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松一下,如果想要在家里举办生日派对也可以,言下之意是想要许睿邀请自己的同学朋友来家里好好为他庆生。
  她哪知道在林雉这么多年的努力下,许睿根本没有什么机会交到朋友,也没有什么能够邀请到家里来庆祝生日的朋友。
  这个原本出于好意的提议让许睿脆弱的内心受到不少触动,觉得在这么多年里连一个能够来为他过生日的同学都找不到许是因为他太过差劲的原因。
  而在许睿生日的前一周,陶宸意通知他们俩周末去市体育馆观看他的比赛。
  篮球校联赛相当的火热,可以说是一票难求,林雉和许睿拿着陶宸意让人送来的前排VIP座位的入场券的时候,进来市体育馆就听到人声鼎沸,整这个赛场的声音十分嘈杂,比赛还没有开始,可能看到一些球员在热身的画面,各个方向的座位上还有一些拉着横幅给自己学校篮球队加油的女生啦啦队。
  越是后面越是很拥挤,甚至还有没有抢到座位,站在那里的观众,许睿和林雉往前排走的时候反倒周围松快不少,结果没有想到等他们来到前面第三排的位置的时候,紧邻着他们俩的座位上正坐着一位意想不到的人。
  那是林戚。
  许睿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他,林戚变化不小,但是眉宇间还能辨认出来小时候的几分样子,不过林雉不分轻重砸他脑袋的那一下,到底是给他留了一道疤。
  在额头与眉毛的上方,那其实是很浅淡的一道疤,想必他的家人为了救治他用了很好的药,那道疤才能变成这样,只有在能够将地板都照得反光的灯光下才能看得真切。
  林戚看到他们也是不由一愣,显然他也是没有想到会跟他们撞见,估计是陶宸意给票的时候没有注意。
  林雉给林戚留下的阴影不可谓不大,他面色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反倒是林雉率先反应过来,表现得就像是他从来没有用竹藤椅狠狠将林戚砸得头破血流一样,他语调上扬打了声招呼:“呦,弟弟,好久不见。”
  林戚扯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回应了:“……哥。”
  林雉这时候主动坐在了许睿和林戚两人之间,因为林戚重新出现的缘故,勾起来许睿有关于此的不太美好的记忆,这让他看陶宸意的打篮球赛的时候都止不住地走神。


第25章 
  散场的时候,许睿去洗手间上厕所,到底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人了,他也算是所长进,不再需要林雉为他守门才能上。
  他独自去上厕所的时候林雉还在跟满头大汗热气腾腾的陶宸意在赛场下聊天。
  许睿出来厕所隔间在洗手台上拧开水龙头,冰凉的水带走一部分燥意,让他心神稍微稳定了一点,结果没有想到他刚洗完手一回身,就看见了林戚也从厕所里出来。
  许睿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他跟旁人沟通交流的经验到底有限,明明林戚的脑袋也不是他砸的,他什么也没有做错,但是面对林戚的时候心里却还是说不出的不舒服。
  许睿控制不住的再一次想,如果那天他没有感到好奇去偷看他们滋水枪,那么他的球也不会把林戚绊倒,那样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就在许睿陷入一阵漫无目的回想掺杂着说不清楚的惭愧感的时刻,林戚突然出声道:“我记得你……”
  许睿抬起来头看了林戚一眼。
  林戚又接着说:“你来医院里看我了,还在床头柜上放了一朵小花。”
  许睿这时候有点惊讶的模样,眼睛微微瞪圆了些,他记得那时候林戚好像还没有醒过来。
  “我爸爸告诉我的。”林戚又补充道。
  许睿这时候有些慌张地从兜里面掏出来他的随身便利本,然后抽出来笔在上面写:对不起。
  林戚眼睛眨动了一下,然后说:“又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道歉。”
  许睿将这视为一种原谅,心中有些松了一口气,又看着林戚那张脸,其实仔细看看还是能够辨认出来跟林雉微妙的相似的地方。
  到底还是亲堂弟,许睿又想起来自己可能邀请不到人来的生日派对,当即头脑一热,在便利纸上写道:我下周的周末过生日,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愿意来参加吗?
