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轻的高压力人群。
  但那也就是存在于想一想阶段。
  中原中也一直觉得自己这样的没办法养一只宠物作伴,至少目前完全没办法。他想的太多,想和宠物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而不是每天出差上班当个甩手掌柜,回家又渴求那些小东西乖乖地蹭过来给摸。
  好吧。
  他思维发散了。
  但眼前这只在手心转圈圈的小生物是真的脆弱又可爱,他不明白太宰治是怎么把这小东西揣在衣兜里带进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带一只猫进来。
  事情已经发生了。
  太宰治当甩手掌柜把猫丢了过来。
  “喵喵喵?”中原中也试图哄一下小猫,让它不要太难过。
  猫立刻停了下来,似乎是冷静了,蹲在手心,猫猫头一歪,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就像是在……
  在鄙视……中原中也……发出猫叫的怪声……
  中原中也感觉自己脸颊刷一下热起来了。
  好羞耻。
  但是哄猫猫除了陪它一起喵喵叫还能做什么?他大着胆子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想摸摸猫头,结果人间失喵一整个抗拒后仰,变成了嫌弃脸。
  确实不愤怒焦躁了。
  现在是鄙视和嫌弃。
  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的猫好难搞哦。
  他逐渐承认这是太宰治的猫,绝对是太宰治的,就算是太宰亲生的崽都不一定有这种难搞的性子。
  可是猫猫的好处就在于无论它看起来性子有多讨人厌,都好像是套了百分之八百的魅力值光环,眼睛耳朵转悠的时候只会让人觉得可爱,而非调皮的坏心思。
  人间失喵冷静下来,看着面前的中原中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它蹲着,侧身,主动用侧脸去蹭中原中也的手指。
  中原中也的手指完全陷进那些带着温度的软毛里,猫每次抬头都用脸颊蹭过指腹,薄薄的耳廓擦过指缝,留下一点微凉的奇妙触感。猫猫在他掌心发出呼噜呼噜的哼哼声,善于挑刺的眼睛眯起来,看着很享受的样子。
  人间失喵蹭了一儿,小心翼翼瞄了一眼中原中也的脸色,确认这只人类已经被它征服了。
  于是人间失喵伸出爪子,向中原中也发出邀请。
  ……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被灌迷魂汤了。
  他莫名其妙能理解那只猫的意思。猫要他带它去找太宰治。
  这不是个太难的要求。只需要中原中也放弃下班回家洗澡睡觉、放弃换身休闲装逛街、放弃开跑车兜风、放弃和人一起泡吧……然后领着猫猫主动去找太宰治就行了。
  一点也,不难。
  但是猫在蹭他手指诶!太宰治那样恶劣的猫猫在蹭他、祈求他帮忙诶……
  就好像莫名其妙看见了太宰治低头那样,心理上得到了一些奇妙的不可言说的满足。中原中也心里痒痒的,脑袋一热忽然就觉得哄哄猫也没什么,撸了猫,帮猫猫做点事非常应该。
  小猫好像很喜欢高的地方,要中原中也把它放在肩膀上,趴了一会儿后很快觉得不满足,小爪子扒拉着中原中也的帽沿,勾着上面的金属小链条一翻身,趴到了帽子顶。
  中原中也僵了一下,又听见猫软软的撒娇声。
  忍了。
  ……
  人间失喵趴在中原中也的帽子上,很满意这个视野较良好的平坦位置,左右看了看,便安定下来。
  再美滋滋地揣个手手,人间失喵把两只小白爪垫在身下,尾巴也绕过来,整个几乎变成黑芝麻团子,只有两只尖尖的小耳朵在风中摇晃,转悠着听周围的声音。
  它喵了一声。
  坐骑一号·中原中也,开机!
  往前方冲锋!
  ……
  中原中也当然不知道头顶的猫在想什么缺德玩意,他带着猫,顶着一些微妙的视线,很快就来到了太宰治口中的那家火腿肠工厂。
  一家门口守卫能带枪……但业务是生产火腿肠的工厂,此时工厂旁边的办公房整个被炸了,只留下半截可怜的废墟还冒着烟。
  中原中也看见门口陌生的守卫,打了声招呼,刷脸进工厂,一进去就听见震耳的枪声在里面回荡。
  火腿肠是这地方最不挣钱的生意,但毕竟要包装起来做做样子,厂子里弄了健全的设备,还有一些食品相关的许可证明。走进来能闻见一些肉类、香料、消毒水的混合味道。这地方大部分的底层员工甚至不知道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本质上是为黑手党服务的。从这点来看,黑手党勉强算是做了好事,至少为些许流浪者提供了就业机会。
  结果这段时间一窝黑手党涌入接管这里,弄得人心惶惶。
  他们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上司和工作都不简单。
  员工代表松原三郎是抱团的员工们推出来的可怜人,负责在高层丧命后出来接待黑手党——令人悲痛的是,那些资本家,管理者,吃得大腹便便的老板们,都在上午的爆炸中丧命了。
  松原三郎抹掉眼泪,又抹掉一些幸灾乐祸的微笑,心惊胆战地出来迎接据说是老板的大老板的大老板的那么一个老板。
  大老板中的大老板,应该是富得流油的人吧……
  他瞧见一个披着过于宽松的黑大衣,清瘦白皙的少年走进来。门口巡逻的守卫恭敬让开:
  “干部大人!”
