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业了吧。”陶怡盈端起来茶杯,喝了一小口,似乎是今晚泡得茶不合她的胃口,她只抿了那一口就微蹙着眉头放下了。
  许睿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有什么想法吗?”陶怡盈继续问。
  许睿摇摇头,他看着陶怡盈有点不好意思的模样。
  “记得你从小就很喜欢画画呢,大学却去读了商科。”陶怡盈不再拐弯抹角:“要不要继续进修,跨专业去国外学美术?”
  面对陶怡盈这样的问题,许睿却还是摇头,但是他并不是拒绝的意思,他拿起来笔在桌面上的便利贴纸上写“这件事应该问一下小雉的意见”
  陶怡盈似乎并没有对许睿这样一个成年人却没有自己做决定的能力,完全没有自己的主见这件事感到惊讶,反倒是许睿有点扭扭捏捏的样子。
  “哦?为什么?这明明是你自己的事情,为什么不能你自己决定,是因为你们在谈恋爱吗?”陶怡盈掀起来眼皮,目光直视许睿。
  许睿骤然一惊,看着似乎已经对他和林雉的秘密恋爱了如指掌的陶怡盈,他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
  陶怡盈却是在林雉那里谈不下去,看见软柿子似的许睿,心气儿按不下了。
  “林雉,他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我相信你也吃过他的亏了,我知道你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长,你对他有感情情有可原,但是他不正常也就算了,许睿你明明之前是谈了女朋友,喜欢过女生的,怎么现在却任由他胡闹?”
  这话最后一句问的有失偏颇,明明众所周知的,许睿在林雉面前又没有什么话语权,就算许睿不任由他胡闹,许睿又能真正做出来什么反抗?许睿和女朋友的恋情被林雉毫不费力地拆散,陶怡盈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你是好孩子,林家把你养这么大你就是这样报答林家的吗?”陶怡盈瞧着许睿坐立难安的局促模样,话锋又是一转:“如果你是被林雉逼迫的,现在可以和我说,我可以送你离开这里,不管是上学也好还是去其他地方,我都可以为你提供支持,而且能够保证他不会找到你打扰到你的正常生活。”
  陶怡盈话里的信息量太大,许睿一时间难以消化,晕头转向地听着。
  “林勤生就林雉一个孩子,他以后是要结婚的,就算你们现在在一起,又能维持这样的关系多久呢,你难道连他会结婚也不在乎?”
  “可是他说以后要和我结婚啊。”许睿听到陶怡盈这样的话,像是有点难过的样子,在纸上写,又推到她面前。
  陶怡盈望着许睿的眼睛,她发现许睿是真的相信林雉的这句许诺,她不由觉得怪异。而且看起来好拿捏的许睿却迟迟做不来一个她满意的决定,无论她怎么样引导。
  她开始发觉许睿的好掌控可能是单单对于林雉自己而言的。
  下一刻,她就看见坐在那里恨不得抓耳挠腮的许睿又在纸上写了下了一句。
  “小雉不喜欢女生。”
  陶怡盈有点没耐心了:“这不关你的事!”她抬手指着许睿手上的黑色扳指:“你知不知道这枚扳指象征着什么?这是林家继承人才能得到的,现在却戴在你的手上!”
