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参加这种对于他来说十分无聊的活动,但是他站起来之后都往外走了两步了,才发现许睿竟然没跟上来。
  下午三点钟,许睿和林雉坐在了赵崇衡家里开的电影院里,他们到的时间有点儿晚,两人直接在最后一排落了坐。
  那还是许睿第一次看电影,心里期待得要命,周围的灯光暗下来的时候,大荧幕的光亮起来,林雉微微侧过来头看到许睿聚精会神发着亮光的两只眼睛,他专注的样子好像是生怕了错过了屏幕上的一分一毫。
  电影是部经典爱情片的重映,昏黄的光影下,男女主从相识到相爱,两个年轻漂亮的身体贴得很近,然后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缠绵至极的吻。
  电影院里的声音突然变得不是那么安静了,都是十七八岁的正值青春期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少男少女,班级里甚至有几对公认的情侣。
  周围一时间什么声音都有,有小声起哄的,有几声促狭的嬉笑声。
  许睿正直愣愣看着屏幕上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位主角,突然眼前一暗,有些微凉和潮湿的手掌遮住了他的双眼。
  是林雉的手。
  这时候坐在他旁边的林雉出声说道:“别看,脏。”
  唇齿交缠,非常黏腻的接吻的暧昧声响从音效突出的音响中传出来,伴随着女主深深沉醉其中不断发出难耐的低哼声。
  林雉冷汗从额前溢出来,他的胃部不可抑制地一阵翻涌,他强行压抑住自己恶心欲呕的冲动,用一只手很坚持地遮住许睿的眼睛。
  这样的难遏的生理本能逼迫得他眼前都有些模糊不清,面的大屏幕扭曲成一片模糊的景象。
  女人高昂的呻吟声再次在他耳边响起来,那是几岁呢,好像是他五岁还是六岁的时候,那时候就已经经常不进家的林勤生喝得一身酒味回到家里,带着一位穿着一袭颜色长裙的女人。
  半下午的时候,林雉的弹珠从走廊滚落,他一路顺着弹珠滚动的轨迹寻找,来到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客房前的时候,他从未关紧的门缝里看到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他听到女人尖利高昂的叫声,还有他赤裸着身体脸色泛着红光的父亲。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恶心与厌恶,那一晚他没有吃晚饭,甚至半下午的时候还呕吐了一次。
  他想起来他父亲像是一只贪婪地丧失理智的野兽一样啃咬那个陌生女人的红唇的画面,女人的口红蹭得林勤生嘴圈都是,只是从那样狭窄的缝隙里,年幼的林雉闻到了一股儿难以形容的腥味还有酒味,女人甜腻的香水味道,这些味道全部混杂在一起。
  这件事让林雉足足有一个星期胃口都不太好。
  林勤生似乎对此事也一无所觉,甚至屡次三番的带不同的女人回来,后来林雉长到七岁,那一年他把点燃的卷纸从窗户扔到了林勤生和女人纠缠的床上,躺在床上的男女都惊慌失措的用床单裹住自己,女人更加尖锐的叫声响起来,烟雾警报器被触发,头顶的喷头喷了两人一身水……
  那时候林雉站在他们的窗户前,发出像是恶作剧得逞一般的大笑,他笑得捂住肚子,看着狼狈不堪的两人,他脚下站着的窗台非常窄,笑弯起来的双眼看见林勤生从惊怒到惊恐的神情接连出现在他的脸上。
  林雉冰冷发凉的手掌突然被握住,然后紧接着肩膀被晃动了两下,林雉模糊失神的双眼面前逐渐浮现出来许睿微微发着亮光的透出来些焦急的瞳孔。
  “我没事。”林雉这样说完,突然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噌”得一下从椅座上站起来,然后一把捂住嘴,迈开长腿飞快地往外面走去。
  许睿看他这样,立马电影也不看了,慌了神一样紧跟在林雉身后跑了出去。
  许睿赶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正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从隔间里响起来,林雉从厕所隔间里面走出来,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他看了慌张跑进来的许睿,又重复说了一遍:“我没事,睿睿。”他甚至做出来了一个故作轻松的笑容。
  水龙头拧开的声音响起来,流水的声音很大,林雉洗脸的水溅出来,把他的发丝打湿许多。
  许睿站在一旁好像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看着给自己做清洗的林雉。
  等林雉整理好自己,走到许睿面前,许睿耷拉下来肩膀,然后用手语跟林雉表示,他不看电影了,他们现在回家。
  林雉身体不舒服还强撑着陪自己看电影实在是让他感到非常的过意不去,这让他坐进了接他们回去的车里的时候还在不时地问林雉,有没有还想吐,是不是好一点。
  但是从电影院出来之后,林雉好像就没有什么事情了,甚至因为许睿的过分自责而又安抚了许睿几句。
  这好像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小插曲,许是林雉中午吃坏了什么东西,又或者是胃部受了凉,总之林雉在晚餐的时候看起来食欲没有丝毫受损。
  然而许睿在第一次看完爱情电影的这天晚上还是失眠了,他有点莫名的睡不着,又好奇又亢奋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很久,他闭上眼睛很快又睁开,这样重复了好几次却全然寻找不出来半点儿困意。
  他最后还是没有忍住此前养成的习惯,他又掀开林雉的被子,顺着钻了过去。
  没有想到林雉也没有睡着,但是与许睿截然不同的是,林雉是被今天男女接吻的那个镜头勾起来的让他作呕的回忆引起来他严重的生理不适,又在晚上故作无事强吃了许多饭,这会儿觉得特别消化不良,躺在床上却久久未闭上双眼。
  感觉到许睿从床尾又爬过来找自己,低垂下来头,问了一句:“怎么了?”
