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夜里根本都没睡着觉,白天也不过睡了三五个小时就又清醒过来,这会儿本就因为失恋而悲伤的心情在林雉这样不留余力说出来伤人的话以后,一颗心仿佛已经濒临崩溃的极限。
  林雉重新回到了自己睡觉的那头,不在许睿旁边了。
  但是许睿在林雉还在身边的时候,受到伤害或者感到害怕的时候总是也改不掉想要去寻求他安慰的习惯。
  况且许睿怎么能够承受着刚失去陆欣媛就又被林雉丢掉这样残酷的事情,他终于不顾身体的不适,裹着身上的毯子就爬床的那头去往林雉怀里钻。
  他的初次失恋的悲伤情绪应该得到林雉轻声细语的安抚哄慰而不是故意讲出的恶毒言语。
  林雉却很用力地将他从怀里推了出去,好像真的很坚决要跟朝三暮四的许睿划清界限一样。
  “走开!不抱!”林雉这样不留情面地讲。
  许睿却有点固执劲头上来似的又一次往林雉怀里面扎,结果却被林雉再次推出去。
  第三次过后那一直憋在眼里的眼泪彻底控制不住了那样从眼眶里滑了出来,许睿最后过着毯子边掉眼泪边慢吞吞爬回了自己床尾的位置。
  林雉听到他不再压抑的,闷闷的哭声。
  许睿到底白天黑夜的没怎么休息好,身心受创,这会儿发泄似的哭了二十多分钟,才渐渐没了动静。
  等林雉确认许睿已经哭着睡着了才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来一管药膏。
  到床尾的位置看着许睿哭得红肿的眼睛,把药膏轻轻给他眼皮上抹匀了。
  涂完之后,林雉在要把膏药盖拧上的时候突然动作一顿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他动作缓慢的掀开许睿裹着的毯子,然后又把消肿的药膏均匀涂抹在了许小鸟身上。
  许睿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嘴唇上有点儿痒,他皱着眉睁开有些轻微酸涩感的眼睛,看见林雉骤然放大的一张脸突然出现在眼前。
  他发现林雉在动作很仔细地给许睿涂唇膏。
  许睿感觉到嘴唇上的有点黏腻的感觉,忍不住身子往后缩,心里已经升起来不知林雉又想出来什么折磨他的新法子的恐惧。
  刚刚醒过来眼睛微肿头脑昏沉的许睿都没来得及好好思考,就被林雉吻住了,这还是许睿被带到这个房间之后他们之间第一个吻。
  林雉微拉开一点距离然后命令道:“张嘴。”
  那无疑是一个很深的吻,唇齿交缠,房间里响起来黏腻的声响,还有许睿被吻的艰难喘息的声音。
  几分钟过后,林雉将许睿松开,许睿本就不甚清醒的大脑因为长时间深吻带来的却缺氧感变得更加迟钝起来。
  他有点呆滞地望着林雉,嘴唇上还泛着水光,上面还有因为他最开始张嘴慢了林雉给他咬出来的齿印。
  林雉看着他说道:“现在你吻起来也是甜的,那么你是女孩子吗?”
  许睿再是头脑迟钝这样的问题总不至于答错,他摇了摇头。
  但是林雉却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的样子,他用手扳住许睿的脑袋:“不对,你是。”他眼睛看着许睿认真地说:“你应该点头。”
  许睿眼睛动了一下,想起来他最开始发信息和林雉分享和女孩子谈恋爱的体验的事情,知晓林雉这是在翻旧账,总不会轻易放过他。
  本着趋利避害的本能,而且许睿这时候敏感的神经和遭受折磨的身体都使他做不出来什么对林雉表达反抗的事情。
  许睿终于在林雉的视线下很不情愿的点了头。
  在得到满意的答案之后,林雉又很快拿出来一张纸递给许睿,他说:“你说过男的应该和女孩子谈恋爱,那么你现在是女孩了,我们总可以谈恋爱了吧。”
  林雉又露出来许睿所熟悉的他常年对着许睿挂在脸上的温和笑容仿佛昨天夜里那个用恶意的言语伤害许睿并且放话不要许睿的人不是他了一样。
  林雉想了一想用笔在白纸上敲了敲:“你这次犯下来这么大的错误,还没有些写认错保证书。”
  他把手中的笔塞进许睿手心:“就写,许睿是女孩子以后会和林雉结婚。”
  许睿握着笔迟迟未动,笔尖在白纸上点出来一个黑色的墨点。
  林雉看他迟疑犹豫地不配合,又嘴里发出来催促:“快写啊!”他又放出来诱哄一样的条件:“你写完保证书,我们今天晚上就出门吃饭怎么样?”