  “把扳指还给林雉,然后你离开这里,我会为你找好进修的学校,你以后想谈女朋友也不会遭到他的阻拦,他回来承担他应该承担的责任,让一切回到正轨。”
  这是陶怡盈最后放下来的命令性的话语。
  许睿难得的失眠了。
  他和林雉的毕业旅行很可能要变成分手旅行了。
  想到这里,心口竟然开始酸涩起来,这种感觉对于许睿来讲太陌生了,他把这归结于和林雉谈了太久恋爱的缘故。
  想起来陶怡盈最后似乎觉得话说得重,又放柔了一点声音告诉许睿让他们分手,并不是说要让他们就此断绝关系,只是不做情侣不做错误的事,他们还是亲人。
  这原本是他和林雉谈恋爱第一年的时候心里所想的,就算林雉以后要和女生在一起他也没有关系,但是人好像得到许多甜头之后就会变得贪心。
  只要一想到或许以后许睿能在林雉这里得到的亲吻和拥抱包括欢愉的情事都会消失不见,然后给予另外一个人,许睿就会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攥紧了。
  这样持续性的心口发闷发涩让许睿很容易觉得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比如年纪轻轻得了心脏病。
  许睿陡然陷入了一阵精神萎靡的状态里,这种郁郁寡欢一直持续到林雉回来。
  处理完事情的林雉因为彻底结束了异地恋而异常亢奋,回来抱着许睿亲得嘴唇红肿起来,许睿望着浅色眼眸中闪烁着温柔的光望着自己的林雉,心里堵得要命,他想或许林雉还不知道他的妈妈已经知道他们在偷偷谈恋爱的事情。
  虽然林雉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许睿能够感受到,林雉是对他的妈妈感情比他爸爸深的。
  许睿不想任何人受到伤害,特别是林雉,如果他们最后真的要分开,那么最后的这段时光他也要尽可能地珍惜才对。
  “怎么了?这两天怎么突然这么热情?”林雉从许睿身上起来,去拿床头的水喂给他喝。
  “不会是太想我了吧。”
  没有想到一直对林雉的任何情话羞于回应的许睿这时候却带着情欲未散的潮红,点了点头,然后又伸出来胳膊去搂林雉的脖子。
  许睿这样反常热情地回应让林雉刚一回来,就在家里足不出户地度过几天荒淫的时光。
  这简直是在挑战陶怡盈已经对此十分敏感的神经,在深夜从书房出来路过他们卧室门口听见里面的动静,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一开始知晓是一回事,但是现在两人明晃晃在家里滚到一起,还是在陶怡盈已经各自找他们谈过后的情况下。
  她的威严无疑受到了挑战,她甚至有些忍不到许睿真的毕业再离开,她需要他们两个尽快分开,这样她才能放心地将林家交给林雉,她才算是真正的功成身退,彻底摆脱这沉重的担子。
  林雉回来的第二个周,许睿在卧室里坐在电脑面前,看见邮箱里发来的陌生邮件。
  是一些美术学院的介绍。
  林雉和陶怡盈放下那些话之后,母子之间就再无交流了,像是住在同一个地方的陌生人,每天对彼此视而不见。
  但是这并不等于他彻底放松了对陶怡盈的警惕,他的手机上传来助理所发来的有关陶怡盈最近的动向。
  实在是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与陶怡盈本身表现出的对林家一切的厌恶有些矛盾的是,在她接手林家的期间,简直像是一个工作狂。
  其中和林雉小时候的心理医生温遇的定期联系引起来了林雉的注意,他们之间联系的并不密切,但是时间很固定,但是陶怡盈实在是没什么理由做儿童的心理咨询。
  这件事有点耐人寻味,在林雉还没有思索出什么所以然的时候,他就发现他已经到了家。
  从车上下来,他先合上了手机。
  “怎么在自己偷偷看学校?明明不是说在等我给你安排?”林雉在许睿身后突然的出声,许睿被吓了一下。
  许睿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有点慌忙地把页面关掉了。
  他扭头看着刚回来的林雉,然后递给他女佣刚送进来的水果汁,像是知道林雉回来了,特意送进来了两杯。
  林雉确实有点口渴,他伸手接过来玻璃杯,喝了半杯。
  这时候许睿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林雉目光落到上面,发现是航班信息。
  他望了许睿一眼,然后又想起来他刚才慌乱关掉的电脑页面。
  “你……”
  许睿也看着手机上弹出来的信息,心里像是终于被宣判了实施刑罚的日期,这可能是陶怡盈的安排,她和林雉不愧是母子,明明许睿那天并没有回以确切的答复,她却已经雷厉风行自作主张地安排了。
  许睿心里组织着语言,想要和林雉解释一下这件事,却没有想到抬头就看见林雉正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你要离开这里?”
  “你看的什么学校为什么没有和我说啊!你到底要去哪!?要干什么?陶怡盈找你了是不是?你答应她和我分开,所以她帮你安排学校!”林雉拿过来许睿的手机去看上上面的航班,时间是在明天的晚上。
  终于,终于…
  林雉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都在摇晃,许睿果然还是不出所料地放弃了自己,他望着许睿,眼里闪烁着被背叛之后,变得怨恨非常的光,怒意飞快地浮上来:“你到底有没有心啊!许睿!”