  许睿这个时候在窗口透过来的微弱的月光下,看到林雉又长又密的睫毛使得他半垂着眼眸时,下眼睑那里暗下来一小块。
  许睿很仔细看林雉这张已然非常熟悉的面孔,最后得出来一个林雉长得比他今天看的爱情电影里面的女主漂亮的结论。
  他像是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好奇的冲动,然后又一次凑林雉很近的距离,紧接着抬起来脸,嘴唇轻轻碰了林雉嘴唇一下。
  林雉感觉到嘴唇上那一触即分的柔软,整个人愣住一瞬,下一刻眼睫颤动,望着许睿在这样昏暗的环境里依然清澈透亮的一双眼。
  “你今天其实还是看到了对吗?”
  许睿闻言有几分羞赧地点了点头。
  许睿没有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亲林雉的嘴唇和小时候跟林雉手牵手去上厕所又或者无数次的跟林雉拥抱,扑到他怀里的亲密行为没有什么不同。
  也是一种表达亲昵的方式,而且是许睿今天新学的。
  虽然做出来这样的举动的是一男一女,但是他们的流程许睿跟林雉也有呀,类似于牵手和拥抱,许睿虽然和林雉都是男生,但是也没有人告诉许睿这样不可以。
  林雉突然觉得心口霎时间变得非常的柔软,那股挥之不去的冰冷黏腻的泛着腥气的令人作呕的感觉瞬间消散得无际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像是要把他整个人人都洗涤清澈的温热泉流流经了胸口。
  紧接着越来越烫,越来越烫,林雉着了魔一样紧紧盯着许睿刚刚亲吻过自己的嘴唇,他脸上突然泛起来不可抑制的热意,因为在昏暗中,许睿并没有看到,林雉原本苍白的脸颊上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漫上来一片诡异的绯红。
  林雉嘴角缓缓绽开一个兴奋的笑容,他嘴里又发出来惊呼一样的赞叹声:“睿睿!你真厉害!”
  如果许睿的记忆里足够好,又或者是他当时没有发高烧到失去意识,他就会察觉到林雉此刻的语气和那时在摸到许睿发高烧而变得滚烫的身体时候发出“好厉害,竟然可以这么烫”的语气几乎如出一辙。
  林雉接受许睿的吻包括自己会被许睿这样蜻蜓点水一个吻勾起来欲望这件事的接受速度飞快。他表现得甚至像是许睿解决了他多年的难题那样的愉悦亢奋,他又问许睿:“睿睿,你为什么亲我呀……”
  他的一颗心跳得飞快,没等许睿给他答案就自己回答道:“你是喜欢我对吧。”
  他想,许睿会喜欢上自己,简直就像是吃饭喝水那样自然,毕竟这么多年来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自己,但是反之林雉自己也一样。
  在许睿主动亲吻自己之前,林雉很难说清许睿在自己身边到底出于什么样的位置。
  是新鲜玩具,是得意宠物?但是在这个吻之后那些统统都不作数了,以后许睿就是林雉的亲密爱人。
  虽然好像一直都在拥有但是好像今天又体会到一种崭新的得到,收到这份珍礼的林雉眼睛里发出来满是愉悦的光,但是好像又不想让许睿看到自己很得意忘形的模样,他可以收敛了在昏暗中许睿可能并不能看得真切的笑容,然后又凑过去轻声说道:“我刚才表现得不好,我想再试一次好吗?”
