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无奈的开口:“行行……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
  那个时候陶宸意以为光按照林雉费的这个心思还有许睿对绘画坚持这么多年持之以恒的努力热情,许睿在上大学的时候应该是去上一所艺术学校,就像当年郑衍那样,或者干脆直接考郑衍的大学。
  但是他到很久之后的在回忆起来这天的这件事,才恍然大悟,那个奖牌虽然看起来是许睿拿了第一名,像是他整个美术生涯发光发亮的开始,但其实那在林雉当时的计划里,那其实更像是一个安慰纪念品。
  班级里氛围明显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林雉和许睿所处的小班里是有近三分之二的同学都是不参加高考的,这里面包括了许睿和林雉。
  许睿的心绪还是很容易被氛围所带动,他不可避免地也感受到一些紧张,不过更多的也是对大学生活的期待。
  夜里林雉开始给他补习功课,这让他第二天大自习的课间感到一些困乏,在趴在桌面上休息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些动静。
  他原本以为是刚刚被班主任叫走的林雉回来了,于是就没有从桌面上抬起来脑袋,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是一股有点陌生的气味靠近了过来,他慢慢抬起来有几分昏昏沉沉的头,然后他就看到了班级里的一位女孩正站在自己桌前。
  女孩的座位在教室里偏后一点的位置,留着一头又黑又长的头发被一个黑色的发绳拢起来,她样貌并不是非常出挑出众的漂亮,但是属于很耐看的类型,而且性格很文静,总是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戴着耳机写题。
  许睿抬起来眼睛望着女孩有些发红的脸颊,然后又低下头来看到自己胳膊肘那里放着的一封粉色的书信,他胳膊往回一收的时候不小心把那信碰掉在地上了,他当即有些抱歉地看了女孩一眼,然后动作很迅速地弯下腰将落在地上的信捡了起来,他动手拍了拍上面并不大看得出来的灰尘然后将其收放进了林雉的抽屉里。
  他做完这一切,像是终于将女孩的心意安放妥当了那样,又对着女孩露出来温和又带着一些歉然的笑容。
  没有想到女孩的脸紧跟着更红了,她发出来很小的声音跟许睿讲道:“错了,那是给……你……
  在高中生涯即将结束的时刻,许睿终于收到了他人生的第一封情书。
  林雉回来的时候看见许睿还以让保持着他离开时候的姿势在桌面上趴着睡觉,微风从窗口吹进来,许睿柔软发丝轻轻晃动了两下。
  许睿开始有了自己的秘密,他藏起来了那封女孩写给他的情书,虽然林雉有许多应该不会来抢走他的,但是他像是长期在林雉身边生活培养出来的对林雉天然的警觉感让他做出来了这样的决定。
  许睿在某个没有林雉在的角落里,把那封信仔仔细细地读完了,他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叫陆欣媛。
  从读了那封让感到有些面红耳赤的信之后,许睿就发生了一些变化,尽管那封信并没有什么露骨的字眼,但是里面讲了许多欣赏夸奖许睿的话,这让许睿很容易感到害羞,而且从一开始到现在很少主动有人来靠近他,再加上林雉现在有了许多自己的新朋友,忙于交际,许睿更觉得自己活得很孤独。
  他开始发现陆欣媛在他的视野里逐渐的明显起来,他总是不自觉地去看她,很奇怪的是,陆欣媛以前在班级里的存在感并不强,一直窝在狭窄世界里的许睿更是看不到她的,甚至三年下来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许睿认得她的字迹,她的脸在许睿脑海里也逐渐清晰,他还知道陆欣媛是个左撇子,这是他最近偷偷看她时候的新发现。
  许睿又再一次回想起来那天在电影院里看过的爱情片。
  直到在一次晚自习下课间许睿独自去上厕所,在厕所窗户前不经意地往下一望的时候看到了楼下小树林里接吻的小情侣,他忍不住伸头探脑,想要看得更仔细些的模样。
  在离开厕所回到教室里的时候,许睿脚刚迈进门,就看到跟陆欣媛撞上了视线,两人同时迅速地躲开了彼此的目光。
  但是许睿清楚的知道,她也在经常偷看自己。