  许睿一整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傻了的模样,他抬手去想要拽住林雉,想要他平静下来。
  他摇着头,手忙脚乱地想要比划着手语解释,但是林雉却突然将他一把掼到了墙上,冰冷刺骨的目光死死盯着又一次背叛他的许睿。
  “你哪也去不了!我不会放你去的!接下来一个月你都不用再穿衣服了……”
  他的手指用力抓着许睿的肩膀却逐渐地收拢不住力气,身体的摇晃并不是一时的气急攻心,林雉很快就发现了自己不对劲的地方,伸手揉了一下眼睛晃了晃脑袋,他扶住额头,剧烈地喘息起来。
  “你给我!你给我……下……竟……睿!”他的松开许睿,目光堪称怨毒,他跌跌撞撞想要往门的方向移动,然而最终没有走到那里,就彻底倒了下来,许睿短促的惊叫之后赶紧去接住了他。
  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他又惊又疑地望着那两杯果汁,现在其中一杯许睿还没来得及喝,另一杯林雉已经喝下去一半。


第41章 
  林雉醒过来的时候一阵头疼欲裂,他从床上下来,发现这里不是他和许睿的卧室,而是家中的一间客房。
  客房收拾得很干净,林雉看着外面的天色,神色陡然一沉,他抬起来手腕想要看一眼时间,结果抬起手发现手上戴着一枚黑色的扳指。
  许睿把扳指还给了他。
  林雉的腕表消失不见,手机也没有,他身上还穿着昨日的衣服。
  他快步走到门前,用手拧动门把手,然而那扇门紧闭着,纹丝未动。
  他不知晓自己到底昏睡过了多长时间,只看到窗外黑透了的天色。
  许睿呢?许睿已经飞走了吗?
  他和陶怡盈联手把他弄昏过去,然后好逃离自己,让自己困在这里对着这扇被反锁的门束手无措,只能眼睁睁看着许睿离开,去追寻自己想要的,林雉不在身边的自由生活?
  这绝不可能!
  被许睿屡次背叛的记忆回笼,林雉整个眼底都淤积着阴沉狠戾的暗光。
  从未信任过任何人,对谁都七分假意三分利用的林雉,对自己一手养大的许睿毫不设防,只怕别说是叫人昏迷的药,哪怕是要他命的毒药,林雉都可能会不加思索地喝下去。
  来自最亲密的人的反手一击,使林雉一颗心,愤恨得快要呕血。
  他绝不能就这样放许睿离开,他必须要尽快出去,然后像以前那样,让许睿的世界里只剩下自己,控制他,掌控他的喜怒哀乐,让他活在没有亲人朋友梦想,只有林雉的世界里,这样他才不会做出来背叛林雉的蠢事!
  一些有关摧毁的疯狂想法在林雉的大脑里搅弄起来,他的眼睛都在泛着赤红。
  在这间没有钟表没有手机的房间里,他仿佛听见了倒计时的时针转动的声音。
  许睿要离开了,或许可能已经离开了。
  林雉再按耐不住地拿起来房间里的椅子开始往门上砸,一阵重物相撞的闷响声响起来,椅子很快就被他砸得不成形,但是那扇门还是没有动静,上面只留下来一道清浅的裂痕。
  林雉将房间里能砸的东西统统都砸向了门,当房间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变得一片狼藉,空气中都是木屑漂浮,红着眼的林雉站在房间里看着那扇依然紧闭不开的门。
  他突然往后退了几步,这时候房间里已经除了床没有完好的东西了,他缓缓抬起来头,看着房间左上角闪烁着红光的摄像头。
  他突然偏了偏脑袋,用跟他非常不理智的行为完全矛盾的声音,冷静说道:“妈妈,你在看吗?”
  摄像头突然转动了一下。
  林雉开口命令道:“把门打开!”
  空气似乎静止了下来,林雉再一次往后退了几步,以最大限度的远离那扇门。
  他的身影在正对着门的墙面那里停下来。
  另一个房间里,陶怡盈和刚来不久的温遇正在坐在一面屏幕前。
  陶怡盈脸色在看到林雉动手砸门开始就变得非常难看,她嘴里说着:“忘记把他捆起来了,把林家交给这样连自己情绪都控制不了的疯子……”
  “等等……不对。”温遇眼看着林雉后退的举动,突觉不妙。
  果然下一刻,林雉就那样直愣愣地冲撞上了那扇门,头骨和厚重的实木门相碰,血不是瞬间流下来的,林雉的身体先是软倒下来,他颤着身体缓缓撑起来自己的时候,血才从他的脑袋上缓慢而蜿蜒地流淌下来,然后越来越多……
  陶怡盈看着视频上林雉失了智一样的自残举动,瞳孔控制不住地骤然一缩。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林雉很快就撑起来身体,然后第二次往门上撞起来。
  血整个流满他的脸,西装外套解开,里面白色的内衬全是星星点点逐渐扩散成片的血迹。
  没有母亲能够无动于衷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自己面前自杀,包括性情冰冷的陶怡盈。
  门打开的时候,陶怡盈站在客房的门前,看着门里仿若被什么怪物侵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