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身体和大脑又像是被塞进了滚筒洗衣机里滚了百十个来回,他潜意识里是有些抗拒醒来这件事,恨不得彻底昏死过去不再面对像是一只禽兽的林雉。
  林雉看他呆滞的眼神像三魂六魄都未归位一样,赶紧拿了水杯塞到许睿口中一根吸管。
  许睿机械地动了动舌头吸了两口。
  林雉手里翻看着手机,过了一会儿将杯子拿开,又问许睿:“谁骂你啦?”
  许睿此刻不太能思考的脑袋缓慢地转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林雉理解为他已经不记得了。
  “真是笨蛋。”
  变成笨蛋的许睿到那天下午又睡了一觉才变聪明了一点。
  聪明的许睿开始因为林雉不知节制,体力不像人类这件事对林雉进行冷暴力伤害。
  甚至因此不愿意和林雉睡在一张床上。
  而林雉目前确实能够呆在国内的时间有限,他已经回来半个多月了,时间已经距离他必须要回去的时期不到两三天。
  他认为许睿不应该因为这件事和他闹脾气,毕竟他的时间现在是这样的宝贵,应该和许睿做更多甜蜜的事情,而不是浪费时间冷战生气。
  林雉快要离开这件事带给林雉的影响要比许睿大得多。
  他开始在夜里搂着许睿和他诉苦,说他不愿意去国外,说陶家那些人欺负他,他去年刚下飞机到那里就有疯子开车撞他。
  说着好像很想得到许睿的心疼一样,又去提起来自己的裤腿想要展示那时候的伤疤,结果林雉的腿上一点儿车祸后的痕迹都没有,跟许睿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他又放下了,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说:“这可能是因为我不是太容易留下疤痕。”
  许睿眼睛扫过他小时候在林雉手上咬出来的痕迹,没有理会林雉故意扮可怜的谎话。
  除此之外,他好像又很担心在自己离开之后许睿又要去找陆欣媛。
  时不时的还要和许睿讲一些她的坏话。
  “我那时候给了她一千万,她就想也不想的决定离开你了。”林雉下巴搭在许睿肩膀上:“如果有人给我一千万让我离开你,我是绝不可能接受的。”
  这话讲得好像林雉对许睿才是真爱,又有坚持陪伴许睿的决心。
  但是许睿却心神飘忽地在想,给你一千万你当然不会接受了,毕竟你的资产一直都是在以亿为单位。


第37章 
  林雉在翻看许睿电脑的时候发现了他查询自己期末考试成绩的页面,他发现许睿竟然挂了一科。
  这对于在学业上一直顺风顺水取得优异成绩的林雉来讲是很难以理解的事情,在许睿上大学之前林雉对许睿的学业成绩也一直是有要求的,虽然也有尽量不让许睿感到有压力,可许睿的成绩也一直稳在班级中等偏上一点。
  可许睿上了大学之后竟然会出现挂科这样的情况,林雉难免蹙眉,坐在旋转椅上批评许睿:“为什么连期末考都能挂科,老师划重点的时候你一点没听?”
  正趴在床上打游戏的许睿不由停下了动作,有点回避林雉目光的样子。
  “总不至于上了大学还需要我找老师来为你补课吧?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我就要罚你了。”
  许睿放下了游戏机,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了林雉身边。
  林雉看他有点心虚无措的神情,脑海里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始翻起来旧账。
  “这学期就只记着和陆欣媛谈恋爱了是吧,学业是一点儿没放心上过是吗?”