  不怎么样,这个条件对许睿来讲根本没有什么诱惑力,他来到这间房里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是对于小时候曾经在林家的深宅大院里呆过很久不出门的许睿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甚至因为现在刚刚失恋觉得特别受伤一点儿也不想看别人成群结伴的热闹。
  而且许小鸟现在也经不得磨蹭,他觉得穿上裤子出门他可能会很难受。
  开出来许睿不太感兴趣的条件的林雉又换了一个:“那你把保证书写好,我就原谅你这次犯下的错误,就当作没发生,不再和你生气了。”
  在林雉的各种软磨硬泡威逼利诱之下,许睿终于涨红着脸极其不情愿地歪歪扭扭写下了林雉的所说的保证书。
  林雉看见他写完之后还非常欣喜地拿起来看了看,他把保证书收好,然后和许睿说:“谢谢,我会珍藏的。”
  他又搂住许睿在许睿脸上啄吻了两下。
  那天晚上两人还是出门了,许睿发现自己身体没有那么难受了,肿消了大半,走起来路也看不出来什么不对。
  林雉这还是第一次来许睿大学城附近逛,林雉跟垂头丧气的许睿并排走在商业街,走了没多远,他就看见街上的情侣很多,估计是附近大学多而且在期末期间还有的学校已经考完试,大学生出来放松来了。
  林雉眼睛盯着走在他们正前方的一对情侣手牵着的手,然后又觉得这里距离许睿的大学这么近,可能许睿和陆欣媛也这样走过这条街无数次。
  许睿还无知无觉地在林雉身旁走着,等他再走两步发现林雉停在那里不动了。
  “牵我的手。”
  许睿愣了一下,看着站在人群里的林雉,他穿着深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卫衣,看起来跟他的同学同校的大学生没什么差别。
  林雉看他根本不理会自己的要求,声音控制不住地提高了一些:“叫你牵我的手!”他浅色的原本看起来深情款款的眸子里透出来一些戾气。
  林雉这句命令声音太高,让街上的路人都忍不住投过来目光。
  这让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许睿可怎么受得了,他能在房间里给迫于林雉的威压写下来保证书是一回事,但是当街做做出来两个大男生手牵手逛街的举动又是另外一回事,特别是还是这条很多男女情侣走过的商业街上。
  许睿突然低下头,像是没听见林雉的命令一样,留林雉站在那里,他自己一个人闷头走了。
  林雉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看着很多人路过他,投过来小心翼翼打量的视线,然后还有几人看他一眼凑到一起小声议论的声响和一些细微的笑声。
  林雉这儿像是一块路标一样,久久地立在那里,他的嘴唇逐渐抿起来,原本垂在身侧的手越握越紧,攥得指尖戳到手心隐隐发疼。
  突然,身边走过来一位低着头带着卫衣帽子的人,他走到林雉身旁,手蹭了一下林雉握紧的拳头。
  林雉还是没有动,许睿却做贼一样侧过来脸,眼睛从收紧的帽子下看了林雉一眼,他又在林雉手上蹭了一下。
  最后一把抓住林雉的手,拽着林雉走了。


第36章 
  和陆欣媛从一封情书到后续两人考上同一所大学,共同去游乐园玩包括很多很多次共餐,还有一起去图书馆复习的时光都仿佛像是一场短暂的梦境,自林雉离开开始,至林雉回来结束。
  许睿不可否认的有些伤感还有几分说不出来的怅然若失,这样潦草收场的初恋,甚至还有几分妄想,希望就算和陆欣媛做不了恋人也可以做朋友。
  他们不牵手接吻拥抱,也可以一起去吃饭看书看电影。
  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奢望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许睿这只迟钝笨拙的蜗牛耗费了一年的时光终于从某片叶子上缓慢的爬到了树冠上最高的那片树叶上,还没等躺好晒晒那里的太阳就被又路过的林雉把那片他所栖息的树叶直接摘走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有几分白费力气的空落落,但是好在林雉的口袋对于他来讲并不算陌生,而且也有点温暖,这让许睿又稍微好受了一些。
  林雉和许睿回了原先许睿居住的地方,这个时候许睿其实已经放假了,林雉又问他要不要回林家。
  许睿无可无不可,兴致不太高的样子。
