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睿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往下缩了缩身子,想不要再压到林雉的身体。


第43章 
  林雉醒来那天因为身体原因,人并不太有精神,跟许睿没有讲两句话就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所有记忆回笼,他又记起了他失去意识前的事情。
  这段时间许睿总是小心翼翼地望着他,很是担心自己病情的样子,林雉却并未消气,但是也没有发作出来,像是在保持着对许睿单方面的冷落,希望许睿尽早对自己做的错事做出来解释和认错。
  但是许睿却好像并没有发现林雉在怄气,完全没有办法说话的许睿在对上近来沉默寡言冷着脸的林雉,只当他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想一想是谁受这样严重的伤没有恢复的时候也不会精力十足的喋喋不休地讲话。
  这样的单方面冷战一直持续到林雉出院。林雉不喜欢医院的环境,病情稳定之后,因为年轻恢复得也快,于是提前出院了。
  这时候迟钝的许睿还是对林雉依然在生气这件事无知无觉,甚至因为林雉总算恢复得差不多,而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于是还出门解决了一下自己最近堆积的事情。
  这半个多月的冷暴力,仿佛不像是在惩罚许睿,而是在折磨林雉自己。
  晚上十点钟,原本因为自己受伤形影不离的许睿还没回来。
  许睿十点半的时候到了家里,进来卧室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台灯,林雉头上的纱布还没拆,他就直愣愣地端坐在床头,把突然进来的许睿吓了一跳。
  许睿还以为他睡着了,所以才关上卧室的大灯。
  这样的氛围终于让许睿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他缓慢走到林雉身边。
  林雉掀起来眼皮,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你去哪了?”
  受伤生病了的林雉最近性情总是阴晴不定,要不然长时间不理人,要不然时不时冷着脸刺许睿几句,比如说许睿哭肿了像核桃似的眼睛很丑。
  许睿其实今天晚上回来的晚这件事是有给林雉发消息说的,他走的时候是半下午,林雉在床上休息,许睿没有打扰他。
  许睿抬手在林雉黑了屏幕的手机上碰了碰,发现手机关机了,林雉大抵是没有看到他发的信息才有点不高兴。
  这不是什么大事情。许睿拿起来林雉的手机,为他充上电了。
  没有想到许睿刚插上充电插头就被林雉一把拽到了床上,林雉对上许睿还很不在状态的视线。
  几乎是咬牙切齿一样的语气了:“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觉得这件事你只要装没发生就可以糊弄过去?”
  许睿有点儿被吓到的样子,被林雉揪着衣领子。
  林雉看着许睿,心里的怨怼已经到达了顶点那样,他看着许睿像是除了惊慌之外什么情绪也没有的瞳孔,他不由轻声问道:“陶怡盈一开始找你,你为什么没有先和我说?为什么要给我下药,你站在她那边?”
  许睿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陶怡盈像是也做了妥协,在林雉养病期间并没有再做什么多余的事情,他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没想到林雉却还是耿耿于怀到现在。
  许睿并非是对于林雉狭隘的心胸未有体会,这段林雉给出来的时间,却叫他自欺欺人地以为事情已经结束。
  许睿面对着林雉的质问,不加思考地就开始摇头否认。
  他根本不知道那杯水果汁里有东西,而且无论如何,在陶怡盈和林雉之间,他也不可能会站在陶怡盈那边。
  但是陶怡盈来找许睿这件事,许睿确实第一时间没有告诉林雉,而是选择了隐瞒,甚至心里已经在默数他和林雉的分手倒计时。
  林雉的目光逐渐变得有些咄咄逼人,不给许睿留下来任何回避余地。
  “是不是因为,你也确实为陶怡盈为你选择的学校,所谓的自由的生活而切切实实的心动了?”
  许睿的呼吸一顿,他的头颅像是被什么定住,林雉的视线如同实质,落在他身上,又沉甸甸地压到胸口的重量一般。
  没有吗?许睿难道真的没有为陶怡盈为自己选择的美术学院心动吗,一丝一毫都没有吗,怎么可能呢,他本来就不喜欢读商科,这些东西对他来讲太复杂了,他喜欢画画,在他一个人的时候在安静的环境里,是绘画陪伴他度过很多时光,画画是要比让他读不擅长的商科更轻松自在的事情。
  在林雉面前撒谎是很不明智的举动,许睿没有再否认摇头了。
  空气似乎是很长久地凝住了,林雉在这样叫人窒息的沉默了感到更深程度的压抑和可悲。
  他慢慢松开揪住许睿衣领的手,然后像是被抽空了力气那样,倒在了床上。
  他抬起来手拿掉了手上戴着的黑色扳指,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讲:“我说呢,我说怎么把戒指还给我了……”
  这样的林雉让许睿不住的心慌,他不由靠近林雉想要去抓住他的手,但是他却被林雉毫不留情地甩开了。
  林雉闻到了许睿身上有一股颜料的味道,他出去画画了,是去找谁?和郑衍吗,还是陶怡盈给他找了新的老师?
