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讲出来丧心病狂的话的林雉。


第33章 
  夜晚,环城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般驶过一辆辆黑色的轿车。
  五六辆车最终从一处高速路口下来,在城市西郊偏僻处的某一废弃仓库门前停了下来,一阵刹车声响起来。
  紧接着是车门打开的声音,最先下来的是林雉,他面无表情地迈开长腿走进仓库了,后面紧跟着一众私人保镖。
  那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私人保镖从最后一辆车的车后箱扯拽出来一个被塞住嘴的男生。
  看起来年纪不大,眉宇间仔细端详,还能看出来和林雉的几分相似感。
  林戚拼死的挣扎,都没能够摆脱紧抓着自己的一双双有力的手,他被拽进明亮的仓库里的时候脖子上已经因为奋力挣扎而爆出了一条条青筋。
  他的脸也憋得通红,嘴里呜呜啊啊,因为被塞上发不出来完整的声音。
  林雉这个时候在他的面前,动作有些仔细地将一双黑色的手套套上了他白皙修长的一双手,他动作缓慢,让在自己面前的林雉看得心里发寒。
  林雉半垂着眼眸,嘴里声调没什么起伏的开口:“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插手我的事情,自以为做的那些蠢事我不会发现?”
  “我不来找你麻烦就算了,还敢做出来这么自不量力的事情来,真是叫我惊讶。”林雉一边语气淡漠地说着一边伸手接过来旁边保镖递来的一根棒球棍。
  他对着抓住林戚两边肩膀的人抬了抬下巴,那边两人就按住了还在奋力挣动的林戚的身体。
  这个时候塞住林戚嘴巴的东西终于在林戚不懈的努力之下从嘴里掉了下来,林戚终于可以发出来声音,他眼睛望着林雉手里的棒球棍,神情漫上惊恐,他对着林雉失去理智一样嘶吼:“你想干什么!?你把我绑到这里来是想要干什么!?你这样我爸我妈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我?”林雉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稍微走近了一点,用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扳住林戚的脸,然后眼睛上挑了一下:“明明你们一家虽然除了挥霍无度的享乐之外做不出任何一点对家族有贡献的事情,就算你们这么没用,我们家不是也一直在大发慈悲地养着你们吗,结果你却对我毫无感恩之心呢。”
  “无耻!恶魔!”林戚对上林雉浅色的毫无人性的瞳孔,嘶叫着想要让他离自己远一点,他用力转动着下巴,心里却对林雉戴上手套对自己动手的准备感到没底,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笼罩住的林戚几乎失去思考的能力:“你不能再对我动手……………”
  林戚话都没再能说完就被站在身前的林雉手握着棒球棍从下往上挥了一棒,林戚整个身体全部往后仰去,却没能整个翻过去,被左右两边的保镖又控制住身体。
  林戚下巴被打中,他的脸在那一瞬间都丧失了知觉,先是一阵麻木,紧接着是下颌骨断裂般的剧痛,林戚的嘴里到喉咙口全是血腥味,他舌头都是木的感觉不到任何存在。
  血流进气管,他被呛住,一阵濒临窒息的感觉夹杂着顶破天灵盖一般的疼痛感,他仿佛是惨叫出声了,但是耳膜像是隔了层东西什么也听不真切,眼前开始疼得一阵阵发黑,他在模糊不清出现着不规则黑点的视线里,看见林雉又再一次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棒球棍。
  林戚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他这一棍根本是不想给自己活路的架势,他费力得想要呼吸想要张嘴求饶,他还不想死,但是他控制不了他的嘴,他张不开实在是太痛了,他觉得他整个下巴都已经被林雉一棍子砸碎了,眼泪顺着沾满血污的下半张脸流下来。
  就在林雉这一棍子又要砸下去的关口,仓库的大门突然被一把拉开。
  陶宸意突然出现在了这里,林雉掀了掀眼皮,像是没看见他一样又将手里的棒球棍挥了下去,棒球棍停止在林戚的脑袋上方,陶宸意用手抓住了。
  林雉偏了偏头,问陶宸意:“你要救他?”
  陶宸意来得可以说是非常的慌忙,他一路赶来的时候车都要开超速一样,等赶来这里气都没喘一口,就看见林雉那要林戚命一样的举动。
  陶宸意呼吸不太平稳,眼睛却不失镇定地望着林雉。
  林雉又说:“理由?”
  陶宸意平静地回答道:“我们在一起了,他现在是我的人。”
  话音落下,林雉突然笑出了声,他手里的棒球棍从陶宸意手中抽出,然后他过去一把拽住了林戚已经滴满了血的衣领,语气似嘲似讽地说道:“你为了给我使绊子,不惜爬上陶宸意的床?”