  这样听起来似乎很礼貌的询问其实并不是真的有遵循许睿答案的意义,林雉话音落下就要去亲吻许睿。
  许睿这个时候一开始的兴奋劲已经下去了,他已经轻轻碰过林雉的嘴唇,觉得跟牵手没什么不同,甚至还没有拥抱来得温暖,而且林雉贴过来之后并不是轻碰一下就离开了,许睿困意上来忍不住身后去推开了林雉贴近自己的脸。
  林雉被许睿的温热的手掌笼在脸上,他甚至能细嗅出来许睿指缝间干爽的和自己同样的沐浴露味道,就在许睿自认为已经推开林雉的时候,他缓缓收回来手,可林雉的脸却顺着许睿的手掌移动,他紧贴着许睿的手然后一路吸着鼻子细嗅到许睿的手腕,林雉高挺微凉的鼻尖划过许睿手腕内侧的脉搏处。
  不知是这个动作带来的痒意还是林雉小狗嗅食一样的举动让许睿觉得这样的林雉很好玩,他突然将手收进被窝,然后缩着肩膀,发出来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第27章 
  “睿睿,我们以后就这样在一起一辈子好吗?”
  “这样你以后如果想亲我就可以一直亲我了……”
  林雉眼睛在黑暗中亮得惊人,只是这么短短一会儿他就已经臆想出来他和许睿以后成为伴侣之后的生活。
  与陶怡盈和林勤生完全不同的生活。
  原本亲吻在林雉心里多年来由不忠滥情荒诞组成的象征符号彻底由许睿单纯的一个吻而改变。
  他想他以后肯定是不想要放许睿去结婚,离开自己身边,那么他理所应当补足许睿伴侣的空缺位置。
  还有谁会比他更合适呢,恐怕这个世界上都不会有第二个人像自己这样为许睿费尽心思了。
  在那天晚上,林雉喋喋不休地跟许睿畅聊许多他们以后的生活,甚至连大学毕业之后到哪个城市领证都讲了,这完全超出常态的悸动心情让他话变得多了起来,跟许睿这个完全无法回应他的哑巴诉说许多不太熟练的爱语。
  他想他以后很快就要熟悉这些字词来哄许睿开心,而不是像小时候那样用一些昂贵玩具来让许睿快乐。
  等林雉没人回应的独角戏唱到半夜,他才像是终于停止了他自己的亢奋状态,有些后知后觉地轻轻碰了碰许睿的身体,许睿的呼吸已经变得非常均匀,而且身子一动不动。
  他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林雉缓缓侧过头来看着许睿在黑暗中睡得酣甜的脸颊,而后林雉安静的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笑起来,他嘟囔了一句:“真是不解风情的哑巴啊。”
  那天之后林雉的生活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许睿除了有时会跟林雉多了一项亲吻的亲昵举动之外,别的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而林雉却整个一改往日在班级里不热衷社交活动的形象,他原本跟班级里那些富家子弟们都不太来往,抱着一种礼貌而又疏离的态度,可是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来往的频率开始增多,许睿甚至还跟着林雉去参加过几次那群爱疯爱玩的富二代们的聚会。
  不过只去过那一次,林雉就不愿意再带许睿去了,但是只那一次就已经让许睿见到过了许多看不懂的花样游戏。
  不过对于林雉不再愿意带自己去参加这种聚会派对他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态度,因为那里新鲜是新鲜可是实在吵闹得很,许睿的自己本身就是讲不了话的,而林雉跟他相处的时候话也并不多,他的世界大部分时间相对同龄人来讲是相对贫瘠无趣又安静的。
  他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数多年了。
  虽然这段时间林雉在他身边跟他互动讲话的频率突然变高,但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么多年来林雉也没有怎样改变过阴晴不定的脾气,所以林雉的反常在许睿的世界里都通通合理化。
  学期末,许睿参加的一个美术比赛的作品拿了奖项,那天林雉邀请郑衍还有陶宸意他们来给许睿庆祝。
  那天许睿非常的高兴,把拿到的奖牌摸了好多遍,最后又收藏进隔壁房间的盒子里。
  陶宸意吃晚饭之后趁许睿去隔壁房间放奖牌,跟林雉在书房里闲聊,他心不在焉地抽出来书架上的书,然后开口道:“许睿那画送去的评委组的主评委是郑衍的老师,然后这场比赛的最大赞助商又是林氏……你真越来越能哄小孩儿开心……
  这话立马就惹了林雉不快,他蹙眉说道:“许睿到底画了好多年了而且是郑衍费了心思教的,你别讲这样的话。”
  这句说完林雉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句:“而且他已经不是小孩了。”
  看着林雉明显变得不悦的脸色,陶宸意叹了一口气,然后将手里那本只翻开两下的书又放回了书架里。
  他像是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