  这邀请实在唐突,林戚跟许睿这么些年也不过今天见了一面。
  林戚盯着那张纸还没开口说话,林雉就进来了。
  “我在外面等你真这么久,你却在这里跟他讲悄悄话啊,睿睿。”林雉走过来,明明叫的是许睿,却来到了林戚的身后,他眼睛也顺着看到许睿面朝林戚展示出来的便利纸上面的字。
  “啊,睿睿邀请你去和他过生日呢!”林雉笑意十足,就好像他们真的是什么感情很好的堂兄弟一样,他抬手将许睿写字的那张纸撕了下来,然后“啪”一下贴在了林戚脑门上:“他让你去你就去嘛!记得要准备他喜欢的礼物哦。”
  林戚瞬间像是被林雉拍在了脑袋上什么符咒定住了身形,他觉得林雉像是一条冰冷无人性的毒蛇盘旋在他身后,他一个什么动作不对,就会被他一口咬死,他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液。
  而这个时候,许睿伸手将那张林戚迟迟不敢拿下来的纸拽了下来,然后拉起来林戚垂在身侧的手,把那张纸放在了林戚手心。
  然后又有点埋怨一样看了林雉一眼,好像觉得林雉对待自己所邀请的客人很不礼貌。
  终于截至许睿生日那天来临之前,许睿总共邀请到了三位客人。
  林戚,陶宸意,许睿的美术老师郑衍。
  在那天林家的一楼正厅里,长桌上摆放着一个三层高蛋糕,桌面前方还有甜品台,包括切好的摆盘精致的水果,客厅里显然是费了心思布置了一番的,头顶的天花板上有着各色的彩带,气球。
  受邀而来的几人都准时到了,陶宸意还把许睿留给他的字条又递给许睿,笑称道:“这是我的入场券。”
  “谁没没有似的。”郑衍跟他年龄差不大,又常年混在艺术圈里,一点儿不见外,很会活跃气氛:“哎,一会儿吃饭准备的有酒吧,我可能不能许睿似的还喝奶啊!”
  “许睿早就不喝啦!这点我作证!”林雉这时候终于给羞愤非常的许睿解围一样,还不忘记数落:“我都说了今年还咱俩过,我给你包一餐厅,你非叫来这些妖魔鬼怪来家里添堵。”
  几人打趣的话说完,脸上都带着笑意,可是林戚却从始至终没有跟陶宸意和郑衍一样展示许睿写的便利纸。
  陶宸意送给许睿一只球星签名的球,郑衍的礼物还用了包装的礼盒,包装得很是精美。
  林戚也适时递给许睿自己准备的礼物:“生日快乐,我听说你学绘画很久了,这是托我爸爸找到的一本画集,希望你喜欢。”
  这段话跟陶宸意还有郑衍比起来未免显得正儿八经了,许睿却展出来很感动的模样,他本来就对林戚感到莫名愧疚,没有想到林戚真的会愿意来他的生日宴,还费心思准备了礼物,许睿自己跟着郑衍学了这么多年画,接过来那画集看一眼封皮就知道这本画集有多么价值不菲而且非常难寻。
  果然在林戚递过来画集之后,郑衍的眼睛也像是粘在上面一样:“这也能找到,多年前在拍卖场错过我以为我这辈子不会再看见第二眼了呢。”
  话音落下,许睿这时候却对着林戚做出了一个超出在场所有人意料的举动,他突然给了林戚一个拥抱,而且用得是惯常搂林雉的姿势,他搂林戚的脖子,甚至分开的时候脸颊还蹭上林戚的。
  他平常生活中会用什么方式对林雉表达非常的感谢,此时也这样对别人表达。
  但是他不知道,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如果他还是八九岁年纪做出来这样的举动还不算奇怪,但是他十五六岁却完全不明白随着年龄增长,大家逐渐长大之后,人和人之间的分寸感和适当的安全距离是怎么回事。
  这突然的安静到底还是引起了许睿的注意,他有些疑惑地抬起来头看着大家,然后他的后衣领子突然被林雉很大力地扯拽过去。
  他踉跄着退回到林雉身边,然后转头又看林雉。
  林雉这时候视线异常阴沉地盯着已经完全失去反应的林戚,他似乎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许睿怎么突然上来搂他的脖子,但好像有印象许睿擦过他侧脸的微凉脸颊。
  林雉突然轻声说道:“睿睿,你先上楼把大家送给你的礼物收好好吗,楼下太乱了。”
  许睿似乎也是又觉得气氛有点奇怪,但是细细回想又不觉得哪里有出差错,他也觉得林雉说得对,他应该先把礼物收放好,毕竟这些礼物很珍贵。
  许睿搂抱着他的珍贵的生日礼物上楼了,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客厅里的林雉他们。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许睿从楼上下来之后,林戚就不见了。
  林雉这时候看着许睿盯着刚才林戚站着的位置发愣,然后开口解释一样说道:“他有事先走啦。”
  虽然对于林戚的提前离场有点遗憾,但是这也只算是今天的生日宴上的一个小插曲。
  在大家落座之后一起给许睿唱生日快乐歌的时候,这点小遗憾也消散得无际无踪。
  郑衍在那天晚上喝多了酒,当即兴致上来非要给许睿题字一副当作生日贺礼。
  歪歪扭扭走到他们的画室抽出来一张白纸平铺开,抽出来笔筒中的笔,蘸上水墨就往上面落下龙飞凤舞的一行字。
  “身似猛虎,心若娇兔”
  许睿初中毕业的时候个头已经窜上一米八,比郑衍高出来许多了,郑衍有属于比较削瘦单薄的小身板,两厢对比之下,郑衍觉得自己这副字题的简直绝妙,别人都没说,他收回笔的时候自己先喝了一声:“好!”
