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指不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因为按照陶怡盈的性子,她没有这么多闲心管他的事情,除非林雉做出来非常踩她底线非常出格的事情。
  但是陶怡盈用手里的在林氏的股权作为他帮助陶宸意争夺陶家家产的交换,林雉确实做不出一个万无一失的决定。
  那天晚上林雉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嘴里一边有点哀怨地讲:“可怜我们睿睿怎么刚谈恋爱就变成异地恋了。”
  他这样讲着又把柜子里的一套许睿的睡衣叠了叠塞进自己的行李箱了,许睿看见了赶紧去拽出来,脸上有点羞愤的模样。
  林雉皱起来眉,有点要批评他的样子:“别这样小气行吗?我给你留了我一柜子的衣服,这样你想我的时候你就能……”
  林雉话还没说完,许睿就警惕地一把捂住了林雉的嘴,不想听林雉嘴里那些叫人脸红的话。
  林雉伸手拉开他捂住自己的手,然后笑了一下:“不过不用担心,我会一周飞回来一次的,最迟也会半个月回来一次。”他凑过去在许睿脸上轻啄了一下:“我偷偷回来,不会叫陶怡盈发现。”
  这个吻又轻又快许睿来不及躲避,林雉紧接着就又起身离开,蜜蜂一样在卧室里转悠,嘴里又轻轻抱怨一样讲:“以后睿睿在打雷的下雨天就没人捂耳朵了。”
  许睿坐在一旁不吭声,他想他现在已经快十九了,他根本不怕打雷了,但是这样解释的话在这里有点不合时宜,于是他许久地沉默下来。
  不过毕竟他和林雉从小到大分开的时间都没有超过一天过,即将来临的分别让他还是觉得有点情绪低落。
  许睿低落的情绪并没能维持很久,他很快就被另一种心情冲击了昏沉的大脑,那源自一条睡前的信息。
  林雉的飞机是早上八点,他需要提前去机场,六点钟他要离开之前走到许睿枕头旁边跟许睿道别。
  他说:“睿睿,我要走了,你要不要送送我?”
  许睿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林雉不放弃的又说:“睿睿,等你大学毕业我们结婚好吗?”林雉视线扫过许睿脸上的每一寸:“我想没人能够把我们分开,我去国外之后你要记得每天给我发信息,我有空会给你打视频通话的。”
  这段说完之后,林雉不再说话了,沉默了数秒,他才伸手把许睿的手从毛毯里拉出来,然后许睿感觉到自己的大拇指上被带上了什么东西。
  之后是贴紧嘴唇的一个吻,林雉微微拉开距离,声音比刚才冷了几分,他看着许睿轻颤的睫毛,还有眼皮下动了一下的眼珠。
  “为什么要装睡?”时间已经到了他必须出门的时刻,林雉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下飞机之后,我要看到你道歉的信息。”
  林雉离开了,许睿听到门合上的声音,然后他在出上骤然睁开双眼,他从枕头下摸出来手机,手机的画面还停留在昨天陆欣媛给他发的那天短信上。
  她说:“许睿,等高考之后,你愿意和我在一起试试吗?”
  许睿又再一次想起来那天午后少女逆着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羞红的脸颊,向上滑动,他跟陆欣媛已经聊过跟多天了。
  陆欣媛成为了他好友列表里除了林雉之外又一位让他的每次分享都有所回应的人。
  他突然退出了这个页面,然后点开与林雉的对话框发过去了一个“对不起。”
  然后又退出来给陆欣媛回复了一个“好”字。


第30章 
  许睿对林雉道歉之后直至那天的下午也没有收到林雉的回复。
  他从一开始还在觉得林雉是不是在生自己的气不愿意回复,可是到了那天的晚上,许睿再一次点开两人的对话框,盯着自己发过去的无人回应的孤零零的“对不起”。
  突然又有些心神不宁,他的担忧逐渐转变为另一种惴惴不安起来。
  在黑暗中,手机的亮光照亮他的脸颊,他最后又去给他许久没有发过消息的陶宸意发信息“宸意哥,你们还好吗?”
