奈。
  它忽然觉得自己的主人不仅思想恶劣,还脑子有问题。
  异能力救主人?
  这是需要考验的事情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2-03-18 20:54:37~2022-03-19 23:57: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言枫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章 喵言喵语
  “喵!”
  失格喵正在暴揍太宰治。
  它抱住太宰治的胳膊,使出了猫科动物常见的后踢腿,一串下来将太宰治的袖子都快踢烂了,可怜的西装袖口充满了线头。
  失格喵还不解气,啊呜一口咬住布料往外扯,把袖口的金属扣子也给咬崩了。
  “小祖宗,停一停,你是属狗的吗?”真正具备狗属性的太宰治声音轻快,完全没有刚刚被囚禁的沙哑,也丝毫没有那种疲惫落魄感……
  他就是演着逗失格喵玩的。
  失格喵白瞎了一腔喵喵热血,一颗真心错付,只好把全部情绪发泄到太宰治的……袖子上。
  它又不敢真的暴打太宰治。
  这主人看起来是那种能把它从六十层的高楼丢出去的那种。
  倒不会真的死亡。失格喵有胆子为太宰治出生入死的缘故就是这个。它很有自信自己不会真正死亡,猫是它用于活动的一个躯壳,即使这身体陷入生理意义上的死亡,它的意识也不会散去。只是多半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一日复一日地发呆,等着哪天再次出来兜风。
  活物,但不是完全的活物。
  失格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状态,小猫猫又不需要思考那么高深的事情。
  它只需要处理好眼前的事情就好了,比如说和恶劣的主人生气。
  暴打袖子之后,人间失喵明显觉得有些累,拖着步子一点点走到了房间角落,对着墙角自闭猫猫头。
  从头到尾都是太宰治演着玩的,外面什么敌人都没有,他只是找了个普通的杂物间,普通地关了灯,普通地演了一副很虚弱的样子。
  “好了。”太宰治看着猫蹲一边自闭的样子,也有些忍俊不禁,被工作弄糟的心情好了很多。
  也许这就是养宠物的魅力。他走去,蹲着按住猫猫头,心想。捉弄它真的很有趣。
  手指点在人间失喵的脑袋上,两只耳朵便自动往两边撇去,仿佛很抗拒太宰治的触碰一样,猫一动不动当个石头——哼,不管怎样,它从今天起就是铁石心肠了!今天之内再也不理太宰治这个恶作剧的家伙了!
  “你看,其实我的工作很无聊。你完全没必要跟来。”太宰治可不顾小猫咪的意见,轻轻地抚过猫咪的软毛,手指打着圈追逐转来转去的尖耳朵,“你已经有了可以自由活动的身体,完全可以自己去找点乐子玩,多好啊,我需要为森先生工作,你却不一定非要为我工作。”
  失格认真思索一下,好像是这个道理。但它下了决心不理太宰治,仍旧赌气地看着墙角。
  而且身为异能力,它的选项里真的有不为主人工作这一选项吗?
  失格喵陷入了沉思,思考它作为异能力立足的根本,完全没发现太宰治撸猫的动作愈发放肆,揉它的脸颊,又挠挠它的下巴。
  身为猫,被顺着毛撸的时候真的很爽。
  失格喵眯起眼睛,思考着思考着就放弃了思考,沉浸在被抚摸的快乐之中,整个放松的结果就是它几乎变成了有弹性的液体,脑袋伸出去,将重量压在太宰治的手掌上,要太宰治继续帮它挠下巴。
  “呼噜呼噜呼噜……”
  它不自觉发出低沉的、像是水烧开又被布闷住的声音。
  太宰治有些好笑地看着已经放下警惕,忘记生气的失格喵,快速抽回了自己的手指。
  失格喵的脑袋骤然失去支撑,往下一坠,险些直接磕在墙上。它反应过来,漂亮的清澈猫眼里又充满了恼怒。
  这个人就是很坏!
