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因为林雉并不知情被剪烂的皮球是来自许睿父亲的最后的礼物,虽然不让许睿吃晚饭但是许睿也没有真的饿死,即使不让许睿和女生谈恋爱,因为女生也得到了补偿,所以也可以原谅。
  许睿一直是很能承受林雉恶意的人,因为他从小就已经习惯了,看似胆小的许睿因为常年依赖他本身恐惧的林雉,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
  好像林雉做出来什么恐怖的事情他都能够接受。
  因为许睿只有林雉,所以林雉对许睿做出来的一切,在永远能够承受林雉恶意的许睿面前都会自动合理化。
  像是怕林雉不相信一样,许睿甚至更坚决地表示“哪怕是现在林雉想要剁掉他的手,他也没有关系。”
  林雉却好似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那样松开了许睿,他不可置信地望着许睿:“我剁你的手做什么?”
  他无比确信,许睿记得他九岁那年发生的一切,他又疑神疑鬼地怀疑许睿是不是故意这样。
  “说不在意,其实在心里也有记恨我吧,但……是我那时候也不过十岁,我只比你大十个月,我又不懂怎么照顾小孩子!”他有点紧张地盯着许睿:“这是可以原谅的对吧。”
  许睿却像是觉得这样神经兮兮的林雉很奇怪,他点了点头又再次提醒林雉。
  “你忘记啦,你制定规则我遵守。”


第38章 
  在林雉和许睿离开之后,陶宸意看着病床上的林戚,语气淡淡地说道:“你能不能别老是做些自作聪明的蠢事?为什么每次吃教训都不长记性?”
  “我不长记性!?所以我就活该,活该被林雉打成这样!活该在小时候就被他差点儿打死?”林戚眼里的不甘和深刻的憎恨浓郁至极。
  “那你以为和许睿说些他的坏话,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能给林雉添堵?”陶宸意望着情绪激动的林戚,像是为他的头脑简单感到一丝无奈:“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明白,许睿是林雉一手养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因为你的三言两语就对林雉心生隔阂,他们同吃同住,许睿所有的吃穿用度和林雉都是一个标准,你还看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同一时刻,林雉和许睿的车里。
  林雉在看到许睿这样的回答之后,他的表情动作,包括车里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下来。
  好像许睿在三秒钟前表达的信息,头脑聪明的林雉却慢了一拍,三秒之后才完整地接收到。
  林雉看着许睿面对自己有点困惑的表情,他的神情逐渐恢复正常,林雉浅色的瞳孔无遮无拦对上许睿的视线,他给予许睿肯定的答复,他说:“对,是这样没错。”
  那股有点不对劲的感觉还未被林雉确切的感知突然就又消散得无际无踪了。
  林雉很快就又牵起来嘴角,许睿还是熟悉的许睿。
  但是在林雉放下心来的时候许睿却又一次拽了一下林雉的袖子,让已经从他身上移开视线的林雉重新看他。
  他还没有忘记刚才希望林雉不要说伤害小猫或者再欺负林戚的请求。
  林雉这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当然,那又没什么意思,我才不会浪费时间做那种事。”
  林雉的航班在第二天早上,要离开的晚上,他又痴缠着许睿,想要把他往床上带,许睿因为上次林雉的索求无度,对这件事有点抗拒,但是没有捱住林雉的缠磨。
  好在这天晚上,林雉不再像初次那样动作急躁,好像温存的意思更要多一点。
  第二天清晨,天还未亮,林雉要离开了,许睿从床上爬起来去机场送他。
  林雉离开之前还对许睿诸多不放心的地方,给许睿定下来许多规矩,比如要按时报备他一天的行程,细节到三餐都吃了什么。
  即使是这样,在两个星期以后,林雉还在深夜给许睿发过去试探一样的信息。
  “睿睿,我现在是你的什么?”
  许睿因为还在打游戏回复的就有点慢,时间间隔五分钟左右,许睿的消息回道“男朋友啊。”
  林雉有点儿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说“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许睿没有接话。
  林雉又继续说:“你开学之后不会再谈女朋友吧?”
  “那可能要等和你分手之后才能了,不然你可能会生气。”
  林雉:“?”