  陶宸意那边也很久没有回复,许睿不死心地又拨过去电话,而那边还是无人应接的状态。
  或许是今天路途遥远太过辛苦,两人都已经早早休息了?不过那边应该是有时差的,许睿揉了揉眼睛,自己也有些困了,他握着手机,大脑迟钝地运转着。
  就在这个时候,许睿的手机终于震动了一下,陶宸意回了消息。
  他说一切都好,小雉已经休息了。
  而林雉这边,说是休息也不算是在说谎,他们两位刚一下飞机,就收到了一份来自陶家的“大礼”。
  林雉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陶宸意情况稍微比他好一点,看见来自许睿的消息就回复了过去。
  许睿看到陶宸意的消息,合上眼皮终于安心睡了。
  第二天早上,许睿起来得很早,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听见隔着两间房的书房门缝隙里传出来陶怡盈的声音,那也不过是早上六点半的时间,通常这个时候,许睿会跟林雉一起下来吃早餐,而陶怡盈应该还在自己的卧室里睡觉。
  她的声音里透出来些难掩的疲惫:“他既然醒了就告诉他,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的话就不要回来了!”
  “……住……
  电话好像挂掉了,陶怡盈从书房里走出来,看见几步开外站在那里迟迟未动的许睿,刚要问怎么了,视线突然就被许睿垂下来的左手上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一枚黑色的扳指,以前带在林勤生手上。
  陶怡盈瞳孔骤然一缩,林雉竟然走之前把这枚象征着林家掌权者身份的戒指戴在了许睿手上!
  简直是胡闹!
  许睿看着陶怡盈望着自己的左手,也忍不住顺着她的目光向下移动,他微微抬起来手,也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
  陶怡盈的神色已经恢复了自若的模样,走过去问许睿:“有事?”
  许睿从刚才陶怡盈的那通电话里延伸出来许多猜测,谁醒了?是林雉吗?只是睡觉醒了用得着陶怡盈大早上用这样的语气和对方说话吗?那如果不是睡觉醒了,那会是怎么样的醒了,他想林雉刚到国外应该是事情多,忙得顾不上回他的消息也有可能,可是现在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林雉还是没有给他回复。
  许睿逐渐皱起来眉毛,然后去摸自己口袋里的便利纸,就在他要写些什么的时候,陶怡盈突然说:“他没事,时间已经晚了,你再下去没时间吃早餐了。”
  她这样说完,就不再给许睿一个眼神,擦过他走了。
  许睿有点不罢休的要跟过去,心里不明的慌张起来,一想到林雉可能在那边出了什么事,他的一颗心都仿佛不知道怎么跳才好了。
  而就在这时,许睿在口袋里的手机持续震动起来,是来自林雉的电话。
  眼看着临近高考,许睿又被林雉安排了诸多需要补习的课程,许睿的周末的时间被完全挤占,而且林雉离开之后,许睿每天就变成自己一个人上下学了。
  而且林雉的位置也空了下来,许睿每天在教室里能够交流的人很少,不知道为什么同学们都不太愿意接近他的样子。
  他到底和林雉形影不离相处了十来年,现在林雉突然一离开,许睿才觉出这种空落落的感觉叫人多难过。
  许睿的空落落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尽管陆欣媛那天晚上给许睿发信息说的是高考之后和许睿在一起试试,但是许睿回答了好之后,陆欣媛却好像以为许睿现在就要和她在一起了那样。
  陆欣媛在一个星期后甚至还会来坐到林雉的座位上和许睿讲话,许睿每当这个时候都会有点说不出来的变扭感。
  终于有一次他忍不住,在陆欣媛再一次坐上林雉的位置的时候许睿示意了她起来,然后两人交换了位置,换由许睿坐在林雉原来的座位上,陆欣媛坐在许睿位子上。
  陆欣媛对许睿这样的举动更觉亲昵,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模样,而许睿仿佛心头什么东西终于被拨正了,感到轻松了点一样轻吐出来了一口气。
  林雉离开之后的时间,由于有了陆欣媛的陪伴变得不那么难捱,虽然许睿每天早上从家里离开的时候,觉得这样大的房子,骤然间只剩下他和陶怡盈两个人,说不出来的空荡寂寥。
  在学习这样紧张的时刻,陆欣媛还挤出来时间学习了手语,这让许睿很是受到触动,像是作为报答,许睿把林雉给自己找的补习老师给他补充的重点还有笔记都毫不吝啬地分享给陆欣媛。
  林雉也确实如同自己所说的那样,除了他到国外的当天和许睿没有讲话之外,他每天的早晚都会给许睿发来问候的消息。
  频率一直维持在三天一个电话,周末一次视频通话。
  许睿能够隐约察觉到林雉变得很繁忙,比如他并没有做到他所说的一周飞回来一次偷偷回来见许睿。
  林雉离开之后第一个雷雨天。