  松原三郎一愣,惊愕地发现他的大老板好像……是个毛都没长全的年轻小孩。他稍稍放下心来,心想小孩子应该不会太难搞。
  便有了中原中也进来的那一幕。
  太宰治一言不发从下属手里要了把枪,玩了场打靶游戏。他不是什么玩探案游戏的侦探,懒得和人多说些什么,能用最快的方法让所有人打起精神,那就用最快的方法,至于会产生什么后果,底下的人又会有什么想法,这就不是他在意的范畴了。
  暴力显然能促进效率。
  几枪下来愣是把松原三郎想要加薪想要福利的那些话全给逼没了,人怯懦地站在一边,闻着未散的硝烟腿肚子发抖。
  “我耐心不多,不想陪玩。”就听见眼前这个秀气俊美一张脸的恐怖人物吐出一口气,丢下不可违逆的话,“目前的负责人呢?”
  他手指勾着枪,懒散地拿在手里,天知道什么时候又扣下扳机。
  “说点你知道的。”
  “是……”松原三郎觉得他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但依旧在寂静的工厂里回荡,荡得他心肝发颤,冷汗直流。他觉得口腔发干,下意识想吞咽点什么,又觉得此时吞咽的声音也太响,就强忍着,报告细节,“爆炸是上午十点二十几的时候……”
  太宰治沉着脸听,目光一一从眼前的人身上扫过,心情颇有些烦躁。
  他讨厌意外事故。
  何况前几日处理掉那个发疯的负责人时,他觉得火腿肠这事儿应该告一段落了,现在事件超出了预计的发展,更带来了一些令人头疼的经济损失。发生爆炸的办公楼里面刚好囤积了一批下周就要交易的货物,预计损失是这个破工厂生产一个月的火腿肠都抵不过的。
  “所以你的结论是意外事故?”他听完汇报,声音提高,扬起的尾音比刀子还割人,松原三郎嗖地一下低头。
  “可能性最大……”眼看松原三郎说不出什么话,就要开始原地张嘴阿巴阿巴了。
  太宰治挥手让他住口,站在原地思索起来,手指依旧勾着枪支晃悠。
  这样沉默的环境里,哒哒哒的急促脚步声很是显眼,而且一听就很熟悉。太宰治回过头,挑眉想要对主动加班的中原中也“问好”。
  视线落到中原中也头顶。
  他那怨种的异能力,变成猫的人间失格,四只爪子狠狠地抓住帽子上的小饰品,把自己摊成一张毛绒猫饼,耳朵也往后撇,贴在脑壳上,只有黑色的小尾巴直愣愣地竖着,看起来完全是在害怕。
  它没想到中原中也快速走路的时候呆在帽子上那么危险,揣手手的姿势让它险些被甩飞,没来得及喵喵叫反抗就被迫享受了一次什么叫“飙车”。
  真是恐怖极了,它现在对坐骑一号非常不满意。
  然而对上太宰治那一言难尽的眼神,猫心里又烧起一股另外的火气,强行使唤还在发软的四肢站起来,高傲扬起头颅,异常不服气地发出了一声宣告自己存在感的……
  “喵呜……”
  作者有话要说:  猫猫落泪.jpg
  ……
  推推自己另一个预收:
  《笨蛋触手今天攻略成功了吗》
  天藤,一只普世意义上的人外生物,软体,但不分泌黏液,也没有毒性,更不会满脑子■■,是一只守法好触手。
  他收到了一款虚拟恋爱游戏的内测资格。
  ————
  在游戏中,天藤满怀自信地操控着马甲一号去碰瓷攻略对象,外号绷带放置机器。
  “那个……”他碰到攻略对象的手。
  刚做好的马甲壳子,漏了。
  不可直视的柔软触手们肆无忌惮地倾泻出来,颤抖的肢体与湿黏诡异的咕叽声填充了整个空间。
  【恭喜玩家获得成就:全场san值清空术!】
  ————
  不信邪的他开着魅力值点满的马甲二号继续去碰瓷,发挥软体动物本能,柔柔弱弱地倒在对方面前。
  另一位攻略对象,月光下的怪盗确实为他停下脚步:“你就是那位画了我十八种cp18x同人本的漫画家?产粮速度堪比八爪鱼?”
