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许睿这恋爱谈得太放不开了,天天就是出来玩,然后摸摸小手,分别的时候抱抱对方。
  而且许睿身高有一米八,陆欣媛有一米六五,两人的身高差还是很明显,但是越是相处的时间长越是能够发现许睿与他爽朗健康茁壮的身体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他胆子真的非常小。
  在游乐园只拉着陆欣媛玩旋转木马摩天轮之类的项目,稍微刺激一点都的他都不会轻易尝试。
  而且那天晚上他们去城市公园散步,走到里面灯坏了的地方,竟然在暗光下窜出来一条野狗。
  陆欣媛当即吓得大叫起来,蹦起来想要抱住许睿。然而许睿也全然一副饱受惊吓的样子,也去伸着胳膊抱住陆欣媛,两个人就这样吓得缩着脑袋抱成一团。
  好在那只狗没有要攻击他们的意思,它窜出来也是去追另外一只远处的小狗,反而在路途中因为陆欣媛的尖叫,跑得更快了,远离了他们。
  狗都跑远了,许睿还抱着陆欣媛比自己小了一圈的身体不松手。
  陆欣媛觉得好气又好笑,去拍他的胳膊要他撒手。
  去上大学时候,陶怡盈给了许睿两把钥匙,一把是车钥匙还有一把是陶怡盈在许睿上大学的大学附近买下来的一套房子。
  “学校宿舍要是住不习惯就搬出来住。”陶怡盈似乎是觉得许睿不会说话,又不太会和别人相处,在宿舍里别被其他男孩欺负。
  许睿收下了钥匙,但是因为对大学生活的美好向往和期待,他并没有准备住陶怡盈给他准备的房子。
  但是在学校宿舍住了一段是时间之后,许睿还是搬出来了,倒不是室友不好相处,而是宿舍里的床他睡不习惯。
  大学里面谈恋爱的情侣很多,而且大家都很不遮掩,许睿经常能在校园里宿舍楼下看到吻得难舍难分的情侣。
  而在搬出来住之后,许睿和陆欣媛谈恋爱就更加方便了。
  他觉得他无疑是很喜欢陆欣媛的,而且陆欣媛拥抱起来又软又香,这和他之前和林雉拥抱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
  林雉还依然坚持给许睿发信息,但是许睿忙于恋爱和大学的精彩生活,有时候甚至会忘记回复。
  不过这样的状况发生的并不算多,但是后来陆欣媛发现他们经常聊天而且不小心撞见过一次聊天内容的时候,她心里就划过了一丝不太舒适的感觉。
  那天许睿和陆欣媛在学校的餐厅吃饭,许睿的手机放在桌子上,他去排队拿两人的餐。
  许睿的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小雉”。
  陆欣媛伸手拿过来但是不小心按到了侧边的按钮,一不小小心给挂了。
  正巧许睿这时候回了,陆欣媛语气有点不太高兴的说:“你手机刚才响了。”
  许睿这时候明显的察觉到了陆欣媛的不悦,他有点摸不着头脑,把陆欣媛的餐摆放好之后又去接过来自己的手机,他划开看见林雉的未接来电,然后林雉没有再拨打过来,反而给许睿发了消息问他“在干嘛,怎么不接电话”
  许睿回答他“在吃饭”
  没想到这时候陆欣媛凑过来说“你怎么不说你在谈恋爱呢”
  许睿又很听女朋友话的把那句删除掉,重新打上“我在谈恋爱”
  林雉那边回过来的很迅速“你不是早就在谈恋爱了吗(*^3^)”
  陆欣媛的视线和许睿同时停留在那句话后面的亲亲表情上,许睿原本有些刻意逃避的事情突然又摊开在了面前,他原本寄希望于林雉在国外上了大学之后也像他一样改正了错误,但是好像聪明的林雉在这样的事情上反应过度的迟钝。
  现在距离林雉的父亲去世已经半年多了,林雉现在心里应该不像之前那样极度伤心了,许睿面对坚强了一些的林雉终于痛下决心一样,他伸手牵住了陆欣然白皙又小了自己一圈的手,然后拍了一张照片给林雉发了过去。
  他说“我在和女孩子谈恋爱,我建议你也找个女孩子”
  林雉那边回复过来一个“?”