  终于开始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的许睿开始不再很热情地和林雉做一些嘴唇碰嘴唇的亲昵举动,这反常的行为并没有惹到最近脾气出奇的好的林雉,他甚至还耐下心来问许睿是不是在生气,因为自己最近冷落了他,讲出来诸多安慰许睿的话。
  许睿紧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地听了,而后在林雉不在身边的时刻,他跑进了学校里的图书馆,在里面窝了一整个晚自习。
  他翻看那些书籍的时候并未察觉到时光的流逝,他不停歇地翻看许多本故事性小小说,包括一部分名著作品,好几个小时过去,他都没有找到一本有两个男的有关亲吻的描写。
  林雉对于男女之情有非常严重的心理厌恶情绪,加上许睿自小就没有缠着人给他读什么童话故事过,对书籍阅读长大后也不甚有什么兴趣,林雉又对于他的管控过于保守严格,让他一开始的时候并不认为两个男的亲亲碰碰有什么不对。
  许睿这时候想,或许林雉也是对这些东西不太懂,他需要告诉林雉他新获取的知识,然后让林雉以后也只和女孩子亲亲。
  那天晚上在图书馆找到许睿的林雉来到书架角落坐在小板凳上的许睿面前的时候,还是气喘吁吁的样子。
  他终于对着许睿拉下来脸,冷声说道:“你怎么突然离开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让人调了视频录像才找到你在这里。”
  许睿合上书本,不发一言的被林雉拽着大步离开了图书馆。
  他其实想跟林雉说,是他先离开的,他看到林雉不在座位上才走的。
  但是他又想到他很快就不能和林雉亲亲了,回想起来那天他们第一次亲吻林雉开心的模样,他心情陡然变得很复杂,不知道林雉知道这样的事情之后会不会感到不开心。
  哪怕许睿现在已经十七八岁了是个大男孩了,林雉在回到教室看到空荡荡的座位,去厕所也没有找到让人的时候心头还是不免一紧,他拽着慢吞吞跟在自己身后的许睿坐进家里的车上,又看见许睿还神游天外地望着车窗外的街道。
  林雉不可避免对地想起来刚才在学校的图书馆里看到他的第一眼,许睿曲着一双大长腿窝在很小的板凳上看书的画面,显得很乖又很安静。
  这好像是许睿新修炼出来的特殊本领,林雉本来应该发火的,但是那些极其负面的情绪不知为何会被安静的许睿吞噬掉。
  在许睿这样的“失踪”过一次之后,林雉在第二天的晚上终于送给了许睿一部手机。
  可怜的许睿这个年纪才摸到手里自己的手机,一时间完全被手机中所展现出来的花花世界迷惑了双眼。
  会刷看一些短视频到深夜,拥有自己微信号之后还加上了陶宸意和郑衍,但是由于林雉说自己不知道林戚的联系方式,导致许睿并没有加上林戚的好友,不过细想起来,从那一年过生日之后林戚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许睿的面前过了。
  初拿到手机的许睿完全沉迷在手机带来的娱乐性里面,给自己的微信里的好友们经常分享一些自己觉得有趣的视频还有搞笑段子。
  但是陶宸意还有郑衍一开始的时候还算有耐心,后来许睿发的多了,就不太回复许睿了。
  只有林雉每次都会认真看许睿分享给自己的内容还会每条都回复。
  所以许睿和林雉孜孜不倦的发许多“骚扰短信”手语都不怎么跟林雉用了。
  后来一天的晚上睡觉前,他还林雉发晚安。
  林雉在那头已经快要睡着,手机都静了音,许睿没有得到回应就用脚去蹬林雉的膝盖,催促他。
  林雉只好摸出来手机,结果发现许睿发过来的“晚安~”突然又撤了回去,过了一会儿又发过来一个“晚安。”
  好像在“晚安”后面带一个“~”是在许睿这里有些有损他男子气概的事情,他从郑衍给他提了那副字时候就非常的在意这一点。
  林雉也回复过去一个“晚安”加上了一个亲吻的表情。
  但是亲吻的表情很爱回复的许睿却没有回复,这时候的林雉还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只是闭上眼之前又跟许睿讲:“快点睡觉,你别老看,时间长了对眼睛不好。”


第28章 
  “怎么不让亲呢?”林雉凑过去想要亲吻许睿的时候再一次被许睿躲开。
  许睿轻轻偏过脑袋,这个吻就擦过他的嘴唇落到他的嘴角边缘。
  林雉的身体紧紧和他贴在一起,整个揽抱住许睿,连吻落空也没有感到不悦,反而好像很有耐心地询问许睿,他又一次闻到许睿身上清爽的味道。
  “不会是在害羞吧?”林雉好像心情很好,但是紧接着就要求道:“可是这对我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公平,情侣谈恋爱怎么可以剥夺接吻的权利?”