  林雉和许睿的恋爱生活开始之后,除了许睿有时候显得情商很低的话语之外,林雉并没有别的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纵观许睿的成长经历,他几乎没有什么青少年时期的叛逆期或者和林雉爆发什么大规模的争执,做什么反抗。
  两个同龄的男孩子一起生活近十年,没有撕扯打闹争抢过什么,甚至急红白脸的吵架也没有过,许睿一般只会懦弱的流眼泪,来作为让不太好讲话的林雉让步的筹码。
  许睿的一般能力,在林雉面前一般奏效,鲜少有失误的时候。
  林雉很快投身于这场顺他心意的恋情之中,在许睿放完寒假之后,他像是终于腾出了一些手,又或者是拼命挤出来了一些时间。
  他开始逐渐做到对许睿最初的许诺,尽量一周飞过来一次,最迟半月也会赶过来,在许睿的公寓楼里和许睿滚上一夜,第二天再赶凌晨的飞机,风尘仆仆地离开。
  林雉变成许睿大学附近餐馆的常客。
  许睿和林雉之间的床事因为长时间的磨合,许睿从中觉出了些趣味,在林雉要生气或者找他麻烦的时候,变成了一种新的转移他注意力的手段。
  在林雉即将发作的时刻,刻意将他往床上带,目前的成功率还是百分之百。
  许睿再怎么样也是上了大学,跟林雉时刻陪在身边的高中不一样,他在学校里还偶然碰见过陆欣媛几次,他笑着远远和她打招呼,却被她回避开视线,少女低着头,怀里抱着一摞书,匆匆隐入了人群中。
  和陆欣媛做不成恋人做朋友的希望破灭之后,许睿和他从前宿舍的人混熟了起来,周末或者没课的时候会一起打游戏然后晚上聚餐。
  第二年夏天的时候,林雉还和许睿参加过几次他们的聚餐。
  许是觉得自己不在许睿身边,许睿一个人读书吃饭太过孤单,林雉难得放任了许睿这样的交友行为,而且还迅速地和许睿的朋友熟悉起来,留下来风度翩翩为人温和又风趣的美好形象。
  美好形象在一段时间之后果然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林雉这样出手阔绰有礼貌知进退的又仪表不凡的男生,跟着许睿参加过两次绘画社的社团活动之后,就有女生过来找许睿打听了。
  夏天炎热的阳光下,许睿的公寓楼里空调温度打得很低,但是刚经过一场酣畅淋漓的床事之后的许睿后背上溢出来细密的汗珠。
  他拿着林雉的手机在上面戳弄着什么,林雉凑过去轻吻他的肩头,又问他:“在做什么?检查我的手机吗?”
  许睿摇了摇头。
  林雉视线移动到他手中的手机屏幕上,发现许睿用他的手机通过了一个好友。
  “这是谁?”
  林雉的下巴搭在许睿的肩膀头上,许睿有点不方便,于是顺手在手机对话框上打字。
  “我们绘画社团的副社长。”
  “加我做什么?”
  许睿噼里啪啦在手机屏幕上敲上一串“我不知道,但是她说如果我能帮她加上你的好友,就送给我她最近收藏到的一本画集。”
  话音落下,那边通过好友之后就弹了个表情包过来,是一个红脸小猫。
  林雉表情逐渐冷了下来,他的微信里非常的简洁干净,没有什么好友,唯有的几位是他觉得能用的到的生意伙伴。
  许睿这位绘画社团的副社长为什么要加林雉微信可以说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什么目的,但是许睿却无知无觉地拿他的手机帮忙加上了人家。
  林雉劈手从许睿手里夺过来手机在许睿面前删除了那位刚加上还不到两分钟的好友。
  许睿有点不明白林雉为什么会突然生气,毕竟林雉经常擅自翻看许睿的手机,为许睿整理好友位置。
  而许睿只这么做了一次。
  他抬着眼睛望着面色不悦的林雉,有点闷闷不乐。
  “你还不高兴了,她为什么加我你看不出来吗?”林雉有些恨恨地说:“难道她想取代你的位置和我在一起,你也没有感觉?”