  “好,你去吧,你追寻梦想嘛,我不阻拦你,但是从今往后我都不想再看见你了。”林雉突然面无表情地说道。
  许睿在听完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呆滞了一瞬,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他扑过去,手慌乱地比划着手语,但是林雉却不想要再给他机会了那样,偏过脸去,不再看他。
  许睿不罢休的去搂他的腰,去讨好的亲他的脸。
  林雉推拒的动作从强硬到缓和都没用几秒,他睁开眼圈发红的双眼,看着许睿急切慌乱的模样,嘴里再忍不住的质问出声:“许睿,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一根蜡笔棒你用到攥不住了都不舍得丢,小时候裹着的毛毯你用了十多年你也不让扔,你的枕头你的床上大学了也都要带着,你这样恋旧的一个人,怎么到了我,就说丢就丢,说放弃就放弃了!?我不是一样陪了你十几年吗!”
  那股悲愤绝望,包括每次不被许睿坚定选择的求而不得,使得林雉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翻身用双手按住许睿的肩膀,声音都在发颤一样:“你就不……不……是你每次轻轻清理掉你养的蜗牛壳上的土一样,像是你仔细小心用胶带粘补你父亲留下的皮球一样,也珍惜珍惜我吗?”
  他抓着许睿肩膀的手指止不住收紧:“就算是对你不好了一年,难道后面对你好的十多年都不算数了,你就要这样记恨我,惩罚我?这对我公平吗!许睿你这样对我公平吗!?”
  许睿没有办法回答这迭声的质问,他对着林雉这样汹涌激烈的情绪毫无招架之力。
  他突然对着这样的林雉感到很委屈,他其实并没有在记恨林雉了,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不叫他伤心。
  林雉的眼泪一滴一滴啊就砸落在许睿的脸上,他声音哽咽:“你不能这样吧,你不能让我,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渴了还是饿了,蹭蹭我的腿我就知道要陪你上厕所,然……后你却对我的感情这样视而不见吧。”
  “一年爱不上,五年爱不上,使你十年爱不上,二十年,三十年,总有一天你能爱上我的吧!”
  眼泪顺着林雉的脸颊不断流淌下来,他说:“我从小时候,就感受不到我自己活着的感觉,我碰花碰草,摸摸小动物,摸一块石头的感觉都是一样的,但是我摸到你啦许睿。”
  他再一次重复着讲:“我摸到你啦,在你每一次扑在我怀里哭的时候,温热的眼泪落到我手心的时候,在你拥抱我亲吻我的时候!”
  “我都摸到你了,我摸到你是柔软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并不强烈,他用舒缓而平静的语气讲,却如同在许睿的耳旁炸开。
  许睿在这样的时刻,他突然无比清晰地触摸到了林雉,掺杂着痛与渴的汹涌爱意。
  他对上林雉湿润的浅色眼眸,突觉得心口一阵震颤,许睿被这样带着窒息感的悲伤淹没。
  林雉伸手抓过来许睿的手,覆盖在自己脸上,他轻声喃喃道:“你不爱我,我怕是活不了了,大家都说你善良,你当发善心,救救我吧,求你……你……
  这样的林雉太叫人心碎,许睿眼泪掉下来,如果能够停止林雉的痛,让林雉不再陷入这样绝望无力的渴求里,他想他愿意给林雉任何他想要的东西。
  许睿翻身吻住林雉,他跪坐在林雉身上,手指与林雉交缠,在他手中感受到那枚黑色的扳指,许睿的无名指穿插了进去。
  在这样刻骨疼痛又温暖无比的深吻结束,许睿涨红着脸,短促地喘息着起身的时刻,他泪眼模糊地看见林雉充上电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来自“睿睿宝贝”的消息“今晚不用等我吃饭。”在屏幕上弹了出来。
  在那一刻,许睿的心被很柔软的箭击中,心神都在这样痛和汹涌的爱意里恍惚。
  他突然很想问自己,会不会有人,做了别人很多年的宝贝,才知道自己是宝贝。


第44章 (完)
  那晚之后,情感迟钝的许睿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恨不能当场与林雉情定三生。