  林戚已经完全丧失说话的能力,失血过多和剧痛使用他几乎要陷入昏迷。
  林雉似乎也没有要林戚答案的样子,他视线扫过陶宸意,又转而看看林戚那张沾满血污的脸,他最终还是松开了拽着林戚衣领的手。
  手中的棒球棍拄在地上然后突然的扬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擦过陶宸意的鼻尖然后回到了林雉的肩膀上,林雉迈开腿与站在那里的陶宸意擦肩而过,他说:“给你个面子,但是这最好是真的,不然……”林雉说到后面语气变轻而且他背对着陶宸意两人之间已经拉开了距离。
  林雉听起来是并未相信陶宸意这样的话,他虽然理智上更倾向于陶宸意应该是只是想在自己面前救下来林戚才会扯出来这样离谱的谎言,但是他这次回来的消息,除了陶宸意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知晓,林戚是从哪里得到自己要回来的消息呢,虽然他的消息有了误差,但是林雉要回来这件事他还是及时给许睿通风报信了。
  林雉这个时候都已经走到了仓库门口将要离开了,他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突然又开口对着已经被陶宸意接手的林戚说道:“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成器的弟弟,学什么不好,你学别人搞同性恋?”
  他皱起来眉头有些嫌弃地说道:“我还想你以后结婚生两个孩子过继给我和许睿一个呢。”他说完像是还不满意又贬击了一句:“没用的东西!”
  这说的还是人话吗,已经濒临昏迷的林戚听到林雉这样的话,直接气得呕出来一大口血,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彻底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林雉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快到了凌晨,房间里亮如白昼,许睿正裹着毯子蜷缩着身体在毯子下面,他连脑袋都蒙住。
  林雉走过去,掀开毯子,看他显然是已经哭过的眼睛,不由问他:“怎么了?这有什么好哭的,不是最后也没把你真阉了吗?”他把毯子越掀越开,看见许睿夹着腿,觉得很羞耻的模样。
  他又状似无觉地开口:“啊,不会是觉得自己那,光秃秃的不好看吧。”
  话音落下,许睿腿夹得更紧了,整个身子蜷缩得像是一只虾米,脸也渐渐红了起来,有点羞愤地看着林雉。
  许睿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力气,他伸手去拽林雉手中扯起来的毯子。
  林雉却没有顺着他的劲将毯子还给他反而将毯子扔到了地上又去有些粗鲁地把许睿从床上拽了下来,许睿踉跄着站好,不着寸缕的身子有些局促不安。
  林雉去阻止他遮掩自己身体的动作,眼神有些不悦地扫过他:“你以前可没有在我面前遮掩身体的习惯,现在是跟我生分了。”
  林雉微凉的手掌抚摸过许睿的身体,他语气轻描淡写的,像是在描述什么众所周知的事实一样。
  “你从上到下,从头发丝到脚趾尖,哪一寸哪一毫不是我养的?怎么可以不让我看?”他距离许睿很近,眼神看着许睿的时候没有一点温度。
  许睿站在林雉面前,明明十分适宜的温度里,身上却汗毛都竖起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皮肤上都泛起来一层令人胆寒的凉意。
  他吸了吸鼻子,闻到了林雉身上有些特殊的气味,那是一股儿血腥味,许睿的视线顿住,整个人吓傻了一样,他抬手颤颤巍巍摸了一下林雉额前的发丝,张开手指一看,很淡的一抹血。
  许睿不可置信地望着林雉,他去做什么了,那是谁的血?许睿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测,他睁大了眼睛望着面前陌生冰冷的林雉。
  林雉这时候还没有收回来在他身上抚摸的手,许睿很快的退后了一步,仿佛林雉是什么洪水猛兽。
  他手势动作做得又急又快,想要问林雉是不是去找陆欣媛了。
  林雉这时候却装作没看见一样,转身走到屏幕前前的沙发前,然后像是有点疲惫地坐下来,他又伸手去拿面前矮桌上的水果,他开始给一颗颗葡萄剥皮。
  许睿现在顾不得裹着毯子了,心急得又去转到林雉面前,重复的询问林雉有关陆欣媛的问题。
  林雉像是很有耐心一样,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许睿坐下。
  许睿吸了一口气,最后抿着嘴唇在林雉身边坐下来,他的手心又因为着急出了汗,还没等他再跟林雉交流,林雉却突然递到他嘴边一个剥好了皮的葡萄。
  许睿现在完全没心情吃什么水果,他侧过脸去,有点倔强的一个拒绝的动作。
  林雉手里的葡萄就顺着许睿的嘴角滑落下来掉到了地上。
  掉在地上的葡萄像是终于挑动了林雉的什么神经,他突然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到了许睿脸上。
  许睿的脸上很快就浮现出来红指印,眼睛望着林雉眨动了两下,很快眼眶里就盈上一层水光。
  林雉用的劲并不大,好像羞辱的意思更要多一点。
  许睿脸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从小时候被关衣柜那件事之后,林雉别说是跟他动手,甚至连重话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大多时候语气都多少带点哄着的意思。
  这样毫不留情面的一耳光,像是打碎了许睿心里的什么东西,他呆愣愣望着林雉,许久才像是感到屈辱一样,眼睛里掉下来眼泪。
  但是林雉好像不再为许睿的眼泪而心软了,他冷漠地说:“哭什么哭,养你养得,打你打不得?”
