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人间失喵作者: 落瀑
  简介:
  猫:我想篡位,想叫宰侍寝
  【本文文案】
  假如人间失格变成猫:
  人间失格这个无效化异能力忽然觉醒了自我意识,甚至脱离了主体,成为了独立的存在。
  听起来很棒。
  但……它只是变成了一只猫。
  一只猫能做什么?
  除了推倒红酒杯推倒文件成为桌面清理大师、半夜踩在人胸口把人压得陷入梦魇、作天作地依然被无数人放在怀里宠爱以外,它还能做什么?
  猫不知道,猫很迷茫。
  猫决定给自己找一个伟大的理想。
  ……
  绷带精表示头疼,他的异能力忽然不听话了。
  变成一只会对他施展喵喵拳的猫,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猫,这种生物除了可爱还有什么用?养起来简直不要太麻烦。
  但虽然嘴上嫌弃,他还是和猫拉拉扯扯过了很久的日子。
  直到,在他悠然出差归来的某一天,一群人忽然围了上来,死死盯住他:
  “你的猫变成人……然后篡位当Mafia首领了!”
  绷带精:???
  “他说要解放全世界异能力。”
  “还说要你侍寝。”
  #人间失格疯啦#
  ……
  小剧场:
  战斗ing
  “罗生门!”“污浊!”
  某个宰陷入沉思,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猫丢出去:“看猫!”
  ……
  【阅读提示】
  *cp是猫和宰,攻受呈现薛定谔状态,也就是说我还没想好谁当受……
  *猫猫后期会变成人样,前期那就是真猫。
  *纯文野,沙雕整活小甜饼,ooc勿怪,求收藏求评论求一切,么么哒。
  ……
  内容标签: 少年漫 甜文 萌宠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宰,人间失喵 ┃ 配角:文豪众人 ┃ 其它:看看孩子专栏预收和完结文!
  一句话简介:猫:我想篡位,想叫宰侍寝。
  立意:平淡日常中也有温馨,生活一定能螺旋向上。


第1章 人间失喵
  异能力离体。
  Mafia干部太宰治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才刚当上干部不久,今年才十八岁,放在整个港口黑手党里面也算是分外年轻的那一挂,然而积威深重,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太宰干部疯起来的时候是很有点东西的。仅仅这一个人就为Mafia创造了百分之七十的纯利润,可以说Mafia这几年就是他一手做大的——或许夸张了一些,但他在黑手党的份量无人能敌。
  这人也确实奇怪。天天哀嚎着要摸鱼、要下班找个地方永远沉睡、讨厌搭档希望马上换掉,可实际上却是卷生卷死,加班无数自杀从不成功,也和搭档闯出了人尽皆知的双黑名头,名字甩出去都能叫人震一震的地步。
  在大部分人眼里,太宰治恐怖的那一部分已经远远超过了他迷人的部分,即使这个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干部有着一张白净柔和的脸,眼睛的甜蜜温柔的鸢色,棕色发丝透光的时候甚至有些绮丽,但他的血液里淌着永远洗不干净的黑色。
  成为太宰治的敌人。
  在Mafia疯狂扩张、稳固势力的这几年里,这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恐怖故事。
  这样一个可以被用来小儿止啼的人物,现在,正和他的猫大眼瞪小眼。
  一只……
  短毛,皮毛柔顺光滑,眼睛介于蓝绿之间的……黑白奶牛猫。
  再解释一下。
  这是他的异能力——人间失格。
  太宰治的异能力其实相当出名。在这个异能力者掌握至少一半世界的地方,他这种具备无效化一切异能力的异能力者,早就在暗地里传得沸沸扬扬了。
  试想一下,如果你光鲜亮丽、受人尊敬被人崇拜的一生,有大半依赖于你出生就有的极其强大的异能力。你与异能力相伴半生,它也是你自信自豪的根本原因,你完全无法想象离开异能力的生活,而此时,有人告诉你,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拥有的异能力可以彻底克制你,将你引以为豪的力量完全消除,丝毫不讲道理。
  恐惧,绝大部分有点自知之明的异能力者都会感到恐惧,他们深知自己额外的特殊地位来自什么,因此格外恐惧失去。即使知道了太宰治的无效化异能力只能身体接触的时候消除……但这人还只是一个不大的孩子,天知道他身上的异能力将来发生什么异变,变得可以将其他人的异能力彻底抹消,彻底颠覆世界。
  嘛……太宰治从小就面对无数恶意,当然知道一些人的想法。
  他自嘲般地笑了笑,心想自己的异能力确实在十八岁的时候整个蜕变了。
  它……有了自己的意识,有了自己的躯壳,活生生地站在面前……这只看样子就异常愚蠢的奶牛猫。
  太宰治伸出手,试图让这只蹲在他顶配的工作用电脑面前的猫离开一点,不要妨碍他,要么就乖乖地躺到一边,让他研究一下异能力实体化的身体构造。
  奶牛猫高傲地抬起头,表情好似在嘲笑太宰治的不自量力:
  呵——
  咋地?