  这事可把许睿臊了个大红脸,虽然性格有点脆弱敏感,但是到底是青春期的大男孩了,对于被形容为“娇兔”耿耿于怀。
  好像这个比喻非常有损他的男子气概。
  结果没有想到的是,林雉给许睿准备的生日礼物就是一只他手工制作出来的拥有棕色皮毛的兔子挂件。
  许睿一收到就将那只兔子收到了盒子里,虽然也跟林雉表达了感谢,但是林雉一眼就看出来他不准备用。
  后来两人吵了一架,林雉差点儿要把许睿收到的那些礼物全都摔个稀巴烂,最后许睿还是没扭过,林雉将那只棕色兔子挂在许睿的书包上的时候,许睿到底没敢拿掉。
  后来陶宸意在学校高三生学习的高楼层上往下望见过,许睿从教学楼一楼走出来身后的书包上缀着一个挂件。
  兔子的身体被塞进书包的侧兜,外面只露出来两只棕色的长耳朵。
  随着许睿的步伐一上一下地晃动。


第26章 
  高中时期的林雉收到过很多封情书,各色的信封里面折叠着一张张隽秀的字迹。林雉向来不会当面拒绝任何一位给他递送情书的女孩子,都是非常礼貌的收下,但是却从来没有拆开过,不到一个学期的时间,林雉的抽屉里面就已经堆积了满满的情书。
  许睿不可抑制的对这些信封感到好奇,但是林雉表现得并不像此前许睿如果对他哪个玩具感兴趣他就大方拿出来分享的模样,于是尽管林雉收到许多,许睿还是有点遗憾地接受了林雉不愿意分享的态度。
  许睿这么多年来朋友都没交明白,对于这样的有关男女感情之间的事情更是懵懵懂懂一窍不通。可是他曾远远的看见过那些羞红了脸的女同学给林雉送情书时候的模样,他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那是林雉很受欢迎的意思。
  许睿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滋味,可是仔细想一想,林雉身高样貌无一不出众,能力出色,家世显赫,好像这些种种因素结合起来,林雉不受欢迎才很反常。
  高二开学的时候,林雉还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发言,那时候台上的灯光照耀在他白皙的脸颊上,台下数千名师生的目光都落到他的身上。
  包括坐在台下的许睿。
  许睿又听他说出来一些不露破绽的美妙谎言,讲他努力刻苦学习的方法,他的背诵技巧,讲他解题的经验,包括对学习时间的充分利用合理安排。
  但是只有坐在台下不会说话的许睿明白,林雉根本没有什么背诵技巧,他就是单纯的过目不忘,课堂上老师讲解过一遍的解题方法他能很轻易地举一反三,融会贯通在别的相似题目中,他所谓的合理利用,更多是在自己一边写题的时候一边给许睿提单词。
  高二这一年的冬天,元旦前夕放了一下午的假。
  他们所处的小班里,富家子弟并不少,赵崇衡是班级里特别能张罗事儿的一位,还任职了班级里的宣传委员,人缘也非常不错,不仅在自己班里混出来许多兄弟朋友,外班的也更是一堆,走在校园里经常看到他跟这个那个称兄道弟打招呼。
  这样的交友能力让许睿很是偷偷在心里羡慕崇拜过一阵,他甚至还想过如果赵崇衡这样的人过生日的话,邀请自己的朋友去,恐怕一个房间是坐不下的。
  人缘很好的赵崇衡在大家即将迎来新的一年的前一天,宣布了他们家在商业街的电影院开业了,邀请全班的同学都去看电影。
  这样的宣布刚一出来,班里传出来尖叫声还有几位起哄的男生拍桌子的声音。
  这样的活动本身就是自愿参加的,本来大家好不容易放假,也是有一部分同学有了自己的活动安排去不了的,还有从始至终都像是没听到一样安静带着耳机继续做习题的。
  林雉当然是没有打算