  许睿眼神茫然了一瞬,很快就又理解了林雉所表达的意思,他跟林雉表示“如果林雉要和女孩子谈恋爱的话,他是不会生气的。”
  林雉眼睛从许睿赤裸的带着情事过后暧昧痕迹的身体上移动到他黑白分明的双眼,他想从里面窥探出来半点儿像是吃醋生气或者别的奇怪情绪的端倪,但是许睿眼神干净又认真。
  他的回答像是一种信誓旦旦,好叫林雉宽心的模样。
  林雉感觉到刚才还炙热难消的身体渐渐冷了下来,他声音都忍不住放轻了:“那要是我以后和女的结婚,但是还要继续和你保持这种关系呢?”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复杂的样子,许睿思考了许久才回答。
  “这好像不太好。”
  许睿的脸上没有不忿,没有任何情绪失控或者感到感情受辱受到背叛的模样,他只是很平静又认真地回答林雉。
  他觉得不好。
  一年前在从疗养院回来的路上,那种不易察觉的不对劲的感觉又一次浮现出来了,甚至比上一次更清晰,清晰到林雉不可忽视,伸手就能捕捉。
  林雉很突然地去亲吻许睿,对着嘴唇做有些慌乱急切地深吻,他像是想要确定什么。
  一吻结束之后,他看着许睿微微喘息,有些发红的脸颊。
  和这样只是触摸许睿身体或者一个吻就能引起来身体的情动反应的林雉不同,林雉伸手去摸的时候,发现许睿并无反应。
  细想起来,许睿的每次反应都好像是在林雉在他敏感部位的触碰之后。
  那是生理本能,并非情爱反应。
  这样的事实对林雉的冲击太剧烈,在和许睿在一起之前,林雉还是一位性排斥者,但是却能够因为对许睿本身的欲望勾起来对许睿身体的贪欲。
  但是许睿一个正常男人,对自己的男朋友,并没有主观的欲念。
  那种林勤生去世时的天旋地转感再一次袭来,甚至比那一次更剧烈,林雉避无可避地对上许睿探究一样,干干净净的眼神。
  林雉甚至眼前都开始发黑,如果不是用双手用力抓住床单,他可能会因为这阵眩晕感而跌下床去。
  许睿为什么会这样?
  他回想起来许睿的成长历程,他仔细地回忆每一寸细节,他一直认为他把许睿照顾得不错,尽管在第一年的时候让他生了一场大病,但是后来的几年林雉确实有很认真照顾许睿,给许睿建小型的球场,锻炼身体,喝牛奶补充营养,许睿后来身体很好极少生病,历年来感冒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他把许睿从那么高一点带到这么大,还给他培养了爱好,尽管没天赋也做积极正面的鼓励,给予最大的支持。
  十多岁时候的林雉对许睿这个新玩具无疑是十分满意的,甚至在后来许睿钻进他被窝害怕的哭泣的时刻,他搂住面无表情讲一些安慰的话的时候,也会心生一种,像是劫后余生一样的叹谓。
  庆幸他还没有真的把许睿搞坏掉,幸好幸好。
  他满意许睿的乖巧,不太聪明但是足够听话,而且心地善良怜悯小动物,同理心很强容易哭,情绪容易受到波动,而且伤害他做不够诚恳的道歉也可以轻易获得原谅。
  这些所有的特性都是距离林雉很遥远的东西,但是许睿在他身边,这些东西就会离他很近,他会从许睿对待他所做的事情的反应来顾忌他的行为。
  他希望许睿的这些特性永远都保留下来,让他能够享有。
  就像他之前一眼就能看出来许睿的父亲对他非常好,在爱里成长的小孩才这么会撒娇,因为他的每次撒娇都会拥有回应。
  林雉做时间很久的伪装,他也要让许睿在有爱存在的环境里长大,这样许睿才可以一直保持柔软,在长大之后也会有天然的爱。
  但是林雉在此时此刻才恍惚的明白,原来爱无法伪装,就像此刻,不爱也一样。
  许睿这样直白清楚的表露,却被一叶障目的林雉做种种自作聪明的解读。
  他根本不是情商低,而是他根本对林雉没有爱。
  林雉一直以为许睿是填补他生命包括残缺的心理的一部分,但是陡然发现,许睿也并不完整。
  许睿并不明白那天晚上林雉突如其来的沉默是为何,只直觉他情绪不好,误以为他因为他擅自加好友的行为惹他不悦,有点小心翼翼观察他的脸色。
  但是林雉那天晚上没有发火也没有做什么伤害许睿的事情。
  他在睡前还分享给林雉一些搞笑视频想要调节一下他的心情,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效用。
  低气压的环境并不用忍受太久,因为很辛苦繁忙的林雉依然第二天凌晨就要走。
  许睿照常去机场送他。
  林雉在那一刻突然很想问他,每次分开许睿心里会不会和自己一样不舍。
  难道他所做的一切在许睿的眼里,就是往返奔赴,两万多公里,做爱,接吻,一同进餐,这些行为的背后没有任何的多余含义?
  许睿给林雉很多,温顺,陪伴,湿热的眼泪,还有任由索取的性*。
  但是不会给林雉属于正常人的爱,任由林雉善弄人心到何种地步,权势压人到何种程度,他都没有办法夺取爱人没有的东西。
  他回忆起十七岁第一次许睿亲吻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