  你指望一只猫听话?
  那不笑话嘛。
  猫这种生物,听话是万万不可能的,太宰治这种生物,听话更是天塌下来都不可能的,所以失格喵很好地继承了二者的特性。
  聪明,但根本不把主人当人。
  太宰治伸手试图抓住这只不听话的猫,失格就立刻踩着键盘跳到了高处,在屏幕上敲出“ernop”的乱码,还把昂贵的窗帘抓出了线头——这倒是没问题,这属于Mafia的公共财产,最多森先生哭两下。
  太宰其实没和猫这种生物近距离接触过。事实上,他和小动物没有缘分,大部分聪慧的小东西见了他就跑,许是讨厌身上那洗不掉的腐朽血气吧。
  失格身为一只猫,也不例外,青蓝色的瞳孔往下一瞥,满满的都是蔑视和嫌弃。
  它嫌弃自己的主人。
  这太宰治可就不愿意了。
  同样漂亮的、有些像猫瞳的鸢色眸子眨了一下,太宰治放软了声音,微微抬起头,看起来更像是讨好的表情:“咪、咪咪……”
  失格喵露出了更加嫌弃的表情。
  它好歹也是一只异能力化成的猫咪,怎么能和外面那些千千万万的猫一样叫咪咪呢?
  “喵!”它叫了一声,大概是想要凶太宰一下,结果因为自己是一只不大的小猫,嗓音又尖又软,唯独没有凶狠劲。
  “好吧,那叫你失格酱?”太宰治软软地叫了一声,甜腻腻的声音让失格喵都为之颤抖了一下。
  这主人能不能换一个?太恶心了。
  它抖了抖身上的毛,黑白分明,额头上和胸口都有些白毛,还有一双可爱的白手套。
  太宰盯了一会,忽然毫无预兆地重重地扯了下窗帘,成功将失格喵甩了下来。
  “抓住你了。”
  后颈被拎住,困于猫的本能,人间失格松弛了四肢,不能动了。它立刻不满地喵了一声。
  太宰当然不会管异能力的想法,这东西不管变成了什么,都完完全全是他的所有物。即使变成了一只活生生的猫,也不能出现反抗他的想法。
  人间失格嘛,当个乖乖的工具猫就好了。
  他把猫塞进里衣口袋。
  今天还得去教导芥川那家伙。
  芥川那个麻烦人,据说三天里面已经和人斗殴了两次了,每次都是见了血。这里可是黑手党,纪律严明的地方,内斗是万万不可的。介于他是太宰的部下,其他人忍着没发作。
  太宰治想起这些事,冷笑了一下。
  然后又挂上了一点忧愁。
  从前都是人间失格帮他抵挡罗生门的,如今人间失格成了一只猫,他身上自然没有了任何异能力,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当然,这普通只是指异能力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区别。
  要是芥川再次控制不住,用罗生门打过来,他该怎么办?
  难不成……
  芥川:罗生门!
  太宰:看猫!