  眼看着林雉又犯起来动不动翻旧账的毛病,许睿一阵头疼,很想把这件事快点掀过去一样,忙不迭跟林雉保证下次不会再挂科。
  又讨好一样,为了转移林雉的注意力在他脸颊上轻轻啄吻,从鼻尖轻吻到下巴。
  这个吻把林雉弄得很痒,而且他很快被这样似是而非的勾引惹乱了心神。
  他动作有些粗鲁的将许睿拉到自己的身上,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可没教过你这样的亲法呢,不会是陆欣媛那个薄情寡义的坏女人教的吧。”
  口不能言的许睿对上能言善辩有一对歪理的林雉好像只有挨欺负的份,但是许睿想这并不丢人,毕竟他身边很多人碰到林雉可能都只有挨欺负的份,他只是其中一位。
  距离林雉离开还有最后一天的时候,两人坐在车里,林雉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没有啊,我没有回来。”林雉面不改色地说谎。
  许睿和他坐的位置很近,他听到好像是陶怡盈的声音。
  “……吧,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对不起妈妈,我以前并不知晓陶家这块肉这么肥,没有忍住咬了一口。”
  不知道陶怡盈说了什么,林雉语气稍微急了一些:“啊?姥姥怎么能这么说啊,什么你们我们的,难道大家不都是一家人吗,我还是她亲外孙呢,姥姥又说气话呢。”
  “林戚,我怎么知道他怎么回事,怎么总是被人打,也太倒霉了吧。”林雉有点不耐地:“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如果我有时间回来他还没有出院的话我会去看望他的。”
  电话挂断,林雉点出来陶宸意给他发来的信息,然后吩咐了司机去远山路的一家私人疗养院。
  林雉要找陶宸意有事要谈,没想到陶宸意最近都在这家疗养院里。他和许睿中午在餐厅吃完饭下午还没有什么计划,干脆直接去疗养院找陶宸意。
  许睿听说林戚受伤了,和林雉去疗养院的路上不由多问了些,又想要买些东西去看望他,被林雉拒绝了。
  两人空手到了疗养院,许睿进到林戚住的房间里,陶宸意看见林雉的身影起身出去了,林雉没有进来,他们两人好像有事要谈,林雉从半敞开的门那里告诉许睿在房间里坐一会儿等他。
  许睿乖乖点头坐在林戚病房的布艺沙发上,没有发出来什么动静,因为他看到林戚正闭着眼睛正在睡觉。
  林戚的下巴被固定在支撑着,看起来伤得很严重,许睿目光忧心地扫过他,不知道上次见面还好好的,怎么没过多久林戚就又躺在病床上了,回忆起来,许睿和林戚为数不多的见面,在病房的次数快要占到一半之多。
  就在许睿小心翼翼打量的视线从他看起来受伤很严重的下巴移动到他紧闭的双眼的时候,他陡然发现,林戚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
  许睿并没有什么照顾病人的经验,看见林戚醒过来有点手忙脚乱地凑过去,拿出来纸写字问他,要不要喝点水。
  林戚眼睛转动,视线停留在许睿身上。
  许睿外面的衣服因为房间里暖气足,他觉得有点热脱掉放在沙发上了,这会儿穿着里衬到林戚床前,林戚一眼就看见了许睿脖子上的暧昧痕迹,那印记深得都有些发紫,感觉是不久前产生的痕迹。
  林戚眼神逐渐变了,最后语气有些厌恶的对着许睿说了一声:“滚。”
  许睿愣了一下,好像不太能接受林戚对他突如其来的恶意。
  林戚说话还很不利索,说完像是不想再看见许睿一样。
  许睿有点受伤的样子,他把刚拿起来的水杯又放下了,水杯碰到桌面的声音落入林戚耳中。
  过了三分钟,林戚看着有点傻愣的许睿又坐回去沙发上。
  心头突然涌起来一阵按不下去的躁郁,他不明白明明许睿做出来这样的事情被林雉抓住,现在却毫发无损地坐在自己面前,而自己不过是传了一个话,就被打成这样。
  林戚心里恶意涌动,那股憎恨不甘像是逼得他要发疯,躺在病床上快有半个月每天却只能吃流食,这些痛苦折磨全部是拜林雉所赐。
  而面前就坐着林雉圈养着的许睿。
  那些话几乎是没经过什么思考就脱口而出了。
  “你跟林雉现在是在一起了?”林戚偏过头来,目光淬了毒一样:“即使他小时候对你做过那么多过分的事情,不让你吃饭把你骗进衣柜关起来,就算是这样你也能喜欢上他和他心甘情愿在一起?你贱不贱啊!”
  林戚看着许睿继续说道:“你不知道吧,他不只是那样对你,他就是天生的坏胚子,他小时候就虐待小动物,把家里母猫连同猫生下来的小猫都按进家里的人工湖里淹死了,这样的没有人性的人,你也能安心在他旁边闭上眼,我真佩服你,许睿。”
  许睿像是被林戚吐露出来的事情骇住了一般,还没等消化那些过于刺激的言语,林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也挺佩服你的,林戚。”林雉推开门,脚步像是闲逛那样,不急不慢地走近林戚:“什么意思啊弟弟,意思是这辈子就非想要死在我的手里?”