  天藤:安详社死.jpg
  系统补刀:【恭喜进步!这次至少在攻略对象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
  第三次,第四次,第N次……天藤没有一次攻略成功。他陷入emo,决定最后再玩一次。
  “系统,我不当人了!我要制作一个和本体一样的人外马甲。”
  “然后产*#%卵、洗#$&脑、捆□□强□□……让他的大脑里只有我一个!暴力攻略!”
  系统,沉默了。
  【打咩!打咩!不可以!】
  ————
  小剧场:
  一大片不可名状的、超出理解的蠕动触肢中,唯有一人睁着鸢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恐怖的源头。即使san值剧烈下降,即使一切都在崩塌,万物一齐腐朽堕落。
  天藤默然半响,对视回去:“你怎么好像更兴奋了啊!”


第5章 喵喵记仇
  人间失喵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丢脸了。
  但不重要,没人会觉得小猫咪丢脸,丢脸的只会是人类。
  比方说此时此刻的太宰治。
  他真想一巴掌捂住脸,拒绝承认这是他的猫。
  “中也,你的智商是被它同化了吗?”太宰治尖锐地嘲讽,“哦,说不定是你同化了它。”
  看得出来太宰治此时很不爽。中原中也耸耸肩,无所谓地伸手捞起小猫咪,把它放到地上。
  人间失喵一踩到地面就马上迈起小步子,猫团子一眨眼就来到了太宰治脚边。
  失格喵抬头,觉得从这个角度看人类真是太不爽了,只能看见无数黑漆漆的会移动的裤管子,比钢铁森林还恐怖。
  它伸出爪子,勾搭太宰治的裤脚,很轻易地勾住了布料,小巧灵活的身体顺着往上爬。
  太宰治颇为稀奇地看着这只正在努力攀爬的蠢猫猫,不伸手帮忙,也不做任何的事情,就那样看着直到猫咪喘着气爬到了它肩膀上——不容易呢,一米八的身高,爬得死去活来可算是要登顶了。
  人间失喵喘了口气,伸爪就要给太宰治一个大逼兜子。
  猫猫记仇!
  拿着邪恶剧本的主人显然没能让它复仇成功,魔爪紧紧地扼住了它命运的后脖颈,把它提溜起来。
  “中也,你想给工作添乱吗?”
  “我只是来把猫还给你。”中原中也正拿着帽子,一点点清除上面沾的猫毛,“我这就走。”
  让太宰治和猫互相折腾去吧,他要下班了。
  千里送猫猫,礼轻情意重啊。
  难得让太宰治吃瘪一次,看着他拎着猫后颈不知道做什么的模样,中原中也心情轻松了许多:“你自己管好自己的猫。”
  他才不要参与到太宰治的工作上来。
  人间失喵不太会看气氛,它只关注太宰治一个人。当然,它又没那么关注太宰治的情况,否则也不会在太宰治假惺惺摸了两下猫头之后,就安分下来,继续躲在太宰治的衣兜里摸鱼。
  小猫咪只是想和太宰治待在一块,那是它的本能,无论是讨厌还是亲昵,它都想处在能看见太宰治的环境里。
  太宰的工作其实没那么有趣,确实经常遇到惊险的部分,但更多的时候是与不同的人来回拉扯,利益的部分总是你来我往复杂至极,以至于那死掉的十七人其实根本无人在意。黑手党只在意那批货物的损失,以及找到罪魁祸首施以惩罚,而松原三郎这边又只是想来争取一些员工利益。
  人间失喵在太宰治兜里,很快就感到困倦了,眼睛眯起来,猫猫头一点一点的。
  特地在猫上留了个心眼的松原三郎发现了猫的困倦。他其实也摸不清这位喜怒无常的干部大人的想法,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跟奶孩子一样带着小猫咪——这想法有些冒犯,但看见太宰把猫塞进衣兜,猫也安然享受衣兜的时候,松原三郎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画面竟然是远在澳洲的袋鼠。
  不管如何脸上的表情如何糟糕,干部大人的行为似乎很宠这只猫。
  他于是率先放轻了声音。
  太宰治掀起眼皮看了一眼,似乎是记住了这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