  “你说呢,睿睿?”他从垂着眼眸很温柔地望着许睿。
  许睿还停留在他说到“情侣谈恋爱”这句话给自己带来的冲击感里,他有一瞬短暂的失神,缓缓抬起来眼睛对上林雉仿佛满载着一眸碎光的瞳孔。
  谈恋爱!?
  林雉认为他们的谈恋爱!?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许睿难得开始感到苦恼,他知道自己好像搞砸了什么事情,比如最近过度沉迷于手机而忘记告诉林雉他们犯下的错误。
  可是林雉现在看起来真的很幸福,许睿还从未看到过林雉这样,好像他最近看过的情爱小说里所描述的整个人的身心都漂浮在一个巨大的粉色泡泡里。
  “好吧,我知道你脸皮很薄,那我们晚上天黑了以后在床上亲一会儿可以吗?”林雉又再一次问他。
  许睿不知道怎么样回答这样的话,许睿无疑是希望林雉获得幸福快乐的人。
  他和林雉形影不离相处了快十年,越跟林雉处的时间长越能明显的发现,林雉并不是一个能够轻易获得愉悦情感的人。
  那些许睿爱不释手的昂贵玩具,可以变换出来许多形状的玩具汽车,包括画面精彩的动画片,他都不太有什么热情。而林雉总是给人感觉他好像过得很好,生活幸福没烦恼的模样,是因为他本身唇角在自然状态下就是微微上扬的弧度,表面上看去,像是每时每刻都在微笑那样。
  他本身就很善于伪装又爱演,这样的外表又给他增添了不少加分项。
  林雉好像坚持的最久抱以极大热情的唯一一件事就是陪伴许睿,又或者说是获得许睿的陪伴,而且惯常以一位长者的身份在许睿面前自居,讲出来许多现在听起来非常自作聪明的话。
  许睿有点儿不知所措,他不清楚怎么和林雉挑明这件事,比如他们两个都是男的不可以在一起亲亲,白天不行也不代表晚上关了灯就可以,而且还误会想要得到自己的陪伴就要变成情侣谈恋爱。
  虽然许睿并未察觉到自己有给出去什么,但是他却能感觉到自己如果对林雉这样讲,无疑会剥夺走林雉什么。
  但是具体是什么,许睿现在简单的脑袋瓜还想不清楚,就在他紧皱着眉头像是在苦苦思索什么世纪难题的时候,林雉的手机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林家在这样的关口出现了剧变,林勤生去世了。
  他在这天早上的八点钟猝死在一个女人床上,听起来好像十分符合他的作风,像是某种意义上的“死得其所”。流连花丛的浪子最终死在花丛里。
  林家本就人脉单薄,又是这样青黄不接的尴尬时刻,林雉这边连大学还没上,林勤生竟就这样早早走了。
  那一天整个林家都非常的安静,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庭院中还能听得到蝉鸣声,却偏偏能在这栋深宅大院里感受到一股肃杀的氛围。
  林雉被陶怡盈带走了,许睿从窗口看见他们坐上车。
  事实上许睿对于林勤生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他常年不进家,一年里别说是他,就是林雉能够见到林勤生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但是无论如何,林勤生都是林雉的父亲。
  林雉在医院里推开病房的门,看见林勤生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脸上是一片青灰色,他是经历了不短时间的抢救的,旁边还有在滴滴作响的机器。
  林勤生苍老的速度非常的迅速,一副完好的皮相被酒色掏得气色亏空,他的下眼睑都隐隐发黑,眉间是已经印入皮骨的深深折痕。
  林雉站在那里心里平静的一点波澜也无,他在那一瞬间神甚是神思飘忽的想,如果林勤生活到知晓林雉要和许睿在一起的时候他是会支持还是会反对呢,但是想来应该是不会支持的吧,但是林勤生的反对又不会像陶怡盈那样的激烈和强势。
  他对待林雉的态度很是说不出来的微妙,就像时候林雉做出来那样捉弄他的恶作剧,他也没有雷霆大怒一样责罚林雉,反而因为林雉看到他和女人偷情之后不再频繁地回家了。
  他对林雉总是纵容,但是说不上真的非常在意又关心。
  不过林勤生去世这件事带来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不知道林纶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动静,虽然在林雉眼里他们非常的不足为惧,不过林雉还是很希望他那不成器的堂弟一家不要做出来什么会浪费林雉时间的事情。
  林雉垂着眼眸,慢慢走上前去,然后视线落在林勤生毫无血色的手掌那里,林勤生的左手的大拇指那里带着一枚黑色的扳指,通体漆黑,在灯光下散发出来不同寻常的光泽感。
  那扳指是林家祖传下来的,每一位接任林家的人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