  许睿没有做噩梦,但是他还是被雷声吵醒了,他身上出了一点虚汗,半睁着眼睡在大床上,突然摸出来手机在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噼里啪啦在和林雉的对话框上打上了一句“我好想你呀”
  就算是许睿现在已经长大不再害怕打雷,但是他好像也已经习惯林雉用干燥温热的手掌捂住他的耳朵,阻隔住轰鸣的雷声。
  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边打过,照亮了房间一瞬,许睿像是猛然惊醒那样,看着屏幕意识到自己又做了错误的事情,有点懊悔地把那句话又删掉。
  虽然他好像已经及时删掉了自己险些犯下的错误,但是他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睡在林雉的位置上,他侧着蜷缩着身体,做出来好像林雉还在的时候他窝在他被窝里时候的姿势。
  他有些垂头丧气地从床上下来去卫生间洗漱了。
  六个月,林雉都还没有回来过一次,许睿都已经忘记计数他到底是第多少次失约
  了。
  许睿马上就要迎来大学生活,这让他心情愉快不少,他的高考志愿是林雉帮他选报的,当时陆欣媛也问他报了哪所大学,许睿就给她看了一下。
  时间这时候也完全到了许睿答应陆心媛交往的时间,异地恋总归有点辛苦,两人最终报了同样的大学,而且以相似的分数如愿以偿的被录取了。
  许睿终于在十多年之后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女朋友,他迫不及待地和她分享自己的世界,邀请她来家里参观他的画室,还有他珍贵的宠物。
  陆欣媛初次来到林家的时候尽管从林雉还有许睿两人日常的穿着包括豪车司机接送上下学的生活常态里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当她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对于许睿住在这样大的独栋别墅里感到一些心理上的落差。
  陆欣媛站在许睿的画室里的时候感觉自己家里住的两室一厅全部的面积总和也没有许睿用来画画的画室大。
  而且她没有想到许睿养的宠物会是蜗牛,之前许睿和她讲这件事的时候她还以为会是小猫或者小狗。
  陆欣媛发现许睿和自己以前远远看着所以以为的有很大不同。
  她原本认为许睿这样一个哑巴小孩被豪门收养,过得是一种寄人篱下遭人白眼的生活,特别是那个林雉好像总是很擅自安排做主许睿的很多事情。
  林雉还是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同龄人却能随意安排许睿,这是不是说明林家的每个人都可以这样随便命令对待许睿?
  陆欣媛总坐在教室的窗户旁边远远看着许睿的背影的时候,总觉得他是吃过很多苦,但是仍然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的人。
  但是陆欣媛这次来林家,被许睿带着在他们家里玩,佣人端上来一些新鲜的进口水果来招待,每个人的脸上都看不出来半点儿不恭敬的意思,陆欣媛来之前在心里臆想的有关什么许睿在家里不公的遭遇包括许睿这样鲁莽的邀请自己来家里玩会不会惹了家里女主人的不满……
  诸如此类的担忧完全没有发生,晚饭过后,许睿和陆欣媛在家里的后庭院散步,再往后面拐,就是一片小型的球场,有点迷你。
  但是那也是陆欣媛第一次见在家里修球场的,许睿顺着陆欣媛的视线望过去,跟陆欣媛介绍,那是他是十三岁的时候林雉送给他的礼物,小时候还比较爱踢球玩,后来学业重了点,只有画画这个爱好坚持了下来。
  从后庭院回去的时候,两人距离很近,左手擦右手的,许睿红着脸牵住了陆欣媛的手,握住之后,许睿就感觉到陆欣媛的手好小。
  陆欣媛也有点害羞的样子,但是动作却是靠许睿更近了些。
  两人这样手牵着手从后庭院走到前厅,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人也玩了一天。
  陶怡盈最近难得回来早一次,正撞见许睿牵着一个女孩子在家里。
  她万分意外的模样从许睿微红的脸颊打量到那个女孩不知所措的面孔上。
  陆欣媛当即失去方寸,陶怡盈长得过于让人惊艳,她脸上表情都很淡,显出来几分冷艳美人的意思,这样的样貌让陆欣媛觉得很受冲击,结结巴巴讲:“阿……姨……
  陶怡盈的反应也很出乎许睿的意料,她原本以为她会直接走过去,没想到陶怡盈站在那里点头:“嗯。”了一声还不说,又生怕许睿不会照顾女孩子一样,跟许睿仔细吩咐道:“你不要忘记晚上亲自送她回去。”
  那个夏天里,许睿和陆欣媛的恋爱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许睿像是终于寻得来之不易的玩伴那样,和陆欣媛还去了游乐场,两人一人一个冰激凌吃着,牵着小手。
  别的都还好,陆欣媛就是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