  林戚在看见林雉那张脸出现的时候整个人都僵硬了来,眼看着林雉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忍不住往床里面退缩起来,眼睛里是掩藏不住的惊惧惶恐,夹杂着惧怕的憎恨之意。
  在林雉停到林戚床边的时候,林戚终于止不住哆嗦起来,他胸口喘息都不太正常了,磕磕巴巴跟林雉讲:“对不……不起哥哥,我……说错话了。”他没想到林雉会这么快出现,他以为他和陶宸意有事要谈,怎么会他刚说两句话的工夫,林雉就推门进来了,他甚至摸不准林雉听到了多少。
  林雉看着他还没有动作,就已经吓得缩作一团的林戚,明明身上还带着没恢复的伤,却还敢在许睿面前胡言乱语,自不量力地想要挑拨关系,妄想要给林雉找些不痛快。
  林雉在即将和许睿分开飞去国外的时刻,他对着林戚产生着一种突如其来的怨恨,他目露嫌恶看着没出息的林戚:“就是因为你这么不成器,所以作为哥哥的我才会这么辛苦啊。”如果林戚真的能够成点事,能够帮林雉分担一点,那么或许林雉就不用非要去国外参与陶家的夺权。
  他看着又蠢又坏的林戚,像是他从上到下没有半点儿能够入眼的地方,很想不通为什么陶宸意会没眼光的来照顾看护他。
  在门外终于将一根烟抽完扔进垃圾桶的陶宸意走了进来,看见瑟缩着身体脸色吓得发白的林戚,他不由蹙眉。
  几乎是陶宸意刚来到房间里,原本像失了魂一样的林戚突然连声起来:“宸意哥!宸意哥!”
  陶宸意像是有点无奈地走到他身边,林戚瞬间过去搂住陶宸意的腰,他的眼睫不住颤动:“陶宸意!你怎么敢让他来这里!我不要看到他!你明知道他把我害成这个样子!你还让他进来!我……不能再住在这里了,我要转院!他会杀了我的!我要转院!”
  陶宸意像是被他吵得头疼了一样,用手轻轻抚过林戚吓得毫无血色的脸颊,有点安抚的意思:“好了,他不会的,别害怕。”他抬头又看了林雉和许睿,语气不失礼貌地说:“你们先回去吧,我不送你们了。”
  林雉牵起来坐在沙发上神情呆愣非常的许睿,拽着他离开了。
  坐在车上的时候,林雉有些心神不宁,他不知道默不作声的许睿心里到底有没有被林戚那番话影响。
  他也深知当年他做过的那些对许睿的伤害有多么的刻骨铭心。
  还有林戚嘴里所说的那些影响林雉形象的话,这会使不在许睿身边的林雉,在许睿又被别人追求的时候失去竞争力,因为林雉做很多让人印象不好的坏事。
  在林雉还没有开口的时候,许睿却先有点沉闷的用手语问林雉。
  “为什么要伤害小猫?”
  林雉没有作声。
  许睿又继续比划“林戚是被你打的吗?”
  林雉偏了偏脑袋问:“怎么先问别的,你为什么不问,我小时候为什么会伤害你,对你做那些不好的事。”
  明明许睿作为当时陪伴在林雉身边的人,遭受过他诸多的无缘无故的,一时兴起又或者一时不顺的恶意。
  林雉发现有些东西在悄无声息地发生这么变化,他现在开始想要许睿不再记得小时候他受到欺负的事情,也不要对林雉心生不必要的怨恨,或者对他真的印象不好,觉得他不是最为伴侣的最佳人选。
  他又想,许睿会怨恨他吗,会不会很早就有过,比如他初中不长个儿的那段时期,会不会觉得是自己小时候不让他吃饱饭,会这样想过吗,虽然没有说,但可能是不敢,胆小鬼做一些偷偷地埋怨。
  童年的伤害或许永远无法抹平,许睿那时候已经九岁,他肯定记得清楚,一想到这样的埋怨可能会伴随一生,林雉突然有些慌乱感到一些不可控制的恐惧。
  他不由伸手抓住了许睿的肩膀,浅色的眼眸透出来一些类似做错事孩童的无措,他语气又急又切:“睿睿,你不会记恨我吧,你要知道虽然我对你做的那些事情都是故意的,但是我其实很无意。”
  没有想到许睿却好像是很能够理解林雉这样矛盾的语言,他做出来“没关系”的手势,像是怕林雉不相信,他重复又做了一遍。
  他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林雉,一如既往的清澈,对着语气慌张的林雉做出来很释然的笑。
  许睿的手语做的缓慢又认真像是怕林雉会看不清。
  “没关系,对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原谅,但是可以不要伤害小猫,或者别人了吗?”
  林雉握着许睿肩膀的手僵住,他看着许睿的表情,开始察觉到什么有些不对的地方。
  “什么都可以原谅?那你一点儿也不怨我让陆欣媛和你分手甚至把你关起来,还打了你?”
  “陆欣媛做了她的选择,或许她觉得我并不很适合谈恋爱。”许睿似乎是很认真在回答林雉的问题“而且你打我的那一巴掌并不很痛。”
  这次换林雉愣住,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