  太宰治呼吸一窒。
  绝对是会被挂上mafia历来最搞笑干部名单,被嘲笑整整一年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是短篇沙雕甜文。
  纯文野,人间失格变成猫之后的小故事。
  作者单推太宰治,间歇性热爱陀总,cp混邪着嗑,是宰的话什么都行。
  喜欢我的话希望可以直接收藏我的专栏饲养一只鸽子呀,长时间内我基本上就在宰和陀之间打转着写了,专栏基本上95%是他俩orz。
  ——
  专栏已完结:《太宰猫猫的奇妙之旅》《俄罗斯饭团饲养手册》《宰次方》
  专栏连载中:《宰x2》《剧本组酒厂打工日记》
  预收ing:《笨蛋触手今天攻略成功了吗》《宰x4》
  推推预收文案~
  《马甲全员be后我被迫吊唁自己》
  马甲系统毕业生西宫月昳功成身退之际,系统突然消失,饰演亲友的马甲接连自爆、意外死亡。而他还要作为“亲友”,主动操办葬礼。面对无数人悲悯又怜爱的视线……
  西宫月昳双眼一闭。
  葬礼、葬礼、葬礼。
  他硬着头皮吊唁他自己。
  ——
  当自己的“兄长”,青年天才魔术师意外去世的消息轰动全日本时,西宫月昳挤在粉丝和记者的中间,听着无数人真情实感的小作文,恨不得抠出三室一厅。
  他的幼驯染一脸凝重:“这件事疑点重重,或许有阴谋。”
  西宫月昳:快斗你清醒点!这个马甲的死因真的是意外啊——
  ……
  当“挚友”编辑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枪杀的时候时,西宫月昳已经麻了。他非常熟练地收尸安葬,熟练地使用洋葱假哭,熟练地对着众人阿巴阿巴。
  从文的odsk&夏目老师&一众同事,一脸沉痛递过手帕:“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
  西宫月昳(麻木脸):不,是我天煞孤星。
  ……
  当许久没使用的酒厂boss马甲暴毙时,西宫月昳的眼泪已经下意识准备好了……
  他一顿。
  啊啊啊啊这个马甲绝对、绝对不能死啊!
  ——
  “亲友们”终于都暴死之后,西宫月昳松一口气,看向某个绷带放置机器:“为什么一直不分手?”
  宰(星星眼):“天煞孤星buff什么时候轮到我呀。”
  月昳:天凉了,还是分手吧。
  #你到底是爱我还是爱我的buff#
  ——
  小剧场:
  放松时西宫月昳不慎露出一些马甲们才有的习惯,他内心哀嚎着要掉马了掉马了——
  结果。
  “呜呜呜月昳君真是太惨了,他已经活成了他们的样子……”
  西宫月昳:???


第2章 喵间失格
  “下次就没有那么轻的处罚了。”太宰治冷冷地对着蜷缩在地上,痛苦捂着肚子的芥川龙之介说。
  在一众穿着黑色西装、肌肉爆表的武力党里,他和芥川都纤细得过分,衣角总是荡来荡去。
  比起出现在这里,他似乎更适合出现在什么风月场所,柔和的脸上展现一些漂亮又能讨好人的笑意,揽着不同的人推杯换盏。
  然而事实就是现在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每一个人都站得笔直。
  干部大人来突击检查他们的训练成果,这可是件大事。一开始他们还以为太宰治过来只是为了教训一下芥川龙之介,这家伙的难搞程度众所周知,被教训喜闻乐见。
  结果不知怎的,年轻的干部扫了一眼他们这群表面训练实则看戏的,突然就说要一起考核考核。
  摸鱼党瞬间在心里哀嚎起来了。
  太宰治的暴虐程度太知名了,也太致命了。这里许多人都在他手底下混过日子,Mafia前期用人比较紧张,经常什么活都混着来,分工还没有现在那么明确,一个人恨不得当三个用。有几位算是黑手党的老人,几乎是看着太宰治从十五岁一个脸上婴儿肥都还没消的小孩长成现在这个一米八清瘦冷厉的干部——听听,才三年,这是什么变态发育啊。
  他们虽然比太宰治在黑手党的时间更长,可完全不敢拿捏一些长辈架子。在太宰治面前拿捏过的都已经不知道死哪去了。这人当上干部之后只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去使用那些黑色手段。
  剩下的新成员就更紧张了,他们都是千辛万苦从底层混上来的,其中大半都是黑蜥蜴预备役,又或者之后会被调到一些重要岗位的。
  新干部上位,总是会喜欢拿一些东西立威,敲敲打打,杀鸡儆猴。
  即使太宰治上位的时候不太需要这些,但这些人仍旧有些怕他一时玩心大起,折磨人开心一下。
  ——听说这位干部甚至会在拷问室笑嘻嘻地打游戏,听着惨叫声当配乐。
  那么以此推断,这位小祖宗用枪射击他们测试他们能否躲开,以此来考验他们训练成果,也不是不可能。
  反正大部分恐怖东西在这位祖宗手里都跟玩似的。
  芥川龙之介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从贫民窟出来不久,比起太宰治的那种清瘦,他更像是极致病弱的瘦,轻轻一推就能倒,还总是捂着嘴咳嗽。
  深灰的瞳孔里有着一些刻骨的怨恨,仿佛溢着毒一样,他擦擦嘴角,狼狈至极地爬起来,又在一边站好,逼迫自己疼得抽筋的腿笔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