  失格喵几乎给太宰治气出委屈的情绪,它要是个人类,可能已经被太宰治气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即使是猫猫也会伤心,它气呼呼地伸出爪子拍了一巴掌太宰治的手,迈着小步子跑了。
  这回是真的跑了,没有再找个小角落团起来生闷气,失格喵从打开的门缝里钻出去,贴着工厂走廊的墙边,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跑去。
  它不要陪太宰治玩了。
  猫没发现太宰治在它背后,目光里带着的情绪相当复杂。
  ……
  可它一只小猫,出门就是完全陌生的世界,从那么低的地方仰视这世界的一切,普通的东西也变得恐怖起来。来来回回快速通过的行人和车辆更是庞然大物,路过的时候带起的风把它的毛全吹乱了。失格喵只能不断扭头去观察周围的一切,小心翼翼地贴着边走。
  到处是刺耳的声音。司机暴躁地按着汽车喇叭,路过的行人在骂,街角的隐蔽处被霸凌者正在哀求,女人愤怒尖叫着自己的包被抢走。
  这提心吊胆且令喵厌恶的新世界让它很是挫败,不由得想起太宰治那豪华的办公室,舒适的沙发软垫和一些隔音的墙壁,还有一个免费提供温度的躯体。太宰治虽然瘦,身上没什么肉,可都说少年人活力高,贴身靠在一起是真的很暖和。
  现在它被横滨混着工业气息和灰尘肮脏味道的风吹得很冷,猫团子瑟瑟发抖,只能躲在路边的行道树附近避一避风。
  边上有温暖的商店,橱窗里摆着诱人的食物,烤到金黄的肉滋滋地冒着响,在一片杂音的世界里是这样美好。勾人的香一阵阵飘出来,失格喵几乎觉得这是专门用来诱惑小猫咪的食物了……
  它想起来一些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比如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寒冷的冬天,一个人在街道上瑟瑟发抖地看着店里的烧鹅,大概也是它这种感受吧。
  它甚至没有一根能取暖的火柴,想到太宰治就令喵心寒。
  猫委屈。
  但猫不说。
  人间失喵倔强地不肯回头,坐在行道树下眼馋地看着店里不断转悠的烤肉。
  “巴西烤肉”。等喵发达了,喵要吃上一吨!当着太宰治的面吃!喵要把太宰治踩在脚下!
  失格喵在寒风里冒着雄心壮志。
  “猫?”
  很少有人叫猫咪会叫猫。
  这就好像你叫一个陌生人,不会出口就喊“人类”“智人”,人叫猫也不会出口就是物种名称,一般都是“咪咪”“nya酱”。
  这个奇特的叫法引起了失格喵的注意,它转过身,发现叫它的是个熟人。
  芥川龙之介。
  人间失喵疑惑歪头。这不是太宰治收的一个学生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太宰先生的猫?”芥川龙之介拎着一些生活必需品,仔细看了看这只猫额头上的毛色,又看了看白手套的长度,“猫,你怎么会在这儿?太宰先生也在这里吗?”
  他忽然激动起来。
  “喵。”太宰治才不可能在这里。
  “你是说太宰先生在这里是吗?”
  失格喵站起来,重复了一句,“喵!”
  “太宰先生在逛街?”
  “……”它又坐回去。
  这个人根本就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只有和太宰相处的时候他们能无缝交流。
  “猫,你是饿了吗?”
  眼前的愚蠢人类似乎忽然懂了它的意思,发出了令喵欣喜的言论:“需要我带你去吃午饭吗?”
  “喵。”失格喵思索三秒,勉强答应了,降贵纡尊地伸出一条前爪,示意人类伸出手掌,它要站上去。
  芥川龙之介领会了一会儿,想起这只猫似乎比较喜欢高处。
  他伸出手掌,看着猫抬起小爪子踩到他掌心,有些冰凉的柔软肉垫按在手心,触感奇妙。
  与此同时。
  芥川利用罗生门勾住的购物袋,啪得一下落在地上,物品散了一地。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也许写个十万字就结束?反正是互宠文学……不会有什么大困难,也不会有什么虐点,大概。
  (猫:你再说一遍互宠?)
  感谢在2022-03-19 23:57:53~2022-03-20 01:51: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眠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章 喵喵自闭
  东西散了一地。
  人间失喵心虚地扭过头。
  闯祸了闯祸了。
  它不应该碰眼前这个人的,异能力暴露也许会为自己带来麻烦,也会为太宰治带来麻烦。
  但猫猫的原则就是闯什么祸都要一脸无辜,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人间失喵主动往前跨了一步,蹭蹭芥川的手指,试图用卖萌手段萌混过关。
  芥川却仿佛触电一样缩回手,深灰色的眸子忽得凝重。
  罗生门……短暂地失灵了……
  “喵……”失格喵开始装傻。
  像个普通路过的蠢猫猫一样,勾搭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