  再过了三秒钟,林雉那边突然发过来一串……………撕…………
  许睿那段话都没看清楚,就被里面从未听林雉吐露过的恶毒字眼冲击了视网膜,但是还没等许睿定定心神看个清楚,那段话就被撤回了。
  林雉再次发过来消息“别说傻话,睿睿”
  紧接着视频通话就弹了出来,许睿有点担心林雉会讲出来什么不好的话伤害到陆欣媛,迟迟没按下来接听键。
  然而林雉却坚持不懈地一直拨打,许睿的手机在手里一直震个不停,大量地重复字眼从屏幕上方开始弹出来。
  “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给我接电话—”


第31章 
  这样的画面太过恐怖,许睿心脏都开始“砰砰砰”得跳起来,心慌手乱地抓着自己有些失去控制的手机用力按下来了关机键,那一直不断震动并且弹出来消息的屏幕骤然黑了。
  那一瞬间,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手机“啪嗒”一声被许睿放在餐桌上面,许睿手心里已经出了一层冷汗,他这时候勉强稳住心神去看陆欣媛。
  陆欣然显然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小脸有些发白。
  许睿忍不住用手去轻轻抚摸陆欣媛的后背,像是想要安抚她一样。
  那顿饭吃得两人食不知味,特别是陆欣媛,整个都沉默下来,有了什么沉重心事一般。
  晚饭过后,许睿送陆欣媛回宿舍楼,在宿舍楼下看到很多依依不舍,腻在一起的情侣。
  许睿很明显的感受到陆欣媛的情绪不高,虽然他也明明按照陆欣媛的要求去做了,他的手机到现在还是关机的状态,他准备在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之后再和林雉好好解释一下这件事。
  许睿在哄女孩子开心这方面显然是没有什么经验的,而且陆欣媛是较许睿要成熟一点的,或许是因为许睿天生是个哑巴的缘故,陆欣媛作为更加成熟的一方还惯会照顾许睿一些,教给许睿很多。
  陆欣媛意识到如果她不先开口提这件事,等许睿主动去解释,应该是很困难的。
  再三思索之后,陆欣媛忍不住蹙眉,抬起来巴掌大的小脸望着许睿:“那……个林……不是跟……
  许睿眼睛动一下,也望着陆欣媛。
  陆欣媛一咬牙说出来一直压在胸口的那句话:“那个林雉是不是喜欢你!”
  许睿上了大学又跟陆欣媛相处这么长时间,总算在感情上面有了些自己的理解。
  深知这样的问题要回答得慎重又认真,不然他的女朋友可能会一直耿耿于怀,变得很不开心。
  陆欣媛看着眼神迷茫在思索什么的模样,又继续问他:“那你呢?你对他又是什么感觉?”
  陆欣媛少有的在许睿面前显示出来的性子在这时候展露了出来:“你知道的吧,男的跟男的在一起是不对的。”
  这许睿当然知道,只是林雉现在还不明白,这是一个误会,但是应该不是很难解释。
  许睿并不希望陆欣媛对林雉有敌意,当然他也不希望林雉讨厌自己的女朋友。
  抛去其他来说,林雉还是许睿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他不想让他在乎的任何人受到伤害。
  他在陆欣媛面前做出来一个手势,表示林雉对他来说是家人。
  陆欣媛知道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许睿对他有感情非常情有可原,但是越想他们青梅竹马,林雉在的时候对他超出寻常的控制欲,陆欣媛心里就越是不安。
  终于,她把一直埋藏在心里的话跟许睿讲出来。
  “其……在咱们上高中的时候,你知道为什么班里同学都不愿意接近你吗?”
  陆欣媛其实不愿意做出来这种像是挑拨关系一样的事情,但是她觉得许睿已经被林雉控制蒙蔽得太深了,而且即使他们都长大了,林雉却还没有要放过许睿的意思,还想要把许睿往歧路上拐。
  “那时候任何一个企图靠近你,或者跟你搭话的人都会被他暗地里笼络一些同学排挤……”陆欣媛双手搭上许睿的肩膀,神色都严肃了几分:“他太自私了,而且独占欲太强,你跟他相处他是不是要你什么都听他的?”
  “许睿,你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应该学会摆脱他的控制,不然的话你永远没有办法拥有独立的自我!”