  林雉的伤口拆线以后只剩下一个很轻浅的在额头上的疤痕,然而没有过了多久,那道疤痕就消失不见了。
  这让许睿感到有些吃惊,又回忆起来林雉自己说过,他是不太容易留下疤痕的肤质。林雉很多时刻都真假话混说,许睿也会有难以分辨的时刻,于是他疑惑的目光再一次落到林雉手上那个他小时候咬下来的疤痕上。
  林雉却有些含糊不清地糊弄了过去:“……是可能会有一些自己想留下来的疤痕,它就自己愿意留下……
  那个时候许睿和林雉已经领了结婚证,林雉新婚没多久,对着许睿完全说不出来,什么他小时候就怕许睿因为他做出来的伤害他的事情记恨他,故意反复抠挖那咬痕才致使长时间不愈合的伤口留下了浅疤?这未免显得他也太变态了,这会让许睿对自己印象不好。
  最后许睿还是和林雉一起回林雉母校读了商科。
  一年半的时间,两人修完学分回到了国内。
  在林雉接手林家的宴会举行的前一天,他突然扶着额头,说头晕,又对许睿可怜兮兮地讲:“可能是两年前为爱撞墙时候留下来的后遗症。”
  这可把许睿紧张坏了,又深深自责了一阵,觉得都是因为自己那时候的不坚定,才逼得林雉做出来这样玉石俱焚的事情,把脑袋撞成那样。
  林雉模样虚弱地躺在床上跟许睿说:“可能需要你替我出席了。”
  许睿觉得有点不太好。
  在遭受了林雉一番“没良心,白眼狼”之类的指责之后,许睿有点难过受伤地答应了。
  第二天林雉给许睿挑好西装,亲自给他打上领带,然后故作姿态地拍了拍许睿的肩膀:“这点小事做不好,就不要来见我了。”
  林家,陶怡盈股权转让的交接仪式上,林雉却久久没有出现。
  等到了时间,陶怡盈在股权转让书上签了字,镜头转向台上的许睿。
  许睿这些年出落得越发英俊,身材挺拔,穿着高定西装站在台上,用手语做了林雉给他写好的发言稿,他落落大方站在那里,聚光灯打到他的身上,旁边还有一位林雉的助理在做对着话筒做手语翻译。
  陶宸意在后面看着,许睿身上完全瞧不出来之前那个在林雉身后跟着,畏畏缩缩的小孩的影子。
  陶怡盈的股权转让书在众目睽睽之下递交给许睿,陶宸意,包括陶怡盈,他们虽然觉得林雉这样把许睿推到上来的举动非常不妥,但是林雉决定好了的事,两年前陶怡盈拿他没有办法,两年后也不可能再干涉的了林雉的决定。
  不过是让许睿代签个字,左右是走个流程,毕竟林家陶怡盈手里这些东西本来就已经逐渐地交给林雉在掌握。
  许睿接过来钢笔,笔尖停留在在签名的位置,他站在那里仿佛身后有林雉如同小时候那样握住他的手,教他写下来苍劲有力笔锋飘逸的两个字“许睿”。
  笔迹倒是林雉的笔迹了,就是人名不太对。
  许睿身后的助理在旁边已然变了脸色,镜头转向落下的签名的时候,全场哗然。
  许睿退场下来的时候身后跟了一群人,包括变了脸色的陶宸意。
  陶怡盈长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好像是在林雉那几年里拼了劲地想要吞掉陶家的一半产业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些猜测,但是她知道林雉要给许睿留东西是一回事,但是过明面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包括林家的那些长辈面前,这事闹得也太不像话。
  陶怡盈为了避免一会被一些自持辈分的老人围住指责,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台上的许睿一眼,最后提前离场了。
  林雉这样把许睿傻乎乎地推到风口浪尖上,许睿不知道会招来林家多少人的不满和背地里的议论。
  同一时刻的英国,陆欣媛打开手机看到热搜上挂着的许睿签字股权转让书时候的照片,看着当年的大男孩已经蜕变成如今的模样,只是那眼神依然干净,让人一眼认出还是当年的许睿。
  陆欣媛愣怔一瞬,陡然失笑。
  身边大了她两岁的学长揽着她的肩头问她:“怎么了?”
  陆欣媛摇摇头说:“没事。”
  两人的身影很快就在英国伦敦的街头,隐入了人流里。
  夜晚,不知道怎么头疼的后遗症又消失了的林雉拉着许睿折腾了大半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