  这样的态度让林雉理解为不太情愿回去,旋即脸上露出来了然的笑容:“也是,我又不回去,那对你来说怎么还能算是回家呢。”
  那几天许睿和林雉居住在陶怡盈给许睿准备的房子里,他们住的位置距离许睿学校很近,林雉跟许睿在附近逛的时候,许睿没少被林雉翻旧账。
  于是那附近大大小小的餐厅还有一些流动摊位,任何林雉察觉到许睿很可能和陆欣媛光顾过的地方他们都又去了一遍。
  一个星期过去之后,那天他们两个吃完晚饭从步行街走回来,路上飘起来雪花。
  是今年的初雪,许睿抬起来手有点欣喜接了几片,林雉却一看下雪了,连忙拉着许睿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好像有点怕许睿淋雪会冻生病一样。
  卧室的窗帘没有拉紧,从缝隙里可以看见楼下的路灯照耀着飘飘摇摇的雪花。
  房间里温度处在适宜的二十多度,许睿嘴唇磨红了从薄被下钻上来,呼吸有些不均匀,他自暴自弃一样躺下了,任凭林雉再怎么诱哄都捂着酸疼的腮帮子不愿意再钻回去。
  许睿并不知晓,林雉其实一直对亲吻包括性,都非常的排斥和抗拒,所以许睿第一次亲吻林雉够勾起来林雉不同寻常的反应之后,林雉才会那样的惊讶和兴奋。
  而因为长达数年的性排斥,这让林雉对许睿探索这些事情的时候,林雉非常的谨慎和小心,他不想给许睿留下来不愉快的心理阴影,因而给出许睿很多消化的时间。
  但是时间留的越长,林雉就越发的不太能忍受,看着好不容易哄着做出来今天学习视频内容的许睿又表现得像个自我放弃的差生,林雉心里一把火已经越窜越高。
  这种事情总不是林雉半截腰说结束就能结束的,他看着许睿躺在那里半闭着眼睛,嘴唇上还闪着有些湿润的光,林雉喉结滚动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顺着往下滑落,他苍白的脸上泛上一层绯红色,他盯着许睿视线停顿了一下,然后从床上起身翻身坐到了许睿身上,像是在批评许睿一样的语气:“那我现在给你做一次示范好了,这点事情都教不会!”
  话音落下,林雉没等许睿反应就掀起来薄被俯身钻了下去。
  许睿哪里经得过这阵仗,下一秒半闭着的眼睛就骤然睁开了,他伸腿想要去将林雉蹬开,可是不知道林雉又做了什么,许睿像是被抽掉了脊椎骨那样,嘴里发出来一声短促的喘息声,紧接着嘴唇微微张开,像是怎样呼吸空气都进不去了一样。
  十多分钟后,林雉顶着一张有点被弄脏了的脸从被子里出来了。
  许睿蓦得通红,他手哆嗦着去给林雉擦脸,眼神闪烁,像是不敢直视他,极其难为情的样子。
  林雉这时候拉着他给自己出去脸的手将他拽近自己,贴着许睿的耳边说:“既然学不会这个,那么用别的不行吗?”
  许睿这些天有看过太多有关于此的学习视频了,林雉这样说他再不懂就是真傻了,而且这些天里,两人摸摸碰碰过许多,林雉的克制并非没有底线的。
  许睿对这样的事情接受度一次比一次高,林雉做很柔和但坚决的试探。
  许睿像是出于尝了甜头又或者是被林雉勾引出来的好奇,他终于在对上脏着脸目光盈盈望着自己的林雉的视线时,十分羞赧地看着他,对他做出来一个微微张开腿的动作。
  林雉心里的那把火瞬间窜上了天灵盖,眼角都开始发红。
  不得不说,对待坚持要和女孩子谈恋爱的许睿,林雉前半部分做的有关同性亲密行为的探索做得非常的循序渐进而且确实放松了许睿的一部分警惕。
  然而林雉却完全高估了他和许睿第一次时自己的自控能力。
  毕竟在此之前他还是一个完全的性排斥者。
  许睿几乎是刚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受不了,哭得枕头湿了一大片,往前想要摆脱贴在身上的林雉好几次都被林雉拽回来。
  林雉那时候听到许睿凄惨的哭声,心里却觉得许睿下次松口肯定不容易了,不如这次干脆尽兴。
  许睿对那几天的记忆都是模糊不清的,他只记得林雉叫来餐点然后抱他洗澡,然后闭上眼睛再次醒来的时候又看见晃动的影子天花板。
  他已经哭得嗓子都发不出来任何的声音,只剩下不断艰难喘息的气音。
  不知道到底是三天还是四天,许睿再睁开眼的时候终于不是在一片晃动中醒来。
  那时候的许睿白天黑夜都已经混淆,上一刻清晰的记忆还停留在那天窗外的初雪。
  林雉这时候像是心情很愉快那样,他身上换了干净的睡衣,在许睿身旁侧躺着哼着小调。
  他看见许睿醒过来,到许睿面前睁大眼睛有些欣喜的语气:“睿睿,你终于醒啦。”
  许睿尽管头脑不清醒但是这些天像是在天堂和地狱来回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