  许睿这样的人外表看起来像个阳光开朗大男孩,但是陆欣媛跟他相处来看,许睿在成年人之间人际交往的能力几乎是一片空白,而且很多地方相当得迟钝。
  陆欣媛讲这段话的时候脸上表情凝重,音量也不自觉提高,许睿感到很不适应,因为陆欣媛大部分时间和她在一起都很温柔而且很少生气发脾气。
  陆欣媛话音落下,就突然被许睿吻住。
  因为许睿每次亲吻陆欣媛的时候,陆欣媛都会有些脸红害羞,情绪也肉眼可见的愉悦,他在这个时候妄图用同样的方法让陆欣媛开心一点。
  陆欣媛站在那里没有动,许睿又舔了一下陆欣媛的嘴唇,他尝到了陆欣媛的唇膏的味道。
  亲亲陆欣媛然后又稍微拉开距离,大眼仁望着她,似乎有点想要观察她是不是好了一点的样子。
  陆欣媛从那样视线里感受到几分可怜兮兮的意味,一米八的大高个儿在自己面前耷拉着脑袋,却也不会讲话,讲不来半句讨女孩子开心的甜言蜜语,只会用他仅会的方法,做笨拙的讨好。
  陆欣媛不可抑制的心软下来,依偎在许睿的怀里,两人在宿舍楼下黏黏糊糊了一会儿,许睿目送着陆欣媛进了宿舍楼才转身离开了。
  许睿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到自己的卧室里,卧室里的床是林雉知晓他认床在宿舍里睡不好之后让人定制的和家里一样的床送过来的,许睿还保留着很多年的睡觉习惯,他睡在床尾的位置。
  对感情问题一向简单思考的许睿今晚要处理很复杂的感情问题了,这让他感到一些说不出的紧张,想起来宿舍楼下陆欣媛和他讲过的那些话,许睿仿佛受到了一些来自女朋友的鼓舞。
  他终于痛下决心一样打开手机,手机打开之后满屏的未接来电弹了出来,许睿看见林雉打来的百十个电话,只觉得自己就算不关机,林雉这样的打法也要打关机的。
  许睿开始点开他们的对话框,然后思索着发了信息过去。
  “小雉,我的女朋友人很好,我希望你不要讨厌她好吗?”
  “而且你可能现在还没有和女孩子谈过恋爱,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女孩的嘴吻起来是甜的。”
  许睿开始用自己贫瘠的语言,绞尽脑汁地想要描述介绍一下和女孩子谈恋爱的好处,然后希望可以吸引到林雉。
  让林雉不要这么执迷不悟。
  “而且你怎么在高中的时候不想要我和别人玩却不跟我讲啊,自己却偷偷做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我现在原谅你啦,你也原谅我那时候不懂事先亲你,让你误会这件事好不好?”
  许睿一直以为自己发过去的信息,林雉是在忙没有看到,直到这一句发过去的时候句子旁边出现了红色感叹号。
  许睿还没有被人拉黑过的经验,百度了一下才知道,林雉把他拉黑了。
  这举动可太伤人了,许睿情绪低落下来,深夜网上冲浪都笑不出来了。
  左思右想,许睿在网上终于发出了自己的第一张帖子。
  英勇蜗牛冲冲冲:各位哥哥姐姐好 本人性别男,现在面临一件有点复杂的感情问题 有从小一起长大的男生想要和我结婚,当时因为他父亲去世我为了照顾他的心情没有讲出来伤人的拒绝的话,只跟他讲了对不起,却没有想到他至今还在误会我们在谈恋爱这件事,而我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我很喜欢她,现在他知道了这件事,把我拉黑了,请问我应该怎么做才可以大家都不要伤心呢?”
  这个贴刚一发出来,楼下就有一些夜猫子迅速地盖起来高楼。
  “呵呵,楼主玩得挺花啊,双插头?”
  “拉黑就拉黑啊,正好美滋滋谈恋爱”
  “不是吧不是吧,gay还找女孩谈恋爱”
  二楼回复三楼“是不是眼瞎啊,楼主显然是直男啊”
  四楼“乱搞男女关系,渣男实锤”
  五楼“我看有些人连楼主贴都没看完就下来发言了是吧”
  跟四楼“渣男实锤+1”
  许睿还没白读完“双插头”是什么意思,就看见帖子下面盖起来二十多楼骂了起来,渣男下面加了好多一。
  英勇蜗牛冲冲冲删帖了。
  “渣男”郁郁寡欢地闭上眼睛躺在船上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过了一会儿,他又摸出来手机很委屈一样跟林雉发消息。
  “有人骂我”
  有人骂我旁边跟了一个红色感叹号,显得那句话好像更令人委屈难过了。
  许睿尝试拨打过林雉的电话,又试图联系陶宸意,陶宸意跟许睿表示他也没有办法,反而还问许睿怎么能够做出来这么过分的事情。
  许睿对这样的指责感到无措,但是事实好像就是,林雉已经完全剥夺掉许睿再去解释说服的权利。


第32章 
  事实上在林雉离开许睿的最初一段时间里,许睿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但是不得不说,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包括由陆欣媛立刻填补上的陪伴,让林雉离开之后给许睿带来的孤独感不断缩减。
  而随着许睿进入大学,和同学们相处,甚至还在学校里参加了美术社团,周末的时候还有带过自己的女朋友去和社团的人聚会。许睿在和林雉分开之后,原本封闭的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