  他继续递到许睿嘴唇边葡萄,说着:“还是小时候好,小时候我不喂给你,你都不吃呢。”
  许睿像是在面对一个他全然陌生的人,他对这样的林雉感到抗拒又惧怕,而且他和林雉坐在沙发上,从来到这个房间,林雉就不许他再穿衣服,现在他光着身子坐在衣衫完整的林雉面前,觉得自己更加的难堪。
  许睿到底是不敢再躲开林雉喂的东西,颤抖着嘴唇含住了林雉喂过来的葡萄。
  林雉这个时候才像是满意了一点那样,表情缓和一些,他随手打开了墙面上的屏幕,然后又一边喂给许睿东西吃。
  屏幕亮起来,突然播放起来非常过火的视频,是两具男性的身体,许睿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看了一眼就感到羞耻难堪闭着眼睛往后躲。
  林雉这个时候却一把抓住了许睿的头发,他的修长白皙的手指穿过许睿的柔软发丝,然后毫不留情地收紧,他将许睿头扭到正对着屏幕的方向,许睿发出来一声短促的惨叫,眼泪流得更凶了。
  林雉又语气轻轻说道:“你可看仔细了,晚上我会检查的,你要是学不好,我就把你交给别人教。”


第34章 
  已经半个钟头过去了,陶宸意在房间里看着林雉在更衣室的镜子前转了好几个来回,他身着着一套银灰色的西装,手工定制的皮鞋,配上面无表情显现出几分冷峻的一张脸,这样的装扮让他身上半点儿学生气也无。
  陶宸意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只觉得林雉和他在国外跟别人谈几个亿的生意都不见得他摆出来这样的行头。
  时间又过去五分钟,林雉总算从更衣室出来了,他站在酒庄的顶级套房里,在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往下望了一眼。
  突然眼神一顿,他看见在酒庄园林里正在砍树的一名伐木工,身高体壮,足有两米之高,而且长满了络腮胡,扛着斧头两下就砍下来一棵粗壮的树,显得十分利落,模样看起来十分凶悍,是可以吓哭幼儿园小朋友的类型。
  林雉用手指头指了一下,头也没回地跟陶宸意吩咐:“一会儿给他拿一套西装,让他穿着上来,手里斧头也拿着。”
  陶宸意有些头疼欲裂,但是他又不得不掏出来手机给酒庄的负责人打了一个电话安排了这件事。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陆欣媛被从学校门口“请”了过来。
  陆欣媛一路惊魂未定,被四名保镖送到酒庄的顶级套房的时候,进门就看见林雉正身姿有些随意地坐在宽大舒适的沙发里,看见她进来,身子都未动一下。
  陆欣媛被保镖推着上前,这个时候林雉的眼神才终于落到她的身上,像是刚看见她这么一个大活人似的。
  “陆小姐,请坐。”林雉语调有些漫不经心的。
  陆欣媛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沙发上有钉子一样,战战兢兢坐下,她又余光看了一眼在林雉身后站着的看着有两米多高的壮汉。
  “你跟许睿谈恋爱有多久了?”林雉眼睛没有丝毫情绪地望着她。
  陆欣媛在心里给自己壮胆,手里攥着手机,手指就放在紧急呼叫按钮上。
  “快有一年了。”陆欣媛看似无畏无惧地看着林雉。
  林雉微微闭了一下眼睛,他刚离开不到一年,陆欣媛是怎么跟许睿搞到的一起,难道是他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在一起了?
  “你先勾引他的?”林雉脸上浮现出来不加掩饰的阴沉。
  “什么勾引不勾引!我跟许睿是自由恋爱!”陆欣媛看着林雉,心里越是慌乱,声音就不自觉提高:“……把许睿藏到哪里去了,他为什么不回我的消息,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只会把他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